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14
    ..回到被渣前

    他捏起夏盈光的下巴,嘴唇缓缓覆了上去,好一番热切的亲吻抚摩过后,李寅才放开她。

    他离开后,夏盈光把那张“工资卡”从胸口拿出来,仔细的收好,放在手包里。关上手包的那刻,她却蓦地瞥见了一张本该丢掉的名片。

    上面写着丽质模特经纪公司,钱致。

    ——那天在书店,让李寅提起来羞辱,最后落荒而逃的摄影师。

    她犹豫片刻,把那张名片卡拿出来,瞧上片刻后,在手机拨了这串电话号码,接着很快,电话刚拨出去还没接通就被夏盈光挂断掉了。

    在夏盈光心底,这名片代表着一张与外界交流的通行证,与此同时,她对李寅的话是半信半疑的,李寅说摄影师是坏人……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李寅派来的保镖是个女性,三十岁的模样,爽利的短发,蜜肤色,比夏盈光高十公分的个头。

    她不苟言笑地自我介绍说:“夏小姐,我叫翟超逸,你可以叫我anne。”

    说完她露出商业性质的微笑,很微小,很快就收了起来。

    夏盈光一听她自我介绍说了英文,眼睛就亮了,她仰起头来看翟超逸,很正式地伸出手来,有些紧张地道:“anne你好,我是夏盈光,你可以叫我……叫我sunshine。”

    昨晚上她在阁楼的影音室看了英语教学的光盘,第一节课就是教怎么给自己取一个英文名,在翻看了英汉词典后,夏盈光找到了这个翻译为“阳光”的单词。

    翟超逸垂首看着这个新客户,她目光里稍稍有些意外。

    她是李寅专为夏盈光挑的女贴身保镖,看起来其貌不扬,除了有些高以外,跟夏盈光站在一起也不显得突兀,方便保护她。

    通常请翟超逸的人都是大富商,也有明星,她收价很高,也曾保护过政要、富家千金……至少从表面上看,这位夏小姐,也正像是一位天真的富家千金。

    至于实际上是什么,翟超群很聪明,她能看得出来。她的雇主是李寅,但她服务的人却是夏盈光。

    这位客户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由于是刚刚接触,夏盈光跟沉默寡言的翟超逸无话可谈。但夏盈光太想出门了,她昨晚上就在盼着李寅说的保镖,盼着保镖来了,自己就能出门了。

    但她不知道怎么说,和翟超逸默默对视一眼,翟超逸冷然地看着自己,两人大眼瞪小眼,夏盈光见她分外冷淡,不敢看,于是就背过身回房间,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

    她把自己手包的链条扣好,挎在肩膀上。

    她走出去,翟超逸还站在客厅里,站得直直的,如同一棵青松,身姿很挺拔。

    夏盈光第一眼便有些喜欢她,这是出于一种直觉。

    她走到翟超逸身前,仰着头道:“anne,我们出去吧?”

    翟超逸二话不说,就出去开车。车是临时停在院门外的,这辆车算是雇主李寅提供给她的工作车辆,是一辆崭新的白色奔驰g级amg。

    她发动汽车,接着下车替夏盈光开车门。但夏盈光并不上车,而是有些迫切地道:“我们……能不能步行出去?我想走一走。”

    翟超逸看她半晌,就在夏盈光心里打鼓,觉得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的时候,翟超逸点头,面容冷峻地说:“可以。”

    她得到雇主李寅的交代是,夏盈光想去哪里都可以,但不能去危险的地方,也不能去**,而他们去任何地方,都必须得给他报告。

    不过李寅也给她说了:“她不太会作主,你带她去学校,商业街购物,去公园……博物馆都可以。”

    所以翟超逸就只是跟在夏盈光身后,大约一步的距离,夏盈光总是会回头看她一眼。这小区很大,最近的一个门要步行走上五六分钟才能出去。夏盈光在车上的时候记过路,很容易就找到了出口。

    可出了小区大门,夏盈光就不知道往哪边走了,她再次看一眼翟超逸,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就不懂得自己作主了,凡事都会看别人,而不懂得自己做决定。

    翟超逸见她看自己,问道:“夏小姐,您想去哪里?”

    夏盈光也不知道,她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往左边去了,因为左边是逆行,走到公路行道树旁边的人行小道上,能感受到一股一股的风从身侧袭来——是汽车呼啸而过。

    与不同的车辆擦肩,能悄然瞥见车辆主人的长相模样,偶尔还能听到车厢里放歌的声音……对于夏盈光来说,光是自由的走在路上,就很高兴了。

    她在这条路上找到了自己的家,隔着黑色铁栅栏墙,里面还有高高的灌木丛和树木遮挡,站在外面时几乎是看不见里面的,她踮起脚尖来也只能看到一个屋檐罢了。

    从这条路一直走下去,路口就是夏盈光喜欢的那个美食夜市了,一零年,还没什么城管管束这些路边摊,所以早晚都开着,放学时间最为热闹。

    夏盈光闻到食物的香味,看见贴着“烤面筋”“煎饼果子”“北京烤鸭”的字样,又侧头望了一眼翟超逸。

    翟超逸不是李寅那种讲究人,她不会觉得路边摊不干净不能吃,她看出来夏盈光是饿了,于是摸出零钱来:“想吃什么?”

    钱是雇主李寅提供的。

    夏盈光一听便从嘴角抿出笑容来,对于琳琅满目的路边摊食物,她是眼花缭乱,全都想吃。

    最后夏盈光买了煎饼果子。

    她吃东西很斯文,吃得很慢,但没有不能在路上吃东西的讲究。

    过两个红绿灯,夏盈光就看见了学校。她的煎饼吃完了,而嘴角上还沾染着一点甜面酱,翟超逸一蹙眉,继而从包里拿出纸巾给她擦了擦嘴。

    这个举措让夏盈光呆呆地望着她。李寅也给她擦过嘴,但那是不同的,……她能一定程度上,分辨人好人坏。夏盈光从她身上感觉到了体贴和温暖,接着冲她弯起眼睛一笑。

    结果翟超逸还是一副冷淡至极的神情,并不为此动容。

    让夏盈光驻足的是一所重点高中,由于放周末的原因,校园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夏盈光对学校是非常好奇的,她从这头走到那头,最后停在校门口。

    学校长长的自动门关闭着,旁边开了一道小门,里面的保安室里坐着一个门卫。

    这所高中看起来挺大,大门修缮得很气派,入门就有一座高高的、夏盈光不认识的古人雕像。

    她想进去,但最后也只能回头用求助的目光望向翟超逸。

    翟超逸上下看她一眼,发现夏盈光看起来就差不多是个高中生、或者刚上大学的模样,以她这副模样进去,哪怕没有校服也是很轻松的。

    “如果问你,你就说你是这里的学生。”

    夏盈光小声道:“我……直接进去吗?”

    翟超逸看着她,“嗯”了一声。

    她有些不太明白,这女孩子胆子怎么这么小?连进个校门都不敢,都要问别人怎么办。这也是让翟超逸有些奇怪的地方,因为夏盈光看起来就是学生模样,怎么看见学校后,脸上表情是如此的新鲜与期待?就好像是第一次见到一般。

    不过翟超逸接触过很多不同的人,什么怪咖奇葩都有,夏盈光这样的人,反倒很省事,有点像照料小孩,但夏盈光比小孩懂事多了,她也很轻松。

    两人直接进入学校,学校保安根本看都没看,也没问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而夏盈光看见里面基本没有人,胆子就大了许多,从教学楼上去,教室门锁着,她就趴在窗户上往里看,几乎有些贪婪地看着这间宽敞明亮的教室,看着黑板上没有擦干净的粉笔字,瞧黑板上方滴滴答答的时钟,注视着教室后面的黑板报……

    她这系列做法,更让翟超逸觉得奇怪了,但夏盈光是她的客户,她不会为此提出任何疑问,所以只是跟着夏盈光跑遍了每一栋教学楼,最后还绕到了操场去。

    她按时给李寅发送了消息,说夏盈光吃了一份煎饼果子,还来了周末无人的学校闲逛,事无巨细地说她走遍了每一个教室,趴在窗户外看里面。

    消息石沉大海,没有得到回音。翟超逸知道一些,知道李寅是商人,大老板,很忙碌。

    进来后绕上一圈,就会发现这所学校并不大,而且也不是完全没有人在,操场还有一些体育生在做训练,夏盈光远远地看一眼,她就不敢过去了。但夏盈光还是被人给发现了,那群体育生视力很好,即使看不见夏盈光什么模样,但能看见她皮肤很白,白得耀眼,让人移不开眼睛。

    放在校园里是妥妥的校园女神。

    体育生们肆无忌惮地谈论她,说她长得漂亮、好看,也有说她白,小白兔大什么的,夹杂着哈哈笑声。

    夏盈光听不见,只是喜欢他们之间这种轻松谈笑的朋友氛围。

    她没有朋友。

    她羡慕地看了几秒,转头问翟超逸:“anne,你上过学吗?”

    “当然——”翟超逸的声音戛然而止,她意识到了不对劲。

    “夏小姐,你为什么这么问?”她平静的声音里有一丝惊愕,因为这种事在法治社会,在现代城市,尤其还是像夏盈光这样看着出身不错的女孩子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