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2018/4/19(二更)
    ..回到被渣前

    夏盈光跑去跟李寅说的时候, 他正在看报纸。夏盈光只说了句:“表舅, 我想自己出去一趟, 买点东西。”

    李寅根本不探究她要去买什么,他心里是知道的,放下报纸,看她一眼:“跟anne去?”

    夏盈光说是, 李寅就同意了, 嘱咐道:“早点回来,不要在书店逗留太久。”

    “没问题!”夏盈光答应道。

    周末的时候,李寅几乎一整天都要待在夏盈光这边, 通常也不做什么,有时候陪她出去, 回到家就把她抱在身上, 要么陪她一同看场电影, 或是直接抱上床去。

    抱上床去,也不全是在办事, 夏盈光喜欢看书,还喜欢看书的时候读出声来,李寅就陪着她看。给夏盈光念书,似乎别有一番趣味。

    得了他的准许,夏盈光就可以单独跟翟超逸出门了。

    翟超逸心里有数, 把车子开到了商业街的地下停车场停下, 下了车, 才对夏盈光说:“我带你出来, 是让你去给你表舅买礼物的。”

    她担心车上有监听设备,所以不在车上问夏盈光。

    事实上她的担心是多虑了,李寅控制欲虽然强,但不至于到这种地步。

    夏盈光并不知道翟超逸为了帮她,对李寅撒了个无伤大雅的谎,说她想去当那个模特,是为了赚钱给李寅买东西。

    她听翟超逸说带自己出来是为了给表舅买东西,还以为是李寅的指令。

    翟超逸带她进了电梯,按了楼层,这才解释道:“你表舅问起来,就说是你自己想买的。”

    夏盈光点了点头,也不问为什么,她顺从人顺从惯了,有人帮她做了决定,她也不会去思考前因后果,因为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多想无益,也就罢了。

    商场是今年新建的,消费颇高,都是有钱人消费的品牌,顶楼好几家奢侈品,一家珠宝品牌进去,一条普普通通的18k镀金手镯动辄好几万,白k金袖扣好几十万,手表上百万,普通人哪里消费得起?

    所以除了开业那天人很多以外,后来就不怎么来人了,很冷清。

    翟超逸问她:“有什么想买的吗?”

    夏盈光想不出来,翟超逸给她建议说:“送礼物给你表舅,手表有些太贵,不如送领带、袖扣这样的东西。”她知道李寅肯定不会缺这些,不过翟超逸也知道李寅很喜欢夏盈光,要是不喜欢,犯得着高薪聘请自己每次出门跟着她么?

    况且,她也在夏盈光住的别墅里见过几次,李寅看起来是真的很喜欢夏盈光,对她很温柔,甚至给她念故事。

    所以无论夏盈光送什么,他应该都会非常高兴。

    “好。”夏盈光也不懂,翟超逸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想着自己赚了三千块,给李寅买了,还可以给林妮和翟超逸买。

    不过,她身上没有带太多的现金,因为包小,装不下那么多的现金,夏盈光的小钱包里只有十张粉色钞票,还有李寅给她的两张黑色卡,密码说是她的生日,她没用过。

    商场一楼设有蛋糕店,有家麦当劳或普通的服装品牌,所以一楼人是最多的,尤其麦当劳,全是人,小孩子特别多,很吵。天台人也多,在顶楼上面,是美食城。

    而顶楼才是她们的目的地。

    虽说全是奢侈品商店,但一对小小的袖扣,或是一条领带,也不会贵到哪里去。翟超逸当然不会把夏盈光带进特别贵的店,只会选择一些中等的、价格相对便宜的轻奢品牌。

    翟超逸知道这些,夏盈光就完全不知道了。她看有些店衣服漂亮,会站在外面的橱窗多看几眼,但不会进去买,因为夏盈光没有给自己花钱的消费意识。

    在顶楼闲逛一圈,翟超逸看见一家tiffany & co,就直接带着夏盈光进去,说:“我们随便看看。”

    tiffany价格虽然也高昂,但比起这层楼其他的品牌来,它有一些纯银质地的千元珠宝,一条手链一千多,袖扣只要不带钻不镀金也不贵,看一看倒也无妨。

    而旁边的van cleef & arpels就不同,一对男士袖扣至少也要五、六万人民币,就没有进去的必要了。

    翟超逸带夏盈光进去后,立刻有柜姐问她们需求:“是送给闺蜜?还是男朋友?女性朋友还是男性朋友?”

    夏盈光不知道怎么回答,望向翟超逸,翟超逸冷着面孔说:“男性朋友。”

    兴许是翟超逸面容太冷,加上穿着也不显眼,一身杂牌,柜姐的热情也熄了一些。

    她看了一眼夏盈光,也看不出什么来,只是这女孩子漂亮的面孔吸引了她,第一眼非常惊艳,她的热情又高涨了起来。

    带她们到男士珠宝展柜前后,给她们介绍道:“这款lucida的铂金戒指价格一万多一点,这款paloma\s groove18k金袖扣两万五……”

    夏盈光听到价格,已经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感叹:“好贵啊……”

    柜姐一听就干笑了下,瞥见有新的女客人进门,见那客人穿一身的名牌,背的包上有超大logo,穿的黑色尖头高跟鞋锐不可当,一身加起来少说也要六位数……柜姐眼睛一亮,就立刻撇下这两个应该又是光看不买的客人离开,迎向新来的客人。

    夏盈光也没在意,翟超逸倒是回头看了一眼,很快就回过头来,问夏盈光:“有喜欢的吗?”

    男士珠宝相比起女士珠宝而言,品类和款式都要少许多,手镯有几款,戒指挺多,剩下就是袖扣或者吊坠了。

    夏盈光看到一个非常漂亮的袖扣,普通的圆形造型,通体黄金,中间镶嵌的不知道什么材质,漆黑的,还有几点像是繁星一般亮着的几颗白色星光。

    她低头看向展柜,价签很长一串,数都数不清!这让她有些发晕,这些东西好看是好看,都亮闪闪的,就是太贵了,她身上只带了一千块现金,连这家店里最便宜的饰品都买不起。

    “anne,太贵了,我们还是走吧,我们换一家店……”或许等她赚到钱了,可以来这里给翟超逸买一份礼物。

    翟超逸的好字还没说出口,后面突然来了一道慵懒的女声:“帮我介绍几款袖扣吧,我送男朋友的。”

    夏盈光对这声音很熟悉,立刻就听出来是谁了。

    这是夏凯飞后来的妻子,汪子琳。

    她的嗓音或许是因为抽烟的缘故,有些沙哑,很有辨识度。夏盈光听过她唱歌,觉得她唱歌很好听很有味道,因为夏凯飞的缘故,夏盈光这个受害者是感觉对不起汪子琳的,但汪子琳并不像她想象的那样……她似乎不喜欢夏凯飞,也不在意自己,甚至自己的遭遇,是她刻意授意夏凯飞的。

    在汪子琳嫁给夏凯飞前,她就知道了夏盈光的存在,知道这是夏家的养女,夏凯飞的“妹妹”,也是夏凯飞的白月光。

    但汪子琳并不在乎这个,她留洋归来,便面临家中公司濒临破产的境地,她没有办法,只能盯准有钱男人下手,来一场商业联姻,好让自家公司脱离破产的险境。

    她最开始相中的是环岛的总裁李寅,几次安排恰巧偶遇,可李寅根本不看她一眼,主动凑上去套近乎,穿一身v领低胸装问:“李总,您还记得我吗?”

    李寅扫了她一眼,客客气气地道:“你是?”

    他的特助在李寅耳边提醒了句,李寅才恍然大悟地噢了一声:“你是汪海的女儿。”

    汪子琳原以为有戏,她对自己的身材是非常自信的,没想到李寅只是一句客套话,她主动塞了联系方式给李寅,李寅根本不搭理。

    说起来,她在国外也是很受欢迎,长相在妆后能打个八分,但并不是特别招中国男性喜欢的类型,她太过奔放,在留学期间玩得太开,而她的这些事迹,随便一调查就是一大把。

    后来她就退而求其次,瞄上了年纪比李寅还要大一些,却没有李寅那么帅气多金的另一位大老板,可还是失败了。

    最后,她的底线越退越宽,偶然见到父亲的老朋友夏聪毅,在背后查了一番,发现夏聪毅的建材公司规模也不小,快要上市了,她便动了一个心思。

    她想当夏家的女主人。

    可惜夏聪毅有老婆了,老婆娘家姓李,太过厉害,所以她又看上了夏聪毅二十一岁的儿子,夏凯飞。

    她看上夏凯飞的原因说来也简单,因为夏凯飞瞧着蠢笨,没什么心眼,好控制,而且有心脏病,很容易突然发病猝死。

    自己跟他结婚,完全可以借着夏聪毅的公司东山再起。

    汪子琳对夏家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自然也调查出来了这个夏盈光,知道那是个被养在闺中、足不出户的漂亮小姐,至于有多漂亮呢?汪子琳也见过她,那是让她身为女性,由衷感到嫉妒的美貌。

    她上次给夏凯飞下药,想生米煮成熟饭,就被这个夏盈光给破坏了,似乎她还跟夏凯飞睡到一张床去了!

    如今,汪子琳跟夏凯飞已经发展到了约会吃饭,互送礼物的地步了。

    她还不知道夏盈光如今已经不住在夏家、被夏聪毅夫妇送给李寅的事,她不是没跟夏凯飞打听过,可夏凯飞根本不提夏盈光,一说到夏盈光就露出伤心欲绝的模样,然而嘴巴闭得很紧。

    汪子琳晚上要跟夏凯飞吃饭,而夏凯飞是明天生日,所以她正好出门来给夏凯飞选购礼物。

    不过,她父亲的公司已经到了破产边缘,她自己也是囊中羞涩,变卖了自己的许多奢侈品才勉强维持表面奢华的生活,所以不可能一掷千金去买太贵的礼物。

    所以她就进了这家蒂芙尼,准备买个便宜点的货色送夏凯飞。

    她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夏盈光。

    还听见她丢脸的一句:“太贵了,我们走吧,去别的店……”

    她也不知道夏盈光其实是认识自己的,看夏盈光竟然也在男士珠宝柜台,心里一下就想到:她不会也是来给夏凯飞买生日礼物的吧!

    她当然不希望自己跟夏盈光撞礼物,一听她说“贵”,心里也是一松,还存了一点显摆的心思,仰着下巴,余光瞥了眼夏盈光后,手指点了点玻璃展柜对柜姐说:“把这个最贵的拿出来给我看看,我送男朋友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