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2018/4/22(一更)
    ..回到被渣前

    漂亮的女孩子总是讨人喜欢的, 张老师很顺利地接受了这个漂亮得有些惊人的女学生:“你十八岁?是打算重新学习钢琴去艺考吗?”

    夏盈光不懂什么是艺考, 露出了茫然之色,张老师又问她:“你年纪这么小, 还没读大学吧?”

    她点头,说没有。

    张老师沉吟道:“现在是十一月, 艺考是今年年底,你还有不到两个月的准备时间——如果你打算读音乐学院的话。我教的学生, 有的出国深造了, 有的就在国内读音乐,有的现在已经毕业了,加入了爱乐乐团……”

    “你家长是什么想法?打算让你学音乐出国深造, 还是怎么?”联系上这位钢琴老师的人是李寅的特助,所以张老师只以为夏盈光是有钱人家的小孩,而不清楚具体的。

    并且,对方给的合同上说, 每天上一个小时的课, 后期可能会增加一定课程。当她得知了学生的年纪, 立刻就想到她是不是为了艺考突击,才请自己去给她上课的。

    夏盈光顿了顿,她没有家长,所以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现在替她做主的人是李寅,李寅愿意让她学习音乐, 也愿意让她去上学, 那是不是也会准许她去读音乐学院呢?

    她轻轻摇了摇头, 说不知道。

    张老师便道:“你现在这个年纪学琴,又还没上大学,这么急着学,不是打算走这条路还能是什么?”

    夏盈光得问问李寅才行,她自己不能做主,但她已经对此产生了憧憬,张老师满意地说:“学钢琴学着玩,修身养性也不是不行,但先给自己定一个目标比较好。你小时候学琴,考过级吗?”

    夏盈光说考过。

    老师又问考的几级。

    夏盈光说十级。

    老师问一句,她就回答一句,这么一问一答下,钢琴老师对这个学生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

    她最后道:“我先来测试一下你的音感。”

    这是她课程的第一步,每个学生都要先测试一番。她拿出手机来,调出下载好的音效,对夏盈光道:“我现在播放一首音乐,你听见了什么,就弹出来,听一个音弹一个音,耳朵里听见的是什么音就弹出来。”由于夏盈光学过,还考过十级,基础的就不必教导了。

    见夏盈光正襟危坐,双手都放在了钢琴上,张老师点了播放。

    第一个音效是一段女歌手的清唱,约十秒时间,夏盈光耳朵侧着,全神贯注地聆听着,她脑海里还来不及反应,手底下就跟随音效按出了一串音符来,听着是一个音都不差,完全准确。

    张老师有些讶异:“训练过音感?不错啊,很准。”

    夏盈光每次被夸都会有些羞涩,她腼腆摇了摇头。她已经记不清了,因为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她依稀感觉似乎是没有的,很少有钢琴老师会去特意训练学生的音感,都是照着谱子教,教完这首让学生弹熟悉了,再换下一首。

    张老师道:“再来。”

    这次她换了一首更难的,是一段简短的架子鼓声,也差不多是十秒钟时间,听起来就像是鼓手乱弹的一串音,节奏有些快,她目光牢牢黏在夏盈光的手指上,看她快速分辨出来音调并且准备弹出来的时候,张老师是真的有些震惊了。

    ——这个学生有绝对音感。

    不过,这也不能说是特别了不起的一件事,对于学音乐的人来说的确很有帮助,而张老师自己也见过不少音乐神童,她曾经在茱莉亚音乐学院的同学、老师,都是那样天生对音乐有感知的天才。

    后来她教导的学生里,也有过那么一个,像夏盈光这样拥有着绝对音感,那个学生几年前获得了吉尔莫青年艺术家奖,现在和德国dg唱片公司签了合约,和不少皇家乐团都合奏过。

    所以张老师有一瞬间的狂喜,那种有生之年又挖掘到了一个宝藏的喜悦。如果夏盈光年纪再小一些,就更好了,因为她的母校茱莉亚音乐学院,只接收十八岁以下的音乐神童。

    当天的一个小时教学时间,很快就结束了,张老师拖了十分钟的堂,温和地告诉夏盈光:“一定记得给你的家长说,让你学音乐、从事音乐事业知道吗?”

    虽然对于学习乐器的学生来说,夏盈光年纪已经不小了,但她很有天赋。

    夏盈光对于教导她的人,都是满怀敬意与喜爱的,她乖巧地应道好,张老师说:“你自己每天不要落下练习,先从简单的开始,把手感提上来,下一步我们就练习备考曲目。”

    但夏盈光不知道怎么去开这个口,她不习惯于主动提要求,因为很怕被拒绝。

    是过了好几天了,张老师不停地问,夏盈光还是支支吾吾的没有答复,她以为是家长不同意,心里又觉得很奇怪。

    因为夏盈光没有读书,在家里学习钢琴,不让她艺考又不让她学习文化课算是怎么回事?

    所以她便主动打电话找到了当初联系她的人,也就是李寅的特助。

    电话打过去的时候是晚上七点,司机开车载着李寅刚刚从公司往环岛绿洲小区出发。李寅是大忙人,他空闲时间不算很多,尤其是有新投资的时候。

    他管理环岛国际酒店集团,在他管理之初,是一个跨国性质的连锁酒店集团,主打高端品牌。十多年之前,就在国内拥有超过五十家连锁,有三个不同星级的品牌,而且在东南亚、日韩也拥有标志性的环岛集团标志。在他接手后,就逐渐转型成为了一家有着独特发展方向的全球连锁酒店。

    他请来世界上最好的建筑设计师,在一些世界上最隐秘的世外桃源建设度假酒店。

    选址在新疆林芝、泰国普吉、摩洛哥马拉喀什、柬埔寨暹粒……

    选址,购买大片的土地,辗转拿到当地住建局和城市规划局批准,做规划设计,秉持着绝不过度开发,保持原始自然的本质开始建造,而这些统统需要花费数年的工夫。

    就在四年前,第一家环岛高棉度假酒店在柬埔寨暹粒开业,获得了英国《悦游conde nast tr□□eller》的亚洲区年度最佳地点酒店。

    所以甚至在去年的时候,他都在全世界各地飞,聘请的建筑设计师要去现场做考察,他也要去。

    最近,林芝的那家环岛度假村,也要筹备在明年开业了,所以李寅过一阵要去林芝出差,简单来说就是去差不多完工的林芝度假酒店当第一批体验顾客,是出差,也相当于度假。

    不过他最近因为此事,也变得有些忙碌起来。

    特助把电话转接给他,对方一开口就是:“您是夏盈光的家长吗?”

    李寅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成了他家姑娘的家长了?他分明是夏盈光的男人。

    他还没说话,热心快肠的张老师就道:“我是夏盈光的钢琴老师。是这样的家长,夏盈光在音乐上很有天赋,她拥有绝对音感,一首曲子只需要反复练习几次就能完全丢弃五线谱!这是什么概念?我以前见过像她这样的孩子,都成为了现代音乐艺术史上被记载的存在。”

    她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是一顿吹:“像她这样有天赋的孩子,不该被埋没。她若是只把音乐当成爱好,那太可惜了,您怎么看?”

    李寅听她说的如此厉害,心里也有一丝认同的自豪感。

    答道:“我该让她去追寻艺术?”

    “对!追寻艺术,去深造,去……”

    李寅很平静地打断说:“我不会送她出国的,她只能留在我身边。”

    张老师从电话里听出了一点不对劲来,怎么会有这样的家长?

    她心里涌起愤怒:“这就是您不让她去艺考的原因?”

    李寅诧异:“我什么时候不让她去考了?”

    张老师反问道:“我让她去问家长,问了好几天她也没给我答复,难道不是?”

    李寅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这是夏盈光没跟他说呢,夏盈光不喜欢提要求,这个他是知道的。可夏盈光接到他这里来,都快两个月了,李寅自我感觉跟夏盈光相处得很好。

    一开始他还担心夏盈光觉得不自由,想离开,可他观察了一阵子,发现夏盈光就待在环岛绿洲的别墅里,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她把自己送给她的别墅当成了家,每天过得充实快乐。

    他以为已经把夏盈光给养熟了,可她怎么这点小事都不跟他说?

    他本来也有这样的打算,只不过还没来得及跟夏盈光说。

    李寅捏了捏眉心:“这位老师,我会好好跟她沟通的。”

    “这几天考试报名就要截止了,家长,你们好好沟通。”

    电话挂了,李寅想了想,又打了几个电话,因为夏盈光的情况比较特殊,李寅还拿不准是真的让她去参加高考,还是直接花钱把她送进音乐学院。

    就在南城,就有一所很不错的音乐学院,在名声上不如中央音乐学院,但就李寅了解,也出过不少艺术家。

    车子在晚高峰堵车的情况下,花了一个半小时才到环岛绿洲。

    李寅的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他输入地下室的密码直接进了门,一进去,就听见了钢琴声。

    夏盈光在联系。

    李寅知道,自己给她买了钢琴后,她就每天废寝忘食地在弹,她是非常听老师话的那种学生,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首。李寅问她,她说是钢琴老师让她专门练习这几首的。

    这么几天下来,李寅对这些钢琴曲也有一些了解了,比如夏盈光现在正在弹奏的这首好像是车尔尼什么的。

    他从地下室上去,夏盈光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李寅走过去,斜斜靠在钢琴旁边,长腿伸到夏盈光旁边。

    夏盈光是丢开谱子在弹,她抬头看向李寅,望着他的眼睛笑了笑。

    李寅不太能抵抗她的笑容,他也对夏盈光笑,耐心等她弹完了,才说道:“盈光,舅舅刚刚帮你报名了音乐的艺术考试,你下个月要去参加考试,等到明年,你就能去读大学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