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13
    ..回到被渣前

    可夏盈光并不吃他这套。简单来说,不管李寅如何花言巧语,如何懂得掳获人心,夏盈光就是对他戒备、就是不肯信任他。她表面上尽管顺从,看起来几乎不会拒绝,但实际上,她一直在无声的抗拒着。

    直到他们抓完药,上了车,夏盈光还是没有好转。哭倒是没哭了,但浑身的刺没有收进去,而且情绪很低落,低落得很不同寻常——在李寅看来完全没必要。

    他认为夏盈光肯定是被什么给刺激到了,但李寅无从得知。

    因为他从夏盈光这里得不到答案,李寅稍微一追问,夏盈光就抬头,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一双晶亮剔透的乌黑眼睛里蕴藏着李寅看不懂的沉寂。

    李寅看得有些心惊,心惊里饱含着心疼,这么小个姑娘,到底在夏家经历了什么?

    为了哄好夏盈光,李寅带她去外面的餐厅吃了下午茶,专为她点了一桌甜食,希望她吃点甜的就能开心点。在他眼里,夏盈光就是没有烦恼的女孩儿,她的烦恼绝对不会持久,会很快消弭。

    果不其然,夏盈光一走进那家喝下午茶的餐厅,听见里面的钢琴声,情绪就好转了。

    见她眼睛牢牢盯着餐厅里的那架钢琴,李寅从善如流地拉着她过去,找了个靠近钢琴的卡座坐下。

    这家餐厅的主人来自意大利,是号称南城最难预订的顶级餐厅之一,由意大利某将军在南城的一座别墅改造,别墅后面还有一个隐秘的室外花园,餐椅不多也并不拥挤,外面的伞下坐着几个老外。

    餐厅和夏盈光现在的家,环岛绿洲小区距离很近。

    室内经过改造,大厅是挑高五米的金色穹顶,钴蓝色墙面和深酒红色的核桃木桌椅,由murano玻璃制造的花窗和吊灯。位于里内的高台之上有一架黑色的门德尔松钢琴,由于是下午,天气晴朗,天空一碧如洗,所以阳光从窗外透进来,里面并未开灯就有足够的光照了。

    琴凳上坐着弹琴的是个年轻人。

    下午四点的阳光投在他的侧影上,琴师年纪看着不大,穿着单薄的衬衫长裤,套掐腰的钴蓝色马甲,模样十分俊朗,身上带着书卷气息。

    在餐点上桌前,夏盈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架钢琴上了,李寅以为她是没见过,所以很感兴趣。不过对李寅来说,艺术很不值得一提,这可能也是由于他完全没有音乐细胞的原因,所以不太会欣赏。

    不过,装模作样陪着夏盈光作一副聆听状,他是没问题的。

    他对夏盈光道:“喜欢听钢琴?下次带你去听音乐会。”

    南城每个月都有许多场音乐会,国内国外的乐队、交响乐团、歌手,都爱来这里演出。

    他摸准了夏盈光的喜好,夏盈光果然很高兴,眼睛都亮了起来。她从小便学钢琴,学到十岁就已经过了十级,很有天赋。但后来到了夏家就基本没再碰过、荒废掉了。

    夏家也有一架施坦威钢琴,李是买来当装饰品的,她怕让夏盈光给摸坏了,就不让她碰。

    当家里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夏盈光偷偷碰过一次——她实在是忍不住。

    所以当她在这里看见有一架钢琴,有人在弹奏的时候,心情便跟着飞扬了起来,她坐得很直,微微倾身去侧耳聆听,神态中透着认真。那年轻的钢琴师难得一见有人如此认真地听他的弹奏,微微瞥过来一眼,一看见夏盈光就愣了,手上慌乱的一连弹错好几个音,夏盈光听得蹙眉,是听出来他弹错了。

    她撞到脑袋后,一切都在她的记忆里退化了,但对钢琴,她仍旧保持着很深的热爱和记忆。她清晰地记得,每当自己在家里弹琴的时候,爸爸妈妈都很高兴,会夸她、会奖励她。

    这些对夏盈光而言,是刻苦铭心的记忆,每每想到便会觉得心底温暖、触动,所以她记得格外清楚。

    这些,李寅就完全不清楚了,他以为夏盈光是对音乐、对钢琴感兴趣,甚至在心里想要不要给她买一个,不过……或许买了她也不会玩。

    但三角钢琴买回家,是一个类似于“床”的存在,夏天的话一定会很舒服。钢琴的烤漆是冰冷的,倘若流了汗、贴着肉会很凉快。

    李寅漫不经心地想着,什么时候就买一个送给夏盈光玩。

    这时候,他注意到了那弹琴年轻人目光。

    那年轻人应该是附近大学的学生,也可能是高中生,面孔透着一丝稚气,哪怕身着正装,也是如此。

    李寅看人一向很准。

    年轻钢琴师是侧对着他们的,原本他的目光应该着落在在琴谱上的,却老是瞥过来,瞥向夏盈光,脸有一些许的红,嘴角也飘忽不定的傻笑着。

    这种状态,不正是一位纯情小子陷入了一见钟情吗?

    然而夏盈光是浑然不觉的,她没去看那钢琴师,只是默默听着,久违的打心底深处觉得快乐。

    李寅看她那样认真,像是听得懂般,甚至感觉夏盈光是不是还在跟着数节拍。

    他看到夏盈光这可爱的小模样,又瞥见有人正在大胆的暗中看她,便伸手拉过夏盈光来。

    两人坐在一张卡座上,由于在外面餐厅,人来人往,也就没有把她抱到腿上来。李寅将她揽入怀中,用手撩了撩她的长发,将她垂下来的刘海捋到耳后去,垂首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两人举止亲密,像一对情侣。

    所以那台上弹奏的钢琴师,在看见这一幕后卡顿一秒,接着手上又出了个错,原本欢快的钢琴声骤地急转而下。

    夏盈光不解地抬头去看他,钢琴师留了张薄雾浓云的侧脸给她。

    她是完全不知道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发生了什么,李寅倒是一清二楚,他清楚夏盈光的魅力,而盈光是美而不自知,她或许并不清楚自己这种一尘不染的气质有多么吸引人。

    这女孩是他的,完完整整的属于他,只有他碰过,今后也只会有他一个男人。

    想到这里,李寅心情大好,撩起夏盈光的长发,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由于夏盈光完全无知无觉,这件小事甚至算不上一个插曲。

    李寅当天晚上,又在环岛绿洲的平层大别墅里待了一晚上,他并不能碰夏盈光,只是抱着她睡觉。

    他并非那种在睡梦中需要填充怀抱的人,但他喜欢夏盈光,她身上的气味让他觉得好闻、舒服,能很快进入睡眠,所以李寅乐意什么也不做,单纯的抱着她。

    至于第三天,李寅就走了,他有工作要忙,打算忙完了,夏盈光的小日子过去了,再回来。

    林妮如同送走一位很重要的客人般,把李寅送出去。

    夏盈光没有出去,就在窗帘背后躲着看。

    然而李寅走出去不到两三秒,再次迭回来,他大步走进房内,把来不及躲藏的夏盈光从窗帘背后抓出来。夏盈光一瞬间受了惊,一言不发地垂着头。从李寅的角度看过去,她睫毛密长,轮廓精美,像一副画。

    他越发觉得夏盈光漂亮了,简直是越品越有味道:“小坏蛋,你心里是不是一点也没有我?舅舅走了也不出来送。”

    然而他说完,夏盈光也没有什么反应,宛如一块木头。

    李寅知道她有些闷,说情话或许夏盈光不会有什么反应,可能还不如一块小蛋糕作用大,只有亲她,她才会反应很明显。李寅心想这是她身体敏感,但心里未曾动容的表现。

    夏盈光对自己没有动心,然而自己人都还没吃到嘴里,对她却已经是喜欢得不得了。

    走之前,他最后一次搂着夏盈光,将她摁在窗户玻璃上,九月中旬的阳光并不刺目,柔和的笼罩在身上。

    “盈光,卡收好。”他热热的气息碰到夏盈光的耳朵上,忽地,一张卡塞到了夏盈光的胸衣里。夏盈光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睛,缓慢地“哦”了一声。

    换做其他人,或许会觉得很受辱,夏盈光不是,她根本没闹清楚自己的身份,也不清楚这卡的深层含义,单纯的以为这是一份工作,工作换报酬。

    至于工作内容,当然就是李寅说的,多看书,看完给他打报告。

    李寅又道:“密码是你生日,你生日是十一月七号,没错吧?”

    作为一个成年人了,夏盈光连身份证都没有,夏家似乎无意让她接触社会,所以什么都没给她弄。

    李寅准备空了带她去办,办上身份证、护照,年假的时候带夏盈光出去玩。

    夏盈光嗯了一声,又忍不住问一句:“表舅……你什么时候再来?”

    李寅轻笑一声,说:“很快,过两天就来。”

    夏盈光有些失落,心想他怎么不过一周、或者过一个月再来,那该有多好?她又问道:“你不在的时候,我能出门吗?”

    “出门?你去哪里?”

    夏盈光想了想,乌黑的眼睛望着他道:“书店,或者……餐厅。”

    这是李寅带她去过的两个地方。

    在夏盈光希翼的目光里,李寅原本就没打算禁锢她的,现在很快就软了口,声音柔和地道:“去是可以去,不过不能一个人出去。今天就不许了,明天我派个保镖过来,让他跟着你出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