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6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10
    欧阳启与南战翼不同。

    此时的南战翼,一门心思只想让晏绯跟他离开,即使心存怀疑,亦不会在意那么多。

    但欧阳启不同。

    他是军师,智商必定随时在线。

    荒山野岭的山谷,却有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绝色美人,他不可能不怀疑她们的身份。

    为了打消他的怀疑,苏迷主动提出昨晚的事,又反问他关于南战翼的事,成功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此时赢得欧阳启的信任,日后定能省不少麻烦。

    苏迷暗自思索,做好所有菜食后,与欧阳启一起端上桌,随后去唤晏绯用饭,谁知推门走进屋,却见自打她离开时,坐在梳妆台前梳头的女人,还在照镜子梳头。

    “我的姐,你怎么还在梳头?”

    梳那么久,不怕梳成秃子?

    苏迷满脸无语。

    “过来。”

    晏绯勾着唇角,姿态依旧的云淡风轻。

    苏迷皱着眉,嘟嘟囔囔走过去,满脸不情愿。

    “干嘛?”

    “帮我梳头。”

    晏绯轻挑眉眼,透着镜子看向她。

    苏迷当场冷脸。

    然而对上|她那双眼睛,却目露挣扎,最后紧抿着唇角,从晏绯手中接过梳子,认命给她梳头。

    “怎么了,你不高兴,谁惹你了?”

    晏绯摆出一幅无辜而关切的模样。

    mmp!

    苏迷暗自低咒,久积在心里的怒气,像似一根导火线,被瞬间点燃,轰地一声,当场爆发!

    她猛地将梳子一丢,直接上手扯住晏绯的头发,用力往后一拽:“你特么能不能别那么作,老娘亦有脾气,再搞我一次,信不信老娘直接跟你一拍两散,让你灰飞烟灭!”

    苏迷自任务以来,一直都是一个人,做任何事都是以自己为主导,脾气本身亦没多好,来到这里却被她一次次找茬,早便隐忍到了极限,眼下她又没事找事,苏迷再亦忍不住,当场爆发!

    隐隐作痛的力道,猝不及防从发根传来,晏绯被迫扬起下巴,嘴角的笑,僵在唇间,似被她突然的动作吓到。

    但下刻,对上那双满是怒火的微红眼眸,晏绯倏地怔了怔,似懂非懂眨眨眼,启唇道歉:“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不要生气好不好?”

    苏迷一瞬凝噎,更加无语,猛地将她松开,直接气得摔门走人。

    但这次,她气的不是她,而是自己。

    她不明白,刚开始她还那么生气,为什么晏绯一开口道歉,她肚子里的火气,瞬间全消?

    这简直不科学!

    苏迷气到不行,更准确来说,是在自己生闷气,甚至当晏绯来到花厅吃饭时,她都没怎么搭理。

    晏绯见此情景,这才确定,她是真的生气了。

    为了让她不生气,晏绯不再捣乱,南战翼提议带她离开帮她“寻亲”时,她二话没说,直接答应,随后又趁着别人不注意的空当,冲苏迷讨好般眨了眨眼。

    苏迷全当没看到,低下脑袋站着,索性当个睁眼瞎。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欧阳启,突然开了口:“将军,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如果带上晏姑娘,恐怕安全方面……。”

    “难道我西雲几万精兵,还保护不了晏姑娘?”

    南战翼冷脸呵斥,满是不悦。

    欧阳启皱了皱眉,似乎还有话想说,可对上南战翼警示双眼,不得不又把想说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南战翼满意勾唇,连忙向晏绯做出保证:“晏姑娘请放心,我南战翼定会全力保全你的安全,帮你找到父母亲,让你们一家团聚。”

    “谢过南将军。”

    晏绯淡笑回应。

    仅仅只是一个微笑,已经迷得南战翼不要不要的,即使连旁边的欧阳启见了,眼神都控制不住恍了恍。

    呵,肤浅的男人们!

    苏迷暗暗冷哼,脸色变得更加不好,似乎更加不爽,但不爽的具体原因,估计只有她自己清楚。

    半个时辰后。

    等他们吃完饭,苏迷立即回房帮晏绯收拾行李,紧接着“主仆”二人乘着马车,同南战翼离开院子,与西雲军汇合,随即赶往边疆。

    接下来的几日。

    南战翼只要有机会,便在晏绯面前刷好感,把原本属于他的美味食物都给了晏绯,可谓是用心之深用情之切,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东西,全都双手奉予她。

    可晏绯对他依旧态度淡淡。

    南战翼并未气馁,反而在她面前更加殷勤的表现,争取得到她的青睐。

    苏迷将所有的一切,全部看在眼里,内心却是极其的讽刺。

    人果然都是这样。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能轻易得到的,便随手丢弃。

    在原剧情当中。

    原文女主为他挡下一剑,南战翼不是没有动心,只是在即将动心那刻,遇到了貌美晏绯,紧接着便弃之如敝屐,让她做晏绯的仆人,眼睁睁看着他们二人浓情蜜意,恩爱有加。

    时间最悲催的,不是爱上一个人,而他不知道,更不是他明知,却装不知,而是他明明知道,却肆意利用消耗这份爱。

    爱若是两杯水酒,其中一杯便是慢性穿肠毒药。

    若有幸选中另一杯,那便能幸福一生,若是不幸,那便是刻骨铭心的伤痛。

    但人往往都是矛盾的生物。

    虽然始终作为旁观者的苏迷,对南战翼嗤之以鼻,可面对他无休止对晏绯的纠缠,她心里却是又开心又复杂。

    眼见即将到达边疆战场。

    南战翼准备带晏绯去领略大漠风光。

    苏迷原本以为她会拒绝。

    谁料,晏绯非但没有拒绝,反而当几人骑乘马匹来到沙漠外,提议与南战翼单独相处,随即驾马前行。

    且不说欧阳启与南战翼,在场最震惊的,莫过于苏迷是也!

    这女人不是喜欢……她么?

    怎么突然要跟南战翼单独相处?

    苏迷震惊的同时,心情更加复杂。

    虽然搞不懂这女人的深沉心思,但潜意识告诉她,晏绯定然另有目的,否则不可能,愿意与南战翼单独相处。

    苏迷暗自腹诽思索间,南战翼早已驾马紧追。

    眼见欧阳启朝她看过来,苏迷拧一把大腿软肉,红着眼眶跑起来:“小|姐,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