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2018/4/23
    ..回到被渣前

    夏盈光没法抵抗坐飞机外加离开南城去旅游的诱惑力, 而且李寅告诉她, 自己只去三天,三天就回来,夏盈光便同意了。

    只不过,在临出发前几天,夏盈光一天要在钢琴面前坐六、七个小时,手指感觉累了便休息,不累就一直不停地弹。

    出发前一天, 李寅勒令让她休息, 不许弹了。

    夏盈光爱她的钢琴,问李寅:“为什么?”

    李寅开始给她解释:“我们去的地方是高原, 你身体差, 容易高反, ”他顿了顿, “高反就是高原反应, 林芝海拔高, 人一天之内从平原跨到海拔那么高的地方,是很危险的。”

    说到这里, 他突然有些后悔带夏盈光去了。

    夏盈光听得云里雾里, 完全没听懂是怎么回事,李寅继续跟她解释:“高原是低压低氧环境, 氧气不足, 缺氧会引起一系列的反应, 头痛、疲倦……”

    他解释了半天, 夏盈光仍旧很难理解这种常识。李寅无奈,低头吻了她好几分钟,直到夏盈光开始呼吸急促,像是喘不过气来了,李寅才把她放开。

    “缺氧就像这样,我能亲你十分钟、半个小时,你不会觉得难受……但是如果一直让你处于缺氧状态,就会产生不良反应。”

    李寅低头道:“明不明白?”

    夏盈光有些茫然地看他:“明白了。”

    李寅让她提前吃了点预防高反的药,还把之前办好的身份证给了她。

    夏盈光的身份证办好后,就一直在他那里收着。上面印着她的出生年月日,和籍贯,是某个夏盈光从没去过、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的东北小城市。

    夏盈光跟几位老师请了假,想着要出去,一筹莫展地想要收拾点什么行李。

    李寅没让她收拾,就带她出了门,出发去机场。

    她从没出过这么远的远门,也只在电影里见过飞机什么样,李寅带着她进了机场后,夏盈光看见了李寅的助理。

    她对这个助理没有印象,她第一次见李寅的时候,是夏聪毅带她去,由另一个很斯文的助理领着她去见李寅的。而面前这个,长得很高、身材结实。他叫陈纵,是个退伍军人,办事手脚利落,跟了李寅好几年,为他处理工作之外的“琐事”。

    这位助理给了他们登机牌后,接着直接去过安检。登机牌上没有印刷航空公司,但是有航班号,和其他航司的登机牌都不同,这是一艘私人飞机。

    需要在南城的江宁机场起飞,在西藏林芝的米林机场降落,而不是想怎么飞怎么飞,想往哪儿停往哪儿停,都是要提前办繁杂的手续。

    夏盈光什么也不知道,跟着过了安检,进了休息室,等待约半小时后就上了飞机……她上去后,有位模样很靓、个子高的空姐,还有一位穿白色笔挺制服的帅气副机长,站在舱门口跟她微笑。

    接着,她很惊讶地发现这架飞机铺着一层地毯,空间很小,座位很少。

    由于只有八个座位,有两种座位格局,一种两个座位相对,中间有桌子,还有一种是两个座位挨在一起,前面有一张更大更宽的桌子。

    所以内部显得很宽敞、舒适。

    这和夏盈光在电影上看见的紧巴巴的机舱完全不同,除了他们三个人以及空姐、机长,就没有别的去林芝的乘客了。

    夏盈光并没有这个飞机是私人的、是属于李寅的概念,她坐下来自个儿琢磨了半天,也没有问李寅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猜测,是不是林芝这个地方太冷门、太少人去,所以飞机很小,只有他们几个旅客。

    事实和夏盈光猜测的,也有一些联系。从南城没有直飞到林芝米林机场的航班,至于其他地区的航班,也是一周只有一班,很少有人会坐飞机去那里。

    李寅帮她把安全带系上后,自己坐在她的对面。随后,空姐过来问夏盈光想喝什么,夏盈光下意识地望向李寅,李寅帮她要了热果汁。

    飞机在地上滑行了两分钟,接着起飞,失重感从下肢向上爬,夏盈光手里端着那杯果汁,后背紧紧靠在座椅,有一丝的心悸感。李寅伸手把那杯果汁拿开了,放在桌上,他伸手一揽,让夏盈光靠在自己身上,侧头低声问她:“晕不晕?”

    “有一点点。”这对她来说很新鲜,是从没经历过的,夏盈光尽管觉得有点晕,但还是拼命地想要记住这种起飞的感觉。

    她昏昏沉沉地依偎李寅身上,飞机平稳下来,李寅把座位往后调整了六七十度,让夏盈光躺着。

    因为怕她高原反应,李寅做足了准备。

    两个半小时后,飞机落地。

    李寅在飞机上为她测了心跳和含氧量,发现她心跳从八十多变为了接近一百的数值,尚且在正常范围内,但是需要警惕。

    夏盈光不仅心跳变快了,血氧也降低了。

    李寅问她:“难不难受?”

    夏盈光说不难受,李寅认真嘱咐道:“一旦感觉不舒服了,马上告诉我,不许瞒着。”

    他不敢走快,拉着夏盈光慢慢出去,步伐很缓。机场很小,出去后坐车,在车上,李寅隔一会儿就给她测心跳和含氧量。氧气罐就放在旁边,一旦夏盈光有些缺氧反应,就让她吸一口。

    即将在明年开业的林芝环岛庄园酒店,背靠喜马拉雅山脉,面朝雅鲁藏布江,由于西藏地广人稀,这家庄园式的度假酒店占地极广,且得天独厚,距离机场约十分钟的车程。

    或许是由于吃过预防高反药的原因,夏盈光看起来什么问题都没有,她整个人显得兴致勃勃,摇下窗户看外面。这里是县城,没什么让人惊艳的风景,但别有一番风土人情,让夏盈光像个照相机一般,恨不得将这些不同的风貌全部记在脑海里。

    这是一家藏式风格的现代酒店,外表是藏式建筑,里面却将现代与传统融入得恰到好处。整座酒店主打小而精致的主题,十分静谧,拥有二十栋不完全一致的独栋私密别墅,三十间面朝葱郁繁茂的雅鲁藏布江的全景藏式亭阁房。

    也就是说同一天内,酒店最多接待五十个订房需求、接纳一百二十人入住。

    但现在,酒店尚且还未全部完工,有一些别墅还未全部修建完成,有几间却已经可以住人了。

    夏盈光不知道李寅是做什么工作的,只知道他很厉害,也很忙。但这住的地方,却让她大开眼界,这是她从没见过的高原风光,天空倒映在江面上,葱茏的植物,青绿色的草地,隔江而望,似乎还有一头黑色的牦牛。

    进入酒店后,就更加让她叹为观止。酒店走廊的柱子上雕有神秘莫测的故事和鸟兽花纹,让夏盈光驻足。这时,有六、七个人走向了李寅,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很是欢迎李寅。

    其中有两个是外国人,是这家酒店的建筑设计师和他的助理,这位建筑设计师是法国人,建筑风格受柯布西耶影响很大,他带来了自己的整个班底,有十多个助手——他的工作室都在西藏驻扎了快两年了。还有的是请来的建筑施工队的负责人,有的是他派来监督的人。

    走近后,其中一个蓄小胡子,脖子戴了一串饱满的大金刚外加碧玺平安扣,手上一圈绕一圈的小叶手串、外加一串镶嵌藏银及青金石的的鸡血藤的男人,伸出他颇有重量的双手热情地握住了李寅的手道:“李总,您好!等候您多时了!来,这边请。”

    他是监督工程的经理,姓赵。赵经理注意到了躲在李寅背后的小美人,微微诧异:“这位是……?”

    夏盈光是很怕生的,一下多了这么多人,她也不看柱子上的花纹了,垂着头躲在李寅身后,生怕见到人。

    李寅没有做解释,他点头致意,旋即回头,他背着拉了一下夏盈光的手,低声嘱咐道:“盈光,你先去房间等着我。”

    夏盈光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依赖心是非常强的。在这个地方,她只认识李寅,别的事物虽然漂亮,也很吸引她,但是李寅若是不在了,她会非常不踏实。

    她攥住李寅的手,李寅看出她对自己的依赖,有些高兴,他摸了摸夏盈光的头:“听话,我等下就来。”

    他展现出的温柔叫人诧异。

    虽然这次出差相当于度假体验,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工作,相反,他可能一整天都要跟这群设计师、包工头……沟通进展,商量哪里需要改。

    把夏盈光安抚好了,李寅对自己的特助嘱咐了几句:“随时给她测心跳血氧,看好她,她想去玩就陪她去,有什么给我打电话。”

    这附近正好有信号塔,所以信号不错,有三格,能通话。

    夏盈光见李寅跟着那一群陌生的人走远了,抬头望向李寅的这个特助陈纵,这也是个陌生人,且非常高大,看起来和表舅差不多,但比表舅还虎背熊腰。

    面对陌生人,她总是一言不发,陈纵面无表情地道:“夏小姐,我带您去房间休息。”

    夏盈光感觉他有些像门上贴的门神张飞,她应了一声,看见李寅人已经消失的没影了,有种抬腿去追上他的冲动。

    如果是在家里,李寅像这样离开,夏盈光还会有些高兴,觉得把客人送走了,自己就可以好好练琴了,但到了这里,就不同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