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和尚,你真好看(7)
    见到化成人形还穿戴整齐的云苏, 云虚双手合十,弯腰道了一句, “阿弥陀佛。”

    说完之后,云虚竟然毫不留恋的转身, 准备离开,他只是匆匆瞥了一眼云苏,连她到底章什么模样是胖是瘦,是高是矮什么都不知道。

    云苏见云虚要丢下她一个人,忙手脚并用爬起来。云苏刚化身人形,别说用两条腿走路,就连站稳都很困难, 可她顾不得这么多。

    一时心急, 猛地一把扑向云虚,死死的抱住他,声音委屈巴巴的, “云虚,你为什么要走……不要留我一个人啊,咱们还要一起去京城的。”

    云虚微垂着眸子, 一双清淡的眼神里,是疏离的神色,薄凉的嘴唇微抿,挣脱开云苏桎梏。

    云苏刚化成人形, 消耗了太多的力气, 她好歹也是修炼了几百年的狐狸, 不然云虚怎的这么容易摆脱开来。

    她粉嫩嫩的嘴巴瘪了瘪,一双狭长的狐狸眼睛含着水光,委屈的看着云虚,似乎云虚对她犯下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一样。

    “阿弥陀佛。”云虚低头看了一眼云苏,这才看清楚云苏。

    眉目如画,倾城绝色。

    尤其是看向他的眼神单纯清澈,让她身为狐狸本身拥有的魅惑减轻了许多。

    可越是单纯无害的模样,越容易惹人犯罪,更何况这还是他一直抱在怀里的小狐狸化形而成。

    云虚不着痕迹的稍稍侧过身子,“女施主,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贫僧还是个出家人,更是靠近不得女施主。”

    “我是狐狸啊,不是人!”云苏急得跳脚,这么一跺脚,腿一软整个人‘扑腾’一声又掉在地上。

    草地上有许多又尖又细的石子,云苏觉得她的屁股酸疼酸疼,好不如做狐狸的好,还有一身皮毛保护着她,她现在身上虽然也有一件白色衣裳,可是相对而言一点都起不到保护的作用。

    云虚出尘的脸上出现一丝担忧,右手微不可见的抬了抬,心中想要扶起云苏,却又不敢做任何动作,最后一切只能化为一丝叹息。

    “现在女施主已经不是狐狸身,而是人身,自然以人来对待。”云虚的声音不骄不躁,不紧不缓。

    云苏满心的委屈不知道从何发泄,站起身之后瞪了云虚一眼,“你走啊!还留在这里干嘛!我不要你管!”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云虚嘴巴一张一合的动着,但是脚下却没有反应。

    云苏知道云虚的估计,可是她不喜欢云虚这种心口不一的表现,“你能不能换一句话对我说,我知道你是出家人。”眼低不耐烦的神色清晰可见,她对云虚真的生气。

    云虚不敢直视云苏的眼睛,垂下眼敛,不出声回答她的话,一副不想面对,想要逃避的模样。

    “喂!”云苏粉嫩嫩的唇一嘟,见前面的云虚不搭理她,脸上不高兴的神色越发的浓重,迈着小走步到云虚的面前,拦住他前方的路,“我叫你,你为何不理我?”

    “女施主”

    云苏使出大招,“都说出家人慈悲为怀,你为什么都不愿意帮帮我呢?”水灵灵的眼睛祈求的看着云虚,眉头狠狠的皱起,像是一个马蹄似的形状。

    “施主能够变回狐狸吗?”

    “变回狐狸我就能够和你一起啦?”

    云虚心中微震,不过是一只不同俗世的小狐狸,只是因为自己是她相处过最久的人类,所以才缠着他,想和他在一起,纯粹而又自然,云虚点了点头,“嗯。”

    车夫满脸焦灼的在外等待,不停的来回走动,既怕云虚出事情,又怕他们的行踪暴露。

    见到云虚出来之后,连忙迎了上去。

    “让施主就等了。”云虚双手合十,点头道。

    “事出有因,先生不必自责。”车夫说完之后,就发现云虚怀里抱的小狐狸不见其踪,微微有些诧异,“小狐狸呢?”

    他是巴不得小狐狸不再跟着他们,谁知道,小狐狸还会不会发生刚才的情况。

    但是,要知道云虚先生,面对小狐狸突然发生的暴躁情绪,可是焦急不安一脸慌乱,就冲着这样云虚先生的状态,他也不可能把小狐狸独自留在丛林里。

    “咕。”云苏听见有人询问她,出声搭了一下。

    车夫闻声往云虚后面看了一眼,原来小狐狸一直跟在云虚身后,只是因为云虚正好站在车夫正前方,挡住了车夫的视线。车夫观察入微,敏锐的察觉到小狐狸的情绪虽然稳定下来,但她看着似乎比之前更加不好。

    云苏见云虚一个人进了马车里,丝毫不管下面的她,失落的摇了摇自己的狐狸尾巴,落寞的情绪连站在一旁的车夫都被感染了。

    车夫看不下去,难得的蹲下身子,“是不是上去不了?”

    云苏斜睥了车夫一眼,刚才虽然她用力过多,但是区区一个马车她自己还是能够上去的,云苏后退几步一个助跑,往马车踏上跃。

    云苏惊恐的看着跑过头的自己,现在她是两只后腿立在马车车板的边缘,只需一点点就要掉下去。

    她努力用自己的上身,连同两只前爪稳定她的平衡,可惜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啪’的一声,云苏再一次的与大地拥抱,溅起一堆灰尘,她浑身雪白的皮毛变得脏兮兮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车夫忍不住大笑起来,这小狐狸一举一动颇为像人,那惊恐万状的小眼神尤为传神。

    不过车夫在笑的时候还是不忘掉在地上的小狐狸,贴心的将她捡起来。

    又觉得小狐狸浑身脏乱,与一身干净整洁而又无尘的云虚先生格格不入,便将云苏放到车板上,自己坐在车板的另一边。

    云虚在马车内端坐着,见到这一幕心中微微有些不喜,却什么话都没有说,默默的拿起一本经书开始抄录。

    云苏趴在硬硬的马车板子上,随着马车上下颠簸,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颠出来了,看了一眼认真赶马车的男人。

    冷漠的神情,俊冷刚毅的五官,身上的气息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却也是生人勿近,云苏想着反正现在她又是只狐狸,跳到车夫的腿上,趴着一动不动开始装死。

    赶着马车的十八只瞟了一眼云苏,就不再管它了。

    他是个只有代号,没有名字的暗卫,平日里干的都是杀人的活,难得有只动物靠近他,还把他的大腿当做床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