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5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9
    前所未有的满满危机感,令苏迷有些慌乱。

    她猛地将晏绯推开,冷脸喝道:“我不喜欢女人,更没心情跟你开玩笑,如果你想玩,出了山谷,很多人都能陪你玩,不要搞我!”

    “可我对他们没兴趣。”

    晏绯似乎跟她杠上,又向前逼近一步:“只对你有兴趣。”

    苏迷快要被她气炸,心里气恼到不行!

    难道这个位面,非要她牺牲色相,才能完成任务?

    虽然这女人长得不错,但她亦是有骨气,有底线的好么?!

    苏迷紧蹙眉头,倏地沉声道:“只要你答应帮我完成两件事,我便是你的。”

    “噗——!”

    系统059听不下去了,整个笑喷:“宿主,你的骨气和底线呢?”

    “我能怎么办?难道让我杀了她?”

    如果杀了她,势必会影响整体局势,说不定南战翼亦会因此性情大变。

    而且,不知为什么,即使晏绯把她气到半死,她却从未想过要杀她。

    苏迷抿了抿唇角,心想反正任务一完成,她便直接走人,现在忍忍又何妨。

    虽然想是想通了,但想起眼下所经历的一切,苏迷觉得自己好苦比。

    不过……

    视线落在晏绯妩美的容颜、颀长的天鹅颈,还有两团白皙雪嫩……

    苏迷像似受到了刺激,倏地移开视线,重重闭上眼,避免再看到刺激眼球的东西。

    但她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被一个长得这么好看的……女人喜欢,除了有些膈应以外,倒还挺能满足虚荣心。

    晏绯见她想妥协又不想妥协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小迷迷。”

    “你别这样叫我,我另外一个名字叫苏米,你以后这样叫,我直接暴露了。”

    “好,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在的时候,我再这样叫。”

    晏绯全身上下只穿一条亵裤,说话的时候,眉眼流转,倾身紧贴,周身还散发着幽幽香气,异常惑人。

    这等赤果果誘惑,若是换做别人,早便受不了。

    眼下,即使是苏迷,看得都有些不好意思。

    她咽了咽口水,侧着身子,推了推她的胳膊:“水温正好,你赶紧去洗澡。”

    晏绯没说话,专注望着她。

    苏迷却待不下去了,用力将她推开,捂着狂跳不止的心口,急切走出屏风。

    结果刚站稳,腰身突然被一只手缠上:“别走,我要你帮我洗澡。”

    “我不——哎!”

    苏迷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晏绯扯了进去。

    苏迷看着眼前霸道又无赖的女人,恨不得一口咬死她,可晏绯依旧如常,慢条斯理下了浴桶,悠闲洗起澡来。

    她实在无奈,只能认命服从,拿起旁边的大澡巾,给她狠狠搓澡。

    不一会,晏绯身上的皮肤都被搓红了,可她却恍若未见,丝毫不在意。

    直到苏迷搓的手都没力气了,晏绯才说自己要泡会澡,暂时发善心,放过了她。

    苏迷推门走出屋子那刹,重重吐出久积胸口一股浊气。

    跟这女人在一起,精神与**上,都要遭受双重折磨,实在太憋屈了!

    苏迷心中极其愤愤不平,但又无可奈何,最终冷静了下来以后,回到屋里,躺在小木床,准备好好睡上一觉。

    谁知刚睡一会,整个人突然腾空,并开始匀速移动。

    苏迷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被晏绯抱在怀里,又温柔放在柔软床榻上。

    她怔怔看着她,却见晏绯亦挨着她躺了下来。

    苏迷瞬间惊呆!

    “乖,好好睡一觉。”

    晏绯倾身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口,双手紧紧抱着她的腰,闭上了眼睛。

    苏迷被她这样一弄,还怎么睡着?

    可当她回过神,想将晏绯踢下床时,突然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你——!”

    “嘘。”晏绯用手指按住她的唇,温然轻笑:“很晚了,快点睡。”

    苏迷狠狠瞪着她,双眼气得直喷火。

    可这次,她连话都不能说了。

    苏迷气归气,但她知道这女人说一不二,她再挣扎亦无用,只能认命闭上眼。

    *

    翌日。

    紧紧相拥的两人,还未起床,突然被外面的噪音吵醒。

    苏迷缓缓睁开眼,察觉自己还被身边的人抱着,下意识皱紧了眉。

    苏迷刚想再度运转魂力,解决当下的困境,晏绯突然用脑袋蹭了蹭她的脖子:“别管他们,我们再睡会。”

    苏迷真心被她的任性妄为,治得服服气气,索性不去管外面的人,闭上眼睛继续睡。

    直到晌午时分。

    睡饱了的晏绯才放开她,解除她身上的禁制,径自下了榻,坐在到梳妆台前开始梳头。

    苏迷暗自咒骂,表面却闷吭不吭下了榻,去厨房准备吃食。

    南战翼见两人起床,立即命欧阳启前往厨房,让他帮苏迷做饭菜,好在饭桌上询问关心了整晚的问题。

    苏迷见欧阳启过来,立即明白背后怎么回事。

    但她并未表现出任何排斥的行为,而是将南战翼昨晚告诉她的话,告诉了欧阳启,随后半含怀疑的问道:“你说你家将军说的话,值得信任么?”

    欧阳启身为西雲军营的军师,又效忠南战翼,按理来说应该要为他说话。

    可他心里多少对两女的身份有所怀疑,于是反试探问道:“这座院子里,只有你跟你家小|姐两人?”

    “是啊,但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家将军人品如何,是否能托付终生?”

    苏迷满脸认真,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欧阳启明白南战翼的为人,更知晓他对这位晏姑娘动了真情,沉吟想了想,最终还是在苏迷面前,夸了南战翼。

    “我家将军很不错,值得托付终生,而且我能看出,他是真的喜欢你家小|姐。”

    “那便好。”

    苏迷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连干活都变得有劲了,一边跟欧阳启畅所欲言,一边手脚麻利的切菜、炒菜,很快做好几道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

    欧阳启见她性情如此直爽豪迈,对她的话更信任几分。

    但他不会想到,从他一进来开始,便被苏迷一步一步引导着走,最后还打消对她们“主仆”二人的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