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回到被渣前 52.第 52 章
    ..回到被渣前

    夏盈光买了药, 根本不敢把药盒带回家, 她怕李寅发现,所以把药片一颗颗剥下来, 就把药盒给丢了。

    一盒药有十粒药片,现在还剩下一半。

    他们钢琴系包括钢琴表演、钢琴音教,两个专业区别就在于一个教师证上,夏盈光属于音乐表演, 他们专业人比音教少上不少, 总共只有一个班,班上二十多个人,这些学生都是从全国各地录取的精英。

    系上开会都是些很无聊的内容,大半同学都在玩手机, 或者趴着睡觉。音乐学院的学生, 文化分普遍都低,大家都是学渣,上学时期就很少听讲,更别说到了大学。

    夏盈光从没上过这样的大课,从没跟这么多同学待在一间教室,听老师用麦克风讲话。

    所以她听的很认真, 拿小本子出来记了投影屏幕上的话,什么关于辅导员的联系方式、系群、查寝、关于考勤、关于社团的内容等等……这一切新鲜的事物,在她面前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因为她如此认真, 一旁的室友想找她说话, 都找不到机会。

    系上会议结束, 又分班级会议。

    会议结束是八点半,天色已黑,整栋教学楼都亮着温暖的灯,一大群学生一起从教学楼里走出来。

    夏盈光跟三个室友走在一起,周紫娟问她:“刚刚你听见辅导员说的了吗?我们这届查寝挺严的,你要不要把东西搬到宿舍来?这样你人不在,我们还可以临时找同学救场。”

    宿舍有一个人查寝不在,是会影响整个寝室的。

    夏盈光顿了顿,说:“好,我这两天就把东西搬来。”

    她知道李寅肯定不会同意的,但总是要试一试,李寅有时候很心软,有时候却很不好说话。

    周紫娟似乎非常好奇她的“未婚夫”,又问她:“盈光你的未婚夫呢,他今天不来接你吗?”

    夏盈光对这个称呼相当的别扭,她摇摇头,说:“他在停车场等我。”

    她方才还在开会的时候,就收到了李寅的短信,李寅的车停在夏盈光他们钢琴系教学楼旁边的车位上,从送夏盈光过来,就在那里等着了,李寅刚刚就买了个东西,便回来在原地等夏盈光。

    他发消息问她开完会没有。

    “真好,我都还没交男朋友,你就有未婚夫了,那是不是一等你毕业,你们就结婚?”周紫娟道。

    夏盈光垂下了头,说不知道。

    伍悦突然问她一句:“你不住宿舍,是不是住家里,你家离这边远吗?”

    “不远,一个区的。”

    从宿舍区到教学楼,要步行十几分钟,教学楼旁边到处都是车位,停的都是老师的车辆,还有好些学生都开车来上课。

    夏盈光很快就在路灯下看见了李寅的车,她抓紧了书包带子,心里第一次觉得很抵触回家。

    车窗是关着的,但夏盈光知道他就在里面,她看不见李寅,但是似乎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夏盈光知道他也看见了自己。

    但两个人都没有动,李寅没有下车,夏盈光也没有往车的方向走。

    就在她和宿舍同学刚刚走过车子的时候,车尾灯闪了闪,并且突然摁了一声响亮的喇叭。

    夏盈光脚步停下来。

    旁边的伍悦说:“欸,这好像是你家的车是不是?”

    她看车很准,因为研究过这些,一眼就知道大概价位,而且对于豪车,她看过一次就不会忘记。

    最后,还是夏盈光先妥协了,她跟室友告别,抬腿慢慢朝车走去。

    李寅坐在车里,抬头看往他这边走的夏盈光,嘴角勾起丝笑意,从里面打开了车门。

    夏盈光一走过去,李寅便把她拉到了车内。

    车子开走了,剩下三个室友还在看慢慢远走的黑色宾利,周紫娟吸了口气:“她家里好有钱。”

    “是她男人有钱吧?”伍悦道。

    “是她未婚夫,那她家庭肯定不差的,门当户对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伍悦似笑非笑:“她说未婚夫就是未婚夫了?紫娟啊,你能不能别这么天真,长点脑子好不好?”

    郑琳琅皱眉:“别这么背后说人。”

    “我说她什么了?”伍悦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没见过她那样的。这么小就跟男人同居了,还未婚夫,好家庭会准许自家女儿这么跟男人住吗?”

    “伍悦你够了,没证据的话不要乱说。”

    周紫娟为难地看看两个室友,最后对伍悦道:“算了吧,盈光看起来不是那种人。”

    “什么不是,你没看见她刚才吃药吗?”

    “她不是生病了?”

    伍悦没好气说:“那是避孕药。”

    夏盈光上车后,李寅把还是热着的方便盒给她,夏盈光闻到番茄酱、黄瓜丝的气味,她打开一看,果然是煎饼果子。

    李寅从来不允许她吃的东西,说是油不干净,做食物的人手不干净,吃了对身体不好。

    但今天居然给她买了,她愣愣地仰头看着李寅。

    “吃吧,你没吃晚饭。”李寅抽了几张卫生纸给她,嘴角带笑,“还是热的,就在你们学校门口买的,你不是爱吃?”

    要说特别爱吃,其实不尽然,是因为以前从没吃过,现在是偶尔才能吃一次,还得瞒着李寅,所以夏盈光觉得是难得的美味。

    她低低地说了句谢谢,埋头吃起来。

    煎饼果子这东西,哪里都是一个味道,李寅觉得那些里脊肉、培根肉,看起来都不干净,就给夏盈光加了几个蛋,他一边看着夏盈光吃,一边说:“我看你们学校门口很多卖这种东西的,你得少吃,油不干净,你知道那都是什么油吗?地沟油。”

    夏盈光嗯了几声,继而抬头,大大的眼睛望着李寅:“你吃不吃?”

    李寅刚想说不吃,却又瞥见夏盈光油光红润的双唇,他看一眼那被夏盈光啃得不成样子的路边摊小吃,犹豫一秒:“我吃一口吧,免得你吃多了拉肚子。”

    李寅说吃一口,果真就是一口。夏盈光问他:“好不好吃?”李寅板着脸说:“地沟油。”

    夏盈光弯着眼一笑,她也不知道地沟油有多严重,只是觉得自己之前也经常吃,一次事情都没出过,也没有拉过肚子。

    结果这次,她刚吃完不久,便开始肚子难受了。

    车子有些堵,半小时还没到家,夏盈光坐在车上,肚子隐隐的难受,她还以为是因为什么地沟油的缘故,轻轻一皱眉,也没给李寅说,自己忍着。

    因为夏盈光第二天要上课,李寅晚上就没碰她了,他自以为跟夏盈光算是和好了,晚上抱着她睡觉,以一种极度温情的姿态。

    夏盈光开始去学校上课,大一的课程一般是最多的,课程看起来很满,不过也只是看起来,因为很多课还没开课,而有的课程只上四周,或者八周,便结课了。

    她除了星期一满课,其余时间都是上午或者下午有课,有时候晚上也要上课。

    他们专业,最重要的课就是必修课钢琴,老师讲课,边示范边讲解,基础的弹奏姿势、弹奏方法,以及正确的视谱方法,这些都是基础的。

    但还是要讲一遍:“我知道你们之中许多同学都是从小学钢琴的,不然也考不进我们学校。你们有些同学就是本省的,我们专业在省市里只特招三个学生,其他应该都是单招进来的,能过单招,都说明了你们功底应该很扎实。不过,既然进了我们钢琴表演专业,有一些毛病是一定要改正的。”

    这样的课,上起来很轻松,夏盈光做笔记,老师就不点名地夸道:“做笔记是个很好的习惯,别以为我说的都不重要,如果记不住,还是记在本子上,你们说是不是?”

    夏盈光深以为然地点头,她记性不好,记笔记是她养成的一个习惯,什么都记下来,她脑子里记不住的东西,便用纸笔记,忘了就翻一翻。

    除了必修钢琴课,还有什么指挥课、室内乐、钢琴艺术史、声乐伴奏……一些她完全没接触过的领域。

    她吸纳着新知识,比所有人都认真,她比旁人勤奋太多,所以学起来一点不比其他人慢。

    开学第二天晚上,是学校举办的迎新晚会,他们是艺术学院,学生们都多才多艺,主持人长相像电视上的明星,舞蹈演员有学校音乐舞蹈系的,也有舞蹈社团的学生,钢琴独奏的男生似乎是他们系里大三的学长,夏盈光记性不太好,但总觉得有些眼熟。

    第三天开始社团招新,夏盈光路过广场的时候,几乎是被所有社团争抢,纷纷给她塞传单,挨个拉她过来看:“同学来看看我们古筝社……同学来看看我们汉服社;看看我们……”

    夏盈光被郑琳琅忽悠着报了一个芭蕾舞社团,郑琳琅说:“我高中才开始学习的芭蕾,学了两年,长高了三公分,厉害吧?”

    一听能长高,夏盈光就稀里糊涂的填了报名表,社团是下周二面试。

    在学校的第一周里,她几乎忘记了所有烦恼,学习新的东西,和一群兴趣爱好相同的同学待在一间教室里,老师悦耳的讲课声,都让她感觉很舒服。

    夏盈光搬了一些东西去宿舍,但是人却没有住下,因为李寅不让她自己住宿舍。

    家里离学校不远,一切都很方便,只是住在家里,李寅这段时间每晚都在她床上,夏盈光几乎每天都被折腾得很晚,睡得很沉。

    但她一直都很小心翼翼的吃药,一周过去,刚开始买的那盒药,差不多吃完了。

    她得买新的了,只是到了周末,夏盈光来了月经,她这次比以往都要痛,而且一向准时的日子,提前了一周。但她躺在床上时,脑子想的却是——这几天她可以不用吃药了。

    夏盈光不明白这次为什么这么痛苦,她身体不太好,原本一直都会在大姨妈第一天痛,但是从夏家离开后,在李寅这里,得到了林妮的妥善照顾,而且在李寅带她去看了中医,喝了半年多的中药后,她的身体差不多就被调养好了。

    基本上不会很痛苦了,可是夏盈光这次,连动也动不了,躺着也睡不着,蜷缩着就是疼,觉得要换不过气来,世界仿佛在摇晃,大脑发晕,浑身发软。不仅脸色苍白,连嘴唇都疼得发白,额角渗出不少汗来,拳头虚虚地握紧,瞧着痛苦到了极点。

    她的中药几个月前就停止服用了,林妮看她这样,一时也无计可施,她心急如麻,也不敢给夏盈光乱吃药。

    因为很多药不能乱吃,尤其是女性这方面,吃多了搞不好会影响生育,所以她只好打电话告诉李寅:“先生,夏小姐她躺在床上疼的不能动弹,上次那种中药也吃完了,家里没有药,您把药方给我吧,我去抓点药回来给她熬煮。”

    她是菲律宾人,但是比一般的中国人还信奉中医,认为中医和中药都非常神奇,比西药好许多,不留后遗症。

    李寅一般是白天出去,晚上下班就过来,现在在电话里一听夏盈光特别痛苦,当即提起心来:“不是都调养好了?怎么会又痛?”

    他回想昨晚上都吃了什么,晚上他跟夏盈光一起吃的,都是很正常的中餐,没有辣的也没有冷的,怎么会突然这么痛?

    难不成是因为昨晚上折腾得太狠?

    李寅开始思索,是不是因为他这段时间太过频繁,才导致下盈光在这样的,这样一想,他心里涌起了一股浓浓的愧疚之情。

    林妮也不知道,她形容不出来,心里很着急:“她太痛苦了,在床上窝成一小团呜咽,您过来看一眼她吧。”

    李寅想也不想便说:“我马上抓了药就过来,她要是特别难受,就给她吃一片止痛药。”

    他抓了药过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了,没办法,公司和夏盈光住处根本不在同一个区,距离太远了,即便如此,李寅还是每天下班后坚持过来。

    他不是没想过把夏盈光接到他一直住的地方,那里离他公司很近,离夏盈光学校也不远,是很合适的住处。

    但夏盈光十分喜欢这里,李寅只不过动了动这个念头,就没继续想了,既然夏盈光喜欢,那他每天下班花一个小时过来,早上再花一个小时去上班,也没什么关系了。

    车子停下,李寅快步走进房子,他把药递给林妮:“都抓好了,一袋是三次的分量,跟以前的熬法一样。”说完,他问道:“她怎么样了?”

    林妮接过道:“给夏小姐吃了一片止痛药,还给她煮了红糖姜汤,似乎好一些了,但她没睡着,在床上呢。”

    李寅去接了一杯温水,走进房间,他的拖鞋轻轻地踩在地板上,不声不响地走到了床边。

    夏盈光是侧躺的姿态,但是她已经蜷缩成了一团,抱着自己的双腿,下巴抵在膝盖上,小脸苍白得让人心疼,睫毛微微颤动,没有睡着,眼睛虚弱地睁开一点,继而很快垂下来,她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话,但一个音都没发出来。

    她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因为她喊冷,林妮又给她抱了被子,明明天气还没冷到那种程度,却在家里开了空调,李寅一进来便感受到了热。

    李寅愧疚更深,因为他想不出为什么夏盈光会突然这么痛苦,没有吃冷的也没有吃辣的,思来想去就是自己的原因了。

    他懊恼极了、内疚极了,心里暗暗告诉,以后再也不这么对夏盈光了,这么脆弱一个小姑娘,明明他应该好好呵护对待的,怎么能不分日夜、甚至不分场合地折腾她?

    李寅坐在床边,手掌捋开她微微汗湿的刘海,声音温和里夹杂着难以忽视的心疼:“好点没有?”

    夏盈光点了点头,额头轻轻抵在他的大手上,她额头上出了汗,虽然盖着两层被子,还待在空调房里,但她的体温是低的有些不正常的。

    李寅略带着粗糙的手掌相较起夏盈光的体温而言,也是热的,抚过夏盈光细腻的皮肤,使得她闭着双眼,在他手掌里轻轻蹭了蹭。

    “喝点热水?”李寅也觉得心里难受得紧,好似夏盈光疼在他身上一般。

    他一手端起水杯来,另一只手轻轻抬起夏盈光的脑袋,使她靠在自己的身上。夏盈光把手伸出来一点,她手指纤细修长、骨节分明,但此时白得十分不正常,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异常的虚弱中。

    李寅轻轻用拇指抚摸她的手背,慢慢给她喂了点水后,手掌直接伸到被窝里,摸了摸她的肚子,手心火热地捂上去。

    他的手一触碰上来,夏盈光就是一个哆嗦,这几天下来,她都有些怕了。

    “叔叔……”夏盈光一双含泪的双眼望着李寅,轻唤出声,声音低哑。

    李寅把夏盈光抱在怀中,手上给她揉了揉腹部,轻声哄道:“不疼了啊,乖。”

    夏盈光靠在他身上,有些不合时宜地说:“我不想生孩子。”

    李寅顿了顿,一句“你不想生孩子,不想嫁给我,是不是一点都不喜欢我”在喉咙里滚了滚,最终还是被咽了下去,他不想在这个关头跟夏盈光计较这个,绕过了这个话题道:“你这次这么痛苦,就重新喝中药,我明天再带你去看一看中医,看看你身体是不是出了其他的毛病……”

    夏盈光摇头,声音细小微弱:“我不看医生。”

    她脸色煞白着,重复了一句:“我不想生。”

    或许是因为她模样实在可怜,李寅一点脾气都没有:“我们不说这个了。”他低头道,“现在还疼吗?”

    夏盈光说疼,又说:“我想吃糖。”

    总算是结束了这个话题,李寅站起来,温声应道:“好,叔叔给你拿进来,吃巧克力还是水果糖?”

    夏盈光说:“我想吃水蜜桃味的棒棒糖。”

    “好。”李寅百依百顺,并且很喜欢她对自己提要求的模样。

    家里没有棒棒糖,也没有水蜜桃味道的水果硬糖,因为夏盈光平时并不怎么吃糖。

    她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这么说的,李寅会去小区外面的超市给她买回来。

    她昨晚上睡的晚,李寅看着她的,她没有机会吃药,今天起来就是疼醒的,好几个小时过去了,她就去了几趟厕所,忘记吃药了。

    李寅一出去,夏盈光就强撑着虚弱的身体下了床,她的书包就丢在旁边的沙发上的,侧袋里有剩下的药片。

    一盒药,就剩下一片了。

    夏盈光把药找出来,飞快塞进嘴里,回头准备端起杯子喝水把药完全吞咽下去,就听见原本已经出门了的李寅的声音:“你吃了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