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病人她战斗力爆表(9)
    云苏眼眸微垂,挣开傅诸的怀抱,“放规矩的点,我不喜欢旁人碰我,尤其还是穿着白大褂的人。”要说傅诸说的话,她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

    她不仅要把陈云苏丢失的能力夺回来,还要尽快能的让自己的生活更加舒服,因为108根本就没有告诉她,当完成任务之后是会直接进入另一个世界,还是要留在这里直到陈云苏这具身体走到寿命的终点。

    傅诸听闻云苏的话,二话不说将身上的白大褂脱掉,顺手将其丢在地上。

    云苏虽没有看傅诸,却感受到耳边有风动,耳尖不自觉的微动。随后一个东西落地,与杂草发生摩擦的沙沙声传入她耳中。

    108一直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开始不停的在云苏的脑海里和她吐槽,“苏苏,我方才学到了一个词!‘撩妹’!你说傅诸是不是在撩你啊?”

    108不等云苏回答,又道,“我觉得他就是在撩你,你是没有看见他刚才的动作,干净利落。”语气里是在替云苏遗憾,遗憾她没有看到刚才那一幕。

    “嗳,他在看着你呢。”语气调侃又恨铁不成钢,若是它有形体它一定要点点云苏的脑袋,何必想不开,不就是一个男人的讨好而已。真不喜欢,到时候利用完了再丢掉也行啊,“你真不给他一点回应?不怕他帮你出去?”

    “云苏……我想帮你。”

    云苏的指尖微动,笑着望向傅诸,“好啊,你要什么?”语气风轻云淡,可是又似带着略微的嘲讽。

    108心如死灰的瘫在虚空中,云苏的情商简直低到令人绝望,它都能够看出来,傅诸心思就是那么单纯的想要帮她。

    至于回报……

    呵,反正傅诸没有对她提出要求,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再说呗。真到了傅诸求回报的时候,还不起救跑,充分利用‘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句话。

    现在云苏大咧咧说出来,反而将她自己陷入被动,若是傅诸提出的要求她达不到,她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答应,要勉强自己。不答应,傅诸不帮忙出不去。

    108嗤笑一声,云苏是不把她自己作死不罢休。它从脑海里看见云苏抿了抿唇,随后瞥了傅诸一眼,便知道她反应过来里面的弯弯绕绕。108缄口不言,不打算再提醒云苏,整个变成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傅诸还是原先的样子,神情未变半分,他并不想从云苏手中得到什么,反而是担忧她现在这种明显游历的状态,不禁出声问道:“怎么了?”

    “没事,没事。”云苏猛地回过神来,谁知动作太过激烈,手撞到了椅背处的铁杆上。

    “嘶~”突然的疼痛让云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傅诸被云苏唬了一跳,连忙就想将她的衣袖挽起,看看她被撞到的地方怎么了。

    他的动作太快,快到云苏还没有从痛意中出来,便觉得自己的手臂一凉,低头一看白晃晃的手臂出现在眼前。

    云苏下意识的狠狠的捂住自己的手臂内侧,摇着脑袋,眼神无辜的看着傅诸,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可怜。

    自从被人扎了几针镇定剂之后她就一直反感别人碰她的手臂,生怕一个不小心又被人逮着去扎针,她希望傅诸放过她,不要再揪着她的衣袖。

    “我没病,我真的很正常。”

    “我知道,我知道。”

    那天的事情,在云苏被人抓了之后,他也收到消息说老头子身边出现一个女人,医院里面的人以为那个女人要伤害老头子将人带走。

    老头子身边的人他都会派人仔细查探一番,只要不是有大问题他也不会插手。毕竟老头子的身边,需要的是活生生有感情的人,而不是所有的人都把他当做祖宗一样供起来。

    当时他便派人查了一番,秦家和陈家同时做了手脚,他的人并没有发现里面有猫腻。

    他便真的以为云苏因为病情的原因被送到医院里来,自然没有在意护士将云苏带走之后的事情。尽管他也是医生,但他还没有正式任职,医院怎么治疗对待一个犯病的病人他管不着。

    可是当老头子几次提起云苏之后,他才察觉到不对劲,那个时候云苏已经再一次和老头子见面。

    他开始尝试和云苏相处,经过几次的谈话,云苏不像是一个精神病人,加上她说的那个故事,他又让人仔细的查了一遍,这才了解到影藏在深处的阴谋,可是现在看来似乎还有隐情。

    “乖,让我看看好不好?”明明是磁性诱惑的声音,现在变成低声下气的语气,只为了哄云苏松开手,让他看看她的手臂。

    “我不要。”云苏的头顿时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我知道你很好,可是别人不知道啊。你这样子闹腾,别人更加会认为你生病了,就算是我想带你出去你也出去不了。所以苏苏让我看看好不好?”

    傅诸一下子说了一大段话,内容有些多。

    云苏没有弄清楚这里面的含义,开始思考着他说的话,捂住白臂的手不自觉的松开了了些。

    傅诸乘机将她的手一移,看清了她捂住的地方。

    白如脂玉的手臂内侧一片青紫,上面还有起码七个以上的针孔,难怪云苏说她很正常,那群人竟然借着她患病的这个借口折磨她!

    傅诸顿时觉得心中的气血往上涌,一直冲上头顶,瞬间炸开。

    云苏也将傅诸的话理顺了,不让人觉得她有病就要给伤口给他看,这句话前后根本就没有关联,应该是有被人打针的伤口在,就更加可以证明,她曾经因为犯病被人打针治疗过。

    云苏忍不住给自己点了一个赞,笑着打算反驳傅诸的话,谁知一看傅诸他的手紧紧握紧成拳,脸上的神色无端的带上几分戾气,吓了云苏一跳。

    她再一看,傅诸的视线正落在她手臂上的针孔处,云苏以为傅诸是想伤害她,才变得有戾气,立马将屁股从长椅上挪开。

    “傅诸,我真的没有生病,我很好的。”

    傅诸被云苏的话换回神志,他将头侧到一边,他怕他见到云苏的伤口又会失控,“明天我就带你出去。”

    “啊?”跳跃太快,云苏一时之间没有适应,不过她还是下意识的道,“你真的愿意帮我?”或许是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与以前不同,让云苏没有安全感。每次遇到事情她都要一而再的确认,她总害怕是自己听错或者看错。

    “好了苏苏,我说的是真的。”

    傅诸知道云苏的顾虑,也看出来当她想要得到一种的东西的时候,她会用另外一种东西去换,这样她才能够安心,不怕别人再将东西收回去。

    “我会帮你出去,我只有两条要求。第一:时不时来看看老头子;第二:在我视线下活动。我不想看见我好不容易救出来的人某天不明不白死在某个角落无人可知。”

    云苏身子一顿,悬着的心却是松懈下来,同时发现傅诸的嘴巴毒起来可以把人给弄死,云苏的嘴角控制不住的抽了抽,点头道:“好。”

    两人之间的交易就这么定下。

    其实云苏不知道有人愿意将东西白白给她,就一定不会收回。

    相反,有人愿意和她交换东西,也不代表那人不会想办法,将交换给她东西重新得到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