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第 41 章
    ..回到被渣前

    李寅由衷地从这声新年好里感受到了心里一暖, 他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也说了一声:“盈光,新年好。”

    夏盈光睡在沙发上, 歪着脑袋看电视,屋里灯没开, 唯有电视亮着光, 照亮了夏盈光的眼睛。她问李寅道:“叔叔, 你什么时候回来?”

    她的意思是什么时候才下班。

    “我还走不开。”他略微沉吟,侧头看向灯光的方向,他站在偌大的后院里,看得见屋里热闹的影子,固然热闹, 但这不是李寅想要的。

    所以他转口道:“我等会儿就来,你困了就睡, 不必等我。”

    夏盈光似乎在吃东西,李寅听到她咀嚼食物的声音。

    是林妮做给她的蔓越莓曲奇饼干,还有一盘现烤的小零嘴。

    她有些含混地道:“那不行, 我还得看……我得等你。”

    她想看完联欢晚会再睡,对现在的年轻人人而言, 他们认为春晚落入俗套,除了这份意义以外, 实在没什么可看的。

    但夏盈光看得倒是津津有味。

    李寅笑着说好。

    他不知道夏盈光是想错了, 还以为她想自己了, 况且今天又是过节, 她是一个人,虽然有林妮在,但有自己陪伴的意义肯定不同。夏盈光更喜欢自己还是林妮?李寅都无需思考——答案当然是自己了。

    盈光现在一定很需要自己。

    只要一想到夏盈光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家看着电视等着自己,像等丈夫回家的小妻子,李寅连年夜饭都不想吃了。

    他回到饭厅,跟老太太解释了一句有工作上的事,便直接动身离开了老宅。

    桌上的人在他走后议论道:“这个日子还能有工作?谁还工作啊!”

    老太太摇摇头,自以为猜中了真相:“你们以为他真是工作?那分明是有媳妇了!”

    老太太最受敬重,她一说话席上所有人都跟着附和,一片活跃之色,恭喜之声此起彼伏,好似媳妇已经接回了家,老太太也是红光满面,仿佛曾孙都出生了。

    因为今天年三十,人们都回家团圆了,路上车少行人也少,路灯照耀下,地上的积雪反着白光,将黑夜照得亮如白昼,只有李寅这辆悍马寂寥地驶在马路上。他是自己开车,把车速提到了超速边缘,心里迫不及待地想快点见到夏盈光。

    而夏盈光,并不如李寅想的那样,她斜倚在沙发上吃着零食,津津有味地看着小品,旁边摆着一套试卷和一支笔,已经做了一部分题目了。

    春节对夏盈光而言,与其他种种节日没有分别,在夏家的时候,她什么节日都不过,但夏聪毅和李不一样,他们如年轻人般时髦,要过情人节、七夕,甚至过洋节,过圣诞。

    都是他们俩人过,或者他们一家三口。

    夏盈光没法参与,因为李从不会记着她。

    但她偶尔也会收到夏凯飞的礼物,她记得自己跟夏凯飞关系还很单纯的时候,她那时并不知夏凯飞对自己的想法,夏凯飞是唯一关心她的人,所以她在夏家很依赖夏凯飞,觉得他好。

    她每每收到礼物,总是兴高采烈的。

    春节,李和夏聪毅,还有夏凯飞的外婆……他们一家人都疼夏凯飞,给他封压岁钱,但从没有人给夏盈光准备过。有些时候的春节,夏凯飞会跟着他的父母去外公外婆家,有些时候是长辈来他们家里。

    如果是前者,家里的家政阿姨也回老家过年了,所以夏盈光便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家里,她知道不到零点全家人是不会回来的,她便打开电视,趁着家里没人的时候,掀开钢琴琴盖,独自享受一个人的乐趣。

    现在夏盈光自在了,可以说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必偷偷摸摸躲着人弹钢琴。

    李寅刚开锁进入地下室的时候,就听到放的很大声的电视声音,一听就是春晚,还夹杂着夏盈光欢乐的笑声。

    他上去后,夏盈光很快就注意到了他,她立刻放下了笔。

    李寅这才注意到,夏盈光是一边看电视,还一边在做试卷,而屋里没开灯,夏盈光就借着一点电视的光在写卷子。

    “怎么不开灯?看得见字?这样对眼睛不好,”他微微一皱眉,伸手把大灯打开,大步朝夏盈光走去,“今天过节还在做题呢?”

    夏盈光也是老实:“我注意力放在电视上了,没写两道。”

    第一大题的选择刚刚做完,旁边草稿纸都写了半页。

    “这样效率不高,电视没看好,作业也没写好。”李寅把她的卷子拿开,人也靠上沙发,夏盈光应了一声,很自然地靠在他肩膀上,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电视上正在播放一个回家探亲的小品,结局是一家团圆,儿子在外辛苦工作一年,回家路上困难重重,他打开回家的门,和家人拥抱,母亲热泪盈眶:“儿子,你终于回来了!”

    儿子也满眼热泪:“爸,妈,新年快乐!”

    电视里在鼓掌,夏盈光也没笑,只是出神地望着电视屏幕,不知想到了什么。

    李寅心倏地一紧,将她拥住,忽地道:“盈光,你还记得自己的爸爸妈妈吗?”

    夏盈光抬头看他,接着将目光收回:“还记得,但是……我记不清了。”

    毕竟,对于现在的夏盈光,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她的记忆早已模糊,父母的轮廓都不甚清晰,只依稀记得一些很重要的事,记得他们叫自己的小名,记得自己每次只要一弹钢琴,他们便会夸奖自己。

    李寅手臂收紧:“还有照片吗?”

    夏盈光神情黯然:“没有了……都不见了。”她带到夏家的照片,不知让谁拿走了,或许是家政阿姨,也或许是李指使的。

    李寅沉默了下:“想他们吗?”

    夏盈光也沉默了,她埋下头,靠在李寅胸膛上,默不作声地点点头,继而摇摇头。

    李寅感觉自己或许说到了夏盈光最伤心的事,叹了口气:“别怕,我的宝贝,以后叔叔陪着你,每年春节都陪你过。”

    他是知道一些的,李和夏聪毅收养夏盈光后,从没带她去祭奠过她的亲生父母,不过李寅没有查过夏盈光的生父生母,但他能感觉到夏盈光应该出身不错,家教很好。

    能生出夏盈光这样漂亮的女儿,父母肯定也不差。

    ——夏家人收养了她,那么本该属于夏盈光的、来自她父母留下的遗产去哪里了?

    还有夏盈光的亲戚呢?为什么会将她丢在孤儿院?

    李寅直觉这里面有事,之前没去查,现在才发觉可能事情不简单。

    他就着一个姿势,搂着夏盈光,陪着她看电视,夏盈光一直睡得早,但今晚人很精神,一直目光炯炯地盯着电视,只是不时打个哈欠,眼角浸出一点生理泪水。

    李寅低声道:“困了就睡吧。”

    夏盈光困乏地摇头,长长的睫毛耷拉着道:“我要看电视。”

    结果没过几分钟,她眼睛就闭上了。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过了。

    李寅把她抱到床上去,把她衣服都脱了,抱进浴室去,给她洗澡。

    夏盈光泡在热水里,一下便醒了,揉了揉眼睛:“叔叔,几点了?”

    “快十二点了。”李寅下了水,将她两条腿托起来。

    夏盈光向下一陷,头歪在皮质的头枕上,吸气似的轻轻叫唤两声,李寅低头开始吻她,夏盈光越发头脑昏沉,身体胀得舒服,眼睛缓缓闭上,精神却是好的,没睡着。

    十二点的烟花信号一响,李寅抱着她从水里出来,去了床上,大打开窗帘,风吹进了,一整面的落地窗外面,能清晰地看见五光十色的烟花在城市上空上升,染亮整个夜空。

    夏盈光出神地看着窗外,这风景漂亮得让她脑海里似有白光一闪,整个人都混沌了,睡意浓厚到了极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