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17
    ..回到被渣前

    夏盈光并不清楚自己其实是玩物。当初被李送过来,也只是说:“你走运了,被大人物看上了。”

    同样的话在夏聪毅嘴里过了一圈,嘱咐她跟着李寅的时候,一定得听话。

    今天夏凯飞来找她,也只是愤怒的大吼:“我哪里比不上他!”

    所有人对此都讳莫如深,没有人告诉夏盈光,她到底是个什么。

    她还只是以为李寅喜欢她而已。因为李寅常常都说喜欢她、很喜欢她。而夏聪毅夫妇打来的电话,一直都被她拒接——没人能告诉她这些。

    所以夏盈光从一开始的极度不信任,到现在已经融化了一些,她开始觉得李寅好了。

    她知恩图报,觉得无论如何李寅都把她从夏家救了出来,给了她一个安定的“家”。

    这种转变很细微,但李寅却发觉自己慢慢在把夏盈光捂化、养熟,并且卓有见效,也就对夏盈光更好了。

    “盈光,戴上这个试试。”他把项链从礼盒里拿出来,一只手把夏盈光披在后背的长发撩起,拨到锁骨去,让夏盈光:“把头发拿着。”

    旋即亲手为她戴上项链。

    他温热的手指在夏盈光雪白的后颈轻轻搔动,夏盈光一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好让李寅不受干预地为自己将项链扣上。

    她低头看着脖子上的项链。

    这项链呈枝蔓造型,层叠蜿蜒着闪耀钻石的精致线条,正如转瞬即逝的初绽蓓蕾。

    夏盈光还穿着圆领的家居服,李寅拽了拽她的领子,使她的锁骨露出来,高级珠宝挨在雪白的肌肤上,更为合适了。

    他给夏盈光戴上后,细细品味了一番,目光落在她的锁骨,继而抬起来看向夏盈光红扑扑的脸:“真好看。”

    夏盈光一被夸就不好意思:“谢谢表舅。”

    李寅抬手就在她头上摸了摸,颇有些意味深长:“盈光,不用说谢谢,这都是应该的。”

    夏盈光没懂这个“应该”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应该?她困惑地看李寅一眼,李寅只是笑,什么也不说。

    把夏盈光按照自己的审美打扮,这算是他的趣味。因为她就像颗未经打磨却已经大放异彩的裸钻,稍加点缀就变得熠熠生辉。

    晚饭后,夏盈光上阁楼影音室去看电影。她给自己安排了周密的作息计划,譬如早上七点起床,晚上六点吃晚饭,九点洗漱、泡澡,十点睡觉……而这些都是李寅为她安排的心理辅导医师教给夏盈光的。

    心理医生对她的过去有一定的了解,怜悯之余希望她能一直乐观下去,她拼命地给夏盈光灌鸡汤,对夏盈光说一些常对病人说的人生格言:“对待新生活也一定要有一个新的态度,你是个全新的人了,你的过去已经变成了身外之物,你认真、乐观积极地面对生活,生活不会亏待你的。”

    夏盈光深以为然,仿佛找到了新的方向,乐观地做了一份周全的生活计划,甚至让林妮为她介绍阁楼影音室的光盘架子上那些电影dvd,让她教自己如何使用影音室这些设备。

    林妮就挑选了一些适合她看的电影,这是个高素质菲佣,懂不少。

    夏盈光找到一张名为《海上钢琴师》的电影光盘播放,她对一切有关于钢琴的东西都很感兴趣,前两天出了一次门,她让翟超逸陪着她去了上次去的那家餐厅,在那里坐了一个下午,一杯茶续了又续——原因无他,仅仅是因为那里有一架钢琴,而且总是有人在演奏罢了。

    李寅发觉她对钢琴很感兴趣,但还不知道她曾经学过许多年,因为夏盈光不说,所以他也就不知情。

    电影开始播放,片头声从优质的音响中传出来,影音室的四面八方都安装有音响设备,所以在这里看电影,会有一种置身电影院之感。

    影音室是私人的,单独为李寅个人建造的,只有一张很长、很舒适的宽阔沙发。

    他半搂着夏盈光,让她靠在自己身上看电影。她刚开始坐得很直,那是她的习惯,无论何时都坐得端端正正。

    但李寅一抱她,一小声叫她,她便很乖巧地,歪着脑袋依偎在他的怀里。在忽明忽暗的光芒下,夏盈光的小脸蛋显得格外认真,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银幕,手边上的林妮准备的零食果脯和水。

    因为电影是原声,夏盈光不仅听不懂,有时候字幕也会遇见看不懂的字,所以必须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行。

    李寅刚开始也安静陪着她看,单是搂着,什么也不做。但怀中躺着这么一具柔软温香的身躯,他难免会躁动、控制不住。

    而且他专程过来,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陪夏盈光看电影。

    他掐着夏盈光的腰,忽地打断她集中的思维:“盈光,把水递给我。”

    夏盈光原本目光凝聚在屏幕上的,她被电影情节牢牢吸引,闻言思路一断,眼睛不舍地离开屏幕一秒,转到旁边茶几的水杯上。

    她微微起身去给李寅拿水杯。

    杯子里的水已经从热变得有些冷了。夏盈光眼睛盯着屏幕,手握着杯子,要递给李寅,而李寅适时地把夏盈光往后猛地一拉,毫无防备的她便身子一歪,失去平衡地向后倒下来——

    水洒了她一身。

    夏盈光“啊”地叫了一声,立刻去捡那打翻的玻璃杯,有些无措地叫了声:“表舅,水……我去给你接水。”她想站起来,却被李寅按下。

    如若在夏家,她出现这样的失误,李是会臭骂她的。

    但李寅不一样,他把夏盈光按在怀里,轻车熟路地把被水浸透的衣衫轻轻一剥,声音压在她耳边:“盈光,记得我说的吗?教你点别的……”

    夏盈光身子一僵,她不蠢,知道是什么。

    她在李寅的大掌底下微微挣扎起来,耳边传来钢琴音乐,是提姆罗宾斯在电影里演奏。

    对李寅来说,这就是欲迎还拒,他把鼻尖拱到了夏盈光带着香味的长发里,一手环住她的身体,柔声道:“乖乖,听话。”

    夏盈光身体骤然软了下来,“乖乖”是她的小名,以前父母总是这么叫她。在大多数的幸福家庭里,孩子小名都像她这么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