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2018/4/22(二更)
    ..回到被渣前

    “表舅……”夏盈光因为过于惊喜, 只能愣在原地,仰头望着李寅,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在她上辈子从十岁过后的整整十六年的人生中,还没有人这样对她好过, 或者说也有过对她很好很好的, 但很快他们的真面目就暴`露了。

    她从没一下子得到过这么多宠爱, 这个人给她买钢琴, 给她请了音乐老师, 让她学英语, 为她请家教……甚至让她去读书。

    夏盈光之前也想过, 她想要去读书,可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 因为她的同龄人经过了许多年的义务制教育, 而她没有。她太笨了, 她想要追上去,对她而言也太难了。

    不过,她倒是在电视新闻中, 看见过考了十年高考的成人, 这稍微给夏盈光提供了一点信心。

    她学一年学不成,可以学两年、三年……甚至更长。

    如今李寅却告诉她, 她通过艺术高考,就能够在明年上大学……

    李寅看她定格一般不说话, 单是望着自己, 就伸出手去够她的头发:“高兴吗?”

    “高兴。”夏盈光点头, 目光中有了几分依赖。

    李寅心中一动,忽地弯下腰去亲吻她。这有些毫无预兆,夏盈光紧张了一秒,很快就放松了下来。之前李寅每次这样,她都或多或少会有些不自在,会抗拒,会忍不住伸手推拒他。

    发觉她的不同,李寅吻得越发温柔入情,啧啧的在那嘴唇和舌头上吮吸出响亮声音,吻得缠绵长久。

    夏盈光忽地却发现林妮的身影出现在拐角,她立刻很紧张地把李寅的舌头给顶了出去,伸手将他使劲推开。

    李寅不明所以,还不小心让夏盈光咬了一下:“乖乖,你咬我做什么?”

    夏盈光听不得这个称呼,她摇摇头,脸色羞赧地小声道:“被看见了……”

    “被看见怕什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这个家就那么大,李寅常常不分时间不分地点的碰她,有时候就亲两口,有时候要抱在怀里抚摸,有时候甚至要把她的衣服掀起来,底裤给她脱掉……说不准被看见过多少次了。

    更别说家里隔音一般,他们晚上做什么,家里的佣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夏盈光还不知道吧。

    李寅却不打算告诉她,怕她真的害羞了,以后不让他亲不让他干。

    他再次低头去,又亲了她两口,见她脸上的红晕渐渐加深了,李寅说:“盈光,你有什么要求就告诉我,不要让我去猜,懂吗?”

    夏盈光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却是下意识地回答,说懂了。

    李寅捏着她的下巴:“真的懂了?”

    夏盈光沉默了秒,眼睛眨了眨:“……没有。”

    李寅轻轻戳了戳她的额头:“没心没肺,钢琴老师让你来问我,你怎么不来?”

    夏盈光不说话了,这是她的性格,不是那么容易改的。她因为怕被拒绝,所以在提要求的时候,是需要反复下决心的。

    李寅叹口气,认真地盯着她的双眼道:“不用怕我。”

    夏盈光还是那副模样,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夏盈光第二天就把自己报了名的消息告诉给了钢琴老师,老师说:“盈光,看来你爸爸还是一个很开明的人嘛!就是这样,有什么问题要沟通。”

    夏盈光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在说谁。

    “老师,他……不是我父亲,是我舅舅。”说李寅是自己的舅舅,夏盈光也觉得不太对,他们关系……不能这样称呼。

    但第一次见面,夏聪毅就让自己叫李寅舅舅,夏盈光叫习惯了,改不过来了。

    为什么夏盈光的家长、监护人,是她的舅舅?这个疑问张老师没有问出口。

    在每天一个小时的教学后,夏盈光还有英语课,每周还有两次心理辅导。她会用其余的空闲时间来练钢琴,基本上每天都要练习三、四个小时,甚至更长,连午觉都不睡了。

    张老师为她选择的考试曲目是马克西姆的《cubana cubana》,这首曲子难度很大,需要不停的练习。

    早上,夏盈光在吃早饭的时候,摊开了一张早报。

    这份早报是南城当地的著名日报,夏盈光前段时间就在这张报纸上看各类招聘信息,也从报纸上了解时事。不过她看报纸速度很慢,所以只挑选让她感兴趣的标题。

    突然,夏盈光看见了一则用了加粗加大的黑体字为标题的新闻报道,叫“警惕骗局!摄影师假装星探上街招模特”,因为是当地日报,标题并不耸人听闻,但内容着实有些叫人诧异。

    尤其夏盈光,对这个标题分外敏感。

    她前不久才去做过一位摄影师的模特,还因此拿了三千块的报酬,买了许多东西。

    当夏盈光看见内容里的“钱某”后,又是被这惊人的巧合给弄得一愣,等她看见打了马赛克的配图后,整个人脸色瞬间褪色,变得煞白。

    这则新闻里说,这位钱某是一位高材生,专业摄影师,开了一家皮包公司,在某个偏僻的写字楼租了一百多平方来作为办公和摄影棚。他的骗人手法是先上街寻觅合适的对象,给对方一张名片,自我介绍说是“丽质模特经纪公司”的摄影师。

    报道声称,在信息不算非常发达的年代,这类骗局仍旧能勾得不少缺钱的大学生上钩,因为对方许诺的报酬十分可观,许多人都对此没有辨别能力,据调查,被骗女性中最高学历有985、211,有研究生。

    钱某骗得上钩的女孩来他的工作室拍摄,继而在拍摄过程中用不法手段强迫女孩。

    她看文字的速度很慢,而且因为过于吃惊,夏盈光放下了筷子,连早饭都没动了,目光紧紧黏在这则报道上,心里有些不寒而栗。

    饶是她并不聪明,也能想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遭殃。很明显正如新闻报道所说,她被骗了。

    但因为她拍摄的那天,是李寅陪她去的,所以她才没有出事。

    李寅已经注意到了她,知道她肯定是看到那则新闻报道了。他佯装不知,咳了一声:“盈光,先吃饭。”

    夏盈光有些神游地噢了一声,她抬头看了眼李寅,再低头看了眼报纸,接着把报纸阖上,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腿上,不敢让李寅看见。

    同时,她心里掀翻了天——原来表舅说的是真的,真的有那样骗人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差点被人骗,差点就让人给……她懊恼地咬嘴唇,暗骂自己不长脑子、不长记性,怎么总是让人骗,怎么总是在这样的事情上吃亏,怎么总是……

    李寅把她的反应纳入眼底,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来,没让夏盈光吃亏,但这下她总该长点记性了。

    吃完饭后,李寅问夏盈光要报纸,夏盈光偷偷地把那则报道单独抽出来,再把余下报纸给了李寅。

    李寅翻了两页,故意道:“怎么好像少了一张?”

    夏盈光为难又窘迫,让她撒谎实在是为难她了。李寅瞥见了,就轻轻笑了笑,招手让她坐过来:“盈光,舅舅明天要出差,十五号才回来,你想要什么礼物?我给你带回来。”

    他说着把报纸放到了一边去。夏盈光心里松了口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让李寅看见那报道,大约是不想让表舅觉得她笨、容易上当受骗吧。

    而对于礼物,她从来都没有什么想法,也觉得自己没有任何需要,便摇了摇头,说:“我不要礼物。”

    李寅将她揽入怀中,鼻尖拱进她带着清香气的头发中,深深吸上一口气,声音低沉道:“那舅舅带你去吧?带你去玩几天。”

    夏盈光听到“出去玩”,果然立刻心动了,她哪里都没去过,一辈子都戴在南城这个沿海城市,但是从没出过海、坐过船,也没离开过这个城市。

    当初收留过她的谢涵和宋豫川夫妻俩,就住在一间复式海景房里,他们给夏盈光安排的小卧室,飘窗正好对着无边无际的蓝色海洋。

    夏盈光经常白天坐在飘窗看那广袤无垠的海,心里很向往,一看就是一天。

    她虽然很心动,很想出去玩,但夏盈光学习心重,挣扎了半晌,摇头说:“我不去了……我还要弹钢琴,还要学英语。”她说完很坚定地“嗯”了一声,像是在肯定自己,又像是表扬自己。

    可是她还是忍不住问李寅,问他:“表舅,你去哪里?”

    李寅回答道:“林芝。”

    “林芝在哪?要坐船吗?”她实在是很想坐一次船,哪怕公园里的游玩小船,她也很想去坐一次。

    “不坐船,坐飞机。”

    听见“坐飞机”,夏盈光再次动摇了起来,她抓住李寅的手指,她手小,没法去抓他的手掌,只能拉他的手指。夏盈光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白皙的脸庞向着他,目光里流露出期盼来,问道:“我也能……坐飞机吗?”

    李寅听得心底微妙地有些苦涩,其实这世上的可怜孩子太多了,他常做慈善,经常捐款,但独独只心疼夏盈光这一个:“当然能,人人都能,你也可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