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2018/4/21(二更)
    ..回到被渣前

    她怎么能想到, 她妄自揣测的四五十岁老黄瓜, 竟然是李寅呢?

    刚回国的时候,她第一个盯上的对象就是李寅, 无奈多次勾引失败,李寅对她不仅没兴趣,连点印象都没有。后来她退而求其次换了个老板, 对方还是瞧不上她,她这才看上了夏凯飞。

    如今被李寅当场听见自己辱骂他, 汪子琳感到羞愧难当, 非常难堪, 脸上火辣辣地疼,嘴唇张了张,想叫一声“李总”, 想跟他为自己的无心之失道歉。

    她求助无门,看一眼夏盈光, 夏盈光也正好在看自己。

    可是, 夏盈光看她一眼, 再看夏凯飞一眼,就漠不关心地别过眼了,似乎对他俩的关系并不惊讶,也并不关心他们说了什么。

    哪怕夏凯飞魂不守舍地盯着她看, 她也丝毫不为此动容。

    这可和她听来的夏盈光不一样。

    汪子琳尽管狐疑李寅跟夏盈光的关系, 但此刻并不是思索这件事的好时机。

    李寅无论从哪一方面, 都比夏凯飞要好上无数倍。他经常对人看起来很温和, 但眼神却很冷漠,透着高高在上,从前自己妄图接近他时,他便会露出视她如蝼蚁般的目光。而现在,汪子琳看他一眼,就感觉似乎他被她这句话激怒了,眼神都变了,然而嘴角却还带着一丝让人心惊的笑。

    她如坠冰窟,浑身冷得可怕,心里也很害怕。

    要不是坐着,她估计自己得站不稳跪下了。

    没有触怒李寅的时候,汪子琳一点也不觉得他有多可怕,哪怕经常听说他这个人心肠很冷硬,听说过他做过的那些事,她眼里也只看见了李寅的多金帅气。

    但现在汪子琳只要一联想,就脸色煞白地想到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李、李总,”她很勉强地冲他一笑,神情很苦,“我都没注意到您在这儿,那句话不是冲您来的,您别跟我计较……”

    李寅平静地嗯了一声,说:“我知道。”他坦然接受了汪子琳的说法,但这不代表他不会计较了。

    汪子琳的父亲汪海的公司刚刚宣布破产,汪海需要钱救急,因为欠了一屁股债,所以汪海到处求人,这种时候能帮得上忙的人不多了,朋友都是有多远躲多远。汪海求到了他头上来,李寅问他能给自己什么:“我不是圣人,我拿钱去填你的漏洞,你拿什么还我?”

    汪海咬牙说:“李总,我有个女儿……”

    李寅直言说自己不要他女儿。

    汪海走投无路,一把年纪了哭着说:“您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您借我钱,我东山再起了就拿钱还您。虽然别人总说你无情无义,但我知道您不是那种人,我给您下跪,磕头……”

    李寅也不要他拿自己当爹似的磕头。他感觉汪海可怜,就让他把公司文件给他秘书,帮他看看到底欠下多少债,能不能拆东墙补西墙地补上。

    他对汪海说的是:“如果补不上,漏子太大,那我也无能无力,如果数额不多,我也就帮你。”

    他难得发发善心,结果在餐厅里碰上了汪海的女儿,对方辱骂说他老黄瓜。如果说别的,骂他心狠手辣没有良心,那也就罢了,他不至于跟个女人计较。

    但李寅不能忍这个,而且还让夏盈光听见了!他强压怒火,感觉就跟吃了个苍蝇似的。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吵架,不是他的作风,所以李寅只是往夏凯飞身上扫了一眼,眼神像是在说“拴好自己的狗”。

    于是夏凯飞脸色铁青地拽着汪子琳去买了单,逃也似的离开了。

    汪子琳知道自己把李寅得罪得死死的,但并不知道,她得罪了她父亲那破产公司的唯一愿意伸出援手的救星。

    这两人一走,李寅也带夏盈光离开了,他没吃饱,西餐讲究,吃得慢,而他食量大,同样的用餐时间,猫胃的夏盈光能吃饱,他不能。

    他带着夏盈光上车回家,结果夏盈光在车上问他:“表舅,老黄瓜是什么意思?”

    李寅差点以为,夏盈光是刻意的,但他知道夏盈光纯洁得很,哪怕听出来这是个比喻,但却不可能知道这种比喻词是什么意思。

    夏盈光对自己不理解的事物,总是抱有好奇心的,她这好奇心却来得不合时宜,把李寅给难住了。

    他不知道怎么给夏盈光解释。

    夏盈光看着他问:“是在说你老吗?”

    李寅才三十出头,从来都没听过有人说他老,但相比起夏盈光,他确实大了这姑娘很多。他低头注视着夏盈光,语气微沉:“盈光,你觉得我老吗?”

    夏盈光摇了摇头,说不老。事实上,她第一次见李寅,就觉得自己叫表舅叫的不对,因为李寅面容看起来也不比夏凯飞大多少,顶多是气质上的变化。

    李寅知道她不撒谎,心里很对她的诚实受用,觉得大夏盈光十几岁,根本算不得老。

    他很高兴地侧头亲了亲夏盈光的头发,叫她“宝贝儿”。

    回到家中,李寅在家门口蒙住她的双眼,低头贴着她的耳朵说:“盈光,舅舅送你个礼物。”

    夏盈光在他手掌心里颤了颤睫毛,李寅手很大,而夏盈光是巴掌脸,呼吸都喷在他的大手里,她面前黑黑的,问道:“是什么?”

    “等下你就知道了。”李寅带着她向前走,夏盈光像个瞎子那样伸出双手摸索,但家里空间大,李寅带着她,一路安全。

    走了几步路,李寅便停下来,在夏盈光耳边倒数:“三、二……”

    他松开了蒙住夏盈光眼睛的双手,夏盈光重见光明,展现在她眼前的——是一架雪白的斯坦威三角钢琴。

    她好一会儿没话,像是高兴得说不出话来,李寅垂首一看,才发现夏盈光眼里闪着光亮,一双眼睛湿漉漉的,眼泪在虹膜表面滚了一圈,波光粼粼。

    有这么高兴?

    这架钢琴,比自己上次自己送的项链还让夏盈光高兴吗?

    他手指轻轻在夏盈光眼底抹了抹,低声道:“去试一试?”

    他以为夏盈光不会,不过钢琴音色纯,随便一按就很好听了,想来也不至于魔音刺耳。

    夏盈光回头,盯着他的眼睛忽地一笑,她轻轻搂着李寅的腰抱了一下,低低地道:“谢谢表舅。”

    夏家也有钢琴,但那架钢琴是李买回来做装饰品的,她不被允许碰。

    李怕让她碰坏了。

    所以李寅给她买这个钢琴,放在家里,准许她每天弹,愿意为她请个钢琴老师,对夏盈光而言比什么都好。

    “喜欢就好。”李寅回搂住她,心一下就化了,感觉真是送对了礼物。

    旋即夏盈光走到钢琴旁,坐在了琴凳上,慢慢掀起了琴盖。

    而李寅望向她的侧影,脸上荡漾着微微的笑意。

    这架钢琴占地面积广,被放置在了宽阔的客厅一角,还有买钢琴送的厚厚一本的琴谱合集,就搁在钢琴上。

    夏盈光是多年不碰,看着黑白琴键即是欣喜又是陌生的。她之前在夏家偷偷摸过,每次碰的时候都很小心翼翼,怕让人听见,怕李骂她。

    她的记忆深处里,每次她一弹钢琴,父母都会很高兴。那现在她该给谁弹琴?夏盈光心里朦朦胧胧地想到,她不为任何人弹,只为自己——弹琴这事本身让她快乐。

    夏盈光没有去翻琴谱,当她手挨上琴键的时候,第一个音符出来,过了良久,又是第二个音符,她低头看着钢琴,神态是认真的思索,似乎在尽力回忆。

    刚开始,她的确表现得像个门外汉,不过她的坐姿很漂亮、赏心悦目,在阳光下她脖子微微垂下的弧度显得很柔顺,白皙纤长的手指放在钢琴上,还真像那么回事。她总是坐得很直很端正,这是她从小练钢琴学来的,来到夏家后也没改掉,一直维持着笔直做人的习惯。

    李寅站在一旁听了几分钟,听她似乎是杂乱无章地按了几个音符,像是在小心翼翼地试探,听不出什么旋律来,然而过了一会儿,让他惊讶的事发生了。

    夏盈光手底下的音符,渐渐就开始串成了熟悉的前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