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6
    ..回到被渣前

    李寅抬起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脑勺,舌头伸过去,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演绎得深入缠绵。因为夏盈光矮,他深深地俯首,接着把夏盈光抱到洗手台上坐着。把夏盈光浴袍撩起来的时候,他忽地瞥见了她膝盖上的的两片乌青。

    因为她皮肤白,那乌青就特别显眼。

    像一颗洁白无瑕的珍珠上多了一丝裂缝。

    他停下了动作,低头凝视着夏盈光:“膝盖是摔的?”

    “嗯……不小心。”她心平气和的轻声答道。

    李寅摸了摸她的脸:“以后说话大声点,这里是你家,不用顾忌。”

    夏盈光低低地嗯了一声,手上把自己的浴袍拢紧了。

    李寅看了看她糟糕的膝盖,将她抱了起来,抱到了床上去.夏盈光以为他要继续刚才被打断的事,心里非常抗拒,双腿紧紧夹着。

    可李寅就是把她放床上了,然后什么也没做,让她老实呆着就走了。

    夏盈光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心里松了口气。

    她听见李寅在外面问:“林妮,医药箱在哪?”

    “夏小姐受伤了吗?”

    “她膝盖摔了。”

    房间里没人了,她放松了下来,才感受到这张床的洁净松软。

    夏盈光这才有机会打量这个房间,卧室装修简洁,一切以舒适为主。半拉的窗帘外是夜色下的露台,而露台直通泳池和玫瑰园。卧室里光很柔和,床和沙发的模样都是白色的,柔软雪白得像是云朵。

    只是,她这种放松没能持续多久,李寅就又进来了。

    他把医药箱放在床头柜上,亲自替夏盈光打热敷。

    原本应该是让林妮来的,只是夏盈光才跟他相处一会儿,她身体的僵硬那么明显,她的抗拒、戒备又是那么的直白,和前天晚上不同而语。

    李寅单手握住她纤细的小腿,夏盈光往后缩了缩,只是李寅力气大,牢牢握住了她的腿,不允许她动弹。

    他把滚烫的热毛巾敷在夏盈光的两片膝盖上:“冷了就告诉我,要敷半小时。”说完,他就打开医药箱,在里面找跌打药。

    这时,夏盈光手包里的手机嗡嗡响了起来,毛巾还搭在腿上她就要起身去拿,李寅阻止说:“别动。”

    他把夏盈光的手包打开,包小,里面除了一个黑莓就只有一支口红了。

    他看到手机来电显示的是“凯飞哥”,就把手机拿给夏盈光,看她会怎么做。

    让李寅有些意外的是,夏盈光把电话挂了。

    “怎么不接?你不喜欢他?”

    夏盈光抬头看他,轻轻点了点头。

    她这个手机,没别的用处,手机上就夏家几个联系人。夏凯飞喜欢给她打电话,准备回家的时候还会问她想吃什么,给她买回来,而她偶尔也会在手机上玩贪吃蛇游戏。

    今天坐车去吃饭前,李还跟她三令五申道:“手机拿好别弄丢了。”

    让她挂了电话,夏凯飞还是锲而不舍地打了过来。他晚上回家就发现夏盈光不在了,而这样的事还是第一回,夏盈光没有朋友,也不被准许出去玩,这大半夜了怎么可能不在家?

    夏凯飞从父母那里得知,他们把盈光送人了,送给表舅李寅了——这让夏凯飞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甚至红着眼和夏聪毅大吵:“怎么能把她送人呢!你们钻钱眼里了!”

    “怎么说话的!”夏聪毅黑着脸呵斥他,“是你表舅打电话问我要人,不然我怎么会把她送走?”

    夏凯飞一脸的惶然失措,他拼命地给夏盈光打电话,一个电话没打通,他自然而然地认为是李寅给他挂了。

    也自然而然地认为,此刻他们应该在床上办事。

    夏盈光接连挂了几次电话,又来了几条短信。

    她把手机关了静音。

    夏凯飞倒也不笨。他知道自己惹不起李寅,但要让夏盈光脱离李寅的魔爪,就要让他厌弃她。他知道夏盈光一向听自己的话,她不懂得拒绝人,所以夏凯飞准备操控她惹得李寅生厌,这样她就能回到自己身边、回到夏家了。

    他也不敢在短信里明说,只是夺命连环call让她回自己的电话。

    李寅坐到了床边来,也没有去看她的短信内容。他知道夏盈光讨厌夏家人,包括夏凯飞,所以肯定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的。

    毛巾凉了,他叫来林妮,从托盘里用夹子夹过热毛巾,亲力亲为地帮夏盈光换了膝盖上已经有些冷的热敷毛巾。

    期间,他一直在跟夏盈光交谈,问她喜欢什么,她说自己喜欢看书,李寅就笑着说:“这里有间书房,虽然不大,但书也够你看了。你喜欢看什么就告诉林妮,让她替你买回来。”

    “或者,你也可以自己去买,但不要乱跑,”他声音深处透出一丝警告来,“你不想回夏家,就老老实实呆在我身边,要是你乱跑,我就不能保证了。”

    夏盈光咬紧下唇,沉默地点了点头。

    李寅动作轻柔地摸了摸她顺滑的黑发:“盈光,乖乖听话。”

    替夏盈光热敷完,上完药,但那种距离感还是无形地存在着。

    这姑娘看着傻,实际上戒备心很强。李寅从没见过她这样的,一般女孩子只要看见她,智商就会下线一半,再说两句情话,很少有不信任他的。

    但夏盈光始终对他保持着抵触和戒备……就好像,在这方面吃过什么亏似的。

    李寅猜测,是不是夏家人一开始对夏盈光很好,后来就对她很差,导致她不敢信任人?

    看似内向,实际上心理防线非常重。

    随后,睡觉前,林妮敲门进来了。

    她推了一个推车,上面放着一些瓶瓶罐罐,夏盈光倒是认出来了,因为夏凯飞也买来送给她过——是护肤品。

    林妮走到她旁边,笑容可掬地问:“夏小姐,您喜欢什么味道的熏香?”

    夏盈光身心都紧张了起来,靠在床上摇了摇头。

    李寅说:“不点蜡烛了,今晚我睡这里。”

    林妮愣了愣,以一种诧异的眼神望了望李寅,旋即对夏盈光更热络了。

    “我给您涂护肤品。”她擦了擦手,走到床旁边,动作很轻柔地往她脸上喷了两下,细密的喷雾扑上夏盈光的脸颊,林妮把化妆水倒在化妆棉上,贴在夏盈光的脸上。

    林妮道:“您皮肤很好,只用基础的一套就够了。”

    夏盈光从没接受过这样的服务,她脸一下就红了:“我……我自己来吧。”她脑子里还是方才李寅说要住这里的话,她有些怕李寅,怕等下他又……又那样,夏盈光绞尽脑汁地想自己要怎么办,怎么脱身。

    林妮说:“我来帮你按摩眼霜,我有美容师的专业证书。”

    李寅稀奇地发现,自己亲她她都没这么红脸,菲佣给她涂护肤品倒是红透了。

    林妮出去后,李寅也洗漱完毕了。他换了睡裤,但是没穿睡衣,就那么光着上身,一身肌肉线条流畅,肌理色泽诱人。

    见夏盈光还穿着浴袍躲被子里,李寅也跟着钻进被窝,他手臂从夏盈光的腰上绕过去,一下把浴袍的的腰带扯下来。夏盈光慌了神,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空气凝结一秒。

    夏盈光是背对着他的,她脸还埋在被窝里,羞怯地露出一小点来,耳朵尖是红润的,声音是细小的:“表舅,我……我困了,我能不能睡觉啊?”

    李寅把她的脸捏过来,沉声道:“不想做?”

    夏盈光瞧着快要哭出来了,手掌在被子里紧紧攥着,她摇了摇头:“不想……”

    李寅挑眉:“你亲我一下,不做。”

    夏盈光犹豫地看着他,她思考事情很慢,所以迟缓了好几秒,才期期艾艾地撑着胳膊,在李寅下巴上亲了一下。

    “这样好了吗?”夏盈光的大眼睛清澈地注视着他。

    李寅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夏盈光,感觉她这模样是惊人的在吸引着他。他由衷地觉得自己捡了个宝贝,虽然他对这个浅浅的亲吻不是很满意,但到底没说什么。

    他像是一只被绵羊哄住的狮子,好脾气地伸手关了灯,把夏盈光拉入怀中:“宝贝盈光,舅舅很喜欢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