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0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14
    欧阳启奉命调查此事,发现战亡与负伤的士兵,皆出现严重腹泻的情况。

    然而进一步前往伙房检查,却没搜到任何可疑的东西。

    南战翼得知此事,立即命人将老高与贺超等人擒下,连夜进行审问。

    可依旧没有丝毫进展。

    南战翼一气之下,本想将他们全部诛杀,但欧阳启却建议,先将他们关起来,再引蛇出洞。

    结果,第二日的夜里。

    原文女主找到贺超,说服他持剑行刺,后被南战翼一击毙命。

    虽然原剧情中,贺超行刺之事,是原文女主介入所致。

    但苏迷对此,却表示怀疑。

    贺超得知原文女主是女儿身后,确实对她有好感,但感情还没深到,可以为了她去行刺南战翼。

    毕竟,是傻子都知道,行刺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虽不知,饭菜里是否被下了药,但贺超这个人,绝对有问题。

    *

    苏迷紧盯着贺超的一举一动。

    可她并未发现,他有任何异常。

    直到,他们做好饭菜,士兵们排队进来领饭时,一名身穿铠甲的前线兵,步伐稍显急切,朝他们走过来。

    苏迷的视线,快速在他身上扫了一遍,表面并没有异常,但她总觉得有些古怪。

    直到她看到,贺超突然主动朝他走过去时,不由眯了眯眼。

    眼见两人即将有所接触,苏迷快步来到贺超身边,将他挤到一旁,抢了他的位置。

    “苏米,你做甚?”

    贺超面色微惊,眼底稍显慌乱,但又恢复镇定。

    苏迷没说话,夺过他手中的大勺,给那人盛了米饭与烩菜,随后示意下一个。

    前线兵偷偷瞄了贺超一眼,眼见后面的人,已经来到跟前,他紧蹙着眉,拿了两个馒头,匆匆离开。

    贺超阴沉着脸,一瞬不瞬紧盯着苏迷。

    下刻,他突然挥起拳头,朝苏迷脸上打去:“他|娘的,没事找事,我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

    拳风来袭那瞬,苏迷故作慌张,紧紧闭着眼睛,用手中的勺子去挡——

    结果,勺子里的饭菜,无比精准砸在贺超脸上!

    滚烫的菜汁,流进贺超的眼睛里,火|辣辣的疼,使得他面目稍显狰狞。

    可下一刻,他再度挥起拳头,朝苏迷凌厉出击——

    “贺超,你给我住手!”

    老高及时赶到,一把抓住贺超的手,将他拽到一旁,冷着脸呵斥:“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是苏米先找事的!我好生生给将士们盛饭,他突然把我推到一边!”

    贺超看上去极其愤怒,不像撒谎的样子。

    眼见其他士兵,都朝这边看来,老高狠狠瞪了苏迷一眼:“臭小子,你先给我安分盛饭,等会我再找你算账!”

    苏迷没吭声,扬眉看着老高将贺超带出去,唇角勾了勾,转过身,继续给士兵们盛饭。

    *

    两刻钟后。

    苏迷发放饭食完毕,将空饭盆搬到伙房。

    贺超与老高,正坐在里面等着她。

    她不动声色走过去,在两人面前站定。

    贺超眼睛通红,满脸怒容。

    刚要质问责骂,苏迷朝他伸出手:“把东西给我。”

    贺超骤然一怔,随即皱眉拍开她,怒骂道:“你小子是不是有病?!”

    老高心知苏迷的为人,见此情景,连忙追问。

    “到底怎么回事?”

    “这事要问贺超。”

    苏迷目光澄澈,似能穿透人心。

    贺超对上那双眼,心里莫名心虚,但又强装镇定,气急败坏道:“老高,你休要听他胡说,今日这件事,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只要你去问上一问,便知道孰是孰非!”

    “贺超,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有些事该做不该做,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最好三思而后行。”

    苏迷对于刚才的事,只字不提,继续自说自话。

    贺超哑然一秒,面色微微紧绷。

    老高思索片刻,转头望向他:“贺超,你老实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我什么都没做,你让我告诉你什么?!”

    贺超很愤怒,额上青筋突显,恨不得将苏迷生生吞了:“你小子牛比,白的都被你说成黑的,我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话落,他猛地起身,气冲冲走出去。

    老高没有去追,带着怀疑的眼光,看向苏迷:“贺超到底做了什么?”

    苏迷摇摇头没说话,随即转身离开。

    老高喊了她一声,苏迷却没回头。

    一刻钟后。

    南战翼与欧阳启,坐镇议事营。

    各大将领率兵上战场,西雲军营中,仅剩两万精兵,原地坚守阵营。

    即使相隔几十里,战士厮杀声与激昂马鸣声,仍然能清晰传入耳中。

    西雲军营的一角。

    苏迷坐在地上,缓缓闭上眼睛,神色略显怪异。

    “你怎么了?”

    晏绯凭空隐现,坐在她的身边。

    苏迷睁开眼,看向不顾形象,陪她坐在土堆上的男人:“你活了多少年?”

    晏绯惊讶扬眉,认真想了想,道:“一千多年。”

    苏迷放眼看向远方,云淡风轻地问:“看尽世间繁华,花开花落,生老病死,又作何感想?”

    晏绯愣怔了几秒,倒是没想到,她会问他这些问题。

    沉默了片刻,徐徐道:“尘世间的人情冷暖,与我无关,生老病死,皆由苍天,活一日,便快活一日,亦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

    “你倒是看得开。”

    苏迷低笑,普通清秀的眉眼,无形增添几许艳色。

    晏绯滑了滑喉结,看向她的眼神,愈发深沉。

    片刻之后,他清咳了咳,话锋一转:“但,那已是往日的想法,如今的我,认定了一人,若余生没有她,恐怕我亦活不长久,更别提快活了。”

    晏绯说这话时,含情潋滟桃花眼,一瞬不瞬望着她。

    无法忽视的灼灼视线,使得苏迷面色微红。

    她抿了抿唇,蓦地起身,什么都没说,直接举步离开。

    晏绯妩美眉眼间,隐着几许落寞,而后化作一抹苦涩笑意,尽数消弭。

    *

    当日。

    西雲大获全胜!

    派去的三万精兵,伤亡仅有几百人。

    反观边疆蛮国,损伤惨重,连带兵的副将,都被割去了首级。

    南战翼异常高兴,下令当晚小小庆祝一下,并邀请“晏绯”出席,共同分享这份胜利的喜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