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018/4/18(一更)
    ..回到被渣前

    李寅肯定不会知道这件事, 他虽然调查过夏盈光, 但并不是事无巨细。

    所以现在夏盈光的这种软化, 在他眼里就是顺从。

    夏盈光穿的家居服是t恤式,脱起来会比纽扣式的更麻烦。在荧幕透出的微弱模糊的光亮下,李寅试探着低下头,他轻轻吻过了夏盈光的脸颊脖颈, 下方滚热的手掌把夏盈光湿透的上衣下摆卷起来。

    因为是在家里, 她里面什么都没穿,夏盈光有点无措,两只手搭在他的双肩, 轻声含混地唤了声:“表舅……”

    她说话时眼睛不安地瞥向侧边的电影屏幕,心里还惦记着电影, 李寅抚摸着她, 夏盈光皮肤滑、温暖, 让他爱不释手。

    接着,他慢慢将她放倒在柔软的沙发上。

    夏盈光双眼不离屏幕, 因为李寅的抚摸而双颊泛红,含羞带笑。看她这样不禁逗,却还如此分心,李寅就扳过她的下巴,细细的吻落在她的唇角, 声音低哑:“盈光, 电影我们明天再看吧?”

    她被李寅捏着下巴, 没办法扭头, 只能睁大乌黑眼睛望着他,双手垂在两边,微微动一动,推了推他,却无法撼动身上的李寅。

    李寅有意逗弄她玩,但夏盈光太过害羞,嘴唇被品尝过后像是熟透的新鲜樱桃,一双黑眼睛水汪汪的,只有乖巧,然而眼神老是不住地往电影里的提姆罗宾斯身上瞥,似乎那位男演员比自己魅力还要大。

    他吻了吻夏盈光,深深嗅着她的气味,感觉她太瘦了,能摸到骨头,就说:“我听林妮说你吃的很少,以后多吃点,长胖点。在你自己的家,没人会苛待你。”

    夏盈光含糊地点头,电影剧情强烈地吸引着她,她不想错过,所以完全不愿意搭理李寅。

    李寅有些不满,感觉就跟她在闹着玩儿似的,接吻也没有反应。

    他把手伸进夏盈光的头发里,控制住她的脸颊,不让她侧头,他半笑不笑的低声说道:“盈光,你来亲我。”

    夏盈光啊了一声,轻轻看他一眼,接着敷衍了事地亲在他的下巴上,随即眼睛又瞥过去,不过这次,她就难以别过头了,因为李寅根本不给她机会看电影。

    夏盈光有些急躁,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道:“表舅,你把遥控器给我,我按下暂停,等会儿再看!”

    在夏盈光的思维里,这件事也就几分钟。因为夏凯飞就是这样,她眼睛一闭、一睁,数几秒就完事了,而夏凯飞还会兴奋得大汗淋漓,不停吞药,甚至是卖力的低吼。

    夏盈光对此根本毫无感觉,不痛不痒,她觉得李寅要强壮一些,也没有心脏病,体力很好,恐怕一只手就能把夏凯飞提起来。他还很爱亲吻她,但夏盈光想,李寅肯定最多就几分钟,弄完她就可以继续看电影了。

    至于上次在环岛酒店的那晚上,她虽说没忘记,但因为那晚上喝醉了,记忆不够清楚,具体什么样、持续了多久,她也忘了。

    李寅可不知道她是这么想的,他听完夏盈光天真的话,不免轻笑出声。

    他家盈光竟然还想等会儿再继续看电影,这个“等会儿”,不知得等多久,多半那时她自己又累又困,哪里会有心思看电影?

    李寅起身找到沙发旁的按钮,按了暂停——这个影音室的遥控设备都是镶嵌在墙壁和沙发里的。

    电影一停,这间影音室彻底安静下来,幽暗的环境让夏盈光有些喘不过气来,密密麻麻的吻压下来,夏盈光闭上了眼睛,心里还想着,过几分钟……过几分钟就可以继续看电影了。

    可夏盈光没想到,这个“几分钟”,被李寅无限延长了。

    男人体力太惊人了。

    他上次还是半个月前,在环岛酒店跟夏盈光的那次,后来总是在想夏盈光,对这事有着浓厚的兴趣,但只是针对夏盈光,换个人来他就没多大兴趣了。

    李寅后来将她抱回了房间,屋子里亮着灯,但是一个人也没有,因为夜深了,都睡觉了。

    因为知道夏盈光喜欢泡澡,李寅就将她抱去注满温水的浴缸。浴缸很大,是双人按摩浴缸,夏盈光无力地顺着下滑,头枕在防滑靠枕上,李寅也入了水,将她推了上去。

    她不堪重负,被热水一泡,很快便在浴缸里疲惫的沉沉睡去。

    醒来时,夏盈光大脑一片空白。

    昨晚似乎没有拉窗帘,晨光温暖地从落地窗外透进来。当她感受到自己身处何地,感受到一双结实的臂膀牢牢将自己圈在怀里,她还有些懵懂。

    当她瞥见还在睡梦中的李寅时,片刻,记忆回笼。

    她因为一直以来作息都很规律,今天也是不到八点就自然醒了。她感到身上干爽而温暖,这是秋季被窝里特有的感觉。她被窝里喷过香水,家里有许多香水,林妮每天晚上都会问她今天晚上喷什么香入睡,被窝里是一个香气,林妮还会另外点香薰蜡烛,又是另一种香气。

    此刻,她的被窝里却充斥了一股子强烈的男人味,那味道侵蚀了香水的气味,夏盈光鼻子里只能闻到李寅。

    夏盈光睡在李寅的肩膀上,她偷偷瞥了眼李寅沉睡中的脸,李寅对着她很爱笑,但睡梦里会轻轻攒着眉头,他浓眉乌睫,五官有股锐不可当的锋利。

    瞥了一眼,接着夏盈光很快别过眼睛,脸庞缩进被窝里。

    她浑身上下几乎没有负重感与酸痛,那种小山压下来似的压迫感离她远去,可夏盈光现在只要闭上眼睛,昨晚上的记忆以及李寅的霸道便犹如潮水般将她淹没。

    霎那间,夏盈光一张脸结结实实的红透了,被窝里的高温将她蒸熟了。

    她大概是生平第一次体会到那种感觉,有些迟钝地想到……难怪自己那么讨厌夏凯飞了。

    她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这件事,因为她给自己做了作息表,现在必须要起来晨读。

    她一动,就把李寅给闹醒了,李寅起床气比他家姑娘还大,感觉夏盈光要跑,就收紧手臂不让她走,温热的气息喷到夏盈光的耳根处:“你干什么去?”

    她很小声地回答道:“我起来读书。”

    夏盈光脸上红晕还没下去,她其实不是特别容易脸红的人,可此时全身都像是发烧了般,脸颊也烫,到处都烫,她看见自己身上密布的红痕,心想是不是这些让她发烫的?

    李寅眼睛半睁开,低低地噢了一声:“声音怎么这么小?饿了啊?”

    夏盈光的确是饿了,往常这个时间林妮都已经来敲门让她吃早饭了,但今天约莫是顾及李寅在,就没有来叫她。

    她嗯了一声,想起身去洗漱。

    李寅拉着她不让动,刮了刮她的鼻子,轻笑道:“昨晚才说你吃的少,怎么这么嘴馋?”

    夏盈光真以为他在说自己馋,而不知道他话里的深层含义,毕竟没人这么说过她。

    她愣了愣,李寅料想她也不懂,又笑了句:“小馋猫。”

    他健壮的身躯压上去,对着还未反应过来的夏盈光说:“宝贝,你饿了,舅舅也饿了。”

    夏盈光还是下意识在抗拒,因为她更想起来读书,但她的抗拒不起作用,李寅以为是太频繁了她不舒服,对她说:“盈光,多做几次就舒服了。”

    对上李寅这么高大健硕的男人,夏盈光毫无抵抗之力,她说了句:“表舅,我想起来读书,我还要背单词……”

    “背什么单词?我教你。”

    夏盈光很难一心二用,可是她反抗不过李寅,也只能在沉默后同意。

    李寅便在床上开始教她背起了英语来,一边亲吻她,一边纠正她的发音。

    原本夏盈光今天也要上课的,结果李寅很随性的就给她停了课。夏盈光让他搞得腿软,李寅疼她,一直让她躺着,就算是抱起来,也是托着她的。

    但她体弱,有点吃不消,腿软是不可避免的。

    中途林妮还进来了一次,是李寅听见夏盈光肚子叫了,他才让林妮进来送饭的。但夏盈光太怕羞了,她爬进被窝里躲着,刺猬般缩成一团,不敢让林妮看见。

    下午,李寅带她去办了身份证与护照。他才从夏家人哪里弄来了夏盈光的户口簿,这才知道原来夏盈光虽说是让夏聪毅夫妇给收养的,但不是挂在他们夫妻俩名下的——也就是说,夏聪毅和李连夏盈光的养父养母都算不上。

    所以盈光其实不应该叫自己表舅的。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顶多别人听见后,会心生鄙夷罢了。李寅是个我行我素的人,他是商人,但并不是很在乎自己的名声,跟他做生意的人,总是当面捧他,笑呵呵夸他年少有为,背地里却说他老奸巨猾,心肠冷硬。

    李寅认为这是夸奖,照单全收。

    夏盈光的身份,是上在夏聪毅一个远方亲戚家的户口簿上的,那家人在很偏远的北方小县城里生活,从来没见过夏盈光这个“女儿”。

    这么看来,这对夫妻是早有预谋,从收养夏盈光起,就谋划着让她嫁给自家那个不成器也不顶用的儿子了。

    他是先入为主,从没想过有其他的可能性,从没想过其实他们收养夏盈光,是因为别的目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