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病人她战斗力爆表(6)
    云苏微眯着眼睛靠在椅背上,看着傅诸挺直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暗光。

    108在她与傅诸谈论的期间,将傅诸的资料悉数传送到她的脑袋里,她便顺水推舟拉进她与傅诸的距离。

    如果老头子那里没有进展,傅诸怕是唯一一个能够将她光明正大带出精神病院的人,真是打了瞌睡送来枕头。

    108在云苏的脑海里,只要它想,它可以看见世界里以物质形态存在的任何事情,不过会要消耗些能量罢了。

    此刻,它跟着云苏的视线一起看向傅诸,心中不禁有些诧异。

    这人的气息和仙界神仙气息极其相似,可是在傅诸的身上它察觉不到任务者的气息,更遑论是仙界神仙下来历劫。

    它并没有说大话,天界神仙下凡历劫它一眼能够看穿。只怕是傅诸和仙界有些不可说的渊源,他身上有仙气护他一世安康荣华也是有可能的,这么想着108将提着的心放下来。

    第二天傅诸果然如同云苏所想,在他们昨天见面的长椅上坐着,看起来像是在等着什么人。

    云苏走近问道:“你?”

    “特意等你。”傅诸淡然一笑。

    云苏自然知道傅诸是为了她才来的,要是傅诸不来找她,她昨天为了刻意迎合他,而说的话只怕是白费力气。云苏抿着唇,唇角泄露的笑意昭示着她的好心情。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好不好?”云苏好像真的以为傅诸同她一样是精神病医院的患者一样,语气带着轻声哄人的意味,漂亮的眼睛眨巴眨巴的,里面似乎还泛着亮晶晶的光芒,人畜无害的模样。

    其实她是在找机会告诉傅诸她的遭遇,她迫切的想要逃离这里,但是云苏不认为两三次简单的聊天,能够让傅诸主动调查她,她需要做一番推进,让傅诸不得不查清她的身份。

    傅诸往椅背上一靠,他没有多想,以为是因为职业原因,才让他如此有耐心听一个病人叙述,她口中的故事,清朗如同玉珠落盘的声音从绯色薄唇出发出,“我一定认真的听着。”

    云苏见他的答应听她将故事,顿时眼睛笑弯了起来,眼角的笑意像极了今天清晨温旭的阳光。

    原主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向人讲述她心底一个个构思好的故事。她来到原主的身体以后,自然会有她所有的特点与反应,她和陈云苏在很多情况下没有什么区别。

    只是她在医院里不敢找人随意乱说,就怕那群医生护士会认为她的病情加重,又给她关进屋子里面不准出来。

    云苏正襟危坐,娓娓道来,“有一个姑娘她有一小丢丢的敏感,只有一小丢丢。”想起原主最不喜欢别人同情她,云苏又特意强调了一番原主的敏感只是一小丢丢。

    脑海里的108看着云苏发笑,苏苏还是不太了解人类,有些事情越是强调越适得其反。

    “她会留意她身边的任何人和事,是以她能将自己所见所闻,生动而形象的将其变成口中一个个动听的故事。

    从她嘴里讲出的故事往往动人心弦,让人心痒难耐。

    某一天她怀揣着将故事告诉给更多人的想法,决定动手写小说。她希望自己被注意到,即便她仍然是躲在电脑背后。

    到了后面越来越多的人在她文下留言,说喜欢她的小说。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有了鼓励和支持,她下笔越写越顺。

    外面对她的小说讨论良多,甚至有人将她的第一本小说奉为经典,算得上是小火了一把。

    这样的结果让她倍感惊喜,她接着开了一本又一本,不算特别勤奋,却是一点懒也不偷。

    她啊,不缺钱。日日坚持只因漫漫人生路,她总算找到了寄托。

    凡事有双面,有人追自然就有人贬。被质疑、被否定的话她从小不知听过几凡,听得多了也就不在意了。直到……”

    云苏眼睛不自然的往地上看,这件事情一直以来都是原主的心病,不面对就永远跨不过去。

    她自己也有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如今却操控着旁人的躯体,硬是让别人面对残酷的事实,“有个小有名气的作者抄袭了她最新发表的小说。

    她认为一个作者最该做的就是将手中的故事尽可能的呈现在读者的面前,在网文圈里抄袭一类的事情往往费时费力而又无疾而终。她不想管这些破烂事也就没有出声。

    谁知事情愈演愈烈,竟然被人倒打一耙,她这个被抄袭的人竟然成了抄袭者。

    她只是一味的写着自己的小说,从不主动结交一些作者。

    而那个小有名气的作者,在圈子里人缘说不上多好,却比她好。

    她想要还原事情的真相却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间,她一下子从云端跌入泥地。

    每天都有人在她文下刷负评和零分评论,删都删都删不掉。

    许多不知缘由的读者都被评论吓跑,她的小天使也总是被那个小有名气的作者的粉丝攻击。

    她写小说之后最爱看的就是文下的评论,最爱做的事情除了写小说就是撩看她文的小读者。

    抄袭事件发生后她每天登入帐号发文后,片刻不敢停留的立马退出帐号,生怕自己又看到一大堆骂她的话。

    有一天她的编辑找到了她,她才总算摆脱这样的境地……”

    正听故事听得入神时,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傅诸侧头看向云苏,见她不再开口,不由得问道:“结局呢?”

    “你想要什么结局?”

    云苏歪了歪头,满眼笑意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直到笑意越来越冷凝成冰:“后来她生病了,死了。一辈子都被困在医院里,没有能够出去。”

    说到这里,云苏不再将自己情感注入故事中,而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静一些。

    云苏听108说过,有时原主的情绪太过强烈,会影响到她的行为,以至于让她控制不了最基本的情绪与动作。

    她本性顽固,不轻易被人影响,可不代表她能够放下心来。

    她能够接受不影响大局的情绪,她也明白这些无法改变,但委托者既然和108做了交易,选择了她让她过来,就全部得听她的话。成败她都一力承担,免得到时候让她有借口,怨恨到委托者身上。

    傅诸清明的眸子中盛满了惊讶,出口的声音却是淡淡:“不是说她的编辑出面了吗?”

    闻言,云苏抬头了一眼傅诸,挑起一抹讽刺的笑,似乎是在嘲笑他的天真:“她的编辑?”

    傅诸着急着知道下文,云苏却又不再说话,等到她觉得傅诸忍不下去的时候才缓缓道:“她的编辑叫她删文、删作者号,这一段时间不要写文,等事情过去之后再重新申请一个作者号。”这时她的声音平和,好似一件极其不起眼的事情,又好似看透了一切般。

    相比之下傅诸的情绪比她强烈的多,竟然激动的站了起来:“这个编辑竟然不相信她的作者!”居然不是他猜测的样子!

    云苏抿着嘴,她能看得出来傅诸的情绪不是装出来的,只是她仍是忍不住问一声:“你信吗?”声音里透着让人轻而易举便能察觉到的紧张。

    傅诸对上了云苏的眼神,一双看似平常的眼睛他竟然看见了万点星辰,他已经忘了他只是听了一个故事,鬼使神差般的点头:“我相信那个作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