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3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17
    苏迷说这番话时,姿态淡然,语调轻重有度,口吻平缓。

    虽含谴责之意,但让人听着,并无丝毫不适之感。

    毕竟,她说的没错。

    南战翼才是西雲军营最高掌权者,如何处置司徒扬,只能由他来决定。

    他们最多提供参考意见。

    但这种自觉,向来只有常年遵军纪的将领们,才会具备。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从小又是在何种环境下成长?

    不知为何,欧阳启莫名对苏迷,产生强烈想要了解的慾|望,看向她的眼神,亦丝毫不加掩饰的兴味盎然。

    苏迷却恍若未见,话落便低眉垂眼。

    欧阳启定定望着她,忽而笑道:“很晚了,早些歇息。”

    “是。”

    苏迷恭敬颔首,找了张凉席,铺在地上,倒头便睡。

    欧阳启“噗”一声嗤笑,垂眼望着毫无形象的苏迷,嘴角笑意更深。

    翌日。

    天还未亮,苏迷打着呵欠坐起来,反身又将凉席卷起,放在一旁,走出营帐,直奔伙房。

    她与老高等人,将早饭做好,又为欧阳启端了一份,再次回到营帐。

    欧阳启刚洗漱完,见她端着吃食进来,启唇笑道:“为本军师准备的?”

    苏迷眉梢微扬,却没说话,将吃食放到他面前,而后退到一边。

    “过来,一起吃。”

    欧阳启温然笑道,棱角分明的俊秀五官,稍显养眼。

    “多谢军师……。”

    “不许你去!”

    话说一半,晏绯愤怒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

    苏迷怔了怔,唇角微抿,继而道:“小人已经吃过了。”

    晏绯得意勾唇,挑衅看向欧阳启。

    欧阳启看不到晏绯,定定看了眼苏迷,便不再多言。

    苏迷不动声色站在旁边,眼观鼻,鼻观心。

    晏绯见两人共处一室,自己只能是个隐形人,不悦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最后眨了眨眼,小声问道:“对了,你怎么能算准,那个老高会将司徒扬的事,上报给这个臭男人?”

    苏迷警示睨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晏绯立马吃瘪,幽怨的小眼神,眼巴巴看着她,看上去可怜极了。

    虽已蜕变成男人,但晏绯的容颜,除了轮廓稍显男人化,棱角更加分明以外,相比初次见面时,没太大区别,反而绝色貌美的容颜,更令人移不开眼。

    苏迷想着自己的脸,再看近在咫尺的这张面容,心里突然有些不平衡。

    为何妖精都长得这般好看?

    脑子里刚产生这种想法,晏绯突然凑近她,笑嘻嘻地道:“我家迷迷亦很好看,在我心里,你最美。”

    “你又读我心!”

    “你我早已心意相通,你想什么,我都知道。”

    苏迷闻言,倏地皱眉:“为什么我感应不到你的心?”

    晏绯一瞬哑然,神色间多了几分落寞。

    即使他不说,苏迷后知后觉,亦意识到了原因。

    苏迷见他那副模样,心下原本坚|硬的位置,莫名软了些许。

    但这种变化,来的太快,苏迷还有些不适应。

    她皱了皱眉,眼见欧阳启已用完饭,立马走过去,将碗筷收拾好,端出了营帐。

    欧阳启见她一声不吭,直接离开,面露几许惊讶。

    昨晚,这人各方面做的都十分严谨,到底是什么原因,突然发生了改变?

    欧阳启疑惑不解,立时陷入沉思。

    但下一刻,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所有表情僵在脸上,甚至闪过一丝排斥。

    *

    另一边。

    苏迷出了营帐,将碗筷送回伙房,随即来到无人的角落,隐去了身形。

    “迷迷,你要去哪?”

    “去找司徒扬。”

    苏迷答了一句。

    晏绯却面露喜色,箭步上前,紧紧抱着她的胳膊:“我陪你一起去好不好?”

    苏迷扭头看他一眼,倏然皱眉:“你之前不是这样的。”

    她还记得。

    第一次见到他时,虽然他是女子,但眉眼间那股妩美慵娆,却无形透着傲娇与矜傲。

    可眼下,他这死缠烂打粘死人,还有偶尔的撒泼装可怜,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变成了男人,连属性也变了么?

    苏迷一时有点蒙,看向晏绯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

    “怎么了,一直看着我?”

    晏绯眨着眼,眉眼沾染着笑意,微微刺眼的日光,衬得艳灼如烈日般的靡丽容颜,愈发的热烈妖|娆。

    苏迷咽下口水,被男人灼灼其华的容颜所吸引,眸光闪了闪,而后又匆忙移开。

    麻蛋!

    这男人长得太犯规了!

    “犯规?”

    晏绯突然听到从未接触过的词语,神色怔了怔,疑惑探头追问。

    苏迷暗咒一声,连忙转移话题:“想知道我为什么能算准老高,会去找欧阳启么?”

    “为什么?”

    晏绯对此确实很疑惑。

    他一直跟着她,从始至终,她从未跟老高透露过什么,可老高最后还是找到了欧阳启。

    苏迷见他不再纠结上一个问题,轻舒一口气,斟酌片刻后,说出了缘由。

    “我虽然没告诉他,但他却对我与司徒扬(贺超)的举动,产生了怀疑,当时他单独问过我,我却一句话都没说,这足以令他的怀疑加重。

    事关整个西雲军营,老高不会坐视不管,他定然会上报给欧阳启,而欧阳启亦不是傻子,即使消息尚不知真假,但事关重大,他定然会布兵暗查。”

    一直以来。

    苏迷之所以能顺利完成任务,靠得不是金手指与开挂系统,而是依照每个人物的特性,从而推算人心,再背后推动整个剧情,类似于初级侧写。

    虽有过失误,但极大多数都如她所想。

    这一次,结果依旧如愿设想的那样,从而成功捉到司徒扬。

    “可你找司徒扬作甚?”

    晏绯定定看着眼前的女人,甚是不解的发问。

    “我自有我的用处。”

    苏迷神秘一笑,来到关押司徒扬的所在营帐。

    稍稍启唇,刚想念出咒语,身侧的晏绯,倏然宽袖轻拂,一道靡靡桃花香气,急速蔓延。

    紧接着,守在营帐门口的士兵,双眼倏然变得空洞无神,呆呆目视着前方,身形一动不动,活像两具被操|控的人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