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09
    ..回到被渣前

    李寅也是临时决定要带她出去的。

    她衣帽间的衣服是她来的那天临时准备的,按照李寅记忆里——在床上丈量出的尺寸来的,差不多是刚刚好,很是合身。

    连内衣都是恰到好处的合适。

    今天外面刮风,太阳被厚厚的云层遮住了,阳光并不强烈。夏盈光穿的裙子外面,还套了一件薄的丝质开衫。裙子也是长的,朴素的白色,裙摆在膝盖下方,款式约莫是衣柜里最保守的那一件了。

    但也是好看的,大概因为这小姑娘本身样貌惊艳的缘故,朴素的衣裙在她身上能穿出仙气来。

    李寅每一次看见夏盈光,都会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而夏盈光因为要出去玩这件事,整个人都沉浸在高兴当中,她脸上满是春雪融化般的笑容,只是临到出门前,又被林妮叫住:“夏小姐!您忘了涂防晒了!”

    林妮总是很讲究这一套。

    夏盈光为难地看一眼李寅,眼神像是在说:表舅表舅,我们赶紧走吧!

    但林妮还是把夏盈光拉了回去,在她脸上徐徐涂抹了一些东西,也不知是什么,最后还给她喷了香水,拉着她在香水空气里转了一圈,像闻刚出炉的面包般,俯首在她身上嗅了嗅,说:“很香。”

    林妮比夏盈光自己,还要在乎她在李寅这个金主心里的形象。

    坐上车后,夏盈光自然而然地被李寅揽入怀中。

    李寅昨天就在想她,今天见到,当然要好好疼爱她了,他把夏盈光抱到腿上来,嘴里明知故问地道:“盈光,你昨天看了什么书?今天又看了什么书?能跟我说说吗?”

    夏盈光给他说了书名,又简单说了这个故事:“一群外国人、一辆马车、逃亡……”

    让李寅意外的是,夏盈光可以完整地说出整个故事情节来,甚至他觉得夏盈光是看懂了这个故事的。在李寅心里,这女孩子笨得可怜,一本薄薄的、只有两万多字的小说,夏盈光却足足看了两天,她还有许多不认识的字。

    这让李寅意外的同时,又稍微有些高兴了,固然什么都不懂是最好的,但他要的可不是花瓶,并且他也不如夏聪毅那么屠夫。

    所以他夸夏盈光,说她聪明、懂得多。

    夏盈光果然很高兴。同时在心里暗暗地告诉自己,要多读书,读万卷书,书读多了,她就真的聪明了。

    由于环岛绿洲小区附近有好几所学校,小学到大学都有,所以也有几家书店,最大的一家在附近的商业社区,足有五六米高的挑顶,书架高的得仰起头才能看到顶。

    这是今年才刚刚竣工的图书店,宽敞明亮,四面八方通透且光照十足。

    夏盈光从车还没有停好的时候,就远远看见了这家很是气派的书店了,她脸贴到车窗玻璃上,每一个细胞都活跃着快乐因子。

    下车后,司机就把车开走了。夏盈光很急,似乎准备撇开表舅就跑,李寅一把拽住她:“别跑,慢点。”

    他力气很大,牢牢把夏盈光给攥住了。

    夏盈光仰头看他一眼,李寅下车后戴了墨镜,一张俊脸在黑色墨镜底下,隐约可见其硬朗的轮廓。

    他说道:“跟着我,别跟丢了。”

    夏盈光哦了一声,老老实实地呆在他旁边,让李寅这么高大的男人牵着的时候,夏盈光需要把手抬起来才行。这次大约是夏盈光自己很急,她走得很快,所以反倒是她在前,拉着李寅在走。

    她表现得这么迫切,李寅是生怕等下就看不住她了,所以对她说:“盈光,把手机给舅舅。”

    他没有强制让夏盈光换掉手机,只是把自己的号码输入进去了,道:“以后打这个号码找我。高兴了可以给我打电话,不高兴了也可以给我说,盈光,你是舅舅的宝贝……”

    他哄女人很有一套,所以李寅见她乖巧点头了,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不管夏盈光是什么类型的女人,他都能轻易哄住。

    可夏盈光虽是点头了,可并没有那种打算。

    她从不觉得自己可以把喜怒哀乐分享给另一个人。

    他们很快走进了图书店,这看起来像是图书馆的建筑,不允许外借书籍,但允许在馆内坐下看书,所以里面也设立有咖啡厅和儿童游乐区。

    夏盈光是从没来过这样的地方的,她无所适从地四处看着,看见有人坐在地上、坐在楼梯上认真看着书,她心底很动容,侧头细声细气地问李寅:“这些书,是可以随便看吗?我看书会赶我走吗?免费看吗?”

    “免费,随便看,也不会赶……”李寅话还未完,夏盈光便急不可待地拉着他就往最近的书架走去。

    她的手软绵绵的,李寅脑海里不着边际地出现夏盈光在床上的模样,不禁有些口干舌燥。

    夏盈光很快从书架上找到一本书名很浅显的书籍,她学着别人的模样要就地坐下,李寅不允许她这样,随即便拉着她走到拐角最深处的书架那后面去了。

    那角落里的书,全是农科工具书,什么养猪指南之类的书籍……所以根本没人往这儿来。

    李寅也是个讲究的,他绝不会随意往人人都踩过的地板上一屁股坐下。但夏盈光就不一样了,她靠墙便坐。她用手在地上一抹,见手指上没沾什么灰尘,就让李寅也坐下:“表舅,你看,不脏。”

    她竖起自己的手指来。

    李寅眉头紧皱,忍不住掏出手帕,蹲下擦了又擦,才肯靠墙坐下。

    这倒不是一种洁癖,可以理解为有钱人的惺惺作态,坐下后,李寅也坦然了,抽了本书出来摊开,但他不看书,而是看夏盈光。

    带夏盈光出来,一方面是为了拉进关系,一方面也是为了观察她。

    观察了会儿,李寅发现夏盈光还在钻研书的目录,她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看得很起劲,可要他来说,就是一堆看起来很无趣的词语。不过夏盈光很有意思,像是无论自己看不看得懂、这本书有没有意思,只要有一堆文字摆在她面前,她便会很投入很开心。

    李寅觉得前所未有的有意思,他伸手一指:“认识这个字吗?”

    那是一个“寅”字,在目录上是寅时两个字。

    对夏盈光来说,肯定是一个生僻字了。

    她果然不认识,突然被考验到了,脸红完了,犹豫半天说:“我认识这个……”

    她说的是“寅”字旁边的“时”。

    李寅笑笑,告诉她这个字的发音,侧头贴着她的耳朵道:“是舅舅的名字,我姓李,李寅。”

    夏盈光耳窝让他吹得发痒,不自在地缩了缩,然而又学会了一个新的字,这种喜悦让她忽略掉旁边热乎乎贴上来的李寅,又指着一个生僻字追问:“表舅表舅,这个呢?这个念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