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2018/4/21(一更)
    ..回到被渣前

    夏盈光坐在店里休息, 汪子琳丢了面子, 灰溜溜地走了。她太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恨不得立刻打电话问夏凯飞,你妹妹好阔绰,一出手就是两百万。

    汪子琳知道夏家有钱,不然她也不会盯上夏聪毅和夏凯飞父子, 但还没到这种地步。

    谁给夏盈光那么多零花钱的?

    她越想越觉得没对劲, 当即给夏凯飞打了电话:“喂,凯飞啊,晚上我们在哪里吃饭?”

    夏凯飞兴致缺缺地道:“随便吧。”

    汪子琳道:“那就吃西餐吧!哦, 对了,我下午在新光天地, 好像看见了你妹妹。”

    “盈光?!”夏凯飞的声音立刻提起了精神。

    汪子琳心中鄙夷, 嗯了一声道:“好像就是她, 她那么漂亮,我虽然就见过一次, 但我不会认错的……”

    夏凯飞连忙追问:“她在哪?新光天地吗?你什么时候看见的?她跟谁?一个人还是?”

    他一下抛出了好多个问句,汪子琳暗道他色,对家里抱养来的妹妹都怀揣着那样龌龊的心思。

    她笑了两声,道:“跟一个女的,我不认识。”

    夏凯飞很快想到, 那天在环岛绿洲碰见的力气很大的女人!

    他太想念夏盈光了, 想的睡不着觉, 原本夏盈光在他家里安安生生的, 他倒不这么觉得,因为知道夏盈光哪里也不去,就在家里,他回家就能看见。

    但现在,夏盈光被李寅,他的表舅给抢走了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夏聪毅还给他安排婚姻,对象就是这个汪子琳。因为他身体不好,性`能力也有问题,很难找到合适的门当户对的对象,汪子琳是留过洋的,学历很高,人也漂亮。

    而夏聪毅和汪子琳的父亲汪海是旧相识,对方帮过夏聪毅很多,所以这样的危难之际,他也愿意伸出援手帮助汪家。

    夏凯飞问汪子琳打听着夏盈光,这让汪子琳察觉到了不对劲,不是说夏家把她管得很严吗?不是说不让她出门的吗?

    她不声不响地套话:“我看见她买了好多珠宝啊,给你妈妈买的吧?”

    “珠宝?”夏凯飞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夏盈光买珠宝,呵呵,肯定是卖身换来的钱。一想到夏盈光叫自己滚,夏凯飞就气不打一处来,感觉心脏被人用手掌攥住了般,特别难受。

    因为心脏病,医生总让他保持乐观的心态,但因为夏盈光被送人了,她还不认自己,夏凯飞由衷地感觉到了痛苦和悲观,她不认自己,不就是因为李寅有钱吗……

    对于主动扑上来的汪子琳,他也是出于报复的心态才跟她约会的,他认为夏盈光很在乎自己,所以知道自己有了女朋友后,肯定会很难过吧?

    哪怕夏盈光并不知道此事,夏凯飞还是有种“你跟李寅快活,我也有新欢”的心态。

    所以,当汪子琳随口说出一家意大利菜餐厅的名字,说六点半见面的时候,夏凯飞就同意了。

    同一时间,夏盈光从t&c出来,她还没给李寅买礼物,她没想过用李寅的钱来给李寅买礼物,所以她的选择范围是一千块以内。四处逛了一圈,夏盈光花一千块买了三样礼物,给李寅买了,给翟超逸和林妮都买了。

    但她没给自己买。

    她专程给李寅买了礼物,李寅自然也想着她的,在家里为她准备了惊喜。夏盈光还没回家,李寅的电话就来了,说要带她出去吃饭。

    李寅带她去了上次去过的那家,喝下午茶的意大利餐厅,因为那家餐厅有一架钢琴,李寅听翟超逸说,夏盈光出门总喜欢来这里,可因为消费很贵,每次路过,就去书店了。

    书店看书免费,所以夏盈光就很喜欢去。

    所以夏盈光一听李寅要带她去那家有钢琴的餐厅,非常雀跃。李寅的车开到商场,把夏盈光接到后,直接去了餐厅,没有回家。

    时间还很早,下午茶时间刚过去不久,餐厅人少,李寅提前让餐厅留出了钢琴旁边的位置。

    坐在台上的那位钢琴师,还是上次的那个年轻学生,他还记得夏盈光。

    夏盈光的面孔明朗得叫人过目不忘,所有见过夏盈光一面的人,都很难忘记她。

    年轻的钢琴师刚到上班时间,他一面打开钢琴琴盖,一面不明显地去看了眼夏盈光。

    夏盈光也在看她,确切地说,在看那架钢琴。

    目光很亮。

    李寅没有问夏盈光给自己买了什么东西,因为夏盈光今天购物买的商品都放在翟超逸开来的那辆奔驰上了,夏盈光上了李寅的车,跟他来吃饭,翟超逸就负责把她买的东西带回去。

    在大庭广众下,李寅声音放的低,也不会很亲密地去抱、或者亲夏盈光。他稍稍歪头,忍不住问她:“盈光,你这么喜欢钢琴吗?”

    他并不知道夏盈光会弹,只当她对此很感兴趣。

    夏盈光望着他,轻轻一点头,说喜欢。她现在对李寅态度坦然了许多,或许是那么多天都睡在一张床上,李寅对她十分温柔,让夏盈光不由自主放低了一些防备心。但夏盈光吃过宋豫川和谢涵夫妇的亏,还是很怕。

    李寅笑了笑,又问她:“那你想不想学?”

    在他看来,夏盈光比较笨,钢琴虽说不难,她要学会应该也会比较麻烦。不过,既然夏盈光喜欢,就让她学一学,哪怕学会弹个小星星,李寅也觉得不错。

    李寅这句话一说出口,夏盈光的脸庞一瞬间像是被什么点亮了般,她立刻重重地点头道:“想!”

    “我给你找个钢琴老师,以后每天都来教你,每天学习一个小时。”李寅瞧她亮着眼睛的模样可爱,忍不住轻轻捏了下她的脸颊。

    由于他们来的时间早,厨房还没开始准备,点了餐后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布菜。

    餐厅里陆陆续续进来了客人,和缓的钢琴声叮咚作响,接着,餐厅里进来了一男一女,他们相互挽着手。

    男的是夏凯飞,女的是下午才在商场见过的、出了洋相的汪子琳。

    汪子琳换了一身衣服,是一条开叉红裙,她一进来便说:“哎呀,来的迟了,我喜欢坐钢琴旁边,位置都让人给占了。”

    她也是从小学钢琴,还拿过奖。

    两人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后,汪子琳将准备好的礼物送给他:“凯飞,生日快乐。”

    夏凯飞很平淡地说了句谢谢,接过她的礼物。

    汪子琳见他也没拆,反应也平淡,也没说什么,她低头喝了口卡布奇诺,装作若无其事地道:“对了,凯飞,你妹妹现在是没住在家里了吗?”

    因为夏凯飞下午的话,她意识到了有问题,夏凯飞竟然不清楚夏盈光的近况,还反复问她。

    夏凯飞抬头看她一眼,否认了这件事:“我这两天没回家,但我们家有门禁的,她怎么可能不回家?你问这个做什么。”

    汪子琳放下咖啡杯:“也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

    这间餐厅并不大,汪子琳眼神徘徊间,突然看见了夏盈光。

    她坐的位置,和夏盈光的位置隔得很近,只不过中间有绿植隔开。

    她见夏盈光旁边还坐了一个男人,两人坐得很近,气氛是蜜里调油,不过因为是背影,她并不清楚是谁,她心里很快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夏盈光下午拿出那么多钱去买珠宝,该不会是被哪个四五十的老男人给包`养了吧?还是说出来做援`交的?她越想越觉得就是那么一回事,下意识地看一眼夏凯飞,而夏凯飞因为心不在焉,在低头看着手机,没注意到夏盈光。

    汪子琳忍不住地想,夏凯飞知道这事儿吗?

    知道自己喜欢的、从小呵护的“妹妹”,是那种拜金的女孩吗?

    她心里有了个主意,又提起夏盈光来:“对了凯飞,我之前听你说,你妹妹快生日了是吗?我也给她准备给什么礼物吧,她喜欢什么啊?”

    夏凯飞难看地笑了下:“不用送了。”

    “好歹是一份心意啊,她是十八了吗?在哪个大学读书?高中毕业没啊?交没交男朋友啊?她那么漂亮,肯定很多男生追……”

    听到这里,夏凯飞脸色更难看了,他本身就一肚子火,这下更忍不住了:“她没男朋友!你打听那么多我们家事做什么?”

    言下之意就是关你屁事。

    “我这不是关心她吗?下午又看见她了,嗯……”她说着突然道,“哎,你看那是不是盈光,好像她啊!”

    她下午出了洋相,这会儿是故意把音量放大了许多,想让夏盈光听见——夏盈光一定很怕被发现,夏凯飞一定也会觉得很丢脸。

    他闻言抬头一看:“嗯?”

    他瞥见了夏盈光,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猛地又看见了李寅,他不舒服到了极点,突然站起来道:“我们走吧!”

    正巧侍应生端着托盘来上菜,汪子琳是看好戏的心态,就拉着要走的他说:“你看菜都上来了,怎么还走?况且你妹妹就在旁边,怎么不打声招呼?她旁边坐的谁啊?”她假装讶异,“她男朋友吗?不像是学生,看着比她大好多啊。”

    看背影其实是看不出什么来的,李寅还被植物遮挡住了,汪子琳就更分辨不清了,只不过先入为主,觉得那肯定是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子……嗯,虽然看着身材不错,不过那是坐着,谁知道站起来什么样。

    她故意道:“凯飞,劝劝你妹妹!交男朋友要交同龄人,别让大十几二十岁的老黄瓜占她便宜!”

    她因为说话声音比较大,已经引起了旁边几桌的注意,正在窃窃私语,而隔着两株绿植的李寅自然也听见了,他一回头,汪子琳整个人就僵掉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