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2018/4/24
    ..回到被渣前

    夏盈光在房间里等李寅, 高原温度低,房间里开了暖烘烘的空调,很暖和。

    而李寅的特助在套房的客厅里站着, 他听从李寅的吩咐, 看着夏盈光不让她乱跑, 随时给她测心跳和血氧。夏盈光看他一直站着, 想让他坐下,但是不敢跟他说话, 这位特助模样长得很凶,眉毛是倒竖的, 眼神很凌厉。

    冰箱里有饮料、矿泉水和酒, 于是夏盈光便给他倒了一杯水,放在了桌上, 意思是让他喝。

    特助一言不发,像一尊雕塑那样站着, 也并不看夏盈光。

    这是老板的女人,他不能看。更别说夏盈光是惊人的美貌,她漂亮、皮肤白皙, 浓密的长睫毛卷翘上去, 嘴唇是天生的红润。

    让人看了第一眼, 就想看第二眼。

    虽然李寅的特助压根不理自己,冷漠得很, 但夏盈光一个人也很自在, 因为房间很大, 有书柜,书柜上还放置着一些文学书。

    而且房间正好面向绝美的高原风景,透过落地窗,远远能看见白雪皑皑的冰川,近处是一派她从未见过的金秋之色。拉开卧室窗帘,推开门出去,是一个宽阔的花园露台,有个和家里那个秋千类似的、垂着帷幔的沙发床,还有个露天的按摩浴缸。

    夏盈光看见这个浴缸,委实吃了一惊,因为这四周无遮无拦,谁会在这样的地方泡澡?

    她一个人在房间里研究这个研究那个的,倒也不无聊,过了一会儿,李寅的电话过来:“盈光,你猜我在这里发现了什么?”

    会让李寅这么说话的,只有夏盈光一个人,因为她性格像孩子,但是小孩子很闹,夏盈光很安静,从不无理取闹,所以宠她就跟宠孩子似的。

    夏盈光立刻就答道:“钢琴!”她顿了顿,“是不是钢琴?”

    李寅说:“不是钢琴,是小熊猫。”他知道夏盈光心里惦记钢琴,在差不多完工的酒店参观一圈,李寅来到了其中一座餐厅。

    酒店虽然房间不多,但很大,一边一个餐厅。靠着山脉的那个餐厅向下走,是开发出来的温泉,植物葱茏繁茂掩映间是一个个小小的温泉池子。只不过现在池子里没有水,是干涸的,李寅碰巧看见了几只松鼠,还看见了一只通体皮毛油润、尾巴很长的小熊猫。

    而他的第一反应,是觉得夏盈光会喜欢。

    哪有女孩子会不喜欢可爱的小动物呢?

    虽然酒店在此施工,但并未破坏自然,且藏区的动物都很野,不怕人,施工的员工偶尔看见了就会给他们喂食,所以这些动物是呼朋引伴地过来玩,简直是赖在这里不走了。

    夏盈光听见小熊猫,脑海里出现的是黑白色的大熊猫,她还以为是指大熊猫宝宝。

    李寅猜得不错,女孩子的确对这类小动物没有抵抗力,夏盈光在房间里等李寅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她坐着看了一会儿书,好半天才翻了四五页。她一听李寅说,便迫不及待想要去看看“小熊猫”了,不住问道:“在哪里?表舅,我能去看吗?”

    她小时候倒是经常去动物园,不过动物园很少会有小熊猫这样的动物,夏盈光便不知道。

    李寅在电话里道:“你再等我一会儿,我回来,然后我们去餐厅吃饭,再去看有没有小熊猫。你晚上想吃什么?喝酥油茶吗?”

    “酥油茶是什么?”

    “酥油茶就是……”他说着,跟着一行人绕回了餐厅。挂掉电话,李寅看着餐厅的观景台,突然道:“这里是不是缺个什么?”

    “……缺个什么?”

    回答他话的人是先前来跟李寅握手的、满身上下都是珠子的小胡子,他是监督整个工程的人。

    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侧头问了旁边人一句,接着他回答李寅的话道,“这里规划的是,我们请来当地的做雕刻的匠人,请他在这里现场雕刻,卖给游客;还有做鞋的、卖风干牦牛肉的;那里,那里有个小舞台,”他伸手一指,“上面有追光灯,打算早餐请两个会乐器的藏民演奏扬琴、牛角胡这样的传统乐器,晚上就请族歌手来这里唱藏语歌,或者现代流行乐。”

    李寅思考了一秒,扭头道:“是不是还缺个钢琴?”

    餐厅是藏式,桌子,墙壁都显得很原始,搭配着现代灯具、玻璃等物。如果请人演奏当地的民族乐器,倒还说得过去,放钢琴的话,是有些格格不入的。

    但李寅才是大老板,小胡子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连连点头道:“是啊,是缺个钢琴!”他拍马溜须地夸了几句。

    李寅点点头:“让人选购一架钢琴,空运过来,我明天要看见这架钢琴。”

    小胡子:“……”

    他坐摆渡车回到房间,接上夏盈光,到近一些的餐厅吃饭。

    餐厅和大自然完全融为一体般,风一吹,外面的草木摇曳,被一扇玻璃隔开。

    小熊猫并非随时都出没,不过夏盈光在树后看见了松鼠,好几只,有两只一见人跑得飞快,有一只胆子大,黑溜溜的眼睛跟夏盈光对视了好几秒,这才忙不迭缩回树后。

    晚上,夏盈光看见房间里那个浴缸,很想泡一个澡,这一直是她的一个乐趣,而且方才出去到处寻觅小熊猫,把夏盈光吹得有些冷,脸蛋都冻红了,李寅便拿双手捂着她的手。

    她刚跟李寅走的时候,她对这位表舅不熟悉,那时候她若是想要泡澡,李寅要是在,她就不泡,一个人的时候才泡。

    因为家里的卫生间是玻璃隔断,而酒店这个,是完全隐蔽的。

    不用担心李寅看见。

    房间里有个浴缸,外面露天也有一个。

    夏盈光没有跟李寅打招呼,就进了浴室,进去后想锁门,但夏盈光的手放在锁上,就停住了。

    她永远不能忘记夏凯飞是怎么锁着她的,无论她怎么抵抗,告诉夏凯飞自己讨厌这样,求那些总是露出怜悯目光的看管着她的人,他们却总是忽略她的想法。

    把门一关、一锁,让夏盈光独自在里面呆着,门紧紧闭着,窗户也有铁栅栏,这里暗无天日。

    夏盈光最终还是没有锁门。

    她是生怕李寅突然进来看见,把浴帘拉上了,她放满了一浴缸的水,脱衣服的时候能感觉到寒冷。即便房间里开了空调,也还是会冷。

    李寅跟她解释过高原这种气温全年很低的原因,也和海拔有关。

    夏盈光把头发挽起,高高地在头顶扎了个丸子,将脱下来的衣服折得整整齐齐,放在洗手台上面的柜子里,她把浴袍拿出来,就放在浴缸旁,以便可以随时穿上。

    她一步跨进浴缸,温水的力量让她浑身一下舒坦极了,她缓缓下沉身体,只露出脑袋来,连脖子都下陷进热水之中。

    夏盈光此前在这房间的时候,把房间里的设备都摸熟了,有冰箱和咖啡机,还有泡茶的机器,这两个她不会用,但浴缸她是会的,她摁了一点沐浴露在手心,微微打了一点玫瑰香气的泡泡在水中,她闭上双眼,露出了享受及幸福的笑容。

    大约是她在浴室里待的时间太久,李寅发觉了不对劲,一猜就是这姑娘是不是在泡澡!

    他知道夏盈光的这点微不足道的爱好,她的爱好总是很有趣。

    “盈光?”李寅抬手敲了下门,夏盈光立马睁开眼,李寅推开门进来,看见的就是拉紧的浴帘,夏盈光有些受惊吓,手指抓住浴帘一角:“……表舅,我在泡澡。”

    李寅忘了告诉她,她身体不好,刚到高原第一天,虽然没出现什么反应,但是很忌讳洗澡,容易出现高反。

    不过,酒店有空调,足够温暖,只要不出去,是没什么大问题的,但他正打算明天带夏盈光出去看看。

    李寅迈步走过去,轻轻拉开了浴帘。虽然夏盈光用手拽着浴帘,但这点力气不足为道,而且她根本没有用力,不是铁了心不让李寅看。

    但夏盈光依旧很窘迫,想伸手去拿自己的浴袍,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她双手都紧紧抱着自己,遮住自己。无论她跟李寅是什么关系,有多少次同床共枕的记录,她一直是这样,她害羞,还有些害怕。

    李寅低头,浴缸里的水很清澈,面上浮着些许泡泡,而其中躺着的漂亮躯体随着水波荡漾,两条雪白的腿叠在一起。李寅眼神立刻就暗了下去,他微微侧身,坐在浴缸壁上。

    夏盈光在他的目光下含苞待放,仿佛知道李寅要干嘛,垂着头,鸦羽般的睫毛微微一颤:“……表舅,你别看我。”

    李寅伸手,一下将她从水里抱起来,夏盈光对他来说很轻,很容易就抱起来了。她突然失去平衡,心里一紧,顾不得遮掩,只好伸出两条手臂将李寅的脖子环住。

    “这几天都不要洗澡,容易生病。”李寅直接将她抱了出去,夏盈光一身湿润就被他放在床上,用被子盖住,她以为他要上来,双手抓住结果李寅把睡袍给她,让她:“穿上睡,不要生病了。”

    夏盈光抬头看他一眼,有些不解。

    李寅目光注视着她,忽地一笑:“想要了?”

    夏盈光连忙将衣服抓进被窝,头摇得像拨浪鼓,睁着大大的黑眼珠子望着他。

    李寅伸手一捏她的鼻尖,低声道:“想要也不行,你身体差,剧烈运动容易高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