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第 43 章
    ..,

    夏盈光一考完试就住进了医院。

    八号的早上她便开始低烧, 李寅不让她去考试, 她还坚持要去,吃了点药就去考了,倔强得要命。

    分明是她一窍不通的文综题,她就是不肯提前交卷, 磨到了打铃才出来,实际上也没做几道题。

    李寅简直是拿她没办法, 脾气也没了,骂也骂不出口,只能在校门外干等着。

    下午考试一结束, 停在校园里一直没派上用场的救护车就把夏盈光给拉到了医院里。

    她因为持续低烧,精神十分不济,李寅叫了一声“盈光”, 她只是茫茫然地笑,嘴唇闭着,不发一言。

    李寅的脸庞在她眼前晃动着,仿佛蜡烛燃烬般一闪一灭。

    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身体被人移到了病床上,周遭的一切都离她远去。

    原本只是发烧的话,不至于这样昏迷过去, 但夏盈光只是因为太累,许久没有很好地休息过, 精神太差才会这样的。

    她整个人全垮了, 陷入了很深的睡眠, 还在梦里梦见十岁那场车祸,一夜之间她的父母全没了,她变成了一个人。

    但兴许是因为考完了,什么压力都没了,她躺在病床上输着液,第二天睡醒了,病就好了个七七八八了。

    来她病房的护士还笑着说:“高考考完乐坏了吧?昨天考完试当场晕倒了好几个考生!”

    护士长得亲切,让夏盈光心生好感,但她对陌生人不会说话,只能虚弱地一笑,眼睛从这边扫到那边去。

    这是一间单人病房,不过并不大——她没有看见李寅。

    护士一边给她换药瓶,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说:“小美女,你家里人刚刚在外面抽烟,我出去叫他进来,守了你一夜呢。”

    夏盈光说了句谢谢。

    不多时,李寅就进来了,他一晚上基本没睡,一直守着夏盈光的,所以只能靠抽烟来提神,他平常是不怎么抽的,没太大烟瘾。

    “醒了?头还晕吗?”他一坐下,夏盈光就闻到了他身上的烟味,她有些抗拒这味道,脑袋缩在被窝里,用嘴巴呼吸。

    李寅见她没回答,就以为她还是不舒服,手轻轻地握着她输液的那只冰冷的手,注视着她道:“昨晚上是不是做噩梦了,你一直哭。”

    夏盈光和大部分人一样,从来记不清自己做的梦,加上她本就记忆不好,就更记不清了,李寅一说,她也有些茫然,想了想道:“我忘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想不起来就别硬想。”李寅摸了摸她的额头,夏盈光不怎么哭的,可昨晚哭得很厉害,人也叫不醒,是睡着了的哭,一看就是做了什么很可怕的梦。

    “等这瓶药输完了,叔叔就带你回家去,好好休息几天。”他对夏盈光的说话语气总是十分温和,一晚上没休息好,眼底一圈微微的青色,还有一层胡茬。

    他身上的烟味再次钻到了夏盈光的鼻间来,夏盈光这次一闻,却不如之前那么抗拒了。

    回家后,夏盈光还是继续输液,医生来家里为她看病,她在家里拿着一份报纸看高考的答案解析,夏盈光也不太记得清自己的答案了,对了对后,她依稀感觉运气不错,似乎对了不少,这让她心底踏实许多。

    如此休息了好几天,她的病便好全了。

    对于普通的高考生来说,这个高三毕业假期是非常难得的,连着三个月时间,通常他们都会选择去旅游,回来再仔细选学校。

    但夏盈光还是在继续上课,只不过无关紧要的课程,李寅都为她停了,钢琴课又增加到了每天一小时,但夏盈光没有继续窝在家里整天学习了,她从身体好起来的第二天,就开始出去玩了。

    不过李寅通常白天要工作,不能每天都陪夏盈光,她出去玩,是翟超逸跟着去的。

    翟超逸为她开车,征询她的意见,问道:“想去哪里玩?”

    夏盈光哪里都想去,她还没仔细的看过这个城市呢。

    翟超逸从后视镜看她一眼:“想不出来?不知道要去哪里?”

    夏盈光摇了下头,有点想去海边,话到嘴边,又停住了:“就在市区里开车看一看吧。”

    “想兜风啊?行。”

    对夏盈光来说,翟超逸是个很贴心的保镖,她话不多,表情也不多,但是人很细心,知道夏盈光想看看风景,便把车子开得很慢,慢慢在这座正处于雨季的城市里行驶着。

    夏盈光摇下了车窗,阵雨不断落下来,隔一会儿功夫就落一场大雨,而太阳却明晃晃的挂在头顶,雨和阳光相互不受干扰地同时滋润着整片南城的土地。

    因为太阳大,夏盈光戴了墨镜,在缓慢的车子流速下,她只是看着窗外,看着大街小巷的每一个店铺,将它们印在记忆里。

    翟超逸不时瞥她一眼:“在找什么吗?”

    夏盈光不大会说谎,而且她信任翟超逸,因为翟超逸动手打过夏凯飞,这使她充分的对翟超逸抱有好感,于是也诚实回答道:“我想找找看……我以前的家。”

    翟超逸一下便想到了去年的时候,找上门的青年,那个似乎是夏盈光的哥哥,又是李寅的表侄子的人。

    是那个家?

    翟超逸微微一皱眉:“你想回去吗?”

    夏盈光的脸被墨镜挡住了,翟超逸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能听见她的声音不似平常,是平静中带着缅怀气息:“回不去了……anne,我忘了自己小时候住在哪里了,变化很大,我也记不清了。”

    “怎么记不清了,你多久……多久住到这里来的?”翟超逸知道不应该过度探究雇主的生活,但夏盈光和李寅这一对的关系,一直让她很在意。

    雨又下了起来,夏盈光道:“去年。”

    李寅突然出现,带她脱离了苦海,其实那会儿,夏盈光还以为李寅这里只是会比夏家好上一些罢了,因为李寅看起来不太像是个好人,他在车上抱了自己,这让夏盈光感觉他很坏。

    可随后她发现,他并不坏。

    “那怎么会记不清了?”翟超逸继续追问。

    夏盈光不知道该怎么说,顿了顿道:“我十岁前的事了,我出过车祸,很多事都记不清了。”

    不仅仅有车祸的作用,还有时间的淡化,换做任何一个人,在完全和过去说再见的情况下,都不可能记得住。

    “……对不起。”翟超逸下意识地跟她道歉。

    她还是第一次听这些,她还想问更多,但她知道不应该继续探究了。

    夏盈光不明白她为什么道歉,车子慢慢地转弯,夏盈光突然看见了一个指向动物园的路牌。

    她记忆突然一跳,猛地唤道:“anne,就是这里。”

    “什么?”

    夏盈光语速飞快地道:“我家,这个动物园,我小时候常常来,似乎离我家很近……”说着说着,夏盈光又突然不确定了,因为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动物园,天底下的动物园都差不多,她总感觉是不是自己又出错了。

    翟超逸也立马道:“那我开车在这附近绕,你一看到熟悉的建筑或者街道,就告诉我。”

    然而,或许是因为已经是差不多十年前的事了,南城日新月异的变化,让夏盈光本就不够清晰的记忆更加出错了,她没有看到熟悉的建筑物,无功而返。

    一下午时间,他们都耗在了找回忆里的过去这件事上。

    夏盈光没找到,显得有些失望,但她也知道不太可能。

    时间过去太久了。

    翟超逸不忍叫她失望,给李寅发了条消息,报告夏盈光的动向:“她跟我出门,看见了一个动物园,说这里是她家,我们找了一下午也没找到她那个‘家’。”

    她知道李寅的神通广大,或许她没法带夏盈光找到她的那个家,但李寅肯定可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