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2018/4/27(二更)
    ..回到被渣前

    这丑闻后来闹得很大, 整个圈子里都知道, 议论纷纷,所以夏盈光不必去管,这一家自己就会烂掉。

    她能收到短信, 李寅自然也收到了婚礼的邀请函。

    是夏聪毅亲自给他送到公司来的,他公司上市,正是春风得意,很诚恳地感谢了他:“李总,如果没有你,就没有我夏某的今天!”

    李寅看了眼邀请函,上面有自己的名字, 但是没写夏盈光。

    “夏总, 令郎结婚, 不请你的养女?”

    夏聪毅一愣,旋即干笑:“请啊, 当然要请……您到时候可一定要来啊!嗯……”他犹豫了下,“带着盈光一起来。”

    李寅笑道:“我问问盈光,她要去我就去。”

    他知道夏盈光多半是不会去的, 夏盈光很讨厌这一家子, 李寅清楚具体原因, 知道她过的不好,夏家没让她读书。所以一码归一码, 夏盈光被送给他, 他拉了夏家一把, 现在该是时候还回去了。

    他看着面前春风得意的夏聪毅,想告诉他,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而且夏盈光变化很大,若是夏家人看见现在的她,一定会不敢相信的。

    夏聪毅听见他的回答,又是一愣,看来李寅还挺喜欢夏盈光的?

    李寅去问过夏盈光后,夏盈光态度很坚决地说自己不去。

    她不想恶心自己,况且她还要练琴,哪里有时间去参加夏凯飞的婚礼?

    太浪费时间了!

    李寅想到那天是夏盈光十九岁生日,也觉得浪费时间。

    他问夏盈光:“生日想要什么礼物?想去哪里玩?上次没有看到小熊猫,我带你去看小熊猫?”

    他或许可以单独抽出一天的时间来陪夏盈光。

    夏盈光却摇头说自己什么都不要,她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现在这样的现状,她已经非常非常满足了,她什么都不需要。

    李寅见她又懂事又乖,感觉越来越喜欢她,只是想到造成她这样性格的原因,有些心疼。

    所以李寅把工作攒起来,专门空出了月底的时间,他为夏盈光准备了一份大礼。

    生日前几天,家里突然来了几个时髦的男女,为夏盈光量尺寸,拿出布料、以及款式的样本让夏盈光挑选。

    夏盈光晕晕乎乎被折腾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们这是在给自己做衣服。

    一位女设计师为她量三围,一边量一边羡慕夸她:“您皮肤真白,发育得真好。”

    她是指夏盈光c的胸围。

    夏盈光是一听别人夸奖就脸红,因为从十岁被夏家收养后,就再也没人夸过她了,李常常都在骂她笨,经常说她:“你怎么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所以她非常小声地对这位女设计师道了一声:“谢谢。”

    女设计师听见了,抿唇一笑:“您太可爱了。”

    夏盈光脸红透了,感觉到很不好意思。

    女设计师道:“我觉得露背的、或者抹胸裙最适合您,您皮肤这么白,像牛奶一样,锁骨又长又深,不露出来太可惜了。可惜您男朋友不让我们给你做袒露的衣服。”

    衣服很快被设计好,正好赶上生日那天上午送来,整整齐齐地叠放在缠着蕾丝缎带礼盒中,与之配套的是一套款式简约的高级珠宝。

    ——夏盈光以为这是自己的生日礼物,她给李寅说了自己什么都不要,但李寅常常都会忽略她的话。

    拿到这份礼物,夏盈光一打开就被这件礼服惊艳到了,是比较保守的吊带款式,整条裙子像花蕾一般,一层一层的丝网,上面镶嵌的每一朵花都是纯手工制作的,技艺非常精湛。

    只不过因为衣服做的着急,没有设计太过复杂,简约之中彰显高级感。

    李寅看她神情,就知道她喜欢。

    事实上夏盈光很少会有不喜欢的时候,她是自己送什么,都说喜欢,然后告诉自己她不需要,让自己不要再送。

    李寅催促她去换上,道:“盈光,今天带你出去过生日。”

    夏盈光知道李寅是强势的人,他若是主意已定是不会听自己的话的。

    她问道:“去哪里?”

    “一个你会喜欢的地方。”

    夏盈光换好衣服后出来,李寅帮她拉上后背的拉链,亲手给她戴上珠宝首饰。这套珠宝并不夸张,很简约,手链正是一串粉碧玺,粉得晶莹剔透。

    夏盈光上次在林芝街头看见了,觉得喜欢,他想买下却又被夏盈光拦下的那串也是碧玺,不过是红色的,不如粉色的珍贵,也不如粉色好看,而给她戴上的项链吊坠也是同材质的粉色碧玺。

    随即,还有陌生的人来到家里,为夏盈光化妆,给她画了眉毛,涂了口红、眼影,做了发型……

    对于夏盈光而言,这种体验不算陌生了,李带自己去做过几次,但有些不同的是,李带着她去沙龙买服务,而现在她是坐在家里,所有人都对她很温柔,而且三句不离:“你真漂亮”。

    她被打扮好后,李寅拿指腹轻轻摩挲过夏盈光的脸,转过身让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温柔对她道:“镜子里的这个小仙女是谁?”

    似乎整个世界都在对她温柔以待。

    下午,夏盈光坐上李寅的车,司机载着他们出了小区,至于他们去哪里,夏盈光还没有头绪,问李寅,李寅却也是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夏盈光东想西想,忽地反应道:“叔叔……我们不是去参加婚礼吧?”

    李寅说不是。

    车子开了约半个小时左右,到达了南城艺术音乐厅门口。

    夏盈光站在高高的阶梯下,抬头望着那似乎有上百层的楼梯,望着音乐厅的大标牌,恍然大悟道:“原来我们是来听音乐会的。”

    李寅低头看着她道:“是来听音乐会的,不过……”

    “不过什么?”

    李寅并不回答,他上次就说要带她去看音乐会了,结果这事给忙得耽搁了。他拉着夏盈光从旁边的电梯坐上去,夏盈光今天穿一双五公分的高跟鞋,她脚小,再高穿上脚会不舒服。

    坐电梯上音乐厅,但现在是下午,一般音乐厅是八点会有演出,每周差不多有一次。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音乐家,若是来国内巡演,一定会选择南城艺术音乐厅的。

    这座音乐厅比较小,只能容纳五百位观众,但出色的法式装潢让它看起来低调又典雅。

    夏盈光一个人也没看见,李寅就直接带她进去了,到门口的时候倒是看见了音乐厅的工作人员,穿一身制服,主动为他们开了门。

    呈现在夏盈光面前的,仍旧是一个空的音乐厅,里面没有人,主灯也没有开,舞台上的射灯和音乐厅墙壁上的壁灯开了几盏,看起来有些昏暗。

    在这种昏暗的环境下,夏盈光看见了舞台正中的钢琴。她脑袋难得灵光一次,忽地抬头望向李寅,心里明白了什么。

    李寅拉住她的手。

    工作人员把他们带到后台去。

    此时距离演奏会开始,还有约两个半小时的的时间,后台的音乐家们已经开始准备了,今天来南城艺术音乐会演奏的是俄罗斯的一个弦乐三重奏乐队,一个小提琴手,一个大提琴手,还有一位低音提琴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