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第 42 章
    ..,

    chapter 41.

    隆冬的天, 外面飘了雪,房里温暖如春, 房外酷寒,玻璃落地窗上凝结了一层水雾, 洁白的雪覆盖在小花园的植物上。

    那封压岁钱放了一半在枕头下面, 还有一半是露出来的。夏盈光醒的十分早,李寅还在睡,他手机关了音量,但是从昨晚开始,便亮起来无数次,都是信息或者电话,他一个也没接着。

    她从床上下来便看见了红包。

    夏盈光愣了愣, 旋即朦朦胧胧地反应过来, 回头去看床上蒙着被子睡觉的李寅。

    压岁钱一般都是长辈给晚辈,李和夏聪毅从来不给她, 而夏凯飞也没这个概念, 从十岁过后,这是她第一次收到压岁钱。

    夏盈光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心底十分温暖,开始觉得李寅是真真正正的对自己好的,除了早已模糊的记忆里的父母,李寅是对她最好的人了。

    她坐回床上去, 目光始终凝聚在李寅的脸庞上, 他平时面容很和气, 喜欢对自己笑,但睡着时则不然,眉头好似有什么难事一般轻轻攒着,两道浓眉飞扬,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隐约还带了点西洋风。

    夏盈光只是偷偷的看他,结果李寅似有所感,一睁眼就把她抓了个正着。

    她没料到,倏然向后一缩,李寅却一把将她给拉住,往温暖的被窝里一攥,声音里是有起床气的,有些沙哑:“早上起来就看我看得那么出神,是不是想偷亲我?”

    夏盈光被他拉进被窝,一下被抱住,一双强有力的胳膊圈住她,在她的脖颈处落下一个又一个的亲吻,沿着向下,夏盈光的睡衣被他用脑袋钻乱,她是要起来读书的,哪有时间跟李寅胡闹?

    况且因为春节的缘故,老师都放了假,原本她的英语老师是外教,是不过春节的,但是她给夏盈光放了假,说元宵节后再来这里给她上课。夏盈光不同意,认为要耽误十几二十天的课程,实在太久了,就给提前到了大年初七。

    她时间可不多,怎么能因为过节放假,就乐不思蜀的不读书了呢?

    她着急地伸手在李寅宽阔的肩膀上推了几下,仰着头唤道:“不要了……”

    李寅没理会,直到夏盈光重复了好几次,他才停了停,抬起头来:“不要什么?”

    他的手往下伸,从内`裤边缘滑了进去,极有技巧地撩拨着夏盈光。

    夏盈光浑身一绷,很害臊地低头,两腿毫无章法地在李寅身上一踢:“我读书了,不弄了。”

    她的勤奋卓有成效,李寅一开始为她请来的老师,都是极有耐心的,结果第一堂课测试,就被夏盈光的水准给吓一跳——这么大个女孩子了,真的是什么都不会,再简单的题目,她都好像从没见过般。

    老师不知道她的遭遇,只以为她上课从没听过,事到临头了,来临时抱佛脚。

    但好在她十分认真勤奋,这么过了几个月,到了五月,又一次的高考摸底测试,堪称蜕变。

    但是要说她能考多高的分数,是不可能做到的,一张高考卷,主科满分是一百五,考试时间为两个小时,她当然不可能每道题都去做,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她也不可能学完所有课程。况且,对于数学这样的科目,她是无论花多少时间都学不会的,对她来说难度太大了。

    所以夏盈光的家教老师,就告诉她了一些技巧,比如完全不会数学:“那你就只做选择填空题,随便写,一半来说c是最多的,但也不一定,你运气好,老天爷眷顾,能得多少分就看天意了。”

    至于别的一些她一窍不通的科目,也是同理,她英语一直学的很认真,可以考到及格线,但这也仅仅只有九十分罢了;她也一直在学习语文,还学会了怎么写议论文,但是高考卷没那么简单,老师便为她圈出了历届高考卷中最简单的题,逐一突破——这些都是有规律可循的。

    她这段时间潜心学习,几乎没出过门,每天要吃四顿饭,都是大补特补的菜式,可以说,她根本没时间运动,结果人却越发瘦了。

    六月,夏盈光去参加了模拟考试,高考前一天去看了眼考场,因为人多,一窝蜂的进去,再一窝蜂的出来,夏盈光热得出了一身汗,回车上再一吹空调,第二天要考试了,鼻子却堵了。

    她感冒了。

    她身体不好,这半年多时间都没怎么运动,身子虚,而且受不得一点风吹日晒,猛地出了一身汗,从太阳下回到十六度的车上,当然很容易生病。

    因为吃了感冒药会犯困,她也不敢吃药,早上喝了点姜汤,就拿着准考证上阵了。

    考场在南城的一所高中,教室里没有空调,只有风扇,李寅之前特别怕她热坏了,考场当时一定下来在一中,他就想为学校捐一批空调的,可是时间太紧,学校还在上课,高考假期间,整个学校都封闭着在布置考场中,没法让工人进去安装空调。

    他之前是怕夏盈光热,现在却怕夏盈光被风扇吹凉,本就感冒了,要是吹风,会更严重的吧?

    他焦虑得不得了,出门前给夏盈光拿了个薄外套,有些唠叨地问她:“你哪个考场来着?座位靠着窗户还是在风扇底下?你们考室监考老师男的女的,姓什么?”

    夏盈光因为感冒,脑袋有些晕,勉强提起精神回答道:“我在21考场,坐中间位置,昨天见到的老师是女老师,不知道姓什么……”

    李寅摸了摸她的额头:“我怎么感觉有点烫,别是发烧了吧?”他怕夏盈光出什么事,考试前前后后两个多小时,太不可控了。

    他顿了顿,看着夏盈光:“要不然,咱们不考了吧?”

    “那怎么能行!”夏盈光精神立刻就上来了,低头检查自己的笔袋,“我必须要考。”

    李寅摸了摸她的脸说:“那去考吧,如果不舒服就从考场出来,别强坚持,考砸了也没关系。”

    夏盈光“哦”了一声,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李寅虽然知道,哪怕夏盈光考砸了,没有过音乐的本科线,自己也能给她捐个大学,艺术学校比理工科学校要好进一些,交了钱就能送她进去学习了,区别就是没有文凭罢了。

    即便如此,他仍旧为夏盈光揪着心,因为他知道夏盈光为此有多么努力,若是换个智商高的人来,像她这般努力去学习,吊车尾也能考一本。

    但夏盈光不一样。

    就连老师也说:“太努力了,但不是这块读书的料。”

    她在音乐上的天赋要更好,很惊人。

    但她如此努力,就是想考上大学,他不想夏盈光失望。

    上午十一点过,考生陆续从考场出来了,外面围着一圈又一圈的家长,不爱跟人挤的李寅赫然跟一大堆中年家长站一块,他还站到了前列,在极靠近校门的位置朝里张望着。

    他的秘书和生活助理,两个人都在旁边一块等着,张望着。

    夏盈光戴着帽子出来,她考试不能戴帽子,就把帽子挂在包上,放在考场外面,一出来就戴上,遮阳。

    大热的天里,她还穿着外套,被一群高考生从里挤着出去,挤到了校门口去。

    夏盈光长得不高,又戴帽子,人还生着病的,太阳大,她脑子有点晕,也不知道往哪里走,入目全是别人的家长,她一站在原地不动,就被后面的人推搡着往前。

    忽地,她被人一撞,就被撞到了别人身上去。

    夏盈光一惊,旋即闻到了男人身上的味道,立刻就安了心,她和李寅朝夕相处,彼此都很熟悉,她能通过气味闻出李寅来。

    人群一阵一阵的,李寅摸到她衣服汗湿了,人很虚弱地靠在自己怀里,便带着她走出去。

    考场外面不许停车,他的车停在路口的,要走上几分钟才能走出去。

    走出了人群,李寅蹲下来,把宽阔的后背朝夏盈光露出来,道:“上来。”

    夏盈光也没说什么,就趴了上去,双臂搂着李寅的脖子,李寅抱着她的腿站起来了,将她背着。

    她脸色苍白,在教室里坐着考试,风扇一吹病就更严重了,结果考到了半小时左右,一名老师过来,把教室里的风扇关到了一档——正好是她头上的那顶风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