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病人她战斗力爆表(16)
    云苏开始过上有事码字,没事也码字的状态,不过一天还是有一半的时间陪着老头或者是和傅诸在一起。

    陪着老头子这是她没有忘记她住在这里的条件,和傅诸待在一起虽然也有老头子撮合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她需要记录她和傅诸之间的事情。

    她每天写完稿子之后在存稿箱定个时间,章节便会定时发布到网上。她并不去看评论点击之类的东西,那种东西着实影响人的心情,况且她自己的文不需要别人评头论足,她写的也是真实发生在身边的事情。

    期间陈家的派人来找过她,她原本以为不是陈云苏的父亲陈豪瑞来,就应该是陈云苏的母亲刘芝过来才对,谁知道竟然是派个陈家的保姆过来。

    那个保姆还是一副命令的口吻让她立刻会陈家,顺带不阴不阳的指责她没名没分的就住在别的男人家中,可没把云苏气笑。

    巧的是当时傅诸和李阿姨都并未在家,家里就只有她和老爷子两人,老爷子还在楼上休息。

    她不想同人争吵,扰了老爷子清休,便起身打算将人请出去,谁知那个保姆竟然直接同她动起手来想将她抓回去。

    那个保姆年纪不大,四十岁左右,可力气大的很。她又只要将她抓到外面就行,陈家的车就在大门处停着,外面有司机帮忙照应。

    她们俩闹出的动静将老爷子吵醒,让云苏庆幸的是,这一次老爷子没有使用他的法术,直接拿起东西往那个保姆身上砸。

    保姆手一松她乘机挣脱开来,她和老爷子两个人联手将陈家保姆打跑。

    让她觉得好笑的是老爷子将人打跑之后还对她说法术不管用,直接上真身爽快的多。这当然爽快了,陈家保姆身上的伤,不说让她回去下不了床,但是总会要痛上半个多月。

    只是这一次事情发生之后,傅诸就在家里安排了四个保镖,连云苏出门都有两个保镖时时刻刻跟着,更加让云苏不好意思的是两个保镖中有一个是女人,云苏上个厕所女保镖也跟着进去。

    下午三四点,刚刚出来散步没有多久的云苏,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住,离云苏不远处的保镖立马上前站在云苏的左右,见云苏这样防着他,秦然一时之间脸色有些难堪。

    云苏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顿时觉得有些陌生,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这个男人就是陈云苏的青梅竹马,后来和陈云依订婚的男人。

    她进精神病院之前两人还曾见过面,秦然还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

    如今再一次见面,秦然整个人沧桑了许多,下巴上的青须已经冒出来许多,眼下的青影也是一层层。

    云苏想起傅诸曾对她说的想不想要继续反抗,再联系起108跟她说的傅诸背后一系列的东西,想必秦家最近的事情扰的秦然不得安宁吧。

    秦然对上云苏的眼睛,她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像是看一个陌生人的眼神看着他,他忍不住唤道:“云苏……”

    云苏并不打算回应他这一句情绪饱满的话,也没有打算让两个保镖离开一点,就是淡笑的看着秦然,好似在问他现在来找她有什么事情。

    秦然觉得他接下来要说的话难以启齿,是他曾利用云苏对他的信任,让她名誉扫地,还害她被囚禁。对于她以前承受的痛苦,她怎么报复他都应该忍受。

    按道理他也再没有脸见云苏,更加没有资格要求她帮他,可是他不得不来,秦氏公司是他爸一生的心血,他不能看着秦氏倒闭而无动于衷。秦家能够出面的也就只有自己,如果他都放弃了,秦家就彻底没有救。

    云苏整好以暇看着秦然兀自一人挣扎,现在摆出一副‘我很为难’‘我也不想到这种地步’的表情是什么意思?秦然要是真的觉得愧疚,今天就不该过来挡在她面前。

    但是他仍然过来找她,“我希望你能放我秦家一马,你也不忍心让我爸妈一大把年纪了看着自己一辈子的心血付诸东流。”

    云苏眼底的嘲讽毫不掩饰,嘴角勾起一抹冷情的笑意。

    “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你真的是太高估我了,我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又怎么可能整垮秦氏。更何况我只是一个被人关在精神病院,出都出不来的人。”

    秦然的父母待陈云苏一直不错,可是自从陈云依介入两人之间之后,秦然的父母便开始变卦。

    若是当初解散陈云苏和秦然的婚约之时,但凡秦然的父母说了一个不字,陈家哪里真的敢让大女儿嫁给原本二女儿的未婚夫?

    “我……对不起。云苏,你要是有什么气冲我发。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绝不反抗。”秦然生怕云苏不相信,还在云苏面前摆出四根手指发誓。

    云苏心中觉得好笑,不停的向108吐槽,若是有诚意就把手指剁下来送给她啊,现在这个世界又没有神仙,发誓有什么用。

    不过她的眼神却与她心中所想完全相反,先是怀着伤感看了秦然一眼,然后神情低落的别过头道:“我会劝傅诸手下留情,但是结果如何我不保证。”

    在秦然看来,云苏这么说事情十有**就成了,连忙笑着将举起的手放下来,“你现在有空吗?要不我请你喝杯咖啡吧。”

    若是以前秦然能够约陈云苏,陈云苏肯定能够兴奋的一夜都睡不着觉,可是云苏对秦然没有半点意思。

    更何况她刚才发现她见到秦然之后,完全没有陈云苏见到秦然时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这样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陈云苏对秦然死心,另外一种是她彻底压下陈云苏的感情。可是几天前陈家保姆的事情还让她伤心了不久,若是陈云苏真的对秦然死心,那么对秦然说她会劝傅诸放过秦家的事情,就真的只是她随便说说而已,半点也不用当真。

    秦然拦住云苏的地方恰好是要进傅家的必经之路,今天傅诸特别恰巧的将重要文件遗落在家,他又恰巧被人提了一句回家的事情,想要亲自回家一趟,是以云苏和秦然的这一幕又特别恰巧的让傅诸撞个正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