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2018/4/18(二更)
    ..回到被渣前

    李寅在夏盈光这里尝到了滋味, 加上近日公事不忙, 横竖也快放国庆了, 便在环岛绿洲小区的别墅住了下来,度过近半月的宁静时光。

    半个月,足以将生涩的、待他还很陌生的夏盈光给干熟。李寅以为夏盈光不懂男女这方面,但其实她都明白, 这算是重生为她提供的一点经验, 让她在这方面少吃点亏,不和夏凯飞打交道,也不跟夏家人打交道……最好呢, 别让她见到那对夫妻。

    对夏盈光来说,她最痛恨的人除了夏凯飞一家人, 就是那对在她落魄逃亡的时候收留她的夫妻了。

    一开始捡到她的人是宋豫川的妻子谢涵。那是个知性文雅的女人, 非常温柔, 她让夏盈光管自己叫姐姐。

    谢涵听说了她的经历,认为她非常可怜, 很怜悯地道:“盈光,你以后就住在我们家吧,我们家里也没有孩子,多你一双筷子也不多!”

    夏盈光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好人,跟李说的“外面那么乱, 全是坏人, 你这么个漂亮姑娘走上街是很危险的”完全不同。

    她会做饭, 而且手艺不错, 便感激地留下来,每日为女主人谢涵、以及男主人宋豫川做饭打扫。

    她认为自己是应该的,她什么都不会,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了。

    但好景不长。

    后面发生了一些让她一辈子也不愿意去回忆的事,所以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这两个人,她发自内心地憎恶着他们。

    而且也正是这个原因,让她对李寅这样突如其来的“好人”,并非全心全意的依赖感激,她觉得李寅好,但不敢交付全部的心。

    她知道世界上没有那样的好人。

    至于李寅,他是很喜欢夏盈光的,也是很愿意陪着她的,虽然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的共同话题,夏盈光懂得不多,可好奇心很重,对什么都好奇。她好奇,但不问,有疑问就憋着,宁愿憋着也不说。

    因为她总怕闹笑话。

    所以要李寅三番五次追问她,她才肯说。李寅有时候都会很惊讶,她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怎么会连这些都不知道……但他还是会很耐心的解答。

    夏盈光就是温吞水一般的性格,软得一塌糊涂,也不会拒绝人,就好比院子里种植的玫瑰花。那花的名称叫瑞典美人,呈现柔嫩的粉色,经常开不了几天就谢了,特别的娇贵,需要人万般疼爱。

    因为夏盈光这样的性格,所以只要李寅不断对夏盈光提问,她便会回答,他们之间就一直有很多的话可以聊。而且夏盈光喜欢学习新东西,电视上步步高点读机很火,夏盈光被广告给吸引了,没说要买,只是喜欢那个广告。

    一看见那广告,就跟去那家餐厅看见了钢琴一般,总是目不转睛,眼里透出一股好奇的喜爱来。

    李寅问她:“想要?”

    夏盈光摇头,说:“不想……”

    她总要李寅东西……感觉很不好意思。

    李寅给了她房子、什么每个月有收益的基金——现在她也明白了过来,这个不是一份工作,只是因为收益高而相当于一份稳定工作罢了,而且除此之外还有车子……翟超逸开来接她出门的那辆车,就是李寅送给夏盈光的的,并且已经转到了她名下。

    他对夏盈光很大方,常常对她说:“你想要什么舅舅都给你买。”

    夏盈光从不提任何要求。

    因为夏盈光没有驾照,哪怕送了辆豪车给她她也不会开,于是李寅就让翟超逸开车接送她。

    而翟超逸并不住在夏盈光家,要是夏盈光想出门,只需要给她打一个电话,说一声:“anne,我们去……”

    她就会在二十分钟内会开车赶到。

    她的生活变化很大,曾经梦想的一切似乎都有了。她没有贪念,只喜欢安定,所以看见想要的东西是习惯性的告诉自己不想要。

    对于电视上的点读机广告也是如此。

    李寅瞧不上那种东西,夏盈光都这么大了,用那个多弱智?

    他让夏盈光拿着书本,指一个单词他读一个单词,给她当私人的点读机。

    这种体验非常新鲜,但他有时候也会觉得不耐烦,因为夏盈光眼里只有学习没有他——这是让他不高兴的主要原因。

    半月后,李寅就不再每日住下,他有工作忙,基本是隔一天来一次,因为从他的公司开车过来,要一个小时左右,要是遇上堵车,就更花时间了。可他经常会忍不住想夏盈光,想抱她,有时候因为工作到了晚上没过来,夜里很是想她,想见到她,就半夜自己开车过去。

    一般过去的时候,夏盈光已经睡了。

    他掀开被子上去,将她揽入怀里,夏盈光的睡眠很好,加上一天过得充实——白天夏盈光都是在学习、上课,周末会出门,所以非常累,陷入睡眠后对周遭发生的一切并不知晓。

    不过她早上总是醒得很早,有时候醒来是能看见昨晚上都不在,早上却突然出现了的李寅。

    今早醒来的时候,李寅恰好洗漱穿戴完毕,他的一身西装很笔挺,西装都是那样子……但不同的人穿起来效果也是不一样的,他穿着就非常合身,因为养尊处优而气质出众,人高大,身材也好,宽肩窄臀大长腿。

    李寅早上有个会要开,见夏盈光醒来,便迎着阳光走向她,在床前停住了脚步。

    夏盈光睡眼朦胧地看着他,困意浓厚地喊了声表舅,但神态茫然,有些不明所以。

    “盈光,早上好啊。”李寅弯下腰来,双手撑在床侧。对着夏盈光刚睡醒的漂亮面孔审视半晌,他低头吻住了夏盈光的嘴唇。夏盈光一下就醒了,她微微睁大眼,李寅把手伸进被窝里,夏盈光有点冷,还有些痒,就打了个哆嗦。

    李寅似乎搔到了她的痒处,将夏盈光亲得蜷缩起来,嘴里闷闷地笑,一边抓着他的衣服轻声哀求道:“表舅……哈哈哈,别挠我……”

    “怎么?不喜欢跟我玩?”

    “嗯……我痒。”夏盈光还是笑,床单被她弄乱,李寅的衣服也让她抓得发皱。

    “哪里痒?这里?还是这里?”

    跟夏盈光开这类玩笑毫无意义,因为等她反应过来,肯定这氛围都过去了。

    夏盈光果然不理解,拼命扭着。

    李寅与她玩闹,将她压在了床上,一面在她脖颈上亲吻着,一面道:“盈光,今天晚上舅舅就不来了,你得给我打电话知道吧?嗯?”

    “嗯嗯,我知道。”夏盈光记得这回事,李寅晚上不来,她很高兴,笑声也变得欢快。

    李寅计算着时间,很热情地抱着她拥吻完,将她亲得满眼水光,眼尾泛红地看着他,方才出去。

    夏盈光起来洗漱的时候,李寅拿着一份报纸,匆匆在饭厅吃完了早饭,就坐上在门外等待他的车。而他留下的这份报纸,夏盈光会坐在餐椅上继续看。

    她近日又养成了看日报的习惯,因为报纸上除了一些她需要的常识等信息,还会有一个角落,塞满了各种招聘广告。

    她喜欢看招聘广告的部分,因为她很想找个什么工作,可夏盈光看完后,很失望地发觉这些工作鲜少有不要求学历的,至少都要求高中学历或者有经验者。

    她再次想到那张名片。

    那个摄影师说的拍摄与报酬,非常吸引她。

    她现在每天都在学习,一周有两节心理辅导课,剩下的就是英语,和教她语文了。当然这个语文和学校学的那种不同,包含了跟人如何交际,如何辨别是非,总之以后夏盈光和旁人交往,都需要用到这门课上的内容。

    夏盈光认为,自己虽然不够聪明,但辨别是非的能力是有的。她能分清谁对她好对她坏,谁是真的好谁又是假的好,或许一开始她不能够一眼看穿——换在大多数人身上或许都不能够做到,不过日久见人心这句话是有道理的,日子久了,她就会有感觉了。

    她现在的想法就是,李寅说送她去读书,那她努力一点,认真学习,等她出人头地,就有了立足之地吧?

    扫视了一圈报纸上的招聘信息,夏盈光再次一无所获。

    她忍不住回到房间,把手机拿出来,翻到那个电话号码。

    名片她已经揉成一团扔掉了,但电话还存着,她上次拨出去后,过一秒就挂了。

    夏盈光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窗外的泳池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冲浪装置打开着,一层层的水浪在泳池面上泛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才修剪过的玫瑰花枝挺拔的向着阳光,粉色花瓣有些许飘落在水面上。

    犹豫再三,夏盈光打了一份腹稿,最终还是忍不住拨了过去。

    她的心理辅导老师对她说:“人总是要迈出第一步的,有了第一步,后面的事就容易多了。”

    电话很快接通,对面传来一声“喂”。

    夏盈光很礼貌地打招呼,说明来意:“您好,您是摄影师吧,我,我是……”

    没等她说完,电话那头就很热心地道:“来当模特的?”

    这位摄影师总是广撒网,到处送名片,总有那么几个天真无邪的、没见识过人间丑态的学生妹会上钩。

    这不,鱼饵抛下去,鱼就上钩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