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7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31
    “这样吃葡萄,似乎更美味。”

    晏绯舔了舔唇角,慵然轻掀眼皮,望着她捂住嘴巴的手,回味着方才品尝到的美味,眸色更深。

    眼前的男人,才是最初见到时的模样。

    苏迷眯起眼,静静望着他几秒,倏地凑近揽住他的脖子,发狠吻住他的唇!

    温热香|软的舌,强势侵袭他因惊讶而开启的唇齿,在他余留着果香气息与桃花香气的口腔中,肆意妄为,翻卷那微微粗砺而柔软的舌,时而吮着,时而拖出轻吻……

    晏绯显然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目瞪口呆!

    他一瞬不瞬望着闭上眼睛的苏迷,身形僵硬着一动不动,至今仍然难以回神。

    倏地,下颌骨传来一道痛意。

    晏绯被迫被抬起下颌的同时,苏迷原本闭上的双眼,蓦地睁开:“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睛,嗯?”

    “嗯。”

    晏绯眨眨眼,温顺回应的瞬间,倾身伸出一抹猩红,舔了舔她的唇角,软声呢喃:“迷迷,我还想要……。”

    “要什么?”

    苏迷突然起了坏心思,邪勾唇角调侃。

    晏绯望着眼前的苏迷,更觉得惊奇。

    他从未没见过,她如此这般的一面。

    邪肆,慵娆,妩媚……

    该死的惑人!

    晏绯眼底倏地一热,双手捧住她的脸颊,迫切想要吻住她。

    苏迷怎能让他轻易得逞,勾唇邪肆轻笑,赫然挣开他的束缚,扭身离开他的怀抱。

    “迷迷,别走!”

    晏绯神色微恼,眼底点燃层层火焰。

    不是怒火,而是慾|火。

    急切却无所释放的慾|火!

    早在变成男人的那刻,他心心念念想着的,便是与她共赴巫山,翻云覆雨。

    可她那时不但不喜欢他,还十分排斥他,晏绯根本没有机会靠近她。

    可眼下,显然不同以往。

    她接受了他,甚至渐渐变为喜欢,今日还主动吻了他,这一切的一切,是否说明,她已经准备好要跟他发生点什么?

    晏绯满心期待,箭步向前,伸手一把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低头埋进她的肩窝:“迷迷,让我抱抱好不好,我想抱你。”

    男人隐忍到极致的嗓音,饱含着无限的渴望。

    苏迷心神微颤,正当她要开口之际,倏地察觉后腰间,被诡谲到极致的触感,生生抵住——

    眉头蓦地紧锁,整个人僵在当场,久久未能回神!

    “迷迷……。”

    晏绯稍稍启唇,轻吻着她脖颈间的肌肤,嗅着那专属她的香气。

    苏迷身形为之一颤,但下刻却又眼眸倏眯,眸地闪过一抹恶趣精光。

    与此同时。

    苏迷反身揽住他的脖子,纵身蓦地一跳。

    晏绯极其配合,伸手便将她接住,打横抱在怀里,满眼惊喜望向她:“你答应了,真的答应了?”

    苏迷未答,却是勾唇邪笑,扣住他的后脑勺,仰头稳住他的唇:“抱我去床榻。”

    “好,唔!疼!轻点!”

    唇上倏然一阵疼痛,晏绯吃痛轻呼,倒抽一口凉气。

    苏迷勾着唇角,后撤了撤,满意看着自己所留下的痕迹,随即伸出舌,凑上去,极轻极柔舔了舔,魅|惑出声:“这样好些了么?”

    “好些了,不,不好,还是很疼。”

    晏绯半眯着眼,又装可怜的往前凑了凑,红润粉嫩的唇儿,还顺势噘了起来。

    苏迷到底没令他失望,倾身亲了一口,又吮了吮:“很软哦,我很喜欢。”

    晏绯闻言,眼底迅速泛染几许热度,吻住她的同时,抱着她来到床榻边。

    “迷迷……真的可以么?”

    晏绯压制着生理冲动,隐忍又克制的询问她的意见。

    苏迷想都没想,直接颔首答应,同时扣住他的后脑勺,加深原本因说话,而暂停歇止的吻!

    晏绯欣喜欢分,刚想将她压在床榻上,苏迷突然一个翻身,坐在他的腰身:“我喜欢在上面。”

    晏绯听到这句话,浑身狂热的气血,顿时汹涌翻腾,连忙举起双手,分别放在耳边,满怀期待望着她:“我都听你的。”

    苏迷勾勾唇,转头垂眼望向男人已然“膨胀到近乎爆炸”的某处,稍稍起身,复又后撤了几寸,轻轻坐了下去……

    “呃……唔……嗯~!”

    难以描述的极致感官,瞬时侵蚀周身每一处肌脂与神经,晏绯紧绷着身子,波光潋滟的桃花眸,渐渐泛红,难耐又舒爽的张着口,像只小兽般轻声吟呼。

    “什么感觉?”

    苏迷稍稍动了动身子,唇角的笑意,愈发的邪魅与恶劣。

    “很舒服,重|一点,迷迷,再重!一点。”

    晏绯难耐出声。

    苏迷却始终保持着微笑,开始前后挺|动着,指尖滑至他的心口,时轻时重点按着,偶尔细细打着圈。

    然而此时此刻,全心身投入当下感官盛宴的晏绯,却完全没注意到,苏迷眼底近乎顽劣的笑意。

    直到——

    晏绯的某一处,越发“膨胀”,撑起大大的帐|篷时,苏迷倏地勾唇,倾身凑近在他耳边,肆意笑出声:“想要么?”

    “想!很想!非常想!做梦都在想!”

    晏绯无比迫切的回应,潋滟双眸,瞬间被汹涌澎湃的慾|望,蒸腾绯红。

    苏迷却没立即回应,而是在他耳边低声笑了起来。

    晏绯显然被慾|望烧昏了头脑,丝毫没注意她笑声中,那明显的恶趣与顽劣。

    他只知道,他的身体很难受。

    难受到几近爆炸而亡的边缘!

    眼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迷始终没有回应,隐忍到近乎崩溃的晏绯,终是忍不住抬起双手,想要将她紧紧抱住。

    可事与愿违。

    他稍有动作,苏迷两手倏地扣住他的手腕,复又滑到掌心,与他十指紧扣,恣意弯唇肆笑:“急什么?”

    “难受~。”

    “迷迷……我那里好难受~。”

    晏绯双眸通红,眸中泛染粼粼水光,看上去似乎真的很难受,备受煎熬。

    苏迷却只是静静望着他,没有丝毫回应与动作。

    晏绯急得快要哭出来。

    他稍稍启唇,小口小口喘着气,洁白的贝齿,难耐咬着粉润下唇,再亦忍不住那份煎熬,紧绷着身子,动了动腰身,轻轻磨蹭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