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8
    ..回到被渣前

    林妮却会错意,心里不由叹息一声,夏小姐多半是要失望的了,先生不可能常来的。

    她对夏盈光的情况不是很清楚,也不知道她的年龄,但从表面上看的话,就是个不大的孩子,上高中、或者大学的模样,很稚嫩天真。

    而且现在已是九月,到处学校都开学了,怎么夏盈光接回来后,就没去学校了呢?

    到了下午,夏盈光就在书房里看起书来,她在书房里找到了一本薄薄的外国翻译小说。

    实际上她有一些不认识的字,所以很多书她没法完全看懂,常常碰壁。

    她十岁过后就没有去过学校了,李给夏凯飞请家教的时候,她悄悄去旁听过。

    李给夏凯飞请的是名师。夏凯飞学习很差,学一会儿就要打瞌睡,呼声震天,所以老师很有耐心,讲的课浅显易懂,故而夏盈光也能听明白。

    但她很快就会忘光。

    她也看过夏凯飞的课本,朦朦胧胧都能看懂。

    因为没有学习机会,所以夏盈光非常喜欢学习新东西、学新的知识。她能静下来看一下午的书而不觉得枯燥。

    书房有张大书桌,书桌上有一盏像收藏品般的台灯,笔筒里有钢笔,也有纸。

    她在询问了林妮后,就使用了纸和笔,把不认识的字抄下来。

    撇除这些不认识的字,反反复复看,就能懂了。

    晚上,李寅没有来。

    夏盈光更高兴了。

    她喜欢浴室里的那个大浴缸,昨晚上看见的时候就非常想泡一泡澡了。说来有些好笑,在热水里泡澡,一直是她的一个小爱好,但她不敢这么做,在夏凯飞那里的时候,他随时可以进来,这让她没有安全感;而在这里,浴室是透明的,她愈加觉得不安了。

    可此刻,卧室里没有人,只有她一个人。林妮很有礼貌,进来会敲门,所以夏盈光就大胆地在浴缸里放了热水。

    她按照说明书把泡泡浴芭放到浴缸的喷头下,直接用水冲击,绵密的泡沫顺着水流而下,不一会儿就淹没了整个浴缸。而一侧的壁柜里点着熏香蜡,随着热气蔓延,雾弥漫到了玻璃上。

    虽然李寅没有来,但夏盈光这一天做了什么,他全都知道。

    他收到了一份报告,上面写着她几点起床,早餐爱吃什么,站在秋千上,看了一下午的《羊脂球》……甚至包括她在浴室里泡了一个小时的澡,泡得脸蛋红扑扑的才肯出来这件小事。

    李寅的公司总部离夏盈光住的这里很远,他晚上结束工作已经过了十点了,就没有过来了。可翻完报告,看见她今天做的那些事,他不免又有些想夏盈光。

    这很难得。

    她只有一米六,能轻松被自己抱在怀里,也不爱动,身体很软,有种少女特有的香气。

    从他家过去,要开车一个小时左右。

    李寅看了眼时间,把电话播过去。座机被林妮接起来,李寅问道:“她睡了没?在做什么。”

    林妮很意外李寅专程打电话来问夏盈光,回答道:“夏小姐还没有睡,在房间里看书……”

    “还在看书?”平层别墅里的那些书,是装修的时候从书店专门送过来的,只是为了填充书柜所备。

    林妮说是:“她看书,还接了个电话,但是没说两句就挂了。”她顿了顿,补充了句,“她看起来很喜欢这里。”

    其实她有些疑问没有问出来,但并不好直接询问李寅。

    李寅大约是工作忙,所以打了这通电话后,并未过来过夜。

    他是第二天下午来的,结束工作后,就直接让司机开车把他送过来了。夏盈光听见林妮喊她,就连忙起来,从书房跑出去。

    她站在窗边,看见林妮打开大门,把李寅迎接了进来——如同迎接一位贵客。

    李寅对人的目光很敏锐,隔着窗户,就瞧见了躲在窗帘背后、怯生生注视着自己的夏盈光。

    李寅朝她看过去一眼,她就缩到窗帘背后去了。

    要说夏盈光身上什么最让李寅中意,除了脸蛋身材以外,就是她特别胆小。

    胆子小还害羞,很容易勾起他的兴趣。

    他进去后,夏盈光就躲回书房里去了。李寅从林妮那里端了刚切好的水果拼盘,他敲了敲书房门,才轻轻推开门走进去。他看见夏盈光竖着书本,严严实实地遮着自己的脸,眼睛偷偷地从侧边露出来一点,乌溜溜的眼睛悄悄地看一眼自己,接着飞快缩回去。

    李寅便故意脚步很重地朝她走去,夏盈光一直躲在书本背后,桌上放着笔记本,记录着一些她不认识的生僻字。

    他把水果拼盘放到了桌上,目光瞥见了她桌上摊开的笔记本,李寅走到了夏盈光身后来,双手搭上她的肩膀,接着微微俯身,瞧她书上的字。还是昨天那本《羊脂球》,书已经翻到了很后面,看着快要看完了。

    感受着握住自己双肩的手掌,夏盈光不敢动弹,只是抗拒地僵硬着身子,目光无神地聚焦在书上。

    她穿了一整套的家居服,裙子外面穿了个薄薄的罩衫,李寅说:“膝盖怎么样了?把裙子撩起来我看看。”

    对于他这样的请求,夏盈光感到很害臊,所以只是微微把裙边卷起来一点,低声说:“好一点点了,昨天我有热敷。”

    书房里光线暗,加上夏盈光是坐着的,膝盖藏在阴影处,李寅看不清,便让她:“把腿抬起来。”

    她仰头看了李寅一眼,眨巴眨巴黑眼睛。

    李寅说:“听话。”

    夏盈光把双腿放到了椅子上来,她一手拿着书,一手尽力地压着自己的家居裙,不让自己的内`裤露出来。

    李寅看着她的两片膝盖,比之自己前天晚上看见的那次,已经好了许多了,不过这种淤青消退得很慢,需要一个过程:“晚上再继续热敷。”

    夏盈光见他看完了,就重新把腿放下去了,她坐得很端正,体态很漂亮,是训练出来的。

    李寅越看越觉得满意、喜欢。

    “盈光,”他从盘子里拿了一小牙的西瓜,凑到她嘴唇边来,热气喷洒在她耳边,“帮舅舅尝尝甜不甜。”

    夏盈光的耳朵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

    他是故意的,因为夏盈光害羞,做什么都害羞,喂个西瓜也是。她有些木然地在那西瓜最甜的部位咬上一小口,李寅问她甜不甜,她低低地嗯了一声,小口地又咬了一口,动作慢吞吞地在李寅手上把那西瓜吃完了。

    见她这副白皙乖巧的模样,李寅恨不得把她扛起来放桌上干。他按捺住蠢蠢欲动的想法,夏盈光对他戒备太深了,得先把她哄好了,她乖了、信任自己了,什么都好办。

    像夏盈光这种女孩子,也是最好哄的,她不会有很高的追求和需求,也没有主意。

    李寅似乎能摸清她的喜好。

    他俯身在夏盈光面颊上亲了一口:“这么喜欢看书,跟舅舅去书店吗?”

    夏盈光一听就眼睛亮了,原本死活不肯抬头的,这话一出来,就扭头看他:“真的吗?你要带我出去吗?”

    李寅对于摸清她的喜好,感到很愉悦,同时不免觉得有些可怜,这么大个姑娘了,被束缚成这样。

    他一点头,夏盈光就拉着他的袖子追问道:“是现在出去吗?我要去换衣服吗?”

    李寅原本是想跟她提要求的,譬如晚上好好表现,表现好了就带她出去,可是目睹着夏盈光明亮期待的双眼,李寅就有些心软了。

    这种感觉很奇妙,他从不为任何人、任何事所心软,一颗心仿佛铁铸的一般。

    却为这个小姑娘破例了——他果然很喜欢夏盈光。

    在小姑娘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李寅望进她向往的双眼里,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道:“去换衣服吧。”

    夏盈光把书阖上,一下跳下椅子。

    那椅子原本是为李寅设计的,所以她坐上来的时候,就显得高了。

    她步伐轻快地回到了房间,李寅人还在书房里,她就跑没影了,可见带她出去这件事,让她有多么的快乐。

    李寅并不急着出去,他翻开她桌上的笔记本。

    上面很零碎地记录了一些字,不多,也就十多个左右,这些字普遍比较生僻,而她的字较为工整,如果写得不够工整,夏盈光还会把字迹涂黑,重新再后面再写一遍。

    ——他一下反应过来。

    夏家人为她买了学籍,可就是没让她去学校。这也不难理解,专门养来给夏凯飞那个废物当“童养媳”的女孩子,怎么会让她有文化呢?

    对他们来说,什么都不懂是最好的。

    饶是李寅这个商人,也觉得有些残酷,当然了,这是建立在他喜欢夏盈光的情况下,才会觉得可怜、有些心疼。

    正当李寅思考的时候,飞快换好衣服的夏盈光已经到了门外,她从门的方向探出一颗小脑袋来,乌黑的大眼睛目光熠熠地注视着李寅:“表舅,我换好了,我们走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