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3
    ..回到被渣前

    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了,她已经活了二十六年了。可是跟夏凯飞的那几年里……夏凯飞因为心脏的原因,本就不能办事,而他长期服用的药让他只能在床上做个“失败”的男人。

    但昨晚上的感觉,又是那么不一样。夏盈光想不起太多,但就那么一点模糊的记忆,让她觉得腿根子都软了。

    这时,传来扭门把的声音。

    夏盈光吓了一跳,立刻从衣柜里拽了一件衣服挡住自己,眼睛慌乱而紧张地盯着房门。

    但门没能从外面被打开,因为她锁了门。

    “盈光?”夏凯飞敲了两下门,“我能进来吗?你开门。”

    夏盈光手忙脚乱地穿衣服,她上辈子被夏凯飞关着的时候,夏凯飞把门锁全都弄坏了,他会在外面上锁,自己出不去,而他随时都能进来。

    有时候夏盈光睡着了,半夜能感受到有人在看自己,她非常害怕这种感觉,害怕夏凯飞的目光。

    夏凯飞听见里面没声音,又敲了敲门:“盈光?”

    夏盈光闭上眼,对着门的方向说:“我在洗澡。”她说着走进浴室,把花洒开关打开了。

    夏凯飞听见水声,哦了一声:“那我等会儿再来。”

    听见他离开的脚步声,夏盈光暂时松了口气。她没有把水关掉,而是走到飘窗的位置,打开窗户往下看了眼。

    这里是二楼,下面是草坪和树,那树并不高大,却正好挡着自己的窗户,枝干伸过来,离窗户很近。夏盈光把手伸出去,几乎可以碰到树叶。

    她努力伸长手臂,甚至尝试着把身子钻出去。她身材娇小,很容易就整个人探出窗外了,就在她即将抓住树干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开门的声音——是李把客人送走了。

    夏盈光吓得猛地收回手臂,她的脚在飘窗的大理石上踩滑了,两个膝盖齐齐磕到了石面上。夏盈光疼得呜了一声,她脸色苍白,歪着坐在飘窗上,伸手把窗帘拉上了。

    她知道自己若是逃跑,是有很大几率会被抓回去的,所以她必须要逃得远远的,逃到夏家人找不到的地方,也必须要有一个周全的计划。

    以前有一次,夏盈光看见墙头的猫,被吸引了,便偷偷跑了出去。被抓回来后李就把她锁在房间里,一天没给她饭吃,问她知道错了吗。若是回答不知道,就继续关;若是回答知道,李就问她:“哪里错了?”

    夏盈光饿了,她为了吃饭,就哭着认错说:“我不该乱跑的,外面有危险。”

    李关了她好几天禁闭,每天定时给她送饭,但是不允许她走出房门,也不会跟她说话,冷暴力对待她。

    她能感觉到这种生活是不正常的,她不该被关着,可是她又说不出什么不对,因为没人告诉她这些。

    她怕李,所以亲近夏凯飞,因为夏凯飞会教她一些她从没接触过的事,比如给她一本科幻小说,嘱咐她偷偷看,或是给教她说两句很简单的英语。

    后来她才知道,夏凯飞只比李更像个恶魔。

    她从前一直是想跑但不敢跑,因为李给她灌输的思想太根深蒂固了。

    夏盈光呆呆地坐在飘窗上,等到膝盖疼痛减弱,她垂首一看,两片膝盖已经乌青了。

    夏凯飞又过来找她了一次,这次夏盈光说自己困,要睡觉,夏凯飞就走了,只是走的时候说:“你有什么一定给哥哥说,知道吗?”

    在晚饭桌上,夏凯飞的父亲夏聪毅回来了。他不是每天都按时回来,因为他工作忙碌。

    他开了一家规模中等的建材公司,暂时还没上市,只不过借由老婆李的这层关系,和李家搭上了生意,所以日子倒也过得很滋润,从不愁生意上门。

    在夏盈光眼里,虽然李脾气相对温和,也爱笑,而夏聪毅就老是板着脸、人也比较严肃,但夏先生要好说话一些。

    他们一家三口会在饭桌上说事,但一般是没有夏盈光插嘴的余地的,因为她什么也不懂、什么也说不上来,而且她被教育说吃饭就好好吃饭,不准说话,所以她从不言语,只是默默低着头吃自己的。

    夏聪毅在说夏凯飞实习的问题:“我听说,你昨晚上是不是在环岛酒店和你表舅说上话了?”

    夏凯飞正在扒饭,一听他这话就长长地“嗯……”了一声:“是说了两句。”

    “哦?真的?”夏聪毅那张向来都是板着的脸立刻松动了,露出一个笑来,“说什么了?”

    夏凯飞垂着头,眼睛扫着桌上精致可口的饭菜,慢吞吞地道:“他……就是他宠物跑丢了,问我看见没,我说没有……也没说两句话。”

    “哦。”夏聪毅点点头,好像记得是这么回事,听说昨晚上环岛酒店楼上到处找宠物呢。他又问道:“那他认识你吗?应该对你是有印象的吧?”

    “……他好像认识我,还叫我凯飞。”

    夏聪毅一听喜出望外,甚至立刻拿出手机来,翻找通讯录:“那就太好了,我看看能不能搭上关系,送你去他公司实习!”

    他打的这个算盘,是有他的思考的。他这公司开了这么多年了,一直以来是倚靠着李家的。当初把公司做大的成本,还是李家老太君分发下来的创业基金,由于李是女孩儿,他夏聪毅是外姓人,创业基金就不如别的李家人那么多。

    他想着把夏凯飞送进去实习了,要是夏凯飞碰巧合了李寅的眼缘,他提拔提拔自己,分点肉汤给自己喝,他这个小公司估计不日就可以做大上市了!

    夏聪毅原本以为会颇费好些工夫才能找到门路,没想到电话过去,很快就接线上了李寅本人。

    此时李寅,正靠在家里那张宽阔的沙发上,一整面的横向长窗让夜色毫无保留地透了进来。

    关于昨天晚上,李寅在过程中发现了小姑娘的异样,他发觉夏盈光不止是喝醉了,还被人下了药,而且还是第一次。

    他腿上摆了一张纸——这是夏盈光的资料。由于他没有过深地去调查夏盈光,所以这份资料只有一页罢了。

    资料上显示,夏盈光在十岁的时候被夏家收养了。

    那夏凯飞跟夏盈光的关系是?

    如果是他想的那样,那这就有意思了。

    李寅听着电话那头不断在拍着马屁,低头静静地看着资料。他舌尖在齿关点了点,没有在电话里直接问夏聪毅要人。

    夏聪毅从没想过可以这么近地跟李寅搭上话,毕竟虽然他娶了李,但李寅那个圈子,他还不够格进去。他明白这是个好机会,故而试探地问道:“李总,您最近有时间吗?我想请您吃个饭。”

    谈生意,在饭桌上谈就对了,半瓶酒灌下去,还有谈不成的生意?

    李寅懒懒地说:“吃饭啊,可以啊。我有家经常光顾的私房菜,不如我请你吃吧?带上你女儿。”

    “女……”夏聪毅一下就愣了,一时也没明白他的意思,“我带上孩子?带凯飞……”

    “不,”李寅打断他,语气是不容置喙的,“我说的不是你儿子,带夏盈光过来。”

    “……好,成,行。”夏聪毅应了三声,脸色都变了。

    李寅直言要他带女儿过去,还点名道姓说了是夏盈光。

    一旁的李看他脸色都变了,连忙道:“怎么了?”

    夏聪毅揉了揉太阳穴,冷色道:“把盈光叫下来。”

    他有个养女这件事,外界并不清楚。而且那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养女,夏盈光也不管他叫爸爸,更不管李叫妈妈,也不在他们家户口上。

    他们之间根本没有多少亲情可言。

    夏聪毅想明白了,恐怕是昨晚上让夏盈光作为凯飞的女伴,去参加婚宴的时候出了问题。毕竟夏盈光虽然年纪还小,却是个顶尖的美人胚子。

    而且自己当年收养她之时,为她找了教育局的关系,买了学籍却没让她去读书,一直养在家里,所以夏盈光是真的不谙世事,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清澈,被人盯上……夏聪毅并不意外。

    李把夏盈光叫了下去。

    两人像审问犯人一样盯着她,夏聪毅盯着她那张光洁柔嫩的面庞:“我问你,你认不认识李寅?”

    “……我不认识。”夏盈光两手绞在一起,脸上全是茫然。

    她是真的不认识,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夏聪毅知道她不会撒谎。

    他和李对视一眼,想来应该是在婚宴酒席上的时候,夏盈光入了李寅的眼,李寅就调查到了她的身份,所以昨晚上才会跟凯飞搭话。

    夏聪毅觉得这是可以利用的。

    “好了,没你事了,明天有个饭局,你跟我去一趟。”他挥了挥手,把夏盈光赶上楼,在客厅坐着跟李商议起来。

    如果真的是他想的那样,李寅对他的养女有兴趣,那他完全可以把夏盈光送出去。

    李也觉得这个办法好:“她很听话,我们到时候让她吹点枕边风……”她只是有点担心,夏盈光不聪明,要是栓不住李寅,让李寅一天就腻了,给他们送回来怎么办?

    第二天的时候,李很早就叫醒了夏盈光,把她带到常去的私人设计工作室买了新衣服,再把她带去沙龙做了造型、化了淡妆。发现她两个膝盖乌青,李冷着脸问她:“你的腿怎么回事?”

    夏盈光不敢说自己是试着想逃跑,她抓着衣角:“不小心摔了……”

    李让化妆师在她膝盖上涂了遮瑕,把乌青给遮住。

    而夏盈光什么都不知道,她知道要去吃个饭,却不知道是跟谁吃,也不知道只有她会被带着去。李复杂地盯着她美好的面庞、天真的眼睛:“盈光,你要走运了,有大人物看上了你。”

    夏盈光抬头看着她,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

    李看她笨成了这样,摇了摇头,叮嘱了句:“你见了人,得听话,他怎么说你就怎么做。”

    夏盈光像个礼物一般,被李打扮好了,喷了香水,就被塞进了夏聪毅的那辆老板车里。

    一路坐到了李寅发过来的地址,夏盈光下了车,夏聪毅说:“你见到了人……就叫他……”他顿了顿,心想夏盈光是去给人做情妇的,要是跟着辈分叫表舅,是不是不太好。

    而且就李寅那个年纪,大夏盈光十几岁,夏盈光叫他叔叔也不过分的。

    只是这些大老板们都喜欢在床上玩些什么,夏聪毅是猜不透的,于是他干脆道:“就叫他表舅。”

    夏盈光点了点头,还不知道自己这是要被送人了。

    只是夏聪毅专程带她出来吃饭,让她感觉非常不安。

    她被带着进去,这是一家中式装修的私房菜馆,平日并不对外营业,外面瞧着普通,里面却是别有洞天,有个不大的禅意庭院,翠竹交相辉映,曲径通幽处。过了一条窄窄的木质廊道,就有一个穿着得体、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把夏聪毅和夏盈光引向了隐秘的包间。

    那名年轻的助理打开了包间门,夏聪毅弯腰叫了一声“李总”后,在背后推了推夏盈光。

    夏盈光还没来得及看清男人的模样,就也忙跟着低头,声音小小地唤道:“……表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