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和尚,你真好看(15)
    那边给自己疗伤的云苏并不知道姜黎黎在她走之后发生了什么, 就算知道了,大概也只是替她默哀三秒钟。

    这还是因为姜黎黎遇见了作为对于女子而已, 最痛苦的事情,接着她该怎么和姜黎黎做对, 还是会怎么做对。

    说到底这一切还是姜黎黎自作自受,不搞清楚缘由乱插手旁人的事情,救了不该救的人。

    等到云苏再一次化成人形已经是三个月之后的事情,走在京城的大街上,她感觉这里和她第一次来,有了些变化,具体何种变化她说不上来。

    “咕噜咕噜。”肚子发出一阵响声, 她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三个月疗伤的时间, 让她发掘了自己吸收天地灵气填饱肚子的能力,可是一旦化成人形,闻着空气中的食物香气就支撑不住。

    不过云苏还是决定先去老地方找云虚, 之前说是离开一段时间,这都好几个月过去了,也不知道云虚怎么样, 会不会想她,还是说早就把她给忘了。

    云苏轻车熟路的跳进院子,还等她没走两步,身后便传来一道如同寒冰般冷冽的声音。

    “站住!”

    云苏听着这声音似乎觉得有些耳熟, 她转过身, 竟然是之前的接她与云虚来京都的十八。

    此刻他穿着普通常服站在她身后, 凛若冰霜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肃然。

    见到老熟人,云苏嘴角翘起一抹笑走向他,结果换来的却是十八的利剑相向,“你是何人?”

    云苏这时候才想起自己是人的模样,十八并不认识她,她按捺住见到熟人的欣喜之情,冷静的道:“我找云虚。”

    “云虚?”十八心生疑窦,面前这人似乎在哪里见过,“你是那日替云虚先生换药的女大夫?”他对此事有印象,那日府医有事,竟是让了个女子过来,可巧的是云虚先生并未阻拦。

    原本在想如果十八问起她的来路,她该如何回答,没想到十八竟然记得她曾经死缠烂打要给云虚换药的事情。

    云苏点头,“没错。”

    “你跟我来。”十八手中的剑并未放下来,这女人是个大夫,也会武功,能够成功的进入院子里不被发现,本身就可疑,他怎么能够放得下心。

    闻言,云苏看了一眼抵在自己颈脖前的剑,浅浅的笑了,“我要是想走,你拦不住我的。”语气平和而又镇静,不像是在说大话,反而是在说一件事实。

    她本来就是为了寻云虚,看样子云虚已经不在这里,她又没有云虚的消息,只能跟着十八,可是她又不是犯人,凭什么拿剑指着她。

    十八忍不住侧目,心中却越发警惕,握着剑的手紧了紧,“要是这么说,我岂不是不能让你见云虚先生了,我怎知你会不会伤害他?”

    云苏暗笑一声,拿出自己从云虚手中顺过来的一串佛珠丢给十八,睁着眼睛说瞎话,“这是云虚给我的。”

    十八抬眸看了一眼云苏的脸,瞟了一眼手中的佛珠。

    他一直负责云虚先生的安全,自然对云虚先生的爱好与习惯了如指掌,知道云虚先生的佛珠上面曾刻过三个‘云’字。

    十八低头摩挲一番,分别在三颗佛珠上皆是摸到了‘云’字,这才将剑收起来,“我姑且信你,你最好不要耍花招。”

    云苏颔首,“可以把佛珠还我了吗?”

    十八做不出像云苏一样,将佛珠丢来丢的举动,将佛珠递给云苏。

    “还是没有消息吗?”

    云虚见那人微垂下头便知道,还是一无所获。

    那人清晰的感受到云虚的失落,心中微微摇头,寻了差不多两个月了,若是能够找到早就找到了,不会等到今天。

    云虚盯着桌上一盘玫瑰红糕点发呆,她最爱的便是这个,就算是换了住的地方,他这里也每日必定备上一盘,等着她回来便可以吃上。

    他意料到她可能遇到危险,已经是她离开一个月后的事情了,可是云苏情况特殊,若是让人知道她能够化身为人,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甚至是遭到众人追杀。

    他隐瞒下云苏可以化成人的事情,只请求皇上暗中派人去查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却只能查到有人见到一只受伤狐狸往北山那边跑,把北山翻了个遍,愣是什么都没有找到,如果是被害了,肯定会有尸骨,可是北山连根狐狸毛都没有找到。

    都怪他,明知道她要离开,却不把她留下;明知道她的身份不能暴露,那就更加应该等到他将事情处理玩之后,两人一起去做她想做的事情才对。

    他凭着这一点又让人搜查了一月有余,如今看来是查不下去了。

    云虚垂首,低声道,“云虚今日便启程回青石寺,还请施主回禀皇上,望皇上恕罪云虚不辞而别。”

    云虚安慰自己,或许云苏已经回到了青石寺,即便他知道这种安慰并不会让他的心情好上几分,但是总是有个头在。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关于云虚的事情啊?”云苏见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沉闷,她又是好久不曾见到云虚,对他这一段时间的事情充满了好奇。

    “你怎么不说话啊!”云苏侧头看着十八,微微蹙眉,越发的觉得十八不近人情,面对小狐狸的时候好歹还有笑意,“反正你已经要带我去见云虚,说说也无妨啊。”

    十八斜了云苏一眼,嫌弃他不说话她,他还嫌弃她话多呢,薄唇吐出两字,“聒噪。”

    云苏瘪了瘪嘴,顿时有些委屈,还从来没有人这么明明白白的嫌弃过她,“谁让你不告诉我,我只是想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他过的不好。”

    “什么!”云苏惊讶的看着十八,不敢相信十八竟然说云虚过的不好,心中浮现淡淡担忧,该不是又把自己玩伤玩残了吧。

    云苏的眉头紧了紧,忧心忡忡的看着十八,“他又受伤了?那咱们快点走。”

    说着云苏就想去拉十八的衣袖加快速度,谁知被十八侧身躲过,“怎么了?”

    “你跟上。”说完,十八轻点脚尖,运着轻功便往前走,一下子就甩下云苏一大截,云苏赶紧跟上,颇为轻松的样子。

    十八看着与自己并肩的云苏姣好的侧脸,这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他嘲笑的笑了笑自己,竟然因为一个女人不知不觉间犯了大忌。

    云苏越走越觉得不对劲,他们这是往郊外走,“你真的是带我去找云虚。”

    “你可以停下。”十八现在对自己正恼着,听见云苏和他说话,竟然将怒火发泄到云苏身上。

    云苏闭上嘴,一言不发跟着十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