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2018/4/19(三更)
    ..回到被渣前

    虽然她态度趾高气扬, 但人家穿的珠光宝气。

    夏盈光也是下意识看了汪子琳一眼, 她化着大浓妆, 姨妈色红唇,气场十足。而她点名要的“最贵的”袖扣,正是夏盈光刚刚多看了几眼,觉得有些喜欢的款式。

    汪子琳看她望向自己, 心想横竖夏盈光现在还不认识自己, 不如给她个下马威,奚落她一番。

    她知道夏盈光虽然是夏聪毅跟李的养女,虽然夏聪毅开了个规模还不错的公司, 目前差不多已经筹备上市了,但夏盈光在家里似乎并不受宠。

    这都是汪子琳费尽心思从夏家的家政阿姨哪里打听到的消息, 知道夏盈光很不受宠, 在夏家的待遇相当于佣人, 经常被指使做这个做那个的,而且不能出门, 也没有零花钱。夏家女主人李连衣服都不给她买!

    ——但是夏凯飞很喜欢她。

    不过,再喜欢又有什么用?

    汪子琳勾了勾红唇,把玩着那枚精致的袖扣,问那柜姐:“这个不错,多少钱?”

    柜姐说:“您眼光真好啊!这个砂金石款, 我们门店只有这么一对, 是限量的, 价值十五万人民币。”

    汪子琳心里也是一紧, 毕竟袖扣也就那么大点,能贵到哪里去?但这个价格还是超出了她的预期,觉得他们店简直是在抢钱!

    她本来就只想买个四五千的,再贵,她也拿不出来了。

    但表面上,汪子琳还是轻飘飘地道:“这么便宜?还有更贵的吗?”她说着也是看了旁边的夏盈光跟她旁边的陌生女人一眼,两人似乎准备走了,不过似乎被主展柜的一款很是叫人惊艳的祖母绿项链给吸引了,正驻足观看。

    而那个汪子琳不认识的高个黑肤,正在低头发短信。

    柜姐以为真的遇到大主顾了,愣了愣,有些窘迫地道:“袖扣……这一款是最贵的了,不过其他饰品有更贵的,这款手镯价值二十五万人民币,我们门店里面还有一个没拿出来展出的限量款男女同款吊坠,那是我们最贵的男士珠宝了,三十万人民币……”

    “如果您还想要更昂贵的,不妨看看这边的高级女士珠宝,有一款原产地祖母绿钻石项链您一定会喜欢,就是那个——”柜姐一指,正是主展柜作为展示的一款珠宝,她脸上红光满面,“售价五十万,是镇店之宝!”

    高级珠宝,一般门店会备有那么几款,以备不时只需。毕竟南城沿海,很多商人,有钱人暴发户聚集,偶尔也能碰上个一掷千金给女人买珠宝的老板。

    汪子琳瞥见夏盈光已经转身走了,假装满不在乎,大手一挥跟柜姐道:“哦,都拿出来给我看看。”

    她话说完,夏盈光已经跟翟超逸走到店门口了。

    夏盈光不是那种非要争口气的性格,再者说了,她根本没听出来汪子琳话里的夹枪带棒,也是真的觉得这些小小的珠宝,太贵了。

    她暂时还买不起。

    不过,她傻,不代表翟超逸听不懂,她把在tiffani&co发生的一切都报告给了在家里等消息,等夏盈光买礼物回来的李寅。

    结果,夏盈光刚走出去一段路,就接到了李寅的电话。

    夏盈光一看时间,自己才出来不到两个小时呢,表舅就打算催自己回家了?她接了电话,李寅第一句话就是问她:“盈光,你在哪里逛街?”

    夏盈光来的路上没注意这个商场名字。她看了一眼翟超逸,翟超逸提醒后她回答道:“我在新光天地。”

    李寅就道:“那正好,盈光,舅舅要你帮我个忙。”

    “啊?什么忙啊?”

    李寅不急不缓地说:“我想给人送个东西,你进一家店,就在那家商场的四楼,叫tiffany,你进去,买两百万的珠宝,挑五个或者六个最贵的。你按着自己的眼光来挑,挑你喜欢的。”

    夏盈光听见他说“两百万”,是真的吓一跳,她没什么金钱概念,但知道这是很——大一笔天文数字。

    要是买路边的煎饼果子的话,下辈子都够吃了。

    “可是……可是,表舅,我没有这么多钱……”她声音渐渐变小,有些困惑,还有些不好意思,心里不禁在想,表舅打算送给谁?是送给他妈妈吗?

    李寅说:“你带了我给你的卡了吗?密码是你的生日,还记得吧,就用那个付款。”

    他拿给夏盈光的两张卡,一张是美国运通,一张是瑞银卡,其中那张美国运通百夫长是他的副卡,另一张瑞士联合银行是李寅给夏盈光买信托基金的收益。

    夏盈光愣了愣,有些茫然地道:“两、两百万……卡里……”

    “够的,你只管刷。”李寅沉声道,“盈光,我要送一个重要的人,所以你不能马虎大意,要好好选,挑你最喜欢的,不许给我省钱。”

    他一副把重任委托给夏盈光的模样。

    李寅收到的翟超逸的短信,说夏盈光逛珠宝店打算给他选购袖扣,看见了喜欢的,但是发现价格特别贵后就拉着翟超逸走了,结果不知道哪里跑来个戏精,嘲讽了夏盈光。

    翟超逸只是如实把夏盈光的动态发给了李寅,夏盈光在外面受了委屈,她自己还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旁边人替她着急。

    听了李寅的话,夏盈光只好转身回到那家贵的让她发晕的珠宝店里。

    此时,店里的汪子琳,在要求柜姐拿出所有的昂贵珠宝后,又挑剔地道:“啧,这些都不怎么样,算了算了……嗯,这个还可以,把这个拿出来我看看。”

    柜姐一看,全身名牌的阔小姐,赫然指着男士珠宝展柜里一个不起眼的纯银袖扣,单价六千九百人民币——

    合着你来这儿消遣来了?柜姐一口血都要喷出来了,脸上的笑也有些僵掉了。

    其实七千块的袖扣,也不算便宜货了,能抵她们两三个月工资了……但跟这位顾客刚才那副“本小姐全都看不上”的气派模样相比,真叫人有些窝火,反观汪子琳,一点尴尬也没有,一个白眼扫过去:“愣着干嘛?不想做生意啊?”

    柜姐干笑两声:“没有呢,客人。”她说着,把那款纯银螺纹的袖扣从展柜里摸了出来。

    这时,夏盈光和李寅说完电话,重新又回到了店里。

    她怯生生的,先是看了一眼主展柜,柜姐正在把那款祖母绿钻石项链往里放,因为刚才汪子琳要求要拿出来最后又不要了,所以要重新放回去。

    夏盈光瞄了一眼价格,三十万人民币,太贵了。

    可是,这是李寅让她买的,而且也不是给自己用,加上卡是李寅给的,那是李寅的钱,李寅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诚然如此,夏盈光还是底气不足。

    她重新再进来,那柜姐再次迎了上来,问她有什么需要。

    此时,汪子琳已经挑好了,正在准备结账。店里本来就没人,很冷清,她听到声音就转过头,没想到,哎哟,夏盈光怎么又回来了啊?

    她回来干嘛来了?

    汪子琳生怕让夏盈光看见自己最后只买了个六千九的袖扣,立刻不耐烦地催促收银员结账:“你快点。”同时,她密切注意着那边的动静。

    夏盈光沉默了一会儿,指了指主展柜那个最贵、刚刚放好的珠宝,声音小小地道:“要一个……这个,嗯。”

    柜姐仿佛没听清,重复了一遍:“要这个吗?”

    夏盈光小声地嗯了声:“然后再要……还有别的,更贵的吗?”

    柜姐心惊肉跳,这跟旁边那个“假阔小姐”是一模一样啊,该不会也是等她全部拿了出来后,又说不要了吧?毕竟刚才,她可是亲耳听见这个漂亮的女孩子抱怨说贵的。

    索性,她把刚才汪子琳让她拿出来的珠宝一齐再拿出来,给夏盈光看,夏盈光觉得个个都好看,也不会挑,问旁边的翟超逸:“anne,你觉得这个好看吗?这个呢?”

    翟超逸很敷衍的一点头,夏盈光不懂珠宝学问,她也不怎么懂,顶多就是知道点价钱。

    最后看来看去,夏盈光还在心里算了算价格,她数学不好,算不清楚,就打包让面前的柜姐帮她算一算,温声细语地道:“你算算够不够两百万?”

    两百万!

    柜姐心里猛地一跳。

    他们做这行的,不用计算器都能算清楚价格,她瞄一眼就能算出一个总数来:“这些加起来,一共一百一十万左右……”

    夏盈光感觉这价格因为数目太大,反而叫她有些不切实际,所以还能稳住,不至于晕倒。

    她想了想:“那就,再买两个,凑够两百万吧。”

    柜姐震惊地看着她,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了,她看夏盈光那副轻描淡写的模样,知道这个跟刚才那个不一样,这位是真的阔气!

    这可是两百万!

    是多少提成啊!

    而旁边的翟超逸听了,总是冷漠的脸上也忍不住抽了下,心想夏盈光也太实心眼了,李寅给她两百万额度,让她买两百万,她就真要凑够这个价啊……

    打包好了总价约两百万的珠宝,店内库存的高级珠宝都让夏盈光买了,再加上几件便宜的零头,正好一百九十万。

    而结账台,还在给汪子琳刷卡。

    “不好意思小姐,这边还是显示您的卡被冻结了。”

    “这怎么可能!”汪子琳又掏出一张信用`卡来,“试试这张!怎么会冻结了呢!是你们机器坏了吧!”

    她瞥见夏盈光过来付款了,心里又慌又急,想到一个可能性,她指甲都忍不住嵌入肉中——接着,她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她家里的公司因为在几分钟前宣布破产,她的所有信用卡都被冻结了。

    虽然是早有预料的事,但这一幕真正来临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天都塌了。

    果不其然,那名结账的专柜收银员,再次刷卡失败后,将卡退还给汪子琳:“对不起小姐,您的……”

    汪子琳这次再掏出一张卡来,这张不是visa,而是普通银联卡,里面还有一点钱,她觉得应该是够了。

    晚上要跟夏凯飞吃饭,必须要给他送生日礼物,要是送差了,她可拿不出手。

    可让她绝望的是,这卡一刷,却显示余额不足。

    这让好脾气的柜员都忍不住有些暴躁:“请问您还要吗?不要的话能不能先让后面的顾客先付款呢?”同事已经给她递了好几个眼色了,后面那位贵客,可是下了足足两百万的单!

    怎么能让她被这个胡搅蛮缠的女人给延误付款了呢?

    要是搞得那位贵客不高兴了,一气之下不要了走了怎么办?

    汪子琳听得也是气急败坏,她从夏家佣人那里买到的消息说,夏盈光根本不受宠,也没有钱,那里买得起这种奢侈品珠宝?

    而且,那佣人还说了:“这夏盈光啊,脑子笨,有点傻!”

    她瞥一眼后面那柜姐手上捧着的一组珠宝,冷笑一声:“凭什么让她先付款?你以为她买得起?等着吧,我要买,我不仅要买,我买了还要跟你们店长投诉你们。”她说着又低头在钱包里翻找起卡来,结果越找脸色越菜,显然是找不到了!

    汪子琳也觉得今天丢脸丢到家了,若是无人看见也就罢了,结果偏偏让夏盈光给瞧见了!

    她不久前还在人面前摆阔!

    柜员也不出声,再怎么说,这女人也比他们了不起,是惹不起的对象,不能催。

    汪子琳没找到卡,她脸色很难看,开始思考自己能不能打电话借钱,但这种时候……借钱还不如直接不卖了走了,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接着,她无计可施地道:“今天出门背错了包,算了,你,”她随便指了一个专柜柜姐,“拿个三千块的袖扣给我。”

    她刚刚看见了,最便宜的袖扣是两千,买个三千的,也差不多了。

    卡里肯定有三千。

    很快,她快速地付款,这次是够了,她收好小票,一位柜姐娴熟地给她装盒。

    轮到夏盈光结账了。

    汪子琳抱着手臂站在旁边,心想她肯定是在装,别说夏盈光了,就是让夏凯飞来,也不一定能一口气掏出这么多钱来买珠宝!

    逗谁玩儿呢?

    她摆出一副看好戏的神情,提着蓝色手提袋在手上晃荡,就是不肯走。

    一件一件价格高昂的骇人的珠宝被扫了价签,显示出了总数目。

    汪子琳一看,一百九十多万。

    她不相信夏聪毅的养女能付得起这笔钱,两百万可不是小数目,就说夏聪毅的公司,能够挪用的流动资金,也不会超过五百万吧?

    怎么可能给夏盈光这么多的零花钱?!

    因为认定夏盈光买不起,所以看她掏出一张黑色百夫长的时候,汪子琳差点捂着嘴叫出声来。

    接着,刷卡、输入密码,完成订单签字,都在众目睽睽下完成。

    汪子琳脸色铁青,这怎么可能?她看向夏盈光,发现她出奇的淡定,而且并不看自己,视自己如空气,似乎连嘲笑自己的想法都没有。

    柜姐因为做了这么大一笔数目的单子,对夏盈光非常殷勤,请她到旁边贵宾休息区坐一坐,问她喝茶还是咖啡,又问她爱吃什么口味的马卡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