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第 51 章
    ..回到被渣前

    李寅在车上接了一个工作电话,把夏盈光送到家便走了。他没对夏盈光说话, 夏盈光也没机会问他, 同不同意自己晚上出去聚餐。

    她显得很沮丧, 闷闷不乐地躺在松软的床上, 心里想,是李寅给了她这个家,也是李寅救她与水火,她甚至愿意就这么跟李寅维持着现状,可是不愿意更进一步。

    林妮看她躺着, 一句话也不说,以为她身体不舒服, 问她她也是不发一言地摇头。

    林妮便打电话给李寅:“夏小姐看起来很不舒服。”

    “不用管她。”李寅声音听起来淡漠极了。

    林妮很快反应过来, 两人肯定是闹矛盾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因为夏盈光性格很软, 几乎不会惹人生气,她还有严重的讨好型人格, 对谁都百依百顺的, 鲜少跟人说个“不”字。

    这难得一见的大事件,让林妮忧心忡忡地意识到, 夏盈光或许要失宠了。

    就在她这么悲观的以为后, 电话那头的李寅突然又道:“看着她吃饭, 必须让她吃晚饭。”

    他捏了捏眉心:“她现在怎么样了?”

    “夏小姐看起来……很难过。”

    “哭了吗?”

    “没。”

    李寅哦了一声:“如果她哭了, 就告诉我。”

    “好的。”听见李寅的话, 林妮又忍不住想到, 或许不是什么太大的矛盾。

    先生心里还是有夏小姐的。

    夏盈光想出门,可是她很难给李寅打电话,问了翟超逸,翟超逸说自己没法过来。

    李寅已经告诉了翟超逸,最近都不要带夏盈光出门了,而且他也交代了林妮,让她看好夏盈光。

    他实在不太能理解夏盈光的心理,他知道夏盈光从出生到现在的全部资料,但李寅并不知道夏盈光还活了另一个人生。他没有参与过夏盈光的经历,所以根本不懂她为什么这样。

    他还以为,夏盈光如此抵触,就是以为她并不爱自己。

    她之所以对自己乖巧听话,还是因为她性格便是如此,而且她无处可去,所以才看似万般依赖自己。

    而不是出于对自己的喜欢才这样的。

    他忙完工作,到了晚上,坐上车也没说目的地,司机就自动把车开到了环岛绿洲,是车停下了,李寅才发觉又回来了。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夏盈光一般十点前,肯定睡觉了,他进了门,林妮说:“夏小姐泡完澡就睡了。”

    李寅嗯了一声:“晚饭吃了吧?”

    “吃了。”

    “吃得多不多?”

    “还是跟平常一样,半碗饭。”

    听起来是很正常的,李寅心里却不大是滋味,他晚上基本上没吃什么东西,因为吃不下,他没想到自己跟女人生气,会生气到了茶不思饭不想的地步。

    而且过会儿自己还眼巴巴的黏上去。

    他进了夏盈光的房间,灯关了,他夜视能力不错,能在黑暗里看见床的方向。他走到床边,借着窗帘缝隙的一点光,能看见似乎已经睡着了的夏盈光,她安静的睡颜是那么的美好。

    李寅默默无言地注视她半晌,不紧不慢的一件件脱去衣裳,踩上床去,掀开夏天的薄被。

    夏盈光已经把床睡得暖和了,因为天热,自己掀开被子她也没有半分反应,只是在床上动了动,歪了下身子,脑袋深深陷入柔软的枕头中,睡得很熟。

    因为要呼吸,她嘴巴是微微张开的,菱唇边缘有湿迹,像要人亲吻般,微微上翘着,

    李寅开了一盏床头的灯,在床头柜上看见了一本有翻阅痕迹的《书虫》——夏盈光睡前还看了英文小说的。

    灯不是很亮,但依旧让夏盈光的眼皮感到了光,不安地颤了颤,旋即本能地侧过身,把脑袋侧到了背光的那一面去,因为动作,她脖子处袒露了大片雪白的肌肤,白皙细致的锁骨若隐若现,皮肤细腻,仿佛流着一层光,还能望见更里面去。

    李寅能闻到她身上的沐浴露香气,和被窝里的熏香的一致的,都带着点奶油味。他很喜欢让夏盈光喷这种少女香,认为很适合她。

    他深深地注视着夏盈光,旋即好似被味道吸引一般,低下头去,在她脖颈处乱嗅着,出气声犹如野兽。他一开始只是在夏盈光的脖颈间拱着脑袋,慢慢就把她衣服尽数除去,嘴唇在她肌肤上磨动着,李寅的鼻尖抵着她带着香气的温暖肌肤,舌尖微微探出唇边,在每一处啃吻着。

    夏盈光迷迷糊糊,被他弄醒了。

    李寅便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开始亲吻她的嘴唇,手向下滑,扛起了她的双腿,在夏盈光睁大的眼睛里,什么措施都不做,就那么进去了。

    夏盈光很习惯他这样了,在将醒未醒之时,是下意识将他环抱住,还轻轻皱着眉,叫了一声“叔叔”。

    李寅一直以来都待她很温柔,可以说从没有人让他这样过,他怜爱夏盈光,总觉得她脆弱,怕她受伤害,所以在床上也是很轻的。

    此时,他脸孔上却没有丝毫表情,极为冷酷,动作又极其蛮横粗暴,掐她的腰掐得很用力。夏盈光一下疼了,人也清醒了大半,细声哭叫:“我疼……”

    李寅面无表情的俯身压下去,双手握住夏盈光的肩膀,就是不听她说话,也不管她疼不疼的问题。

    当然,疼只是一时的,渐渐身体就不疼了,换成夏盈光心在疼。

    她头歪在枕头上,大眼睛有些无神地睁着,无声地在哽咽着。

    她像是麻木了,李寅身上压下来的重量越来越沉重,咬着她细嫩的脸颊肌肤,声音低沉得听不出任何感情:“宝贝,给叔叔生个孩子。”

    她浑身一颤,忽然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然后一声不吭,脸颊上快速划过一条泪痕,紧接着就不再流眼泪了。

    李寅身上出了汗,夏盈光也是满身汗,李寅通常都要把她抱去浴室的,这次也不例外。

    夏盈光在水里泡着,没什么反应地承受着,只是身体会颤抖,会不由自主发出鼻音。

    李寅说让她给自己生个孩子,似乎不是说着玩的,夏盈光想跑,那生个小孩,拿孩子绑住她,她就不会再想跑了。

    第二天上午,或许是因为昨晚上取悦了他,夏盈光说自己想出去买点东西,李寅就准许她去了。

    她跑去买了避孕药,偷偷躲着吃了。夏盈光有这方面的知识,她很怕这个,因为上辈子她从夏凯飞的魔爪中逃走,又落入了另一个可怕的狼窝,谢涵和丈夫宋豫川结婚多年,膝下无子。

    她把夏盈光带回家,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就是为了逼她给自己代孕。

    李寅不可能知道,夏盈光在这方面有多么深的阴影,她昨晚上听见李寅说孩子,就止不住的发抖,感到害怕,仿佛噩梦再次降临。

    但李寅好似是真想让她快点怀孕,一连两天频率都很高,兴致也很高,夏盈光每次都偷着吃药,等她正式开学了,要去学校上课了,可脖子上还有明目张胆的红痕。

    九月二号晚上,夏盈光要去学校开会,这是第一次系上的集体会议,夏盈光出门的时候,往脖子上涂了很厚的粉底液和遮瑕,穿了半高领的衬衫,长发也披下来。

    结果李寅在车上,又来了兴致,把她往腿上一抱,车子进了校园,停下,司机下车抽了半包烟,车子微微摇晃着,但是玻璃颜色很深,是完全看不清里面的。

    夏盈光感觉自己要迟到了,一直摇头,眼睛都红了,说:“叔叔我要去上课了,我上课了……”

    李寅不为所动,双腿盘坐,夏盈光便坐在他的腿上。李寅咬着她的耳朵说了几句下`流话。

    她宿舍的三个室友都去的早,为她占了座,夏盈光还是迟到了,进去的时候多媒体教室里是黑压压的人。

    学钢琴的人多,现在小孩子学才艺,十个有七个都学钢琴的。

    但系上人不是很多,差不多一百个左右,把多媒体教室坐了个半满。

    夏盈光站在门口,很是犹豫,结果台上的不知道是辅导员还是系上领导的女人,很眼尖的注意道了她:“迟到的同学不要磨蹭,快点进来坐好。”

    夏盈光从没经历过这种事,整个教室,一百多号人,都侧头看她,她羞愧难当,下意识整理自己的领口。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