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1
    ..回到被渣前

    这件事发生得太突然了,夏盈光下意识把名片往手包里藏。

    她还不知道,李寅这是在保护她,只以为他是单纯的不让人接近自己,因为李寅把她当成自己的所有物了。

    李寅长得威武高大,不是虎背熊腰那种高大,就是长相偏凶,加上特别高,力气很大,也就造就了他给人的压迫感非常强烈。

    而且,他出身军人家庭,从小家教是很严格的,父亲训人也很厉害。

    李寅学了个十成十。

    不过,他常常都像个儒雅君子,只是动欲的时候会粗鲁一些,生气的时候也会生出凶相。

    “我问你碰没碰!”他一边说,一边缓缓用力合拢手指,把这猥琐男揪起来,提到一旁去就松开了手,甚至不屑多碰他一秒。

    他不是冲动之人,更不会在大庭广众下,跟这样的臭虫动手。

    那模特公司的摄影师钱致,看见李寅的体格后就有些发怵了。

    他意识到这漂亮妹子是有主的女人。

    而且对方还不好惹,所以他内心毫无挣扎地就开始道歉:“对不住啊大哥,我没碰她,我是个摄影师,找模特呢,就过来问问,我真的没碰你女朋友……”

    夏盈光刚才让他碰了一秒不到,她也拿不准是不是故意的。

    因为这件事的发生,周围不少人都站起来了,远远地在围观。

    夏盈光没遇见过这样的状况,她看那么多人指指点点,以为他们在说李寅的不是,就摇了摇头,想让他算了。

    李寅方才来时,看得明明白白。夏盈光傻,很显然就是让人给占便宜了自己还没反应过来。

    李寅气不打一处来。

    他冷冷瞧了这位“摄影师”一会儿,直到他额头开始冒汗,眼神流露出恐惧,才不冷不热地道:“模特公司?摄影师?”

    “大、大哥……你信我,我看你女朋友漂亮,她挺适合当我们模特的,我没别的意思啊,惹到你了我跟你道歉……”他说着缓缓退步,已有了要逃跑的架势,“不信,不信你问你女朋友……我碰没碰她?”

    李寅回首看了眼夏盈光,这时那摄影师拔腿就跑。

    他拨开人群,落荒而逃。

    李寅没有去追,料理这种人渣,就不必自己动手了,更不必当着夏盈光的面。而且夏盈光还摇头了,并且拉住了他的手腕。

    她手有些凉,握上去,李寅的怒火就降了一些。

    夏盈光望着他,轻声说:“表舅……我们回家了吧。”

    李寅拉起她的一只手,握着用力擦了擦:“盈光,这次就算了。没有下次。”

    他的命令语气,和李很像,但实际上里面是包含有宠爱的,和李不同的是,他是出于控制欲,而李则是出于心理变`态。

    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眼睛望着李寅道:“我……我能去买一本字典吗?”

    李寅没想到她还会转移话题,很快接道:“走吧。”

    他给夏盈光挑了一些合适的书,买了各类工具词典、字典。想到夏盈光写的字,就又给她买了字帖;李寅问夏盈光还想学什么,她说自己想要学英文,李寅就又给她在教育专区挑了几本基础的新概念英语。

    夏盈光翻开了,完全是抓瞎,她认得字母,不认识单词。

    她哇了一声,低声道:“好难啊……”

    李寅听见了便道:“回头我教你。”

    书店导购员还跟他们介绍书虫系列,还有各类学英语的套装磁带、速成光盘……夏盈光是禁不住这样猛烈的推销的,但她不说话,李寅看了她一眼,就点头了。

    基本上只要夏盈光提出来了,李寅就全都答应了,况且夏盈光的要求少得可怜。

    回到车上,夏盈光因为新购买的书,已经完全忘了刚才发生的事了——她忘性很大。

    书搬到了后备箱,可夏盈光不想放开她的字典,厚得如同两块砖头摞在一起的新华字典,让她牢牢给捂在胸口,不肯放下。

    李寅都由着她。

    这些待遇,是夏盈光在夏家没有过的,这让她觉得李寅特别好。

    不过,她仍旧对他有很深的戒备。

    她在车上把字典的塑封撕开,李寅坐在旁边,搂着她的腰,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想当模特?”

    夏盈光正在高高兴兴地翻字典,突然听到这么一句,愣了秒说是:“我想去……”

    “你知道那是哪种模特吗?”

    夏盈光认真地说:“他说……冬装,六七套,服装模特。”

    李寅面上带有一丝没有温度的笑意:“是,服装模特,拍完把你扒光信不信?你想当模特,回去一套一套穿给我看,我看你脱。”

    夏盈光反应了一下,忽地有些让他不堪的话给刺激了:“他……要给工资的。”

    她有些犹豫,怕真是那样。

    李寅似笑非笑:“盈光,舅舅也给你钱,脱衣服愿不愿意?”

    夏盈光沉默了会儿,摇头。

    “这不就是了?你太单纯了,舅舅怕你让人骗。”李寅把她拉到了怀里,体贴地抱着她柔软的躯体:“舅舅可不是那种坏人。”

    他的吻落下来,夏盈光有些木讷地让他亲着,只听李寅又道:“而且钱你不必担忧,我给你投了一笔信托基金,每个月会有收益到你的账上……”

    夏盈光不大听得懂。

    李寅解释了句:“已经赚回了投资的钱了,现在我把它转给你,是无本的,懂我意思了吗?”

    她还是不太懂,点头又摇头。

    李寅暧了一声,笑着道:“傻姑娘,这就相当于你多了个工作,你每个月有稳定收入了明白吗,钱不够花再问我要。”

    夏盈光懵懂地噢了一声:“表舅……你给我找了个工作?”

    李寅心想她可真傻,傻得可爱。

    他揉了揉夏盈光柔软的头发:“就这个意思。”

    夏盈光傻傻的说了句谢谢,在他腿上坐直了,捧着宝贝字典问他:“那我要做什么吗?”

    李寅哪里是真的给她找了个工作?他就是为了让夏盈光安心而已,而且投资信托也不是无本生意,他之所以说无本,也是因为不想让夏盈光觉得自己在跟她做`肉`体买卖。

    他没法给夏盈光解释,想了想才道:“不是给你买了很多书吗?”

    夏盈光眨巴眼睛,嗯了一声。

    “你每天看了什么,晚上给我报告,讲给我听。如果我不在,就给我打电话。”

    夏盈光简直太喜欢这种工作了,她也不知道李寅是在糊弄她,还以为世上真有这样的工作。所以李寅还没说完,她就开始拼命点头,连连嗯道:“我一定做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