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和尚,你真好看(21)
    “我怕我会后悔。”云苏低声呢喃一句, 音量恰好云虚听得见。

    “你动手了才会后悔,乖, 咱们放下。”云虚觉得好笑,自己都放不下的人, 竟然劝他人放下。

    可是他不曾知道,这个选择不仅仅是云苏的选择,也是他的选择,而他无论做何种选择都是个错误,都让会让他后悔。

    姜黎黎因为害怕已经闭上眼睛,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疼痛感,她指尖动了动, 单凤眼睁开一条缝, 只见云苏愤愤的放下右手。

    “这一次就放过你,再来自寻死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姜黎黎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狼狈不堪的急匆匆跑了。

    虽放走姜黎黎, 但云苏心中并不甘心,连带着看云虚一样不顺眼,一言不发从他身边路过。

    姜黎黎带来的其余剩下的人已经够不成威胁, 完全可以交给小九处理,云苏扶起正用剑插地握着剑柄撑着不倒的十八进屋。

    云虚知晓云苏这是在责怪她,默默的的承受这一切,云苏言动颦笑皆是出现在云虚的眼中, 云虚嘴角浮起一抹欣慰的笑, 身子微微一晃, 随后整个人向后仰倒而去。

    “你傻笑什么?”云苏将十八扶到床上躺着,见十八盯着她的脸一直傻笑。

    “没什么……”十八想摇头,可是突然之间扯到胸口的伤,一下子龇牙咧嘴的。

    云苏连忙凑上去按住十八,眉心拧了拧,暗中输送些灵气给十八,让他不要那么疼痛,“你小心点,我去让小九找人请大夫过来,你暂且先忍耐一下。”

    “苏苏……”十八想留住云苏,可云苏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出门之后,云苏低头望了一眼自己的伤口,就算她在整个过程当中没有被姜黎黎逼得显出原型,甚至连法力都没有动用,可她伤口已经完好如初。

    或许其中还有隐情是云苏并不知道的,不然为何第一次被姜黎黎伤到,她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修养,这次的伤口愈合。

    “云苏姑娘,他们暂且应该不会再来,我已经让人找了大夫过来,你也先看看。”小九说着,便准备将云苏往十八房间里面领。

    云苏躲闪开来,声音清冷的道:“不必了,我可以自己处理。”

    小九被云苏的面如冷霜的表情唬了一跳,一直以来面带笑意的人突然拒人于千里之外,还有有些吓人,就在小九迟疑的一瞬间云苏走向了云虚的房间,终究还是有些放不下他。

    谁知道推开房门见到的是昏迷在床的云虚,青衫大夫在一旁开药。

    “他怎么样了?”云苏神色慌张,脚步凌乱的跑过去,想要查看一番。

    青衫大夫长叹一声,“唉,他受了点伤,现在昏迷不醒。”

    云苏鼻翼翕动,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只差一点点就掉下来,“都昏迷不醒了,还叫受了‘点’伤,骗谁呢!”

    “我也没有见他有伤口啊,难不成是伤在内伤?”云苏侧头,眉头没有一刻松开过,满含担忧的看着大夫。

    “他本身就有内力,现在内里受了点伤,不要紧的,将养将养一阵时间就好,我去外面让人熬碗药喝下去就好了。”话音未落,青衫大夫怕被云苏继续追着问,拿着刚写好墨还未干的药方就离开了。

    云苏眉头蹙起,紧紧握住云虚的手,外伤可以用灵气,没有什么大碍。

    但是云虚受的是内伤,她不敢随意乱给云虚传输灵气,就怕灵气和他的内力相撞,内力压制不住灵气到时候只会更加糟糕。

    她只能听大夫的话,老老实实的守在云虚身边,该喂药的时候喂药,半点不敢马虎。

    十八端着药碗一直等着云苏,直到小九跟他说云苏正在云虚的房间里照顾他,他眉头都不皱的一口气将整碗药喝下。

    小九看着空了的瓷碗,又抬眸瞅了一眼愤愤不平的十八,暗自叹了一口气,“你打算怎么办?”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胸口处的伤口。

    “如今这情形,当然得离开这里,而且越早离开越好。”

    “你想带着云苏一起离开?”现在的十八心里在想什么很容易让人看清楚。

    “云虚先生没有醒来之前,云苏不会离开的,倒是你,你可以不必卷入其中。”十八已经脱离的暗卫,可以追求平稳安定的生活。与他不同,他奉主子之命保护云虚先生,不得不身在其中。

    十八要是还不知道云苏对云虚的情意,便是瞎了眼了。

    他沙哑着声音道:“云虚先生现在情况如何?”

    “不容乐观。”小九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云虚先生被抬回床上的时候曾醒过一次,嘱咐大夫不要把真实情况告诉云苏,只怕他知晓他的身体撑不了多久。”

    “你说什么?撑不了多久?”十八剑眉蹙起,因为消息让他太震惊扯动了伤口,捂着自己的伤处,“这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护着云苏的时候造成的。”小九摇头,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

    当时他在云虚先生身边护着先生,可是先生见云苏被刺伤,一息之间便到了云苏那里,他根本就看不楚发什么。

    等云虚醒来已经是半晚了,云苏一直不敢合眼,生怕云虚中途出现什么状况,她睡得太死错过了。

    “云虚,你醒了?”云苏听见声音赶紧凑上前,眼里盛满了惊喜,嘴角也是挂着激动的笑意。

    “帮我倒杯水好不好?”云虚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现在少了往日的清冷寒意,低沉又有磁性。

    云苏讷讷的点头,跑到桌边倒了杯水,小心翼翼的扶起云虚将水杯送到他唇边。

    云虚张开嘴巴,没有任何不适应,也不抗拒云苏的做法,乖巧听话的像个小孩子,让云苏心情大好,她享受这种被云虚需要的感觉,而不是云虚对她若即若离。

    小九一直派人盯着云虚,是以在看见云虚房中云苏的影子急忙的跑来跑去,立马告诉小九云虚醒过来了。

    这种事情上面,小九没有瞒着十八,他同样将云虚先生的情况报告给了主子,主子回答的消息是一切听从云虚先生的话。

    第二天一早,云苏便早早的起来替云虚熬白米粥,这也是昨天晚上云虚吩咐她做的。

    以前都是云苏做什么云虚便吃什么,好不容易云虚要求她一次,云苏对此特别重视。以十二分的努力来对待,即便她做的是再简单不过的白米粥。

    十八一夜都没有睡踏实,趁着云苏在厨房里面忙活,偷偷进到云虚的房间。

    云虚见是十八来了,撑起身子靠在靠枕上,经过一个晚上的时间脸色好了许多,尤其是在有十八的对比之下,他的气色显得更加好了。

    “我猜到你会来找我,你有大概一刻钟的时间。”

    十八微微一愣,想起没有守着云虚的云苏,恐怕也是云虚故意找借口支开的,他这才明白为何会流出‘得靳慕者得天下’的话。

    云虚看人看的太过透彻,某些事情计算的刚刚好,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十八收敛心神,开口的第一句话姿态放的很低,“十八恳求先生,若是先生对苏苏无意便放苏苏离开。”

    云虚望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轻轻咳了一声,扯动伤口传来的疼痛让云虚皱了皱眉头,“她是妖。”声音比之前冷上三分。

    “我不在乎。”十八瞬间便答了云虚的话,向云虚表明自己的态度,云苏是人是妖都没有关系,他并不介意。

    “可我在乎。”云虚厉声,眼中闪过冷冽的目光,低沉的嗓音透露着严肃认真,“人妖相恋必遭天谴,不要试图违抗天道,你不在乎,我在乎,我不容许苏苏受到半点伤害。”语气中却是夹杂着深深的无奈和忧虑。

    “苏苏已经受伤了!就在你眼皮子低下。”十八目光直射云虚,厉声道。

    发现自己态度太过强硬之后,十八放低声音,“姜家人先生打算怎么办?他们打着除妖的旗子,要铲除苏苏。”十八抬手指着门外,那里还有之前打斗后留下来的痕迹。

    说到云苏受伤时,云虚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他确实没有保护好云苏。

    十八见云虚神情松动,继续说道:“我相信苏苏天性纯良不会害人,就算苏苏害人我也会保护她。既然人妖有别,我也不会和苏苏在一起。”

    “好。”云虚等的就是十八的一句承诺,“明日一早你便带着苏苏离开。”

    云虚苍白的嘴唇动了动,只觉得自己的心痛得无法抑制,既然师傅说这是他的劫,那么就让他来承受好了。

    “你呢?”十八顿了顿,“我们可以一起离开,之前我在苗疆做任务的时候就过苗疆的族长,姜家人总不可能到苗疆人的境地去吧。就算他们去,苗疆人善毒,不想让他们进去他们一样进去不了。”

    云虚眼中浮起笑意,淡然的道:“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再来,这件事情总要有人解决,你护好苏苏便好。”

    十八低垂下头,额前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神色,他默认了云虚的决定,不再说什么。

    外面的敲门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云苏娇甜柔和的细语传来,“云虚,我要进来了。”

    只闻其声便可以想象声音的主人是何等有妩媚动人的身姿。

    十八垂下眼敛,自己嫉妒都不知从哪里开始,因为云苏对云虚所有的好都是独一无二,其他人都没有的。十八冲着云虚做了一个口型,便从后面的窗户离开,绕过后面的竹林回到自己的屋子。

    云虚看懂了十八的口型,扯着嘴角笑了笑,一时之间风华无限,恰巧被云苏捕捉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