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2018/4/18(三更)
    ..回到被渣前

    夏盈光没多想, 就回答说是。

    不过她没好意思说是那天在图书店收到的名片, 毕竟那天……李寅把人赶跑了, 还差点动了手,很凶神恶煞的样子。

    夏盈光不好意思提。

    但她即便没说,对方还是非常热情的告诉她:“这样,你先过来面试?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这样, 我现在在住院, 这两天可能没什么时间。我周五出院,周六、周末能不能行?”

    夏盈光迟疑了……她心里想到了翟超逸。

    因为她没法一个人出门,她做什么翟超逸都要跟着她, 所以她想要独自实行是不太可能的。而且夏盈光不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无论她干什么, 翟超逸都会如实报告给李寅。

    这是她的工作。

    她不确定翟超逸会不会帮她隐瞒, 思索半晌她也不出声, 电话那头传来疑惑的一声:“喂?”

    夏盈光声音冲到了嗓子眼,甚至想说“我不拍了”。

    李寅的话她是记得的。

    “还在吗?想好了吗?”电话那头催了几句, 夏盈光小心翼翼地应道:“我不知道周末能不能行,我要问问……我问了给你答复,行吗?”

    电话那头听她说话细声细气,加上她的语气,知道她多半是个学生, 干什么都要给家里说。那摄影师也没有爽快地答应, 反倒问了句:“小妹妹多大年纪啊?这么大了还要听家里话?”

    他故意道:“兼职当模特赚钱是好事情, 有什么不能自己做决定的?”

    夏盈光是左右为难, 她对于做决定,向来就不是很拿手。

    电话那头的摄影师知道兔子不能逼急了,又道:“你今天或者明天一定给我答复,我才好给你安排面试,我很忙的,都等着找我拍呢!你也不想想,这么高的薪资上哪找去?”

    一般这么说,大部分人都会上当,屡试不爽。

    夏盈光仍旧坚持说自己要问问。

    她挂了电话,就给翟超逸打了电话,她对翟超逸的信任比对李寅的要多,尽管翟超逸常常对她冷脸相待,而李寅则总是笑颜,但两人相比起来,她更喜欢冷然的翟超逸。

    所以她可以委婉地对翟超逸说出口,说自己想做什么,问她:“anne,你同不同意?能不能帮我保密?”

    翟超逸犹豫了。

    夏盈光说话语气软,倒不是在冲她撒娇,也不是故作姿态,翟超逸看见她对他们家里的菲佣、打扫阿姨还有园丁,都是这么说话的——她是真的温柔到了骨子里。

    很少有人能抵抗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这样全心全意的注视着你,细声软嗲地像你请求一件事。

    翟超逸不想骗她,她的工作就是保护夏盈光,在她出门的时候监管她,将她的一切都报告给李寅。

    夏盈光满怀期待,最后听见电话那边的翟超逸生硬的来了句:“不能。”

    “anne……”她情绪一下跌落谷底,心想这种什么都要征求同意的感觉太糟糕了。

    接着,翟超逸大约是心生不忍,又道:“夏小姐,我说的是我不能为你隐瞒,但不代表你不能去了,”她顿了顿,“你等我消息。”

    说完,她就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转而把这件事告诉李寅,问他能不能行。

    李寅在开会,听下属做报告。开会的时候他手机是拿给特助的,有重要电话才会进来找他,而特助看见翟超逸的短信,显然没有把这条信息列为重要电话之列,也就没有特意进去打扰李寅。

    所以夏盈光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翟超逸的回复。

    是到了中午,李寅开完会看见短信后,才做出的回复。

    对于夏盈光,他是有绝对的控制欲的,上次在图书店他遇见这个摄影师搭讪夏盈光,甚至对她动手动脚,勃然大怒,差点在大庭广众下动了粗。

    当天,他便调查了一番,知道这个摄影师是打着拍摄的幌子骗炮。

    而且因为拿着果照威胁女性,导致无人报警,所以到现在都还十分猖獗,每天上街去物色年轻天真的“拍摄对象”。

    李寅让人教训了对方一顿,让他躺了快一个月的医院,现在马上出院了,又接到了夏盈光的电话,以为有新的鱼上钩,心思重新活络了起来。

    不过,如果叫这位摄影师见到了夏盈光人,应该是会立刻反应过来就是她让自己平白遭受一顿毒打的,定然不敢对她下手。

    所以李寅的第一反应就是把这个人渣再打一顿,再把他送进局子。

    但李寅思考事情是会思考许多种不同的方案,翟超逸的短信公事公办,但她用了一句话,说夏盈光“她真的很想去拍,她说自己想赚钱,给你买礼物”。

    后面的买礼物的话,完全是翟超逸自作主张加上去的。

    她想帮助夏盈光,但不能用很极端的方式,所以换了一种能讨李寅欢心的办法。如果李寅同意,那么到时候她就带着夏盈光上街随便买点什么回去,就能交差了。

    虽然翟超逸说了谎,但李寅没有发现这回事。他看见翟超逸说盈光想去当模特拍摄赚钱是为了给自己买东西时,也是诧异了下,随即觉得有些理所当然。

    这让他心情变得很好,盈光能有这份心意实属不易,他开始思索怎么正确的处理此事,甚至打电话给夏盈光的心理辅导老师商议,而不是一刀切,不准夏盈光去。

    当然,明知道是个骗局,是虎口,肯定不能直接就那么把夏盈光放去的。

    到了下午,李寅安排好一切,询问过林妮,说夏盈光午睡醒了,才给她打电话。

    李寅单刀直入:“盈光,anne都给我说了。”

    因为夏盈光总是叫翟超逸的英文名,看起来很喜欢她似的,现在李寅也开始叫翟超逸的英文名了。

    不过,夏盈光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他就不愿意去叫了,难听。

    夏盈光一呆:“啊……说什么了?”

    “你说呢?”他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噢……”夏盈光懊恼,感觉自己的秘密荡然无存,她心里已经知道没戏了,上次李寅那样给她说了,还举了例子,想必肯定不会让她去拍摄的。

    她不肯死心,又追问了句:“表舅,我能不能……你能不能让我去啊?”

    李寅沉吟道:“嗯,我想想。”

    夏盈光眼睛一亮,听出来这件事有回转余地,立刻唤道:“表舅表舅!你让我去吧,让我去吧!”

    李寅心底乐开了花,不为别的,单纯为翟超逸说的,夏盈光赚钱是为了给自己买礼物这件事,这让他觉得这个傻姑娘实在是可爱,让他喜欢得紧。

    他说:“我再想想啊……”

    夏盈光在他耳边哀求着他,哀求了几句,李寅还想提点什么要求的,最后没把持住,就嗯了一声,表示同意了。

    听见发出一声“嗯”,夏盈光愣了好几秒,一下从躺在床上变为坐着:“你同意了?你同意啦!”

    李寅忍着笑:“同意了,高兴吗?”

    “高兴!”

    “喜欢舅舅吗?”

    “……喜欢。”她声音变弱了许多,显然是底气不足。

    李寅只当她害羞,对她交代道:“不过,盈光,下次这样的事,你直接来问我,不要问anne,更不能自己擅自做决定,你做什么让我知道,我才能护你周全。”

    夏盈光正是高兴的时候,觉得表舅这时候分外的可亲可爱,也很好说话,想也没想就应了。

    她很快再次给摄影师钱致打了电话,因为她高兴,加上不是那么的敏锐聪慧,也就没听出来钱致的语气稍有不同,像是对她非常小心。

    面试安排在了周六,由李寅亲自陪着她去。

    十月中旬的天气还算晴朗,上午,柔和温煦的阳光透过车窗被过滤进来,在夏盈光的脸庞投出一点温暖而斑驳的日影。

    面试地点是市区一个写字楼低层的办公室,所谓的“丽质模特公司”,实际上就是个不大的小作坊、照相馆,员工很少,为了充场面,还特意请了两个大学生来兼职。

    钱致认识面前这对男女,别的不说,让他在医院躺了一个月之久的男人就是这个人,现在为了讨女人欢心威逼他的也是这个男人……但他是敢怒不敢言,还得装聋作哑,向对方赔笑。

    夏盈光原本担心他将自己二人给认出来,毕竟那天发生了一点小争执,可现在到了,夏盈光发现摄影师完全就像是失忆了,根本不认识自己和李寅一般——

    这记性!比自己还差呀!

    她没有多想,虽然就是个小照相馆,没有公司规模,但她也不清楚其中的弯弯绕绕,对着摄影师笑得腼腆:“你好,我是来面试的。”

    钱致干笑两声:“面试就不用了。”

    夏盈光以为是失败了,愣了愣,神情沮丧。

    钱致说:“我是说,你条件很好,过了。那我们今天就开始拍摄吧?怎么样?”

    夏盈光心情如同过山车一般,一下冲向云端,她扭头看了眼李寅,李寅点头了,她才放出一个灿烂的笑,重重一点头,说:“好,今天拍!”

    钱致也瞥了李寅一眼,脸色微微抽搐,他让一位女化妆师带着夏盈光进去换衣服,自己和李寅,就留在了外面这个窄小的办公区域。

    李寅站在这个小地方,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他气质高高在上,让钱致恨得牙痒痒。

    不仅骗不了炮,还得帮殴打过自己的人演戏,这是什么世道?!

    原来,李寅在咨询了夏盈光的心理辅导老师后,老师认为夏盈光此时的情况不太乐观:“她很脆弱,要是遭遇挫折可能会令她封闭内心,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如果这件事是积极向上的、无害的、真善美的……那么是可以给她提供信心的。”

    李寅自己,倒是想让夏盈光吃点苦头,让她怕了、在外受挫,就会乖乖听自己话、依赖自己了。

    但转念一想,如果事情的出发点是好的,那么依旧会达到相同的结局,夏盈光会信任自己。

    同时,她说不定会打开内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