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第 40 章
    ..回到被渣前

    临近春节, 所有人都在加班,李寅也不例外。

    人事部经理在办公室跟他说今年年终奖的事:“每年这个时候发了年终奖, 马上走一批辞呈,不如拖到年后再发?”

    大部分都是让猎头、或者其他公司给挖走了,因为李寅的环岛集团属于家族企业,公司高层大多都姓李, 许多有本事的人才干许多年也没法升太高的职位, 而在其他企业,他们能得到更好的升职机会。

    李寅正对着电脑看文件,闻言头也没抬:“员工辛苦一年,就等着今天发年终奖,你还想拖到明年去?”

    “也不是……”人事部经理委婉道, “好多企业都这么干。”

    李寅看他一眼:“别的企业怎么做跟我们有什么干系?”

    奖金发了下去, 员工们在群里给老板拜了早年, 预祝除夕快乐。

    李寅开了个会,听了一场冗长的报告,会议结束时夜幕已深。

    整栋大楼熄灯,他坐上车后,司机问也没问, 就照着李家老宅的地方开去。

    因为往年年前, 李寅都是要回老宅的, 他平日都一个人过, 逢年过节才回家。他父母常年住在加拿大, 爷爷早十年前便去世了, 他们整个家,都是李寅的奶奶撑起来的。

    她很公正地为每一个李家人准备一份创业基金,不会偏颇谁、也不会苛待谁。

    是个雷厉风行、说一不二,但偏偏对任何人都极有人情味,也很受人爱戴的老太太——但老太太身体开始不行了。

    去年年底因为身体不舒服进了趟医院,住了几天她便闹着出院,医生也没检查出什么大毛病,只是偷偷跟李寅说了:“毛病肯定有,老年人就是这样,说不出来哪里坏了,但身体机能就是坏了。”

    李寅每年除夕前夜就要回家陪老太太,除夕当天,他爸妈也会从加拿大赶回来。

    一家人吃一顿年夜饭。

    他下班得晚,到了老宅老太太刚刚睡下,李寅被她叫去了房间里,她躺在床上,气色倒是很好,比普通八十岁的老年人都要精神、都要显年轻些,头发是刚染了黑。如果不细看,她那顺滑油黑的头发简直就像个刚新婚的女人。

    老太太有三个子女,亲孙子就只有李寅一个,其他都是外孙和外孙女。

    而李寅已经而立之年了,老太太最关心的就是他的婚事了,每逢见面、打电话都是必提。

    今年又说到了这个话题:“阿寅,有没有中意的姑娘?有奶奶就让人帮你做媒,没有奶奶就托人给你介绍几位。”

    李寅想到了夏盈光,老太太察言观色,发觉他的神态,喜上眉梢道:“是有喜欢的了?”

    李寅想,他当然是喜欢夏盈光的,他原以为自己很快就会失去兴趣,没想到这兴趣持续了这么久,但是做媒,不用想这事也不可能。

    他还没想过要结婚,也不准备跟谁结婚,所以像往常那样,摇了摇头,手搭在奶奶布满皱纹的手背上,语气放得和她如出一辙:“再说吧。”

    老太太眼神一暗,叹息道:“我时日不多了,我最不担心的人是你、最担心的也是你,等哪天我死了……”

    “奶奶。”李寅打断她。他跟老太太关系,其实不算很亲,她虽然好,但却是非常强势,李寅小时候在她这个遭过不少罪,老太太总逼他学这个、逼他学那个,后来还逼他服役。

    总之万事都要顺着她来。

    但她人越活,脾气越温和,也不那么强势了——现在形势反了过来,李寅变成了那个说一不二的人。

    说到结婚,李寅三言两语就推了回去。

    他在老宅歇了一宿,第二天一早,他父母就到了机场,李寅亲自去接了人。他跟父母都不亲,,从生下来起,就没喝过一口母乳,凡事都靠自己。但李寅跟爷爷关系是很好的,只不过老爷子十年前便去世了,李寅在葬礼上没有哭,可他消沉了许久。

    老爷子去世后,过春节这回事,就再也没让他感觉到由衷的幸福感了。

    跟父母,对方如同上司一般,询问他的工作、他的感情生活,李寅回答的很简短,但是对于感情生活是闭口不谈。

    李家人多,除夕夜是一大家子凑一起,二十多个人,但像夏聪毅和李这样的,是不会被邀请来一起吃年夜饭的,况且他们正陷入了麻烦还未解决,这个年恐怕是过不好了。

    李寅六点半出现在饭厅,女人们和男人们分开,各玩各的,李寅的表姑、堂嫂、还有些李寅从没接触过的亲戚,凑在一起说话。

    堂嫂自己开公司,嫁给李寅堂哥后一直没生孩子,因为放不下自己的工作。但她偏偏爱撮合别人,因为老太太总拿她肚子说事,每次一说,堂嫂就道:“堂弟不也没生孩子!他也是因为工作忙,我也工作忙,抽不出空!”

    堂嫂一见李寅出现了,就低声问:“李寅有对象了没?”

    旁边一个女人,也是李寅的一个长辈,根本不熟悉的长辈,不知打哪听来的,低低地掩着嘴道:“有,他好像养了一个女人。”

    堂嫂讶异:“你怎么知道的?”

    那女人道:“李寅从去年开始,经常出现在我们小区,我都见过他好几回了!他那个车,我

    不会认错的。”

    旁边表姑一听,表情立刻有些不自然了起来。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当然知道,李寅看上了自己女儿李的“养女”夏盈光,去年九月就把人接走的事,她一清二楚。

    堂嫂更惊讶了:“哪个小区?出现在你们小区就是金屋藏娇了?”

    “那可不是!”八卦是女人的天性,“他公司离我们小区得两小时车程!他要是搬家,会搬到这儿来吗?而且……我是真的看见过两次,还特意跑去观察了,他去的那个房子,是养了女人的。”

    “真的假的?”旁边好几个女人都凑到了一起,他们似乎都很关心李寅的感情生活,一个二个叹息道:“真可惜,我还打算给他介绍我姨的侄女……”

    表姑听了不说话,这件事着实有些让她说不出口。

    几个女人一传,这件事瞬间都传遍了,晚饭上桌,又不知怎么传到了老太太的耳朵里。她眉开眼笑:“昨天问他还说没有,这是骗我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多宝贝啊?”

    二十几个人,坐了三桌,不停地在年轻人的婚事,话题从这个小辈转到那个小辈,最后又说回了李寅身上,套李寅的话,问女方多大年纪,是干什么工作的,是认识的家庭吗,连一向不太亲的父母都多问了几句:“我们在国内带一个月,你什么时候带回来?”

    总之一大堆的问题下来,李寅一概不理,从容不迫地道:“没这回事。”

    因为他的态度,原本都以为有这回事的长辈,忽地又觉得是不是真搞错了。

    老太太问:“真没有?”

    “没有。”他话音刚落,包里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夏盈光的电话,她用的自己的手机打来的。坐在他身旁的长辈,眼睛很尖地瞥见了来电显示是“乖乖”两个人,原本平静下来的话题,在李寅出去接电话后,立刻又被掀上了高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