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2018/4/19(一更)
    ..回到被渣前

    在不大的化妆间里, 挂着一排衣服——是今天夏盈光需要穿着拍摄的冬装系列。实际上这摄影师招模特, 倒也不是完全在骗人, 因为服装通常都是从合作的独立品牌寄过来,委托他来拍摄的。

    不过品牌不知名,也没有那么高的报酬,钱致最开始说的拍摄一组照片报酬一千块, 后来看夏盈光动心, 又加大筹码说两千块。

    等女孩子答应下来,他这个骗局就差不多成功了一半。

    主要的犯罪手法就是在换衣间安装针孔`摄像头,拍下私照借此威胁模特。

    他通常都屡试不爽, 还没出过岔子。

    但这次不行了。

    这组冬装一共有十五件左右的服装,有羽绒外套、面包棉服、双面呢子大衣, 还包含帽子、围巾和袜子等饰物。

    一件衣服通常有两个或三个配色, 所以加起来看着是挺多的, 似乎工作量很大。

    这组冬装的配色和图案,款式造型, 都相当粉嫩,很少女系,每件衣服都印有猫咪的卡通图案,从帽子到袜子,无一例外, 一眼过去就能看出是同一个系列, 相互搭配起来效果也不错。

    那女化妆师兼服装师, 先给夏盈光拿了一套衣服, 在她身上比了比道:“你好瘦啊,穿xs吧。这牌子设计风格比较宽松、oversize,袖子很长,但是很少女。”

    正因为比较宽松,夏盈光才能穿,不然修身的xs号衣服穿在她身上,纽扣是会被撑得绷掉的。

    所以为什么招平模都招贫胸,就是这个原因。

    化妆师给夏盈光拿的第一套服装,是长款的粉蓝配色羽绒服,里面搭配白色毛衣裙,毛衣裙款式宽松简单,佩戴一款橘猫的胸针,再配上白色蓝条纹中筒袜和同色系丝巾,加一双三叶草绿尾小白鞋。

    这套内搭,外面除了可以套这件粉蓝羽绒服,还可以套另一款面包服,总的来说,看起来衣服好像挺多的,拍摄起来却不麻烦,因为拍完羽绒服,换个外套就拍面包服,再换一件就是另外一组了。

    而且,李寅也不是真让她来当模特,这照片拍了,他自己拿来收藏,不会真的拿去给这品牌当商品图用的。

    他只是为了让夏盈光高兴而已。

    夏盈光确实很高兴,她从没有过这样的经验,没有这么让人拍过,更没有凭借自己的力量赚过钱……这对她来说,意味着很多个第一次。

    她换完衣服出来,化妆师先给她做造型,扎了两个高高的双马尾,这样的发型让她软萌之中带了几分元气。

    那化妆师自己是个半吊子,并不专业。她给夏盈光化妆用的化妆品,是这位模特自带的,给夏盈光上妆也是随心所欲,打了很重的橘色腮红和金桃子色的眼影,眉毛也化得浓,要不是夏盈光颜值撑着,这妆面搁谁谁丑。

    夏盈光性格乖,别人怎么折腾她她都不会说一个不字,觉得都挺好。

    服装和妆面都完成后,就是正式拍摄,办公区域旁边隔了一个搭建的拍摄场景摄影棚来,墙面是柠檬黄的拍摄用背景布,一盆仿真的阔叶植物盆栽,靠着墙放了一个道具爬梯,地上随意的堆着一些森系花篮,或满天星花束,水果或是尤克里里等等道具。

    整个拍摄空间很逼仄,还放着三家甲和单反摄像机,好几个反光板高光灯,模特能用的空间就更小了。

    不过,比起一般照相馆来说,还是要专业一些,因为是拍摄冬装,摄影棚里还开了电风扇,一是为了让头发有飘扬的效果,二是因为条件简陋,没有空调只能开风扇了。

    夏盈光根本不会,她没有经验,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怎么拍,局促不安地站着,站姿笔直——这是她常有的状态。

    李寅就站在反光板后面旁观,见夏盈光朝自己投来无助的目光,就用口型安抚她:“别怕,我在呢。”

    钱致调试好了摄影机,对夏盈光道:“ok,开拍。”

    原本就是被威逼演戏,钱致满心想的就是早点拍完早点收工,所以他对拘束的夏盈光说:“随意点,道具随便用,你跳舞还是转圈都行。”

    夏盈光“哦”了一声,还是忍不住去看李寅。

    她只认识李寅了,所以也只能看他,若是翟超逸也在,没准她就看翟超逸了。她这种一遇难事就忍不住求助他人的性格,不是一天养成的,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改的,这会儿她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所以是下意识对李寅放出求助的目光来。

    李寅对此很受用,对夏盈光道:“你听摄影师的,放松。”

    摄影师适时地出声:“看我镜头。”

    教一个完全不懂拍摄的菜鸟模特如何去拍摄,花不了多少时间,横竖也不是什么专业拍摄,加上似乎是旁边的大老板为了哄傻傻的女朋友开心,钱致飞快地拍完,感觉拍到了能用的,就火速让她换下一套。

    午饭过后,继续拍摄,下午三点左右才全部拍完。

    当场结清薪资。

    夏盈光拿到了三千块的现金。

    她不了解行情,也不了解人们的工资是多少,但是她从报纸上的招聘信息了解到,普通的工作月薪不到一千块,但她这么一天工夫,就拿了三千块。夏盈光觉得钱来的也太容易了,隐约感觉这笔钱很多,不知道拿来干嘛。

    拿到了现金工资,李寅在车上问她:“盈光,这笔钱你打算拿来做什么?”

    夏盈光想了想,说:“我没想好。”

    李寅心想她不就是想给自己买礼物吗,还瞒着自己。

    “没有计划吗?”

    夏盈光想存着,以后总会有用处的。她觉得anne和林妮都对她很好,李寅也好,她盘算着或许可以买东西送给他们。

    她误打误撞想到了这一点,李寅呢,则感觉夏盈光笨是笨了些,可笨得讨人喜欢,又懂事,还知道对自己好。这和旁的人讨好他,是不太一样的,因为别人或多或少都怀揣着别样的心思,夏盈光对他好就是单纯的好。

    他感觉夏盈光应当是喜欢上自己了,心里微动,在车上就将她抱过来亲。

    她如今对李寅这样,已经是比较熟悉了,可还是不禁羞涩茫然,尤其李寅不止是亲她的嘴唇、她的脸,还往下亲。

    这是在车里,车子速度不快,旁边的风景、车辆、开车的人,夏盈光在车内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感觉就是光天化日之下干让人害羞的事,她露出窘态,双手护住自己:“表舅,我们……”

    李寅这辆车,司机座和后座是完全隔开的,窗户虽然瞧着很清晰的模样,实际上只能里面看见外面,外面瞧不见里面。

    他看夏盈光如此害羞,有心逗她,哄孩子般歪着脑袋问道:“怎么?怕被人看见?”

    他说话的时候,车子正好停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和旁的车面面相觑,夏盈光这下更怕了,脑袋一垂,垂到李寅怀里去,低低地嗯了一声。

    从李寅角度,正好看见她一截雪白的脖颈,因为衣服被自己弄乱,还能瞧进领子里,里面风光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本来没打算在车里搞夏盈光,一下被刺激了,立刻动了情。

    他知道夏盈光特别怕羞,就算两人是睡到一张床里,夏盈光换个衣服,也还是会避开他。但李寅同样知道,夏盈光身体是服从自己的,哪怕心里没那么想要,只要一挑`逗她她就立马受不了了。

    他不急着动手,只把夏盈光抱在怀里逗弄,一个又一个的吻落在她的后颈窝,李寅还抬起她的手臂,脑袋拱到她的痒痒肉上,一下把夏盈光闹得哈哈哈笑起来。

    她不仅怕羞,也怕痒得厉害,比常人怕痒得多。

    李寅总是要把她先逗笑,夏盈光浑身绷得紧紧的,一笑就会放松,他低下头去,轻轻咬她的脸蛋和耳朵。

    夏盈光很快被他亲到敏`感处,浑身颤了下,心里战栗的一阵酥麻,不由自主的就抬手环住了李寅的脖子。

    “表舅……”她忽然叫了一声。

    李寅抬头看她:“嗯?”

    夏盈光感觉周身难耐,心跳得很快,下腹最为异样,非常让她难堪。这种滋味她在李寅这里体会过,半晌憋了个:“我难受……”

    “等下就舒服了,”李寅望进她那双清澈水亮的乌黑眼睛里,声音里不免带了笑意,“宝贝儿,听话。”

    车子开到地下车库停下,司机听得见后面压抑的声音,知道那是在做什么,并不打扰。

    夏盈光的手机放在包里,振动了几下,是翟超逸给她打的电话。

    晚上,夏盈光看见了未接来电就给翟超逸回了过去。

    翟超逸不确定夏盈光的电话是不是被李寅监听了,毕竟他都让自己监视夏盈光了,说不定也监听了她的电话呢?

    所以翟超逸在电话里,只是问她:“夏小姐,你明天想出门吗?”

    “想!”她想也不想就这么回答了。

    翟超逸简短地说:“那我明天上午来接你。”

    她打电话说事情很快,通常十几秒讲完了事情,就挂掉了。第二天来接夏盈光的时候,她趁着李寅不在夏盈光旁边,低声给她说:“你给他说,你想要单独出去。”

    夏盈光发出一声疑惑的“嗯”来,接着就是“哦”的一声,应了。

    翟超逸解释了句:“他要是问你,你就说你有点事,想自己去买东西。”

    夏盈光并不理解她为什么要自己这样,不知道翟超逸在为自己,也为她圆谎,但还是点头了:“好。”

    翟超逸见她如此容易被人教唆,心想这姑娘也太傻了,太容易相信人了,要是自己骗她怎么办?

    她忍不住多嘴的跟夏盈光交代:“不要随便相信别人的话知道吗?”

    夏盈光望着她眨了下眼,又是一声乖巧的“哦”,表示自己知道了。

    翟超逸感觉她就是这样,劝不过来。在夏盈光和她最亲近的表舅这段关系里,她表舅就是最大的骗子,这么单纯的姑娘也骗,夏盈光还相信他。

    所以翟超逸就不再多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