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4
    ..回到被渣前

    夏聪毅把一见陌生人、便十分内向的夏盈光推到身前来,笑着跟李寅说:“这就是盈光。”

    夏盈光还是不敢抬头,她垂着眼皮,只能看到男人坐姿笔直,肩胛骨线条硬挺锋利,穿一身合体的烟灰色西装,佩戴同色系桑蚕丝领带,袖扣上的细钻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了层层碎光。

    而那男人的手,正放在桌面上,修长的手指缓慢地敲几下,随后拿起了酒杯,暗红色的酒液在灯光下荡漾。

    他打量着夏盈光。

    今天夏盈光穿了一件和昨晚上类似的抹胸裙。裙子很短,裙摆在膝盖上方,裙下的裸`露的双腿修长笔直,连脚背都雪白得好看。

    夏盈光个子不高,但身材比例很好。李寅记得自己轻易就可以将她整个抱在怀里,放在床上的时候,她小小一个,更是想怎么摆就怎么摆。

    李寅唤道:“盈光。”

    夏盈光听见这个陌生人这么亲昵地叫自己的名字,又想起李对他说:“你要走运了,有大人物看上你了。”她心里倏地一陡,慌张地侧头去看夏聪毅。夏聪毅也在瞪她:“愣着干嘛,叫你呢,过去。”

    夏聪毅赔笑着说:“李总您见谅,这孩子内向,也不爱说话,但是很听话。”接着他又在夏盈光背上推了下,见她还是不动,木头疙瘩似的,就拽着她的胳膊,把她半拖半拽地拉了李寅旁边。

    夏盈光发觉平常在家中总是严肃、板着脸的夏先生,到了这个男人面前却是堆满了笑。

    她低着头,两旁垂下来的长发挡住了她的视线。

    李寅从她的下巴,瞧到她的脖颈、锁骨。

    她脖颈修长雪白,曲线很柔顺。

    李寅是越看越满意,这小姑娘是正和他心意,太乖了,现在年纪还小,假以时日能养得更漂亮。

    夏盈光不自在地抬起一点头,正好和李寅目光对上,那目光幽深沉寂,她又腾地一缩,像受惊的兔子似的垂首盯着自己的脚尖。

    她差不多已经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她虽不聪明,但不至于迟钝到了这个地步。她再次悄悄地看一眼夏聪毅,想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可她张了张嘴,什么也没问出来。

    夏聪毅让她坐下,接着自己也想坐下来了。他看见李寅露出满意而饶有兴趣的眼神,这让他与有荣焉般地挺直脊梁,觉得自己也有资格跟李寅谈生意了。

    只是李寅似乎没那个意思,淡淡地看他一眼:“夏总,我让秘书跟您谈吧,或者你明早来我办公室,别在孩子面前说这些。”

    夏聪毅一愣,旋即尴尬一笑,他挺直的脊梁一下子又被打碎成了贱骨头,把拉出来的椅子又默默地推了回去,心说你个禽兽,你他妈还知道这是个孩子。

    可面上,夏聪毅仍是笑模笑样:“……好的李总,那你们好好聊,”他对夏盈光道,“你乖乖听你舅舅的话啊。”

    如若夏盈光是他的亲生骨肉,要让他拿出去送人,他或许怎么也不会同意这种荒唐的要求,不过他对夏盈光几乎没有感情,也就无所谓了。

    他看了眼夏盈光,似乎还有话想说,最后什么也没说,便转身走了。

    夏聪毅走了,夏盈光反倒自在了许多——哪怕身旁有个全然陌生的男人。

    她不爱说话,李寅是知道的。资料里有说,夏家夫妇“收养”了夏盈光后,委托教育局的熟人,给夏盈光上了个学籍,但是并不让她去学校。

    他认为这对夫妻,或许是把夏盈光当成童养媳来养了,所以越笨拙、越不谙世事越好。

    谁曾想便宜了自己呢?

    现在上哪里去找夏盈光这种女孩子?

    李寅很喜欢她这样,像一只柔弱的动物般,从未被俗世所沾染过。

    他坐在夏盈光身旁,亲自动手给她倒了一杯果汁:“别拘束,吃饭吧。”

    “……谢谢表舅。”夏盈光拿起杯子,发现果汁是生榨后加热的,一股暖意从手心透到她全身。

    现在是南城的九月份,初秋晚上天气凉爽,室内却还开着冷气,她身上穿得少,裙子也短,露了一大片白皙的肌肤,其实进来的时候,她便感觉到冷了。

    她不由得把餐巾盖到了大腿上,一是因为有些冷,二是为了遮住裙下风光。

    裙子是李挑的,比昨晚上穿的那条短太多,一坐下就必须得压住。

    李寅侧头看着她,低醇的嗓音道:“你不认识我?”

    夏盈光疑惑地发出一声“嗯?”来,这才侧头看了看李寅。她这一看,发觉自己叫人家表舅完全是把人给叫老了的,可这也是按照辈分来的。

    实际上眼前的男人很年轻,自己叫声哥哥还差不多。男人两条浓眉下是眼廓狭长的双眼,皮肤呈现麦色,夏盈光眼睛里露出坦白的茫然之色来,微微摇了摇头。

    她是真的不认识这个人。

    李寅注视进她的眼睛里,发现她的确是真的不认识后,轻轻一笑:“好吧。”

    那天晚上这小姑娘的表现他还历历在目,她皮肤的温暖和肉`感,手臂紧紧搂着自己时的哭叫声,都让李寅记忆深刻。

    但现在看来,她是完全不记得了,亦或者是还没反应过来。

    桌上只有四五道菜,每道菜都很小、份量很少,吃到差不多的时候,就有服务员进来收走盘子,重新布菜,李寅让他们把冷气关了。

    冷气被关掉后,夏盈光那种紧绷的姿态又弱下来几分,她是真的不爱在生人面前说话,所以默默吃着自己的,一小口一小口,吃的很少。

    李寅将这些都纳入眼中,偶尔问她一个问题,比如:“喜欢什么颜色?”“喜欢什么样子的房子?”

    夏盈光老老实实地说自己喜欢粉色,喜欢在一楼、能看见街道的房子。她回答完,瞥了眼门的方向,刚开始夏聪毅走的时候,她觉得放松,可饭都快吃完了,夏聪毅还不回来,夏盈光就开始有些无措了。

    李寅发现她的异样,知道小姑娘是有危机意识了,所以并未说什么。他就此思考了下,他给夏盈光准备的别墅是两层楼,主卧室也在二楼,既然夏盈光喜欢平层的,那就换一个房子给她住。

    饭后,李寅带女孩儿上了自己的车,但是并不碰她,一顿饭局他都没有和夏盈光有任何的肢体接触,如同绅士一般克制礼貌。

    夏盈光坐在陌生的车厢里,这车里有股男人身上的味道,浑厚的烟草味混合一股荷尔蒙,她说不上来,但感觉有些熟悉。

    车子开出去几分钟后,夏盈光心里是越来越慌张,憋不住了才小声地问:“表舅……我们这是去哪里?”

    “回家。”李寅说。

    夏盈光眼睛一垂,神情暗淡下来。

    她侧头看着窗外,因为几乎不出门,所以她并不认识路。她还以为李寅是要把她送回夏家,眼睛盯着门把手,心里甚至在想,等到红灯停车时,她就打开车门跑下去。

    可是下一秒,李寅的话就让她呆住了。

    他语气平淡地说:“从今天起,你就不住在夏家了。”

    夏盈光瞪大双眼,回头看他。

    “小盈光,”李寅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这是他今天晚上第一次触碰夏盈光,他眼睛微眯,从深处透出占有欲来,“你现在是我的人了。”

    夏盈光张了张嘴,目光深处透出慌乱。

    “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吗?以后我养你,你取悦我。”

    小姑娘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那么瞪圆、从眼底透出无助时,似乎真有两瓣桃花在深处绽放。

    李寅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

    跟那天晚上不一样了,那种少女气息很浓的泡泡糖甜香、换成了一种扑鼻的女人香,不过混合着她本身的少女体香,也是好闻的。

    他强势地把夏盈光抱到腿上来,双手抱紧她的腰肢,撩开她的长发,绅士表象下潜藏的真面目跟着露了出来。

    他俯首在夏盈光的后颈上印下一吻,声音里是藏不住的掠夺性:“夏盈光,你的养父养母,把你卖给我了。”

    “卖给你了……”小姑娘身体在他怀里微微颤抖着,她完全靠着背后的胸膛,落在后颈处的吻让她全身紧绷,除了夏凯飞,她根本没跟人这样亲密接触过。

    她听到了重点,眼睛里一下迸发出光亮来:“……那我以后是不是……是不是都不用回夏家了?”

    夏盈光的关注点让李寅有些稀奇。

    他扳过夏盈光的下巴,把女孩儿揉进了怀里:“是啊,跟了我就不用回去了。高兴吗?”

    夏盈光受惊似的睁大了双眼,但并未躲闪。他犹豫了下,对于再也不用回夏家,她当然是高兴的,如果换取的条件是被另一个陌生人关着,那对她而言又有什么分别?

    她突然有些怕起来,低头看了看男人的手——没看到戒指。

    她恶心夏凯飞的真正原因是,夏凯飞在跟别的女人结婚后,仍旧不肯放过她。

    她不发一言。而李寅是非常不喜欢有人不回答自己的问题的,他喜欢掌控一切的感觉,喜欢发号施令,他从骨子里透出的强势性格,让无数人都畏惧他。

    当然,对于这么小一只、像个柔弱却漂亮的小鹿般的女孩子,李寅的容忍度也是高于对别人的。他能感觉到夏盈光非常讨厌夏家。

    李寅抱着她的腰往上托了托,在她嘴角处落下细吻:“你好好听舅舅的话,舅舅也好好对你,不会把你送回去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