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2018/4/27
    ..回到被渣前

    夏盈光引起了不小的议论, 都在说这个漂亮的年轻钢琴家是谁?看起来那么小, 刚成年吧,怎么就跟俄罗斯的国家级乐团同台演奏了?

    是受邀前来的?

    这么牛逼?

    因为她看起来实在是小,很难让人相信这么小的姑娘, 有让人叹服的真本事。而艺术圈毕竟和娱乐圈不同, 艺术圈的人知名度一般都比较低, 除了那些走上世界的音乐家, 国内其余的音乐家,大家都很难有途径去了解。

    但当她手一放在钢琴上, 那些议论纷纷就通通散去了。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半桶水,听不出什么好坏来,而这首曲子本身难度高,一开场就将人震住。

    观众席, 宋豫川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眼里的惊艳之色化作了浓浓的着迷, 与势在必得。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彩排,到了正式演出, 配合得很顺利, 下面有人忍不住拿出手机照相,立刻被站在后面的工作人员拿红外线照射,以示警告。

    整段曲子不到四分钟, 很快便过去了, 观众席上发出阵阵掌声, 夏盈光弹完,绷紧的身体也是一松,掌声持续了十秒左右,这十秒仿佛被延长了般,夏盈光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心里因为这些掌声而浮起了简单的快乐。

    台下漆黑一片,但还是可以看见黑压压的人头,掌声渐渐停了,她怯场,所以绕过钢琴就要走到幕后去。

    ——这也是一开始说好的,她不是主要嘉宾,所以不需要谢幕,这正好和李寅的想法一致,他想让夏盈光高兴,但是不愿意让她被那么多人盯着看、评头论足。

    这也是为什么钢琴是侧对着观众的原因。

    夏盈光提着裙子,就要下台,就在这时,舞台上那位拉大提琴的棕发帅哥,突然将自己的花束,送给了同台的夏盈光。

    因为血统的优势,俄罗斯人都长得又高又壮,这位大提琴手也不例外,不过,由于常年浸淫艺术的缘故,他穿一身深咖色的背带裤,古典气质油然而生,风度翩然,卓尔不群。

    他的花是方才花童送上来的,当时其余两位弦乐手将花束抛向了观众席,而这个大提琴手却留着这束玫瑰花,就等着送给夏盈光。

    夏盈光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那束花递到自己面前来,她都蒙了,她一向对男性不太关注,只知道这位大提琴手叫阿列克谢。

    只见男人英俊的脸庞上浮上一个温煦直抵人心的微笑,用湛蓝的眸子注视着她,英语说:“送给你的,美丽的公主。”

    被这双大海般的眼睛注视着,很少有人能不动容,夏盈光脸微微有些红了,倒不是因为阿列克谢的英俊,而是因为这里太多人了。

    她听不懂“princess”,但她能听懂前面的“beatiful”。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想快些下台去,过了几秒,她把花接过来了,不好意思地说了句谢谢。

    观众席发出阵阵善意的笑。

    台下的李寅脸都黑了。

    夏盈光回到后台,脑海里想到自己的英语外教说,他们西方人大胆而热情。

    果然是这样。

    夏盈光没在后台待几分钟,观众席散场了,舞台上也谢了幕,李寅大步走向后台,二话不说就带着夏盈光走了。

    结果因为出口堵着大量的观众,他们没办法就这么出去,李寅又拉着夏盈光回到后台,脸黑着,身上的低气压围绕着,阴沉地看着夏盈光怀里抱着的花。

    夏盈光发觉了他不高兴,可她根本没理解李寅为什么生气,还以为是自己晚上弹得不好。

    她拉了一下李寅的袖子,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

    李寅眼睛从那束粉玫瑰上扫到夏盈光惴惴不安的脸庞上,道:“家里不是也有这样的花?这么喜欢这束花?”

    家里的泳池旁,种着大量学名叫做瑞典美人的粉玫瑰。

    夏盈光懵懂地道:“这是阿列克谢送的。”

    西方人热情,她的英语老师说过,夏盈光没往别处想,心里想着或许是自己的钢琴弹得不错,所以得到了阿列克谢的赞赏。

    “你不懂男人送花是什么意思?”李寅眯着眼看她。

    夏盈光见他生气,也有些不安,原本红扑扑的脸蛋也一下有些白了,无助地去拉他的手掌。

    李寅见她也不是那么傻,心里知道自己发火发得毫无缘由,在舞台上,夏盈光能不接那束花吗?他见夏盈光脸都有些白了,气顿时消了,转而长臂一伸,将她拖入怀中。

    夏盈光眨了下眼,脑袋安安静静地靠在他的怀里,有些困惑,不明白这男人怎么说变就变。

    等乐团的人回到后台时,李寅不情不愿地放夏盈光去跟弦乐团的乐手告别,旋即便带她走了。外面吹风,夏盈光穿的裙子是泡泡袖,但还是会冷,李寅脱下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单手揽着她的肩膀,从电梯下去。

    南城艺术音乐厅的位置位于市中心红绿灯路口,车水马龙,他们出了电梯,还有不少逗留着的观众,司机的车从停车场出来,现在堵在后面了,在电话里跟李寅说:“李总,还有两分钟到。”

    李寅也不着急,拉着夏盈光在路边等,嘴里跟她说:“下次还有男人送你花,那就是不怀好意,你得拒绝知不知道?”

    夏盈光哦了一声,没什么反应地说知道。

    音乐厅楼下,专门等着那位女钢琴家的宋豫川,一眼就注意到了被另一个男人揽在怀里的夏盈光。她裙子是中长设计,露一截脚踝,穿一双五公分高的裸色高跟鞋,其余的部位都被布料遮得很严实,但不难看出来她身材很好,前凸后翘、

    可……这是有主了?

    宋豫川家里是做房地产的,但是是小城市,他大学在南城读,二十岁不到就开始创业,成立了一家互娱公司。他是最早一批吃这蛋糕的人,到现如今六、七年过去了,公司开发了很热门的搜索引擎,靠着这个也赚了不少钱。

    现在他才刚满二十六岁,堪称年少有为,家里却开始催婚,整天让他去相亲。

    但很可惜的是,宋豫川没有看得上的人,有一个相亲对象倒是方方面面都不错,家世、学历、谈吐都好,宋豫川喜欢古典乐,对方也能跟自己说上一点,不过对音乐了解得不多,再来就是长得稍微普通了点,这也没什么,但她性格偏强势,她自己也在创业,对宋豫川说的是:“如果我们结婚,我希望我们可以相互扶持。”

    她家里有人在上面,这对宋豫川而言是很大的助力。

    不过,宋豫川的择偶标准,还是眼前的这位钢琴家更为合适。当时夏盈光在舞台上的时候,一下就入了他的眼,说是一见钟情也不为过。

    他这人对音乐了解比较深,自己闲着的时候也爱折腾点乐器,钢琴也会一点,对国内音乐圈子里比较有名的面孔,他都认识。但他对夏盈光毫无印象,这么漂亮个女孩,如果他曾经见过、或者听说过她的演出,不可能会没有印象的,加上宋豫川懂这个,他在台下听的时候,感觉那女孩子弹得不错,但也没到技艺非常高超的水平。

    如此可见,对方没有名气。

    以他如今的资本,以他的模样,想要什么女人没有?

    他经常来听音乐会,知道艺术音乐厅没有第二个出口了,所以本打算在楼下等着她出来,制造偶遇上前攀谈,获得联系方式的,哪知道等了许久,终于看见她出来了,却被别的的男人搂着走!

    这场景让他非常不爽。

    见那个背影倒是人模人样的男人,搂着女人在路口旁边等车的模样——他立刻想到对方是不是在等出租车。

    这也太穷酸了些,女神怎么能配穷小子?

    虽然才是第一次见,但在他心里,自我感觉是只有像他这般的男人才有资格拥有这样的女人,他懂音乐,正巧娶个钢琴家老婆,不是天生一对?

    他敢保证,自己只要把自己那辆三百万的奔驰开出来,甩到这对男女面前,男的必然羞愧得钻地缝,女的必然以崇拜的目光望向自己。

    但当街抢人这样的事,他是干不出来的,不过他跟南城艺术音乐厅的人有点关系,可以打听得到对方是谁,也不急于这一时。

    是他的,总该是他的。

    前方路口绿灯终于亮了,这红绿灯时间长,有一百秒,车流慢吞吞地开始挪动,司机终于将车泊到了音乐厅楼下来。他下车替李寅开车门,很歉疚地道:“李总真是不好意思,堵车堵得厉害。”

    李寅说没关系,用手扶着车框,先让夏盈光上车了,自己再弯腰坐上去。

    李寅低调,他自己开始工作的第一年,就买了一辆奥迪,用了五年又换了第二辆升级版的奥迪,普普通通,开在路上虽然也算是两百万的豪车,但很不惹眼。

    去年的时候,才换了现在这辆宾利慕尚,是低调的黑色,车对他来说并不贵,外观也不太惹眼。

    车子慢悠悠开走了,宋豫川盯着那车的标志,盯着那车的车牌号,也是愣住了,眼里满是愕然与不可置信,等手里点的烟突然烧到了手指,他才忽地反应过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