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2018/4/28
    ..回到被渣前

    没人注意到这个小插曲, 夏盈光根本没看见他,但宋豫川还是想尽办法, 把她打听了出来。

    十二月,夏盈光要准备艺考, 她不仅要准备钢琴演出, 还要准备面试、文学常识的笔试、声乐、视唱练耳、音乐知识……夏盈光听到这么多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考不上了。

    她原以为只考弹钢琴。

    李寅专门为她又请了一位这方面的老师, 听说是前几年为省统考出过题的,很权威专业。

    这位老师围着夏盈光打量了一圈, 看她笔挺的身姿、让人移不开目光的面庞,又听了她弹钢琴, 就满意而笃定地道:“你放心,肯定能过!”

    对于音乐艺术考试来说, 只要长相过关了, 难度就小了一半, 如果长得还像夏盈光这样,还弹一手好钢琴, 基本就没什么问题了——哪怕她声乐不能说很好,因为夏盈光不能唱高音, 肺活量不足、气息短,声乐平平。

    也就是俗称的看脸,艺术学校都这样。

    老师说:“只考省统考?不准备考几个音乐学院吗?考试内容大同小异, 你去考, 面试一过就没问题了!譬如中央音乐学院, 那是我们国家最好的音乐学府!或者上海音乐学院?”

    “如果想考校招,现在就得开始准备报名了。”

    夏盈光一听说是最好的音乐学府,非常憧憬,但她自己不能做主,她什么都得问李寅,李寅准了,她才能去考。

    当夏盈光磨蹭了好几天,去问李寅的时候,李寅只是一挑眉,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第二天,夏盈光的那位钢琴老师,便开始劝说她:“我们城市有一所很棒的音乐学院你知道吧?南城艺术学院,声乐系全国第四,钢琴系更是位列全国第三。”

    “我听你家长说了,你文化成绩跟不上,若是去考单招要花更多的时间,而所剩无几的时间你要拿去学文化,去高考,虽然学艺术的高考分数要求低,但若是文化分太低、艺术分再高也是没法上的。”

    夏盈光心里仍旧向往着第一音乐学府,但张老师的话如同一桶凉水将她浇醒了。她不如一开始什么都不懂了,这段时间她明白了许多事,学习了很多新东西。

    她知道自己必须经过两场大考试,才能上大学。

    随后的一个月,夏盈光每天苦练钢琴,模拟面试、笔试,甚至一向爱出去玩的她,周末都几乎不出去了,刻苦地学了差不多一整个月。

    而李寅因为忙于工作,没怎么来打扰她。

    十二月二十一,是面试,面试地点在南城一所面积很大、历史很悠久的师范大学的附属音乐学院内。李寅只能送她到校门口,就不能进去了。夏盈光才来这里模拟过,她记得流程,但是因为紧张,很怕忘记,嘴里一直默默地念叨着:进去抽签,考试,考试分三个科目。

    李寅一向准时,为她推迟了开会时间,早早地把夏盈光送到了考点外。

    音乐学院外面挤满背着乐器的学生,还没到时间,校门还没打开。

    车上的车载音乐,正是夏盈光准备了两个月之久的曲目《cubana cubana》。

    在外省,有些考试曲目是需要抽签的,或许明年南城的艺考规则也要朝着这个方向改了,但现在,器乐这一科是自由选择曲目,在难度上,通常学生都会选择一些中上难度的曲目来进行练习,如果曲目太简单,是会影响评委打分的。

    而声乐一项,则是通过抽签来抽取曲目和考场。

    “紧张了?”

    夏盈光不好意思地低头,白皙的脖颈柔顺地垂下:“没有。”

    她的器乐项目是钢琴,不用像别的考生那样自己带乐器。李寅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为她捏了几下:“深呼吸,紧张就深呼吸,盈光,你没问题的。”

    李寅也了解了一些关于艺考的信息,夏盈光肯定没问题的。

    他伸手,很温柔地将夏盈光披着的长发束起,用黑色橡皮筋扎上,但李寅对于扎头发并不熟练,导致夏盈光两鬓各垂下一缕碎发来。

    “手机呢?”李寅问道。

    夏盈光把手机拿出来给他,李寅帮她检查了一番闹铃有没有关,因为考试不许开机,万一闹铃响了就麻烦了。

    检查完后,李寅将她的手机关了机,道:“中午我会在这里等你,你看见车子就上来,如果没看见车就给我打电话……”

    顿了顿,他又道:“知道家里住址吧?同临路环岛绿洲小区,别被陌生人骗了——”

    不怪他担忧,夏盈光长得不安全,太招人,这里艺考,鱼龙混杂的,容易出事,而且他知道夏盈光笨笨的,搞不好就让人给骗走了。

    夏盈光听着他的嘱咐,低低地“哦”了一声,道:“我又不小了……”

    李寅一笑,圈住她:“是不小。”

    这时,车外传来喧哗声,是校门开启了。

    她一侧头,冬日的阳光透过车窗玻璃进来,熠熠生辉地暖着她的侧脸,李寅环着她的手收紧,嘴唇在她不施粉黛的脸颊上亲了亲,另一只手拉开车门,低声道:“去吧。”

    “嗯。”夏盈光低头,将脖子上的围巾拿下来,因为老师说过,她脖子很长,凸显气质,是加分项,坚决不能戴围巾去考试,再冷都不能。

    她一下车,李寅便拉住她,夏盈光回头,李寅把准考证塞到她手里,深深地注视着她:“别弄丢了。”

    考虑到夏盈光忘性大,李寅专门为她准备了好几张绝对正规的准考证,他能为夏盈光开的绿灯不多,如果夏盈光没有考上,那再另说。

    但他从头至尾都没有想过夏盈光会考不上。

    拿着准考证,夏盈光将李寅扎歪的头发重新高高地束起来,双鬓垂下的刘海都被扎了上去,显得很精神,她的素颜白皙雅致,目光很亮,嘴唇上只涂了一层没有颜色的唇膏,身上有一种大多数数人都没有的气质,在一群十八、九岁的高考生里,非常显眼。

    哪怕她并不高。

    夏盈光并不在意有多少人看她,她随着人群走,排队抽签后跟着讲解着考试要点的引导员,上五楼考器乐。

    她身上揣了手机,但是处于关机状态,放在她的裤兜里,考试前李寅帮她检查过了闹铃有没有关,嘱咐她考试完第一时间就给他打电话,哪里也不许去。

    在候考室,有许多都是互相认识的伙伴,或许大家是一个高中的、或许是一个艺术培训学院的,许多人都有伴,交头接耳着:“我们考场的那个老师我认识啊,是……特别严。”

    “哎,我之前还听见点风声,说考场评委老师会有那谁谁谁……专门选了李斯特,结果抽到了c考场来……”

    夏盈光一个人也不认识,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准考证,孤零零的。

    念到她考生号、她站起来,走进考室的时候,好几拨女生在背后议论:“我去,这个素颜无敌了。”

    艺考现场,美女已经够多了,夏盈光依旧是出类拔萃的那个,所以她一进考场,考官都有种眼前一亮之感。考生年纪都不大,都是高中生,按理说都该很清纯的,但偏偏现在的高中女生都成熟的不得了。

    夏盈光看起来很安静,她站得笔直,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怎么,两只手虚握成拳,自我介绍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发抖。

    她的面试自我解释词是老师帮她准备的,中规中矩,有一定亮点,很简短,但这些都不是重点,一般要是考生长得丑,评委老师都懒得听自我介绍了。

    这是音乐艺考的现状。

    一位老师低声说:“一看就是学钢琴的,名字也像。”

    “看看吧。”

    老师会私底下互相交流意见,考生在的时候,一般会压低声音说话,怕给考生造成心理压力。

    随即,夏盈光坐到了钢琴前,这是一架陌生的钢琴,音色远不如家里的施坦威,不过,对夏盈光来说都一样。

    夏盈光深呼吸,她放松了心情,垂首,微微弯着嘴角,开始行云流水的弹奏。

    一听见她的前奏,评委又开始道:“居然是这一首,难度有点大啊。”

    另一位评委瞅着夏盈光柔和美好的侧脸,突然道:“我好像见过她。”

    “对!对了!上个月我去看了俄罗斯海顿弦乐队的演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