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15
    ..回到被渣前

    但夏盈光并未回答她的话,她并不想找人诉苦,所以欲言又止地转移了话题,脸上笑得温柔又窘迫:“anne,我想去书店看看。”

    夏盈光对外界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心,像个从没出过皇宫的公主,又像是个被关在笼子里久了,突然有朝一日被放出来的小鸟。

    但翟超逸的工作就只是在夏盈光出门的时候寸步不离地保护她而已,其他事情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也不能插手干预。只是事情听起来太过匪夷所思,让她冷眼-旁观也做不到。

    她在短信里如实向李寅反映了夏盈光的异样,甚至有些怀疑,这么关着夏盈光的人,就是李寅了。

    夏盈光坐在人最多的地方看书,捱到了林妮的电话来了,让她回家吃饭才肯放下书本——却不想在家门口碰见了她一辈子也不想再看见的人。

    夏凯飞坐在车上,远远就看见了他苦等的人,而且夏盈光旁边没有李寅,只有一个女人。他双目放出光亮,忽地一按车喇叭,脑袋侧出车窗,大喊:“盈光!夏盈光!”

    他平日和夏盈光关系很好,并且认为李寅待她一定很不好。夏凯飞是下意识就这么判断的,关于李寅的风闻他听说过许多……盈光在李寅这里一定过的很不好,一定很想自己吧?

    他调查了好久,花钱找了一位私家侦探,才终于摸到了夏盈光的住处。

    李寅在的时候,他是不敢来的,他是在公司看见了李寅,听见他的特助让他去开会,他才敢大胆的开车等在小区门外,守株待兔。

    他以为夏盈光看见自己来了,一定会欣喜若狂,朝自己飞奔而来的。

    哪知道夏盈光听见后,飞快地躲到了她旁边那个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女人背后,根本不理会自己。

    这还得了?

    夏凯飞倏地拉开车门,快步朝她跑去,他身体不行,医生交代让他不要跑步,现在只跑了几步他就喘上了。

    他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夏盈光面前,朝她露出大大的笑脸:“盈光,我看你来了!”他伸手想要去抓夏盈光的手,可夏盈光双手都抓在翟超逸的衣服上,就是不看夏凯飞一眼。

    夏凯飞皱眉,急急忙忙地去拉她的胳膊:“怎么不说话?你过得好吗?李……表舅他是不是……”他话还没说完,旁边的翟超逸就一把打掉了他的手,并且很不客气地推开夏凯飞,把他推远了:“你放尊重点。”

    翟超逸虽然比夏盈光要高一个头,但她还是略略比身为男性的夏凯飞要矮一些,夏凯飞哪里会怕她?他平时横惯了,除了有些怕李寅以外,他是无法无天的。

    他当即骂了句脏话,呸道:“你他妈是谁?这是我妹妹!我不能跟她说话了还?你管得可真宽!”

    他理所应当地认为,夏盈光被李寅禁锢了,甚至被人管教得不敢跟自己说话。他心里涌起一股愤怒,义愤填膺地撸起袖管:“盈光,别怕,我来救你。”他说着就想把一脸冷然的翟超逸给推开,自己把夏盈光捞起来,可他手还没过去,就被这冷脸的女人给抓住了。

    他一挣扎,竟然还没法抽出手,夏凯飞恼羞成怒:“你知道我是谁吗?!”

    翟超逸冷冷地看着他,夏凯飞目光瞥向躲藏着的夏盈光,心里认定她受了欺负。而他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抓住了不能动弹,夏凯飞不由破口大骂:“你是我表舅请来的吧?我可是他侄子!臭娘们,快放开老子!”

    “你是老板的侄子?”翟超逸手上依旧没有松力,像鹰一眼的目光有些轻蔑地锁在夏凯飞的身上。

    “对,我就是他侄子,你个有眼无珠的,怕了吧?”夏凯飞瞪着眼睛,“你快松开!小心我让我表舅开除你!”

    翟超逸闻言又侧头问道:“夏小姐,这个人说他是你的哥哥。”

    夏盈光并不想承认这件事,她太恨夏凯飞了,可她是个不会说谎的,遇到很难回答的问题,她通常选择的是闭口不谈。

    她轻轻地拽了拽翟超逸的袖子,喃喃地道:“anne……我们走吧。”

    翟超逸轻轻皱眉,这个人知道夏盈光的名字,而夏盈光也是一脸的苦楚,所以面前这个很没礼貌的男人,说法多半是正确的,夏盈光真是他妹妹……那么如他所说,李寅是他的表舅,同理,李寅也是夏盈光的表舅才对。

    那为什么……

    联想到夏凯飞方才所说的那句“我来救你”。

    翟超逸不知想到了什么,不禁觉得心惊肉跳,原来真有这样龌龊的事。

    她手上也是不由地一松,而被她抓着的夏凯飞,却是趁此机会挣脱开来,把被她护着的夏盈光捞起来就跑。

    夏盈光吓住了,她被夏凯飞压制了太久,是真的不想回到过去,再次被关起来,故而使劲挣脱开:“夏凯飞,我不跟你走。”

    她眼睛里有一种超脱的冷静,和平常大不一样。

    夏凯飞一呆,感觉心脏钻心地疼起来,他有心脏病,一受刺激就这样。他从来没想过,夏盈光有一天会不听自己话了,有一天会这么冷漠地看自己。

    他又伤心又愤怒,使出全身力气去抱夏盈光,想强制性地带走她:“你跟我走,我们不回家,我买了房子,我带你过去住,你以后跟我住!”

    夏盈光一听他说房子,就想到了自己被关在一间大房子里的那些年,她浑身颤抖起来,恍若被抽空气力气,可仍旧非常坚决,挣扎之间更是一巴掌到了夏凯飞脸上:“我不跟你走!你滚开!”

    夏凯飞懵了一瞬,但很快回神,他伤心到了极点,他对夏盈光分明那么好!

    “你打我?!”他不可置信,这一巴掌让他出离愤怒,口不择言,“我没想到你竟然这样!你就这么爱钱吗?李寅有钱,我没钱吗?我哪里不比他好!”

    而且他盯了夏盈光那么久……那么久了,却不料横空出世个李寅,用利益让自己的父母把夏盈光送给了他当情妇。没想到夏盈光宁可给男人当见不得光的情妇都不肯跟自己回家,还对自己说滚!

    可他忘了一件事,夏聪毅用一个夏盈光,换来了一笔大生意,每天在家里喜笑颜开,总说:“这笔买卖做得值!”

    不仅如此,一个“养女”,还换来了夏凯飞进李寅公司实习的机会,虽然不是什么太重要的职位,但李寅说了:“凯飞来实习,我这个做表舅的理应关照,不过我相信以凯飞的能力,很快就能升职了。”

    夏凯飞让他这么一说,也以为自己是真的有能力,是真的天赋异禀,未来要升职做总裁。

    他怕李寅,也承认李寅这个商人是真的做得很厉害,结果现在见夏盈光这副模样,他觉得李寅人品简直坏透了、烂透了,同时也被夏盈光伤透了心!

    就在这时,夏凯飞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有两个号码,一个工作号,一个是私人电话,此时响的是工作号码的铃声,那头传来他们部门经理令人作呕的讨厌声音:“夏凯飞!还没下班你就跑了?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夏凯飞入职第一天,就把自己的身份宣扬开了,都知道他是李总的亲戚,所以不敢惹他。

    他刚上班没两天,上司对他都客客气气的,提前下班被看见了,也从不说他什么。

    所以夏凯飞闻言就暴躁地道:“我不就早走了一会儿吗?你还敢炒我鱿鱼?!小心我让我表舅先把你炒了!”

    “凯飞。”

    这时电话里传来一个让夏凯飞瞬间哑火的低沉男声。

    “表、表舅……”他弱弱地唤道。

    李寅的声音波澜不惊:“如果你下次再出现在她面前,你试试看。”

    夏凯飞心想你能怎么着,不就是把我开除吗?还能把我家搞破产吗?

    可让夏凯飞绝望的是,李寅还真能这样,他真能操控自己全家的生死命脉。所以他只敢委婉地提出来:“我不能见她吗?表舅……我是盈光哥哥,我们很要好的,你不让她见我,她也会很难受的。”

    他仿佛忘记了那一巴掌。

    李寅平静地道:“她跟你、跟你们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夏凯飞在心里暗骂这个独`裁者,对什么事物的掌控欲都可怕到这样的地步,原来他那么多次打夏盈光电话,从来都打不通,是李寅的占有欲在作祟。

    这个禽`兽!

    他不由辩解了句:“表舅,可是……”

    他话音还未落,就被李寅打断了。他以一种长辈的语气:“我现在在等红绿灯,还有五分钟就到环岛绿洲,如果我到了,看见你没离开,我会亲自教训你的。”

    他是收到了翟超逸的消息,才知道夏凯飞来了的,他中途转道回环岛绿洲,让夏凯飞的部门经理给夏凯飞打电话,并且转接到了自己的电话上来。

    他这句话一出,夏凯飞彻底慌做了一团,上一秒还在骂李寅,这一秒就不得不服了软:“我、我知道了,我马上就离开……”

    他说着深深地看了夏盈光一眼,眼里全是悲愤。

    而夏盈光已经被翟超逸给保护起来了,两人走向小区的大门,都是背对着他的,他看不见夏盈光的表情。

    夏凯飞的车和李寅的车擦肩而过,夏凯飞摇下车窗想打个招呼,李寅的车窗却紧紧关闭,黑压压的,似乎象征着两个阶级。

    李寅不是刻意忽视他的,因为他并不知道那是夏凯飞的车——他没有特意关注过这个小辈。

    他的车驶入了小区,并且遇到了被翟超逸拉着,有点像是被家长带着出门的小孩般夏盈光。车子在夏盈光旁边停下来,李寅从里面打开车门,目光落到有些失魂落魄的小姑娘身上,朝她伸出一只手:“盈光,上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