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和尚,你真好看(13)
    云虚睁开眼睛, 惊讶的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一指宽的娇小脸庞,下意识的想要做起来, 云苏避闪不及,结果两人的额头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

    “你干嘛!我好心好意的来看你, 你居然还用头撞我。”云苏一把捂住自己的额头揉了揉,刚才那一下撞的可不轻。

    云虚想要替云苏揉揉又不敢,一想到云苏一直盯着他看,还不知道看了多久,云虚心中便莫名的紧张,说话也不利索,半天都在说这一个字。

    “我、我、我……”

    “好了好了。”云苏挥了挥手, 走向她的药箱, 拿出里面的纱布药品。

    “我是来给你换药的。”

    “不、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来,叫川音施主帮忙也行。”

    云苏狭长的眼睛往云虚身上一瞥, “川音没有在院子里,你确定你自己可以?”

    云虚沉默了一下,总觉得自己的待宰的羔羊, “我可以。”

    说着,云虚下床,看样子真的是打算自己动手换药。

    “嗳,嗳, 嗳。”云苏放下手中的白瓷玉**, 看着云虚硬撑着下床, “你别乱动,等下伤口又有裂开了。”

    云苏不敢上前拉云虚,怕自己力道没有掌控的好,扯到他伤口,或者是让他摔倒,见他硬挺着伤口往外走,云苏蹙起来的眉头可以夹死蚊子。

    “站住!”云苏大声的呵斥了一声。

    云虚身子一顿,云苏从未对他大声说过话,大多数的时候她的声音甜软娇腻,不论说什么话都像和人撒娇。

    他似乎是被云苏的语气吓到了一般,慢慢停下脚步,不敢再往桌子这边来。

    云苏知道云虚是软的不吃,吃硬的了。挑了挑好看的眉尾,声音没有软下半分,仍然是严词急力,“回来。”

    云虚的眼神下意识的往后瞟了瞟,显然是在思考他违背云苏的话之后,他可能要承受的后果,最后还是乖乖的转身往回走。

    “这位女施主,男女授受不亲,况且府内有府医,不劳女施主费心了。”云虚试图同云苏讲道理,可是他忘记了云苏是一只野惯了的狐狸。

    “大师,我有名字。”云苏把玩着手中瓷白色的**子,纤细匀称的手竟是比白色瓷**还要好看几分,“我不叫女施主,叫云苏!”

    云虚依了云苏的言,“云苏施主。”

    “你别指望了,府医不会来了,不然现在在这里的人是我,而且五皇子那边也出了事情。”

    “你如何知道的?”云虚的眉头难得的蹙起来,想知道云苏如何知道这些事情,害怕云苏以身试险。

    云苏瞪了云虚一眼,显然不想告诉云虚中间的缘故。

    “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如果云虚大师再不过来,我就过去扒衣服了。”

    云苏一双好看的眼睛危险的眯起来看着云虚,她肯定说道做到。

    她怕云虚抹不开面子,还特意给了他一个台阶下,“都说医者仁心,在大夫眼里只有患者,没有男人或者是女人,我今天可是以一个大夫的身份来的。”

    云虚慢慢吞吞的移动脚步回到床上,他真是怕了她了,“其实你不用做这些的。”

    “哦。”

    云苏无所谓的应答了几句。

    云虚当时却是留了很多血,将她吓坏了,现在拆纱布给他上药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深可见骨,按照云虚身子的状态,用不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好了,云苏暗自松了一口气,没有伤到根本就好了。

    云苏看着云虚肩膀处的一块如桃花瓣的胎记发呆,这个胎记她曾在陆缇可的身上发现过,就是一模一样的位置。

    陆缇可的样貌与傅诸相似,云虚的胎记又与陆缇可一样,他们之间到底有何联系?108说的轻巧,说她是喜欢上一个普通人,世间的喜欢不可能没有来由,偏生她的喜欢没有,奇怪的很,她要做的就是把这个来由弄个清楚。

    云虚没有感受都记忆当中药物刺痛的感觉,出声询问道,“云苏施主……”

    “闭嘴!”

    云苏听见云虚的声音回过神来,拍了一下云虚完好的右肩,决定暂时不想其它的事情,这才开始认真的给云虚上药。

    她怕弄疼了云虚,还特意用自己的灵气覆盖在云虚的伤口处,她虽然法术烂吧,但是灵气对普通人还是有用的。

    刚喊了让云虚闭嘴,自己先忍不住,“云虚,之后你想过做什么吗?”指的是辅佐五皇子登基之后。

    “回青石寺一趟。”

    云苏并没有听出云虚话中的异样,而是就着云虚淡淡的声音,云苏的脑海里似乎闪过一片花海,“青石寺有花吗?”

    云虚轻笑一声,“没有。”青石寺里面的花草树木全是让它自由生长,有花,但是花海是没有的。

    云苏将绷带绕到云虚的后面,绑成一个蝴蝶结,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拍了拍手,“好了。”

    “多谢。”云虚又恢复了淡离的模样,引得云苏翻了个白眼。

    “对了云虚,我可能要离开几天。”

    “嗯。”

    云苏见自己说要离开,云虚不仅不问她原因,还赞同,气得她将手中剩下的绷带往桌子上一砸,简直是岂有此理。

    “你会想我吗?”云苏语气里隐隐有些期待。

    “只要知道你平安无事便可。”自己现在还未还俗,更加不知道自己的结局会是如何,可能夺嫡失败,若是夺嫡成功也不知能够功成身退,一切都是未知的,所以不管是谁,他都应该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这样就可以谁都不伤害。

    “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平平安安的。”这个任务追根究底就是活下去,她自然希望自己好好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