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7
    ..回到被渣前

    卧室里陷入黑暗。

    夏盈光能闻到今天才见第一面,却已经睡到了一张床上相拥而眠的男人身上的气味。和自己相同的沐浴露香气拥抱着她,体温从后背贴上来,腰间紧紧缠着一双结实的胳膊。

    她的面颊也正被迫贴着这个相处不到五小时的男人的胸膛。

    夏盈光感觉自己就处于狮子嘴下,无处可逃。

    虽然李寅说喜欢她,但夏盈光不会这么轻易就相信了他的话。她尽管不通透,但在这件事上吃过两次亏,也就知道了。没有人会毫无目的地对另一个人好,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

    她心底忐忑不安,呼吸声时急时缓。拥着她的李寅发觉了,手就穿过她的腰间,穿进她的浴袍捏了她一把,声音暧昧而低哑,意有所指:“不是困了?”

    夏盈光吓得一瑟缩,默不作声地紧紧闭着双眼,开始装睡。

    李寅自然也发觉了。

    他无声地笑笑,这都过零点了,他虽然还精神着,但也不愿意折腾夏盈光,一折腾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来日方长。

    尽管如此,李寅依旧觉得自己被夏盈光取悦了。

    两人相安无事地睡到清晨,夏盈光醒了,李寅走了。

    她独自躺在床上,偷偷躲在被子里,露出一点小缝来观察外界,生怕男人又什么时候突然出现。这么过了又十分钟左右,她确定房间里是真的没人了,才终于敢从被子里钻出脑袋来。

    她下床小心翼翼地把窗帘拉开一点,让阳光暖融融地透进来。

    白天的庭院,和晚上的庭院是完全不同的,室外郁郁葱葱的密叶里盛放着些许的粉色月季,那花丛在阳光下瞧着有些荒,因为太茂盛了。

    现在是九月,玫瑰花期已经过了,所以常常开一朵谢一朵,花开花败直到天气彻底冷下来。

    夏盈光看见有两片花瓣飘在泳池水面上,泳池里的水应该是经常换,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干净清澈。

    她不太敢乱动房间里的东西,即便李寅说房子是她的、送给她了,她仍旧不敢,只是光着脚在板栗色的地板上走来走去,从床这头,走到起居室,再走到衣帽间。

    她看到起居室那沙发很柔软,想去坐一坐,但最终没有坐上去,看见花瓶里插的花很鲜艳绚丽,想轻轻碰一碰,最后也只是凑近闻了闻。

    她绝不乱动任何东西。

    夏盈光听到了敲门声,门外传来林妮的声音:“夏小姐,早餐给您准备好了,您在哪里吃呢?”

    她一下又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心里紧张起来,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门外的林妮却非常耐心,又敲了一遍门:“您在餐厅吃还是在房间吃?”

    “夏小姐?”

    “笃、笃”的敲门声让夏盈光不得不仓惶地回应道:“我、我出来了。”

    她走出去,林妮看她还穿一身浴袍,也没穿鞋,就走进来道:“夏小姐,这边是衣帽间,衣服是临时准备的,您跟我来。”

    她给夏盈光拿了一套崭新的丝质刺绣家居服,一双露脚趾的同款毛绒拖鞋。

    夏盈光怕羞,不敢在人面前换衣服。所以她抓着衣服没说话,林妮就掩着门出去了,她亲切的声音穿过门缝透进来:“您换好衣服,就出来吃早餐吧?您早上喝咖啡还是茶?”

    “茶……”她顿了顿,把脱下来的浴袍折得整整齐齐,“茶吧,谢谢。”

    李寅是真的不在。

    夏盈光出去后,看见长长的餐桌上仅仅只准备了她一个人的早餐,异常丰富。

    房里还多了个矮小的妇女,正干练地在用吸尘器做打扫工作,见夏盈光出来,便关了吸尘器,俯首示好。

    林妮告诉夏盈光:“这是曹姨,她不会说话,她老公是先生请来的园丁。”

    曹姨是哑巴。

    夏盈光低声问了好。

    林妮说:“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就做了一大桌,面包是刚烤好的,有黄油、热带蜂蜜、蓝莓酱……”她普通话说的很标准,但偶尔还是能听出她不是华人的口音。餐桌上除了各类面包,熏火腿、熏三文鱼、巧克力舒芙蕾,也有中式的豆浆油条、小米粥,蒸虾饺、烧麦……几乎囊括了所有适合国人口味的餐食。

    夏盈光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种类的早餐,铺张浪费地摆在一张桌上,只给她一个人吃。

    “您喜欢什么就吃什么。”林妮看她无从下嘴的模样,抿唇一笑,“吃不完的,就剩下来。”

    夏盈光无所适从的笑了下,她觉得太浪费,于是就埋头拼命吃,但她是个猫胃,胃口小的可怜。她不由得抬头:“你坐下来一起吃吧?”

    她并不擅长和陌生人接触,但从昨天开始,这位菲佣热情得就让她有些招架不住,所以今天她便愿意主动跟林妮说话了。

    林妮摇头说不用:“我早上去市场前,已经吃过早餐了。”

    那是清晨五、六点左右的事了。

    夏盈光低低地“哦”了一声,因为在夏家,佣人也不跟他们一桌用餐。

    早餐最后被林妮收走了,夏盈光只吃了一点就饱了。林妮是得了李寅指令的,说夏盈光性格比较内向,而且拘束,可以多跟她说点话,让她去院子里玩,去泳池玩,让她感觉到自己在这个家里是个主人。如果夏盈光想,还可以带她出去散步,就在附近不要跑远了。

    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林妮要准备午饭,于是就让夏盈光去庭院里晒太阳。这位新来的“女主人”,她还摸不清喜好,但短暂的相处中,可以了解到她性格内向,人很温柔,也很讨人喜欢。

    就是太拘束了,做什么事都很小心翼翼。

    为了尽量让夏盈光感觉到她自己才是这个家的主人,就让她在院子里玩:“夏小姐,您可以去外面看看,前院的池塘里有锦鲤,您可以去喂食,泳池是早上换的水,不过园丁在修剪玫瑰,后院的坡上有个秋千……哦对了,阁楼是影音室,您可以去看个电影什么的。”

    她逐一给夏盈光介绍了几种娱乐。

    夏盈光想出去,去外面街上看看,但她不好意思提出来,就道:“那我……去后院荡秋千吧。”

    后院是个缓坡,秋千在高处,能从上方看到一点外面的街道。

    那秋千罩着帷幔,上面堆着抱枕,又长又宽,就是个会晃荡的小床。

    夏盈光在后院的秋千上坐了一会儿,见四周无人,便把帷幔撩了起来,把鞋子脱掉,大胆地站在那摇摇晃晃的秋千上。她单手撑着一侧的秋千柱,眺望着外面的街道。

    或许是因为到了中午放学的时间,静谧的街道上稀稀拉拉有了几个学生。应该是赶回家吃饭,骑着自行车在风里掠得飞快。

    夏盈光很少像这样,她不能出门,哪怕出去也总是坐在车上,所以外面的风景对她而言就像是海市蜃楼。

    此刻风景在她眼前停了下来,还有那么多的人,让她由衷的感到了高兴。

    她忍不住笑起来,右边脸颊露出一个甜甜的梨涡。

    “……夏小姐!”突然,林妮的声音张皇失措地传到耳边,“我的天!您怎么站秋千上了!”

    夏盈光以为自己做错事了,立刻坐下来,笑容也消失了,垂着头不发一言。

    在夏家的时候,她做错事,不仅李会罚她,家政阿姨也会教训她。夏盈光对此有很深的阴影。

    所以她对林妮,其实是害怕的,而且怕她比怕李寅还要多一些。

    夏盈光余光瞥见她疾步朝自己而来,还以为林妮会教训自己,可下一秒,她又愣了,林妮拍了拍胸脯,劫后余生般道:“吓死我了,站在秋千上多不安全啊!要是摔下来怎么办?夏小姐,您下次可不许这样了,否则先生会诘难我的!”

    “您没受伤吧?”她语气和缓地问。

    夏盈光抬头看她,顿了顿摇头,说没有。林妮道:“这里是您的家,您可以随意活动,但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像刚才那样站在秋千上就是高危举措,您……”

    她的叨叨絮絮,让夏盈光蓦地就不害怕了,她觉得林妮是个好人,所以听完后,认真地点头:“我知道了。”

    林妮松口气,露出一个黑黝黝的笑容来:“午饭马上就好了,您先进来吧,外面太阳大。”

    夏盈光跟着她走,走到门口了,才犹豫地问了句:“他……什么时候回来?”

    林妮立刻就领悟到她在说谁,笑了笑道:“先生有个上市公司要管理,您知道的,他工作非常忙碌,您有事找他吗?”

    夏盈光连忙说没有,眼神躲闪:“他工作很忙……嗯,那他今天会来吗?不会来了吧?”

    林妮以为是小女人离不开金主,也无意打破她的幻想,所以犹豫了下,安慰她道:“可能会来,也可能不会来,夏小姐,您不要抱太大希望了。”

    夏盈光听到“他可能不会来”几个字,眼睛一亮,脸颊浮出高兴的红晕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