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第 39 章
    chapter 39.

    夏盈光不知所措, 被李寅迎面而来的粗重气息弄得心里慌乱,哪怕她被抱到了办公桌上来,

    她依旧不及李寅高。

    密密麻麻的吻由上压下来, 夏盈光鼻间全是李寅的味道, 她闭了闭眼,感受他的亲吻落在了耳垂上,含着吸吮, 李寅的双手在她身上到处抚摸,可夏盈光忽地抓住他的手腕道:“我……我的题。”

    “题?”李寅停下来,低头看着她还攥着试卷和笔的模样:“还要做题?”

    夏盈光耳朵有些红,低低地嗯了一声:“作业……没做完。”

    她的艺考成绩这几天马上就要公布了, 音乐艺考的高考文化分一向很低, 但这也是建立在能过本科线的前提下。而且艺考成绩越好、排名越高, 文化分要求就越低。

    夏盈光很没有把握, 她不清楚自己能不能过,所以拼了命的学——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她衣服已经松垮的散开了, 李寅的火已经被她勾了起来, 轻易不能停下,他摸着夏盈光柔软

    的头发,嘴唇不由分说地靠上去,咬她的脖子,含混地道:“题先放一会儿, 等会写作业。”

    夏盈光没有说话, 李寅以为她的妥协了, 结果她却一直不轻不重地反抗着。她动作不大,也不是完全抗拒的意思,因为李寅动作温柔,亲得她很舒服,就是心里因为惦念着自己的作业而显得心不在焉。

    李寅也发觉了。

    片刻后,他再次停下,凑得很近道:“做题?”

    夏盈光看着他说:“做题。”

    “那就做吧,写多少了,我看看还差多少。”李寅手还放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拿过她的卷子瞄了一眼:“这是中考题啊,还剩一半啊?”

    “嗯……”夏盈光慢慢将衣服拉上去穿好,想从桌上下来,结果脚够不到地,只能碰着椅子的扶手,她着不了力气,很怕摔。李寅微微俯身,双臂穿过她的腋下,将她搂抱着放下来:“怎么样,题难不难?”

    夏盈光犹豫了下,道:“难。”

    “不会做?”

    夏盈光道:“不会……”

    其实她只是有一部分不会做,剩下的都没问题,但她认为不会就是不会,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李寅也不会因为她的坦诚而认为她笨拙,只会觉得她实诚得可爱。书房里只有这一把椅子,他站在一旁,摊开夏盈光做了一半的卷子,眼睛扫了一眼:“不是做得挺好的吗?这些都差不多对的,还说不会?”

    夏盈光一被夸就不好意思,低着头一指:“这个……不会。”

    这是一道理解的压轴题,问答题,李寅三两下扫一眼课文,很快给她在原文中勾出一句话来:“把这个抄上去,这个问题是问,对jhon来说,最重要的是……”

    “看到这种问题,不要自己去想,回到原文去找,先找题目里的单词,找到后在前后重点看,有句子直接用,没有就自己组织一下语言。”

    夏盈光做题,李寅就在旁边看,但她做题速度慢,捱到吃饭时间,也没做完。

    虽然速度慢,但夏盈光耐性很好,一点也不着急,等她写完小作文,李寅给她检查了遍,很惊讶地发现夏盈光的错误率非常小。

    也就是说,尽管她做题速度慢,但因为她细心,所以正确率很高——这非常难得。

    但是夏盈光还有个问题,这是她做题途中李寅发现的,就是夏盈光遇到一个难题,会始终停滞不前,在难题上浪费了许多时间。

    如果考试的时候,她正好碰到了一道超纲的题目,完全不会做,她肯定不会乱选,那是不是就在这道题上捱到考试结束打铃?

    李寅一手拿着笔,在替她检查答案,嘴里对她说一句:“如果一道题做不出来,不要死磕,赶紧做下一道题。”

    夏盈光“哦”一声,李寅瞥她一眼,告诉她利弊:“比如这道题,”他指了指,“你刚刚在这题上浪费了十分钟的时间,如果你绕过去,先做后面的,全部写完了再回头来解决这一道,时间就会很充足。”

    夏盈光又是一个点头,感觉李寅说的有道理。

    “好孩子。”李寅摸了摸她的头,检查完了,把她错的题勾出来后放下她的试卷,问道:“这套卷子做了多久?”

    夏盈光看了眼时间,想了想道:“两个小时。”

    李寅夸道:“做这么快,正确率还这么高,我们盈光真棒。”

    夏盈光一被夸就不好意思,大概是从前很少人夸她的原因,她立刻感觉到自己有了信心,感觉半年后的考试,也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一般一堂科目的考试时间就是两个小时,但是这套试卷是中考题所以简单,而夏盈光在五个月后即将面临的是高考卷,难度会翻倍,做题速度也会翻倍。

    如果能教会她一些技巧,提高她的解题速度,在两个小时内完成一套高考英语卷是很轻松的事。

    夏盈光把试卷做了,这作业也就做完了,李寅想她很久了,迫不及待就把她抱回了房。

    一月底,艺考成绩在网上公布,李寅提前就查到了,知道夏盈光的分数,知道她考得很不错,是标准的高分,但是没说。等夏盈光自己在网页上不熟练地键入自己的准考证号和姓名,最后跳出来她的分数。

    总分是三百分,夏盈光得到的分数是二百六十五!

    分数很高!

    其中最高的分数是器乐,其次是声乐,笔试乐理只占很小的比例,所以视唱和笔试分数,按照权重加起来也是一个高分。

    分数和本科线都出来了。

    合格线是根据总考生人数划段取的,去年是二百零贰,今年是二百一整。

    夏盈光似乎很不能相信这个分数,愣愣地从头看到尾,睁大眼睛又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准考证号,看是不是一致的。

    她确认了好几遍,还是难以置信,抬头看一眼李寅。

    李寅在旁边看着,一边将网页截图下来留念,一边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道:“没看错,就是这么多,过线五十五分。”

    有一些专业,是音乐成绩合格,按照文化成绩排名次录取;而有些专业是文化成绩合格,按照专业成绩排名录取。

    按照夏盈光的这个高分,肯定是报考按照专业成绩排名的专业更好。

    因为这个分数,夏盈光一晚上没睡好,她开着电脑放旁边,总是起来翻开笔记本看一眼,再刷新一次,看看是不是出错了。

    过了几天,一些没出成绩的考生成绩也出来了,还有省内的专业课排名也都出来了。

    夏盈光这个分数,不算顶好,她的分数段,前面有许多二百六十六、二百六十七的,和她同分的也不少。

    还有一些二百九、二百八的。

    她和七八个人共同排名全省七十八名。

    看见这个排名,夏盈光就对自己的水平有一个直观的感受了。

    她犹如站在云端,有些茫然地望向李寅:“叔叔,我是七十八名吗?”

    李寅嗯了一声。

    夏盈光顿了顿,怀疑地道:“是不是……弄错了啊,其实我……没考到这个……”她话没说完,李寅就恨铁不成钢地在她额头上轻轻地弹了下。

    夏盈光捂住额头,望着李寅。

    李寅道:“分数和排名,肯定没有弄错,盈光,你自己考得如何你不清楚吗?”他盯着夏盈光的研究,一字一句地道,“这就是你的努力换来的成绩,没有出错。”

    “我就是觉得……”夏盈光咬了咬嘴唇。

    她这才学多久啊?

    虽然有不少同分,但全省的七十八名,这仍旧是个了不起的成绩。

    这对夏盈光是非常大的鼓励,她开始认真地想,自己似乎也不是那么的差、不是那么的笨。

    她眼中开始慢慢燃起一点光亮,李寅注视着她的神情,发觉了这点后,慢慢也笑了。他捏了捏夏盈光的脸:“成绩也出来了,考这么好,明天就给自己放个假吧,别上课了。”

    夏盈光犹豫了几秒,仍是摇了头:“不行我要上课,还有好多不会的呢!”

    她十分上进,李寅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还打算请假一天带夏盈光出去玩的,结果反倒被拒绝了。

    “小丫头,你现在比我都忙了。”李寅看着她,“真不出去玩?”

    “不去。”夏盈光一个最爱出去玩、最爱热闹的人,坚定地拒绝了这个诱惑。

    “那想吃什么?想要什么礼物?我给你买。”

    夏盈光正想说“不吃”,李寅就伸出一根手指压在她的嘴唇上:“不许说不要啊,这是你应得的奖励。”

    事实上,夏盈光是真的想出去玩的,她太想出门了,但学习的担子压在肩膀上,她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过了半晌,她慢吞吞回答一句:“叔叔,我想吃冰淇淋。”

    她的要求向来如此简单,从不主动去要求什么。

    李寅叹了口气,心底很想把世界上一切最好的东西都捧在夏盈光面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