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2018/4/30
    ..回到被渣前

    “就是这儿了吧?”李很快就调查到了夏盈光的住所, 她进了小区, 饶了一圈后看见了这独栋的平层别墅。

    这别墅在一个缓坡上, 门在坡上, 墙很高、很宽, 墙边有一株高大的紫藤树。

    李大致看了眼, 就能估摸出这个别墅有多大了。

    看起来差不多有一千多平方米。

    尽管她知道这个小区的开发商是环岛集团,知道是李寅开发的, 他想拿到这栋别墅,价格一定很便宜, 但还是着实让李吃了一惊, 瞪大眼睛站在坡下, 仰着头望着那扇门, 心说这别墅别她家的都大!

    她直接上门去,按了门铃。

    很快,脚步声来了,开门的是林妮, 她看着眼前的两人,打量道:“两位有什么事么?”

    李温和地笑道:“我找夏盈光,她住这里对吧?我是她母亲。”

    她今天穿得雍容华贵, 背一只爱马仕包, 化了妆,只是没有穿戴首饰。

    林妮惊讶地看她一眼。

    她对夏盈光的身世并不了解。

    但是接触了几个月, 她能感觉到夏盈光从前的生活是很封闭的, 不然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子, 怎么会上门都不懂?

    她甚至认为夏盈光是不是孤儿,只是一直没有问出口。

    “两位等等。”林妮看不出眼前的美妇人跟夏盈光模样的相似之处,因为李多年来的为人,她从长相便透出一股子尖酸刻薄相,嘴唇很薄,还喜欢画长眼线。

    林妮犹豫了一秒,还是没有关门,转身去房间里找正在弹钢琴的夏盈光。

    而李,顺势就走了进去,一打量不得了,这前院也太大了些!

    有个宽阔的大草坪不说,还有玫瑰园和泳池。

    墙外的紫藤树,垂了一半枝叶进来,是一栋货真价实的豪宅!

    汪子琳也很吃惊,旋即而来的就是浓浓的嫉妒,李寅对女人这么好?

    两人都听到了房屋里隐约传来的钢琴声,但都没有在意,以为是音响。

    李更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啧啧两声:“太会享受了,这里房间不少吧?这别墅要是拿去卖,得卖多少钱?一个亿?”

    汪子琳在她旁边道:“这楼盘贵,要是真拿去卖,肯定得一个亿了!”

    “这还只是李寅的一处房产吧?随手就拿给小情人住……”汪子琳吸了口气,用羡慕的目光扫着这处房屋,心里不由得想,要是自己住进来是什么光景?

    两人说着,就往开着的门走,正好听见突然停止的钢琴。

    林妮很快出来,正好撞上两个似乎要私闯民宅的女人,她伸手就是一拦,态度也变了:“两位请立刻出去,我们小姐说她母亲已经死了,没有母亲。”

    李和汪子琳被她拦在门外。

    两人俱是一愣,李道:“你真是问了?快让开,让我进去!笑话,那是我养大的女儿,怎么会不认我!”

    屋里的钢琴声重新响起。

    李也不知道是夏盈光在弹,闹着就要进去,而林妮拦着不让,她便推搡了几下,大喊道:“盈光!是我啊!是妈妈!”

    夏盈光在夏家时,是从不喊她妈妈的,在她心里,她妈妈只有一个,只是夏盈光已经忘了自己真正的家人的模样。

    她带着自己的相册去夏家,相册里有自己从小到大的照片、全家福,这是夏盈光视如珍宝的东西。

    她几乎每天都会拿出来翻看,每看一次,就忍不住露出微笑来。

    但她入住夏家不久,这本被她好好放在抽屉里的相册,突然有一天就不见了——被人拿走了。

    所以李突然上门来,还自称是夏盈光的母亲,这让她非常生气。她脾气一直很好,由于反射弧长、反应慢半拍,所以鲜少会生气。

    她也从不在林妮面前生气,结果林妮进来一告诉她,说有两个女人登门造访,对方说自己是她母亲的时候,她立刻反应过来,并且拉下了脸:“别让她们进来!”

    哪知道这两人竟然自己就进来了?

    林妮力气大,又得了夏盈光的吩咐,当即要把李推出去,和李推搡间,旁边的汪子琳得了空子,一下钻进去:“妹妹!妹妹我是你嫂子啊!你怎么不见咱妈!”

    忽地,她便看到一个穿长袖裸色丝质家居服、坐在钢琴前的一个漂亮背影。那背影的主人在弹一首舒缓的古典乐——《少女的祈祷》,似乎听不见旁边的动静,也并不在乎这两个不速之客,哪怕汪子琳叫她,她也并不回头,自顾自地弹奏着,遗世而独立。

    汪子琳一怔,半晌反应过来这个人是谁。

    这是夏盈光?

    这居然是夏盈光?

    她居然会弹钢琴?!

    不是说她笨死了、什么都不会的吗?

    汪子琳自己也会弹钢琴,拿过不少奖。

    在她呆滞的瞬间,从菲律宾来、干惯了家务活的林妮,一下就将她拖了出去:“两位,私闯民宅是犯法的!”

    汪子琳和李,都是撕逼能手,一碰上林妮这样力气很大,又粗蛮的,根本没法对敌。

    大门在她们鼻子前“砰”一声碰上。

    回去了,李就对着夏聪毅又哭又骂的:“你知不知道她多铁石心肠!让一个保姆把我们赶出去!”

    夏聪毅也很恼火:“你去找她做什么!”

    “你知不知道她一个人住多大的房子?!还有人伺候着!”李很不甘心,大喊道。

    “她住多大的房子,跟咱们有什么关系!那房子又不是她的,她靠那房子安身立命吗?”夏聪毅看得比李更长远,嘲讽一笑,“上不的台面的玩意儿,没人会承认她,住再大的房子又有什么用?”

    汪子琳在楼上房间里听见争吵声,什么也没说。

    只不过过了一天,她自己又去了一次,这次提了礼物。开门的还是菲佣,一看见是昨天来过的、未经允许就闯进来的那个人,林妮二话不说就把门给关上了。

    汪子琳拍了拍门,又摁了几下门铃:“开门啊,盈光,我是你的新嫂子。我不是来捣乱的,我这里有一封邀请函,是音乐家协会寄给我的,参加他们一年一度的私人音乐节聚会!”

    这封邀请函,去年就寄给汪子琳了,不过这个音乐家协会,说来也只是听着上档次,汪子琳是他们协会会员,而且汪子琳曾经的钢琴老师,也是其中一位资历很高的会员。

    昨天看见夏盈光弹钢琴后,她就突然有了这个想法。

    她想通过这个来跟夏盈光示好,好以此接近她。

    “盈光,你想不想去?我特意来给你送邀请函的,你可以跟我一块去!很有意思的,我们省市的音乐家们都会在春节期间聚会一次,那些都是资格很老、很有本事的音乐家。”

    但哪怕她这么说了,门还是没有开,汪子琳皱了皱眉,看来只有再想办法了。

    她将邀请函从门缝底下塞了进去:“妹妹,如果你想去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她听说夏盈光忘性大,自己去年十一月在新光天地碰上她,还试图给她几分颜色看看,结果反被羞辱。

    想来夏盈光也忘得差不多了吧?

    再说汪子琳自己,发型也变了,刚打了玻尿酸的鼻梁十分高挺,看起来和去年已经不太一样了。

    不管夏盈光认没认出来她,她只要不承认就是了。

    汪子琳走后,林妮捡起地上的那封金色外壳、印刷这黑色音符的邀请函,略微迟疑了片刻,交给了夏盈光。

    她知道夏盈光很喜欢音乐。

    可夏盈光根本不看一眼,让林妮:“丢掉吧,我不去参加这个。”

    汪子琳刚才喊得很大声,她也听见了。

    音乐家协会的私人音乐节聚会,听起来对夏盈光是很大的诱惑。但是上辈子唯一教会她的事,就是不能轻易相信旁人,普通人如此,那些伤害过她的人,更是如此。

    她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