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第 38 章
    chapter 38

    李寅从林妮那里听说了这件事。夏盈光肯定不会知道汪子琳为什么来找她, 但李寅心里清楚得很。

    还能有什么原因?

    还不是因为汪子琳她爸爸汪海的公司破产了,需要他。

    一开始汪海还有房子住,因为还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但是最近, 他向人民法院提出了破产清算申请,破产财产变价后用来清偿工程款。

    这也为他减轻了部分压力,不过, 有好几个债权人都将他告上了法庭,现如今汪海东躲西藏的,都是夏聪毅在帮他。

    想到这里,李寅忙中偷闲, 从办公桌下面的抽屉里翻出一份文件来, 快速翻到汪海的公司债权人那一页。

    这些债权人后面, 都跟着一定的基础信息, 有一个人吸引了李寅的目光。

    陈朝东——这个人李寅略有耳闻,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 他一开始是个催债公司的小领导, 后来生意做大,把钱拿去投资了。

    这人别的都还好,人似乎很义气,也是个乐于助人的好人,但是有个毛病, 不能在他面前提钱, 一提钱就变了个人, 六亲不认。

    他刚从拘留所出来没两天。

    没想到汪海欠了他不少的债。

    李寅手指敲了敲桌面,旋即打电话给外面的秘书:“让人去找陈朝东,给他说,汪海现在躲在望江花园c栋……”

    这是夏聪毅和李的家庭住址。

    这通电话过去,李寅也没工夫管这件事了,2011刚开年,最忙的时候已经过了,他难得晚上下班得早,坐上车后,让司机:“去环岛绿洲。”

    下班高峰期,路上堵车,如果要到环岛绿洲小区,起码得一个半小时。这个时候,李寅才终于有空闲时间,去了解夏家今天下午发生的事。

    早上他的电话指令一下去,陈朝东就马不停蹄地带了两车人去望江花园c栋,这是座高档小区,联排别墅,治安不错。

    陈朝东的兄弟,开了两辆宝马,门卫看了眼车牌,也没登记就直接放进去了。

    车子在c栋停车场停下,一个收拾得人模狗样的小弟去按门铃,剩下几个人躲在旁边,像便衣办案似的。

    开门的是夏家的家政阿姨,问:“找谁?”

    那小弟咧嘴笑:“我找汪子琳。”

    汪子琳似乎就在旁边的茶室,听见自己的名字便探头一看:“找我的?谁啊?”

    她说着走向门边,狐疑地看着这个陌生人:“你是谁?我认识你吗?”

    “我是谁不重要。”那小弟一只腿伸进房门,咧嘴笑的表情变得有些冷了,“我只知道汪海在这里,叫他出来。”

    汪子琳瞪大眼睛,迅速反应过来这是债主!她立刻想要关门,可是后面一下涌出了七八个男人,站在后面那个戴墨镜,嘴里嚼着口香糖,人高马大。

    家政阿姨不明白怎么回事,看这么多人也傻了,急道:“找什么汪海啊!这里没有汪海!”

    汪子琳也道:“是啊,他不在这里。”

    “那他在哪里?躲哪儿了?”

    汪子琳眼神躲闪:“我不知道。”

    混混也有不打女人的道理,况且他们老大陈朝东平日是个好人,提到钱了就不是个人,逼急了谁都打。

    于是其中一个混混忽地伸手将汪子琳的整个下颌骨都捏住:“你不知道,那你替你爸爸还钱吧?父债子偿天经地义。”小混混打量了一番里头的装潢,是欧式装修,看起来得花不少钱,面积也大。

    “况且,你可是富太太,你爸没钱,你总不会没钱吧?”他说着伸手就把汪子琳脖子上的项链给拽了下来,眼睛研究了秒,接着放在嘴里咬了一下,“哟,铂金项链啊。”他瞄向汪子琳手上的婚戒,钻石还挺大一颗。

    汪子琳一惊,手掌攥紧:“别……别抢我戒指!”

    戒指也是夏聪毅夫妇掏的钱买的,款式是汪子琳自己挑的,得七万块!项链是嫁进来第一天,李这个公婆送给她的,不知多少钱,一万左右。

    可这群人就是来要债的,很不客气地把戒指从她手上撸了下来,掂量了下道:“这两个加起来给你折价两万块,你爸欠我们老板一百五十万,现在还剩一百四十八万,一天不还钱,一天就多加两万块的利息!”

    汪子琳傻眼了,怎么八万的东西,转眼到了这群人这里就成了两万块!怎么还有这么高的利息!

    这他妈是抢钱啊!

    她悲愤地要去把自己的东西抢回来,双手扑在方才抓她那混混身上,抓住他的衣服摇晃:“还给我!我爸欠你们钱!你们讹诈我做什么!你们找他去!”

    却被人一把推在地上:“美女,你又不说你爸在哪,不找你还钱找谁啊?这可不是讹诈,我们有法律文件的!我们老板要是追究起来,汪海可是要坐牢的!”

    汪子琳沉默了,显然是不肯说。

    汪海如今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每天都给自己打电话,说:“子琳,这儿房子漏风,空调坏的,我好冷啊。”

    他说话时都在打哆嗦:“你问你夏伯父要钱了吗?他给吗?”

    汪子琳总是支吾,又道:“爸,我凑几十万,把你送到国外去吧……”

    几百万,夏聪毅掏了一百万了,怎么可能再掏几百万替汪海还债?夏聪毅也觉得自己仁至义尽,对汪子琳道:“既然你嫁给了凯飞,你就是我们家的人,你爸的债就跟你没关系了,别去管他,我丑话说前头,要是因为你连累我们一家,我可是不认人的!”

    夏聪毅为人很严肃,李却对她温和,就是每天都要问他们的x生活情况,总是问:“子琳,这个月来姨妈没有?你什么时候能怀孕啊,给我们夏家添个小宝宝!”

    汪子琳干笑几声,心道你自己是不知道,你儿子三秒就萎,生个屁的宝宝!

    要不是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她都想离婚了。

    这时,戒指和项链传到后面去,传到墨镜男人的手上。

    墨镜男人看了眼这两个饰品,估摸着就能算出价格来,他很不满意,打了个手势,让兄弟们都进去。

    得了指令,这十个人一窝蜂挤了进去。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家政阿姨还是第一次见这样不要脸的事,打劫打到人家家里来了!

    她大喊了两声,就被人捂着嘴绑住了手。

    今天家里只有家政阿姨跟汪子琳在,夏聪毅和夏凯飞都是上班,李是出去跟闺蜜聚会,她很爱玩。

    不一会儿,夏家值钱的东西都被人搜出来了。

    陈朝东道:“就这么点?”

    两个黑色麻袋装满了,其中两盒的饰品、手表,有几万块的现金,还有家里的金饰,玄关处的金马,博古架上的小玩意儿……有些不太值当的就没拿了,家电也太大,懒得搬,费力。

    “还发现了个保险箱,没有密码。电脑也有密码。”一个小弟低声对陈朝东道,“老板,汪海真的不在这里。”

    陈朝东一皱眉,因为他也知道,找汪海没用,汪海没钱,但汪子琳嫁的不错,夏聪毅不是有钱吗?

    他大手一挥:“把保险箱搬走!”

    保险箱打不开没问题,里面肯定有值钱的东西,而且肯定还有一些私密的文件——夏聪毅说不准做过不少脏事。

    一群人大摇大摆的进来,又大摇大摆的走了。

    夏聪毅接到电话回到家,看见连着一块墙皮一起消失的保险箱,整个人都傻了。

    他把什么东西都放里面的,保险箱就是他的命!

    夏家闹翻了天。

    李寅了解完整件事的细节,包括夏聪毅报警,对方声称是汪海让他们去找她女儿,他们没有抢劫,是汪子琳主动把家里的钱财都拿出来还债的——他们有一份法律文件可以为此证明。

    车子到了,停在地下车库,李寅从地下室进去。

    夏盈光不知道他要来的事,她刚下课,把老师送出门后,自己又进了书房,拿了一套初中英语试题出来做。

    她进度还算快的,从一开始的完全不懂,到现在能做初中生中考试题,也就几个月时间,她在缓慢进步着。

    李寅一进来,林妮就要大声招呼他,好让房间里的夏盈光做好准备。

    李寅步伐很轻,他“嘘”了一声:“盈光在干嘛?”

    林妮也很小声地回道:“在书房,做卷子。”她补充道,“很用功。”

    李寅点点头,打开了书房门,夏盈光以为是林妮,她正在冥思苦想一道题,手指握着笔,一下一下地戳着下巴,双腿收在宽阔的老板椅上。

    家里地暖空调都开着,她穿一条裙子,因为这姿势不够端正,粉红色的内裤边都露了出来。

    李寅走到了旁边,夏盈光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仰头一看他,李寅便弯腰将她一抱,直接将她抱到办公桌上。

    夏盈光“啊”地叫了一声,脸上是惊慌失措,她一手抓着试卷、一手抓着笔,手无处安放。

    李寅很久没有过来,基本上都是忙,他粗热的嘴唇烧在夏盈光的脸颊上,一手握着她的腰,一手解开她的衣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