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2018/4/21(三更)
    ..回到被渣前

    夏盈光会弹钢琴这件事让李寅大为吃惊, 因为夏盈光从没说过,她只是表现得很喜欢钢琴罢了, 却从没说过自己会弹奏,还弹奏得如此……耀眼。

    是的,耀眼, 夏盈光很漂亮, 这是他第一眼见到的印象, 夏盈光喝醉了、被人下药了, 跑到他房间里来的那次,他

    李寅没什么音乐素养,但他也知道夏盈光弹奏的钢琴曲叫什么,这是一首钢琴入门曲《卡农》, 从夏盈光手底下磕磕碰碰到逐渐熟悉流畅、动听的旋律可以看出来,夏盈光一定学过。

    不过, 夏盈光弹到后面,慢慢停了下来,她双肩垮下来。露出沮丧的神情:“想不起来谱子了。”

    虽说她对钢琴非常熟悉,在碰到它的那一刻就能被唤醒深处的记忆, 但夏盈光自从一场车祸后,记性就变得不怎么好了, 有时候一件很容易的事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比如现在,她对《卡农》感到极为熟悉, 但谱子只断断续续记得一些, 毕竟是太久之前学过的东西。

    李寅走过去, 将放在钢琴上的五线谱给她:“记不清谱子了没关系,这不是有谱子吗。”他由衷地夸道,“盈光,你弹得真好。”

    夏盈光愣了愣,因为每次她弹琴,父母都会很高兴地夸她,她还记得她的钢琴老师,虽然记不清老师的模样了,但能记得她很严厉,却也总是夸她。

    她抬头一看,发现李寅也是很高兴地在笑着,自己弹琴让他这么高兴吗?

    夏盈光很腼腆地一笑,低下头来,心里很感谢李寅。

    李寅太喜欢看她笑了,而这一次的笑,似乎和以往都不同。

    接着,夏盈光突然伸出手去拉李寅的手掌,李寅的手被她拉过去,猜想她要做什么,却不想夏盈光却垂首将脸颊贴在了他的手心里。

    她是坐着的,而李寅是站着,原本就有身高差距的他们如今差得更厉害了,夏盈光像只猫咪一样,在他手心蹭了蹭,脑袋微微仰着望向他,目光很清澈,像是在表达感谢,不过李寅觉得,更像是撒娇。

    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李寅又有了心动的感觉,心跳的似乎比往常厉害。他慢慢抚摸了她的脸颊,声音有些哑:“这么高兴?”

    夏盈光嗯了一声,由于脸还靠在他的手里,脑袋是歪着的,模样有几分可爱:“高兴,我喜欢钢琴,也喜欢表舅。”

    李寅心想,那么多人说喜欢他,怎么夏盈光这个就听着那么舒服呢?

    他认识到这个兴趣对夏盈光有多么的重要,所以决定要好好栽培她,给她请个好老师。

    他在夏盈光身上花了不少钱了,下午才让她去买了两百万的珠宝,这款钢琴又是顶级的。他原本以为钢琴买回来就是拿来做装饰的,不过他这人有个毛病,就是什么都喜欢最好的。为夏盈光付出这么多开销,看她这么开心的样子,冲自己笑、甚至是撒娇,李寅就觉得非常值得。

    为了表达感谢,夏盈光从翟超逸拿回来的那堆东西里,翻找出了给李寅买的礼物。

    她坐在钢琴面前对着五线谱练习,差点要忘了这件事,是心里一直想着要报答李寅,才突然想起来的。

    下午逛的时候,她看见一个非常漂亮的闹钟想买来送给李寅,被翟超逸僵着脸阻止了:“夏小姐,闹钟您还是买来自己用吧,就不要送人了,送‘钟’有非常不好的寓意。”

    后来,在礼品店店员的介绍下,一筹莫展的夏盈光买了钱包,店员还说:“是送给男朋友,这里有照片夹,可以放你们的合照呢!他一打开钱包就能想起你来……”

    夏盈光不想这么做,但她看见钱夹上有个小王子的绣花图案,就买了下来。

    《小王子》是夏盈光接触的第一本英文短篇童话,她看过中文版后,发现买的一套书籍里有英文版,然而她翻出来看却看不太懂。虽然夏盈光每天都在学习英语,有一位视频里的老师、还有一位外国老师教她,但她的英语还没到达能独立看小说的地步。

    李寅那天正好空闲,心情也不错,给夏盈光念了一遍英文版的小王子的故事。

    他这个人虽然没什么音乐素养,但着实读了不少书,什么书都看。见夏盈光对这个故事有些入迷,他很愿意为自己和夏盈光制造一点共同话题,便说:“舅舅跟你一样,也很喜欢这个故事。”

    夏盈光觉得这样的故事不太适合李寅,她惊讶:“真的啊?”

    “真的。”李寅显得很真诚。

    实际上他只有小时候才看过童话,而且看得不多,要说多喜欢,还真不是。

    纯粹为了让夏盈光觉得跟自己有话可说罢了。

    但夏盈光就记住了,李寅收到礼物的时候,心想这么个钱包他拿出手去,多少人该笑话他啊。

    夏盈光应该是特意给他选的深蓝色,是刺绣的,做工也还成,没有线头,但深蓝色上有个戴黄围巾穿绿衣服的小王子,这特么就……李寅也不是嫌弃什么,夏盈光能有这样的想法,就让他觉得挺高兴的。而且李寅翻开钱包,发现里面还绣了朵深红色的玫瑰,他不知想到什么,乐得笑出来。

    在夏盈光期盼的目光下,李寅点头说:“盈光,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他看见夏盈光还买了一些东西,是一盏挺好看的工艺台灯,还有些乱七八糟的。

    夏盈光说:“灯是给林妮买的,她喜欢埋头做针线活,光线不好,对眼睛不好。”

    李寅长长地“噢……”了一声:“你还给林妮买了啊。”

    说好的赚这个钱是给他买东西的呢?

    夏盈光嗯了一声,丝毫没有察觉到李寅那点微妙的不对劲:“我也给anne买了。”

    其实还有一个人,就是家里做打扫的哑巴曹姨,夏盈光很少看见她,对方似乎只在她在房间里的时候打扫外面,夏盈光出去时候,她才会进来打扫房间。

    因为不能说话,她习惯性地避免跟人接触,以免给人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李寅因为夏盈光的一视同仁,感觉在夏盈光心里自己不够特殊,有一丝的不高兴。不过很快,他就释怀了,夏盈光把下午刷卡买的珠宝一块拿给他,说:“表舅,这是你下午让我买的。”

    李寅看了一眼说:“你留着吧。”

    “那怎么行?你说你买来送人的。”

    “我不是说的,买来送给一个很重要的人?”他哄人很厉害,低头注视着她的眼睛,低声道,“天底下还有谁对我那么重要?”

    夏盈光很不自在地垂下头,她开始觉得李寅是真的对她很好,不是坏人,不是装的,也没有其他目的。但夏盈光还是怕的,她受过太多人情世故上的伤害。

    而且,她觉得自己不需要这些,她喜欢那个钢琴,别的东西也很好,但太破费了。

    李寅越是这样,越让她觉得不安,所以晚上的时候,夏盈光特别地听话,她以往也听话,可这个晚上又让李寅开发出了一点不同来。

    他让夏盈光把屁`股撅高一点,她立刻乖乖的撅高。

    她越听话,李寅越是疼她,同时很喜欢她这样,也总是询问她什么感觉。夏盈光很羞涩,但是不扭捏,很诚实地说喜欢。

    李寅原本给夏盈光找了个很好的老师,在发现夏盈光会弹琴,并且她弹琴的模样让他觉得有些着迷、想要栽培她之后,就又让特助重新去请了个更厉害的老师来。

    那位老师上了年纪,但把自己打扮得很年轻,整个人身上有一种芭蕾舞者般的挺拔气质,两鬓垂下来卷曲浪漫的刘海。

    李寅从特助招来的资料里了解到,这位老师从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在读书期间,获得过该校著名的william petschek钢琴演奏奖,举办过个人演奏会,不过没多少人听就是了。是个不知名,但人很骄傲,钢琴技艺也没得说的艺术家。

    夏盈光如果学好了琴,那么她想去读书,李寅就可以送她去音乐学院了。

    因为音乐学院分数要求低,如果夏盈光走正规渠道也很容易就可以入学,若是不走正规渠道,也比普通理工科大学好操作一些。

    不过,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夏盈光弹琴的时候很高兴,李寅为她请个好老师的目的就在于此了。

    老师姓张,第一天来的时候,看完夏盈光的演奏,问她:“学过几年钢琴?”

    夏盈光不记得了,她很小就开始学,不确定是四岁还是五岁,或者更小……学到十岁就停了。

    她跟张老师说了后,说自己:“我十岁后,就没有碰过琴了。”

    张老师有些意外,同时觉得惋惜:“你若是年纪小一些,就更好了。你天赋不错,为什么停了呢?”

    夏盈光不太愿意说自己这段经历,她觉得有些难以启齿。她半晌,慢吞吞地道:“我出过一场车祸……”

    她没有过多解释,张老师自己就脑补出来了:“伤到手了?”

    夏盈光摇头。

    张老师“噢”了一声,那就是有阴影了。她温柔地看着夏盈光:“现在重新学,也不算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