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0
    ..回到被渣前

    李寅并不想跟夏盈光讨论这种事,他想做点更为“重要”的事,然而他看夏盈光那副兴致勃勃的模样,是真没办法拒绝,只能强迫自己耐下心来,开始给夏盈光当老师。

    当然,如果可以,他更愿意教她一些别的。

    李寅教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些烦了,因为夏盈光是那种从第一页目录开始看的人,她一个字也会不放过,从目录慢慢看到文绉绉的序言,再翻开第一章……她挑的这本书,是书名看似简单,实则内容无聊又晦涩的古典书籍,故而除了有些不认识的字,她还有许多不能理解的词语。

    不说夏盈光,丢给常人看,都不一定能百分百理解到位的成语和词语,有很多典故。

    夏盈光全副心思都投入在了书本里,李寅并不好对她下手。

    他会解释词语的来历、典故,解释多了,手都伸到她裙子底下了,夏盈光还是没什么反应,依旧投入在书本里,李寅就故意停下不说话,在夏盈光疑惑地望着自己的时候,手伸进她的罩衫里,直接撕开拉链,从后背抠开她的文胸。

    夏盈光刚才让他摸,但是她因为在研究书所以没什么反应,现在停下来了,突然就能感受到了,她对这方面并不迟缓,能明白李寅的意思。

    只是……

    夏盈光窘迫地看他一眼,双手一面捏着书,一面抱紧自己,不让李寅把手伸到前面来,这里虽然看着没有人,但能听见人声,她往常最喜欢这样的声音,现在却很害怕——害怕随时会出现、看见自己在做什么的人。

    “表舅……”她难堪地望着他,“不要,不要在这里。”

    李寅嗯了一声,不紧不慢的低声道:“或者你喜欢去人多的地方?”

    夏盈光从脸颊红到耳根,她喜欢人多,喜欢热闹,但也是有羞耻心的。她低垂着脑袋摇头:“不去、不……别弄了……”

    “求求你了……”她快被李寅揉成水了,身上一股异样的感觉在躁动,夏盈光非常怕有人看见。

    李寅约莫也只是捉弄她,所以也没有继续这么过分下去了,不情不愿的玩着也没意思。

    不过,夏盈光的身体是很诚实的,说不定下面都出水了——他知道这点也就够了。

    他把手拿出来,给她把文胸重新扣上,再帮她把拉链拉上去了,最后还帮她整理了下有些乱的头发。

    李寅恢复了往常的绅士模样,看夏盈光眼睛红着、湿润的样子,他轻轻用指腹帮她擦了下,声音低沉:“怎么还哭上了?舅舅又不做什么。盈光,你怕什么?”

    他说这番话时像个衣冠禽兽。

    夏盈光摇摇头,也不说话。

    李寅说:“怕被人看见?”

    夏盈光点头,目光重新回到自己的书上,蓦地又瞥见一个生僻词,“吉光片羽”,只是这次,夏盈光不肯问李寅了。

    倒是李寅,他是自知理亏,一瞥夏盈光书上有这种词,就主动替她解释了起来:“吉光片羽,吉光是古代神话里的神兽,片羽呢,就是……”

    这个词要用的话,用到夏盈光身上倒是很合适,改革开放后的新时代女性里,已经找不出夏盈光这样的女孩儿了。

    很快,他们又重修于好了,夏盈光对李寅不记仇,因为李寅没有做过真正伤害她的事,加上李寅救她于水火,只要不在夏家,夏盈光是哪里都好,更别提那房子像个大花园一样漂亮,书房有很多书,每天有三个时辰……她都能从后院看见许多人路过。

    热闹非凡得让她觉得很高兴。

    但夏盈光也不是没遇见过这样的人,她开始被夏凯飞关着的时候,她就在找机会逃跑,跑掉后,也有个像李寅一般的人,把她带回了家。

    让夏盈光安心的是,这个家庭里有位女主人,和带他回家的男主人是一对夫妻,家里没有孩子。

    夫妻俩比夏盈光年龄大一些,都对夏盈光很热切。

    夏盈光是终于逃出了夏凯飞的魔爪,她对两人感激不尽,更不会想到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可这种好,维持了没多久,后来发生的事,夏盈光一辈子也不想去回忆了。

    所以面对同样对自己很好的李寅,夏盈光就没那么容易上当受骗了,她保持有鲜见的理性。

    李寅陪着夏盈光看了一下午书,后来他倒是一直很规矩绅士,而后坐了会儿,他们换到了咖啡厅去看书。

    李寅去了趟洗手间,嘱咐夏盈光就坐着,不许走,哪里都不要去:“舅舅几分钟就回来。”

    这时候正好是放学时间,有许多学生出没。

    夏盈光是少见的美人,她能一眼让李寅相中,对于常人来讲,就更难得了。

    甚至有人拿手机拍她。

    这时,有人朝她走来,那人穿一身不太合身的休闲西装,打领带戴眼镜,夹个黑色公文包,nike鞋——正是这几年流行的时髦穿着,街上不少人都这么穿,抹厚厚一层发胶,就是个时尚人士。

    他走到夏盈光桌前,微微弯腰礼貌地说:“这位小姐,我是xx公司的摄影师,我们正在招模特,我瞧您气质很好,人很漂亮,很适合做我们的平面模特……您之前做过模特吗?”

    夏盈光不跟陌生人说话,完全没有理这个男人。

    受了冷遇,那发胶男也不恼,长得漂亮的女孩子嘛,总是有脾气的。不过通常这些年轻女孩子,对于当模特都有很大的兴趣,这几年淘宝很火,网模也开始兴起,借着这个由头,他也猎了不少艳,拍照完就跟女孩儿睡觉。

    恰巧,这个图书店经常有学生妹来光顾,碰运气的话,也容易找到合适的。

    但大多数小女生都有些土气,眼前这个气质这么好的,模样如此惊艳、穿着打扮很像一位富家小姐的女孩子,就比较难以寻觅了。

    他干咳两声,直接抛出条件来:“不知道您有没有经验,不过这没关系,您长这么漂亮,一定可以拍好照的。我们合作的品牌正好有新一季的冬装要上市,一个系列有六件套装,拍摄大约需要一两天,报酬是一千人民币……”

    听到最后,夏盈光终于抬头看他了。

    这一看不得了,那发胶男眼睛是浓浓的惊艳,远看已经足够好看了,没想到近看是不一样的味道,黑白分明的桃花眼能将清纯妩媚两个丝毫不搭边的形容词完美糅合在一起!

    他眼睛完全黏在了夏盈光的脸庞上,不由自主地就吞咽了下:“如果拍的好,可以提到两千块……”

    在平均工资不足四千的年代,这个拍摄的报价非常可观了,百分之九十的女士都会心动。

    这也包括夏盈光。

    ——她没有钱。

    以前住夏家,也吃他们家、花他们家的。

    现在换到李寅家了,她的开销也全是李寅在承担,事实上她对金钱不敏感,也没什么概念,因为她从不碰钱,所有一切都是为她准备好的。

    可就在刚刚,在咖啡馆落座后,饮品菜单递到她的手上,看见了价目表,她才意识到这回事。

    “两千块?”她说话语气总是很轻,并非是刻意的,但听起来很像是撒娇。

    发胶男心里一阵荡漾,目露垂涎。他看出来夏盈光感兴趣了,适才递出自己的名片。

    上面写着丽质模特经纪公司,摄影师钱致,后面一串电话号码。

    夏盈光伸手去接,钱致眼神落在她细白如玉的手指上:“您的手真漂亮,您肯定学过钢琴吧?”

    她闻言一顿:“你怎么知道?”

    “呵呵,我看人准。”钱致没想到还真蒙对了,不过要是有十个女孩,那他对十个都这么说,那么没学过的也会把这当成夸奖。

    这一招总是很管用。

    夏盈光果然有些高兴,接过名片的时候,钱致一个没忍住,碰了碰她的手……

    “你他妈干什么?”背后突然出现了男人的声音,并来了一只手,大力地把这猥琐男给一把拽开。

    李寅动作有些粗暴地把他拽走后,目露凶光地盯着这个傻逼:“你碰她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