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这个侍卫太害羞(2)
    云苏整个人傻愣愣的看着秦元帝, 不知所措的说道:“我、我怀孕了?”就算凭着已知的剧情知道自己怀有身孕的事情,在没有人告知的情况下, 云苏还是得装作不知道。

    秦元帝不忍见到云苏六神无主的模样,别开眼不去看她。

    云苏凤眼一眨, 在眼睛里打转的眼泪便夺眶而出,娇嫩的脸上粉黛未施,苍白的面色让她没了以往的锋芒锐利。

    庄衍忍不住又抬头往坐在塌上的女子看去,见她眼泪说掉就掉,当下身子猛地绷紧,不是没有见过女子落泪,可她是第一个让他感觉到心疼的人。

    脚尖不自觉向八白玉罗汉的方向动了动, 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太过冲动, 会将人吓着,又不着痕迹的收回来。

    庄衍压根没有想过,他有替长公主拭泪的想法其实就是个错误。

    秦元帝一转头云苏已经泪流满面, 一时慌了神,胡乱的给云苏拿了帕子擦眼泪。

    他自懂事以来就从未见过皇姐落泪,就算是面对父皇在最后一段时间的荒淫无道, 她也都是坦然面对,神色淡淡的告诉他,这个皇位一定会是他的,无论如何谁都夺不走。

    “阿姐……”

    秦元帝慌的声音颤抖, 他听太医说阿姐已经怀有身孕两月, 怕她伤心过度伤着肚子里的孩子, 更加伤到自己的身体,忙安慰她,“别哭,朕马上替阿姐收拾了那个刘子峰,他对不起阿姐将他砍了好不好?”

    听闻这声阿姐,云苏更是哭的凶,似是要把满腹的委屈在此刻全都要发泄出来,扑到秦元帝的怀里。

    不是说秦云苏多爱那人,只是觉得很多方面适合,才萌生了点点欢喜之意,想着日后过好日子。

    大秦律法女子到十八岁出嫁,她凭着长公主的位置生生拖到了二十三,连带着秦元帝颇为也为难,可是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姐,愿意纵容着。

    云苏却不能让秦元帝再为难,以前是自家亲爹坐在皇位上,无论儿女做什么那都是来讨债,与从小带到大的弟弟自然不同。

    “阿锦,我要和离。”云苏言语坚决果断,看样子她是下定了决心要和离。

    秦元帝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好,咱们和离。”

    庄衍心中一动,凝神思考着什么重大的事情,呼吸都不自觉的放轻,站在一旁如同一个隐形人一般。

    可惜的是就算庄衍再把自己怎么隐遁,还是被云苏发现了。

    云苏摸了一把脸上的泪,幸好殿里的人已经被秦元帝挥退了下去,她眼睛转了一圈,见殿内根本不止她和秦元帝,还有那个陌生男子一直在这里。

    她耸了耸鼻尖,带着浓厚的鼻音,指控道:“他怎么还在这里啊。”一开口娇娇贵贵的声音竟然像是在撒娇,庄衍顿时觉得自己一颗心酥酥麻麻,不受他掌控的一跳一跳。

    秦元帝循着云苏的视线往后一看,当真是被他留下来的庄晔,庄衍是他除了阿姐之后第二信任的人,自从将他调到自己身边做侍卫统领之后,两人便一直形影不离。

    不过此刻秦元帝因为强烈的求生**,觉得把锅丢给庄衍,转头看着庄衍,顺着云苏的话,疑惑的向庄衍问道,“嗯……对!阿衍,你为何还留在这里?”

    庄衍听见秦元帝同他说话,还以为秦元帝发现他在看长公主,整个人紧张的一愣,反应过来之后秦元帝已经将责任推到他身上。

    “请长公主恕罪。”

    庄衍跪下认错一气呵成,干脆无比,看的秦元帝一怔。

    秦云瑾与庄衍相识在学艺的时候,从那时候起秦云瑾便见识到庄衍的傲气。庄衍进宫之后为了堵住悠悠之口,不得不向他下跪,别看庄衍平常跪他也是痛痛快快,可是他看的出来庄衍只把一切当做做戏。

    庄衍还曾直言,幸好天下是他秦云瑾的,最大的人是他。除了同他做戏之外,不需要再假装,可这一跪却真的是实打实的向阿姐下跪。

    云苏也被庄衍的动作惊了一下,也没有想过把人家怎么样,挥了挥手让庄衍起来,嗔怪的看了一眼秦元帝。

    宫中还没有人敢违抗的阿瑾的命令,人是阿瑾叫退下的,庄衍没有离开,肯定也是阿瑾让人留下来的,至于庄衍屈于皇帝权威,定然得认错。

    秦元帝嘿嘿一笑,狭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线,身上傲视天地的强势瞬间消散,全然没有盛气逼人的感觉,

    云苏伸出食指轻点了一下秦元帝的额头,“我要收回和离的话。”刚才是被秦云苏的情绪占据失了理智,现在冷静下来认真思索,发现事情并不如她想的这般简单。

    上一世秦云苏会不和离绝对是经过深思熟虑,她肚子里刚查出怀孕,这时候和离,当其他人如何想?

    只怕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刘子峰的亲生骨肉,刘子峰固然会被人讥笑,可是受伤害最大的还是女人和孩子。

    这时候若有人在一旁煽风点火,说她与人苟合,听到这些消息的人,当众不敢在她面前乱嚼舌根,可私底下说的只会更加难听。

    而且最后这件事情不论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是抹黑了皇家颜面,那些皇亲国戚可不是那么好招惹,损了他们的利益,触犯了他们的底线,他们可会随时抱团排斥你,将你边缘化,让你觉得自己在宗室当中毫无存在感。

    而且千百年过后,不知道实情的世人也只会跟风,旁人说什么他们便说什么,或者是只相信自己看到的真相,毕竟他们只希望在茶余饭后有点子谈资。

    “嗯?”秦元帝尾音微扬,疑惑的看着秦云苏。

    庄衍默默的退出殿外,尽力忽略刚才听见云苏说不和离之后内心一闪而过的失落感。

    云苏的余光瞟见庄衍离开,并未在意,只是叹了一口气,同秦元帝说明了情况,将自己内心的想法如实说出来。

    “最后我再给刘子峰一次机会,这一次因为孩子我暂且放过他,可若是他再有半点宠妾灭妻和让我伺候他一家老小的想法,将我颜面往地上踩就休怪我不要客气。”

    两人之间私下里的相处,一直以来都是如同平常百姓家的姐弟一样,再加上秦云瑾十三四岁的时候,曾经在上山学过艺,更加不拘某些礼节。

    秦元帝一边认真的听云苏说话,一边点头,“阿姐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记得有什么事情有我在就好。”

    “我还以为你会劝我孝大于天,让我忍让些刘家人。”云苏一笑,明眉皓齿,顾盼生辉。

    秦元帝起身,将盖在云苏腿上的云纹锦绣毯子,替她往上面扯了扯,这才道:“大秦那么多有公主,有哪个是嫁出去的,就他刘家脸大,让堂堂公主伺候他们?那些下人干什么吃的。”

    云苏被秦云锦逗的噗嗤一声笑出来,“有人护着的感觉真好,我知道你站在我这边了,你快去忙吧。”

    “那阿姐你好生休息,不想出宫就待在宫里。”

    秦云瑾起身,云苏并没有下榻恭送他,而坐在榻上浅笑着看着他离开。

    从一开始,秦元帝便只字不提刘子峰进宫的事情,云苏同样默契的不问,既然秦元帝觉得以弟弟的身份先替她出一口恶气,不需要自己动手,何乐而不为?

    刘巍最近过的是苦不堪言,在朝堂是事事不顺,时不时被御史弹奏,皇上碍于他颜面没有将折子丢到他身上,可是话里话外说了不少。

    家里后院最近也是不得安生,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闹到他面前让他解决。

    作为翰林学士承旨,大秦也就只有六位,权位尤重,实为内相,虽然皇上有意削弱翰林学士承旨的权利,将权利掌管集中,可是暂时还是没动他们。

    他在六人之中算得上是其中资历比较老的翰林学士承旨,往常总与陈老头争一二资历争得死去活来,内部分为两派,他与陈老头不分上下。

    儿子有福气娶了长公主,虽然儿子不能再待在翰林院继承他的位置,可是驸马都尉也是个正三品,可掌管公主府大小事宜,该有的尊贵半分不少,而且他用此在翰林学士院里头隐隐压陈老头一头。

    现在一切都变了,能混到翰林学士承旨的哪一个不是老狐狸?见风使舵的本事比谁都厉害,见他们与公主有离心的异样,皇上又多加为难他,那几人在公务上没少给他使绊子。

    “麻烦尤公公带着这个孽子进宫见公主,还请公公多加照弗。”刘巍塞了一个荷包给一个穿着圆领窄袖袍衫的太监。

    那太监暗自捏了捏荷包,发现捏起来是厚厚的一沓,知道里面装的都是银票,笑着应道:“刘大人放心,杂家一定将驸马爷带到长春宫。”公主下面的大丫鬟绿玉早就吩咐了他,这一次暂且不需要再为难驸马爷了,他自然不会违背公主的意思。

    尤公公将尘佛一甩,“驸马爷,请跟着杂家来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